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2-13 22:05:29 5387字 ( 0/345)

平凡的一天

平凡的一天

我老婆的表弟,谈了一个对象,处了有四五年,却一直娶不回家,据他们所说,原因是表弟的老丈人不仅贪财、吝啬,而且还是个用富顺话说叫“说话弯山搅水”,三天两头变卦,尖酸刻薄的这么一个人。我老婆的娘家人为了这件事,操了不少心,眼看年关将至,这个媳妇要是再娶不回家,又要拖到明年去了。我的丈母娘天天在家念叨,生气上火(这个表弟是我丈母娘的侄子)。为了替老人家分忧,我提出陪同他们一起去会一会这个难缠的老头儿。

星期天,我便送他们到飞龙镇,富顺一个比较边远的乡镇,一路堵车,天气寒冷,到了飞龙镇已近是中午。本来约好了谈事情,那个老头儿还坐在镇上茶馆里面打麻将,看见我们到了,也是一脸冷冰。没办法,老丈人最大,为了表弟能娶上老婆,大家也只能满脸堆笑。表弟为自己老丈人和老丈人的牌友们递上香烟,表弟长期在外打工,久了未见长辈的面,把一位长辈的称呼叫的迟缓了些,又被老丈人数落了一番。我对这个老头儿小气的印象也越发的深刻了。

临近中午,本来以为是要到弟妹家中,但这老头儿,非要在镇上的饭馆儿吃饭。酒菜上桌,老头儿仍然板着个脸,两杯酒下肚,才好了些,话也慢慢多了起来,开始述说养儿、养女不容易,过去有很多人为自己的女儿介绍了许多好人家,但是自己的女儿就是不愿意,非要跟着表弟这个穷小子。他们是自由恋爱,自己当长辈的也不干涉,但是养儿、养女确实不容易,周围的亲戚朋友又瞧不起他们,认为他的女儿嫁得不好。虽然这个老头儿说起话来颠三倒四,吞吞吐吐,啰啰嗦嗦。我大概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大部分是不满,抱怨,和想多要一些彩礼,不过还是有一部分是在诉说自己的艰辛,以及对女儿、女婿的期待和祝福。我觉得他还是有些水平,也没有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么可恶。随着他将同样的话颠三倒四的重复了好几遍,天气越来越冷,我对他的这点好感,也烟消云散了。桌上的菜早已下冻,酒已经喝了接近两个小时,这老头儿还在一边喝酒,一边念叨。早就听说他喝了酒之后事情多,没想到这么多,看着他稻草一样的头发,泛着油光的秃顶,浑浊的双眼,挂满眼角的分泌物,听着他没完没了的啰嗦,又见丈母娘在那里冷得直发抖。平时并不怎么喜欢发火的我,这时候也忍不住心里来气,对这个老头儿也越发的讨厌。

为了防止他继续念下去,丈母娘将事先准备好的彩礼拿了出来,为了喜庆,用红布包扎的严严实实。本来老头儿要求的是四万八,在电话里面讨价还价之后,才讲成了四万。老头拿着红布包,准备打开数一数,估计是酒上了头,天气冷,双手不利索,布包又扎得紧。老头儿扯了两下,居然没有把红布扯开,只好尴尬的缩回了手去,看他的样子,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酒也喝了,话也说明了,于是大家就提议,按照习俗要到他们家里面去看望一下老人,这本来是好事,老头儿却死活不肯,我有点搞不清楚原因。老头儿说自己还要喝两杯,等一下还要在镇上喝茶,打牌。好说歹说,始终是不肯走。表弟只好结了账,拿出两百块钱给自己的老丈人,让他在镇上打麻将。据我的妻舅所说,这老头儿之所以不肯走的原因是想单独一个人留下来把钱数清楚,因为过去给他钱,他总是要一个人躲到偏僻处去数一数。

我们一行人按照礼节,还是准备到他家里去拜访一趟,出了饭馆,冷风吹得人直哆嗦。这天似乎是今年最冷的一天,我心里面却是有些火气。念在丈母娘的心情上,此行的目的又是为了表弟能娶上媳妇,想想,受点气也没什么。被老丈人数落,甩脸色,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又走了数里路,提着礼物来到了弟妹家中,看着这个家,那真的是家徒四壁。我老家也是在农村,不过我也从没见过这么陋烂的房子,泥巴墙,还裂着大口,恐怕拳头都伸得进去。墙上贴满了弟妹的各种奖状有“三好学生”,“优秀进步奖”,可以看出她曾经还是一个优秀的学生。我正在四处张望时,一个热情而爽朗的笑声,迎了出来,是表弟的丈母娘,她一只眼睛斜着,一条手臂耷拉着,腿一瘸一拐,这些伤痛却并没有影响她的热情。这位阿姨与我的丈母娘,亲热的交谈起来。我到了外面的坝子,看看风景,忽然,屋檐下的两只狗引起了我的兴趣,狗主人用破瓦缸为两只狗搭了一个简易的狗窝,狗儿仍然冻得瑟瑟发抖。这让我想起了邵雍的一句诗“瓮牅荐睡,盆池资吟”。这家主人虽没有像邵雍那样用破瓦罐当窗户,而是给狗儿做了窝,但是他们这条件比邵雍那破房子恐怕也好不了多少。邵雍也许还可以苦中作乐,而这平凡的一家人,恐怕很难从贫穷当中体会到快乐吧。

不知什么时候老头儿从街上梭了回来,我心里纳闷,不是说在街上打牌吗,怎么又回来了。我从他的眼神中似乎读出了些与先前不一样的情绪,眼神中有一点难为情。老头儿进门,开口就说:“这条件让人见笑了。”,寒暄了一阵,便热情的从瓦缸中,舀出一大碗醪糟,说是自己酿的,拿出许多鸡蛋,要为我们煮醪糟鸡蛋,任凭我们如何推辞,他还是叫上,表弟、弟妹,到厨房忙活去了。丈母娘依旧在高兴的聊着些事情,妻舅也到里屋看望久病在床,已经九十几岁高龄的祖母去了。我闲来无事,便进了他们家厨房。这可能是我见过农村最差的厨房,弟妹正不停的往土灶里面添着柴禾,柴灶上一口大锅,灶台没有一点水泥,也是泥土夯成的,上面满是漆黑的坑坑洼洼,不过这种柴灶大锅炒菜其实是很香的。表弟不知从哪里翻出几只瓷碗,里面也都是烟灰。他的老丈人也忙活着,往锅里面加醪糟和红糖,厨房连一个烟囱都没有,浓烟四窜,我便退出了厨房,不去打搅他们。我想老头儿要在镇上吃饭,不让我们到家里拜访,可能也是另有原因。不多时,热气腾腾的醪糟鸡蛋就出锅了,弟妹热情的为我乘上了一碗,勺子和碗边还有些许烟灰,出于礼貌,另外我本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虽然卫生差了一点,我还是大口的吃了起来,很快便吃完一碗。天气寒冷,加上这醪糟味道其实也不差,我便不停称赞味道很好,吃了很暖和。见我吃得这么快,主人家很高兴,又给我续上一碗醪糟还添上两个鸡蛋,我有点傻眼,于是我又吃了一大碗。

吃完之后,老头儿抽着烟,又开始说起话来,这次似乎要和气得多了,开始说起了家里面的情况:他还有一个儿子,也是处了好几年的对象,别人嫌家里穷,一直不肯嫁过来。家境不好,儿子前些年进了传销,又被骗了不少钱。自己老婆去年脑溢血,中了风,现在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却已失去了劳动能力。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也常年躺在病床上。说着这些,老头儿仍没有什么表情,香烟也只剩下了一个屁股,肿泡的双眼却有了些微红,干裂的双手,一看就是干惯了粗活。我开始有些同情和敬佩这位倔强的老头儿,说他老,其实不过才五十岁左右而已,年龄并不大。他爱摆架子,爱数落人,尖酸刻薄,无非也是为了守着农村人那一点点可怜的尊严。他贪钱,想多要彩礼,也实在是生活所迫,无奈而已。我对自己不曾深入了解便作出的主观评价有了歉意,也对自己不曾失态,感到庆幸。平凡的一天,平凡的感受,我却再一次体会到了,我们这些平凡人的辛酸、艰难和勇气。对于那些被岁月留下深沉印记,却仍坚强着不被生活打倒的人,我深深的表示敬佩。

听他说,政府很快就要为他们家建新房子了,我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也希望他们一家人以后的日子能够越来越好。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