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银翁游梦 发表于  2018-02-13 16:13:52 23446字 ( 0/174)

(原创首发)

“我写故我思”散记

 

 

“我写故我思”这句话,是我在琢磨“我思故我在”这句话时想出来的。

“我写故我思”,既是我反复琢磨“我思故我在”的缘由,也是我感悟“我思故我在”这句话的感悟成果。

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在套用“名人的名言”,不错。我就是想借用王阳明(明朝大思想家王守仁)和(法国历史上大思想家)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这句“名言”为由头,来思考我所关注的问题,来写我所想写的文章。

我反复琢磨“我思故我在”这句话,正是我非常欣尝俩位大思想家以此“为根基、为起点”,进行思考、进行探索,从而登上了他们的前人未达到高度。

请看,王阳明在讲“知与行”的关系时如是说:“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者,只为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说一行,方才知得真。”“将知行分作两件去做,以为必先知了,然后能行。……待知得真了,方去做行的功夫。故遂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此不是小病痛,其来已非一日矣。某今说个知行合一,正是对病的药,又不是某凿空杜撰。知行本体原是如此。”“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王阳明作为士大夫,是屈指可数的几位既有“立德”、“立言”,又有“立功”之人。他的德行、事功,至今仍受到不少读书人的敬仰,可见其为人、理事、治学中,体现出巨大的人格魅力。

我们再看笛卡尔,在哲学方面,他找出了一些明白到他可以立刻接受的真理作为公理,最后他定出四条:“a、我思故我在;b、每一现象必有原因;c、效果不能大于它的原因;d、心中本来就有完美、空间、时间和运动的观念。根据c,完美的观念(即“完美的东西”的观念)不能从人的不完美的心中推导或创造出来,它只能从一个完美的东西得到”。

笛卡尔还从他的数学方法的研究中,抽出了在任何领域中获得正确知识的一些原则:“不要承认任何事物是真的,除非它在思想上明白清楚到毫无疑问的程度;要把困难分成一些小的难点;要由简到繁,依次进行;最后,要列举并审查推理的步骤,要做得彻底,使之毫无遗漏的可能”。

笛卡尔希望用这些公理和要点,去解决各个领域的问题;他也确实对于哲学、科学、数学等领域,作出了可观的杰出贡献。

当今的我们,已有条件站在他们俩个“思想巨人”的肩膀上,比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但他们毕竟已去世了几百年,社会的发展已将他们所处的时代,远远抛向历史的过去。即使我们站在他们的肩膀上,但若仍以他们的“根基”为根基、以他们的“出发点”为出发点,虽也可取得某些成果;但要跟上历史的步伐,达到新时代的高度,这中间需要跋涉的路途太漫长,所耗费的精力和时间,不是我们中每一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何况还须随时“提防”象他们一样,“一不小心”就走上思想的“叉道”上去, 模糊了自己的视野,掉进到那“思考的悬崖”下面去。

我们应从王阳明、笛卡尔他们给出的启示中,学会寻找我们当今新时代的思想“根基”,追觅新视野的新的“出发点”,来承担我们应该的“担当”,完成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责任。

我们现今新时代的思想“根基”是什么?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在哪里?我记起伟人毛泽东的教导:“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实践中来”。

或许有人会认为我是在背语录,我的回答:“既是,又不完全是”。过去是背过这些语录,当时只感到是他老人家对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教导和告诫;现在,我经过一翻对历史上“名人名言”的琢磨,经受一段对“思考问题”的“根基”和“出发点”的寻觅和探索的心路历程,暮然感到他老人家的这些话,在我的头脑中闪闪发亮。这就是我要寻求的最理想解答,这就是支撑的精神支柱。我想在浩瀚的思想领域里遨游,这就是在给我定位和导航,这是照亮我漫漫思路上的指路明灯。我的这种感受和领悟,能说与以前完全一样吗?

怎么“思与想”,已有了清晰的“坐标”,怎么“写”、“写什么”也就有明确的“方位”。

“怎么想,就怎么写”。有几位老师都曾这样告诉我们。

语言、文字、文章,都是用来表达思想和交流情感的。这就要写真话、写实话、写内心话,才会有真情实感。

用语言、文字将自己“所思所想”表露和表达出来,特别是用文章表现出来,形成电子版或纸质版本的文字稿,不仅是外化思想,便于保存和交流;而且写文章,更是便于记忆,有利于整理所思考的问题,通过疏理、贯通思路,更有利于涌现和提升思考的成果,或弥补缺限、修改错误。

“怎么想,就怎么写”,这句话说起来、听起来,不是都很容易吗?怎么还能帮助疏理思路、引发思想的新亮点?

其实,简单想想,简单写写,真的不难。写写日记,记记流水账,录点读书笔记,偶尔发点感慨,这些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想写文章的人,谁个没点文化?写点简单的文字稿,岂不是吹吹气、撒撒水的事儿。如若能坚持天天写,数年如一日坚持写下来,也必有好处。写着写着,就促进了学习,激活了思考,提高了表达能力,说不定就冒出了新的点子。当然要坚持数年如一日也不容易。

要写好文章,写出好的文章,这还真难。首先你要想好,才能写好。这还真正要看你是“怎么想”的。究竟“怎么思与想”、应该怎么想才好?这里面的学问可大啦!古今中外的大思想家、许多专家学者就这方面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发论文、出书立说,可多得无数,不是可以堆积如山吗?你就是读破万卷书,也读不尽。谁又能用几句话、甚至是几页纸的文字把这个问题回答得清楚明白呢?何况有许多问题还存在争议,还存在着对与错、好与坏的区别呢?

依我所之见,别象专家学者那样考虑那么多。我们众多的人不都是在考虑“怎么想”之前,就已经在“想”了吗?谁能说我们就一点都不知道“想”呢?只是在想的过程中不知怎样“想好、想得更好、想得更妙”。只要我们认识到:“想”是“写”的前提和基础,“写”是“想”的继续和表现。想与写的内容是一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就难以将“事情”写得清楚。

“思路决定文路”,“文路”,是指文章的条理、句型段落脉络与结构、篇章的布局与谋划、主题与标题的拟定,它是“思路”在文章中的体现。“文路”反映思路,“文路”也可以反作用于思路。构思,既是写作的前奏和起步,又是“怎么想”的继续和延伸。通过“构思”,既在形成和理顺“文路”;同时也在进一步疏理和完善“思路”。

至于专家学者提出的: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逻辑思维与辩证思维,等等。这些是他们为了从理论上说清楚思维的形式、思维的过程、思维的特性而提出的概念。在我们具体思考和思维过程中,也没必要硬性地进确切的划分和界定。因为它们共存于一个整体,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在不同层面、不同阶段而处的主次位置不同、作用大小不同。这是难以绝对分割的。我们通过他们的论述,了解一下思维的主要流程的大概即可。

人们通过自己的感觉器官(眼、耳、鼻、舌、身),在实践中获得实际情况的映象、感觉的印象;由于人们受自身的局限和环境条件的限制,这些映象、印象,往往是表面化、碎片化、片段化。在意识的主导下,进行“集合、排列”、“疏理、分类”、“凝聚、整合”,从而形成意象(感性表象),也是人们常说的“化境入意”。这就是“感性思维”或形象思维(即感性认识阶段);在此基础上,对意象(表象)进行加工整理,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由此及彼,形成概念、进行演释和推理(逻辑思维的方法);这就是抽象思维的过程、理性思维的方式,这个阶段称理性认识阶段。

按理说,一次认识到此可以算作完成了,但实际上,对于复杂多变的事物的认识,往往不是一次就可以完成的。而是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到“再实践”到“再认识”,这样多次循环返复才能完成。人们要认识事物的本质,把握客观规律性,就要进行“辩证思维”。从而揭示事物内部存在“对立统一”的两方面,这两方面既互相依赖又相互制约、相互排斥,在一定条件,又相互向对立面转化;揭示事物总是处于由“量变到质变”的发展变化过程中,“量变”超过一定的“度”,就会引起“质变”,激起“质”的“飞跃”;揭示人们对事物发展变化的正确认识、对正确思想、正确思路、正确思想方法的把握,总是经历一个由“肯定”到“否定”,再到“否定之否定”的不断扬弃的过程,而呈螺旋式的上升提高趋势。

学习、把握和运用“思维性质和规律”,对于形成好的写作思路(即文路),是非常必要的。但作为“写作”的“写”,还是有它自身要求和规则。

其一,人们在千百年来的写作实践中创作出的多种风格文章体裁,有些文体适合表现形象思维的内容,有些更适合表达抽象思维的内容,有些则只适合展现“意象、情感”的内容。这不得不“察”,不得不择“适者”“宜”用,方可“相得益彰”。

其二,“文以载道”,“言无文则不致远”。语言文字是用来表达思想内容的,因此,不可本末倒置,过份追求华丽辞藻,而喧宾夺主,伤害表达原意。也不可将语言文字弄得干瘪艰涩、难读难懂,有損对原意的表达、妨碍思想交流。

其三,“说话要看对象”,写文章“心中要有读者”。写文章,是为让人看的;如果只是“自言自语、自写自作”,而毫不考虑读者的关注、读者的兴趣、读者接受水准,那即使再写得怎么样,也只能是孤芳自赏。如能写出让读者想看、必看、爱看、找着看的文章,那就是隹作华章,那就几乎能成为写作的典范。

其四,写文章,有意向报刋投稿,或出书、或作毕业论文。

那就会有些不同的规则。向哪个报刊或出版社投稿,就要了解他们方针和宗旨及用稿要求等。如果写作者是名人、写出过名作,自不在话下。如是新人新作,可能会认为“门槛”比较高,怕难入门。这也没什么怕的,大胆投一篇稿件,试试水,再设法勾通一下,编辑就会有针对性指导,耐心听,多多请教。那什么选题范围、择稿标准、方方面面的要求,便可一清二楚。这对提高写作水平会有大的帮助。稿件能不能被釆用倒是另一码事。

其五,用电脑写稿的好处很多。如是年轻人,这只是敲敲键盘的小事,不值一谈。但对用贯了“纸和笔”的老年人,那可是个新问题,感到步歩为难。电脑输入难,用拼音,因读音不准,拼写不出来;用五笔,因笔划拆分难分难记,输入时常因几个字敲击出不来,而打乱了思路。有时录入、校对好了的稿件,最后格式转换,又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差错,有的改都改不过来。但坚持“干中学”、“学中干”,学用结合,花不了几个月,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现在网上有“开心逍遥笔”软件下载,有了它,老年人搞电脑写作,也只是“动动鼠标”的事了。就算是最烦人的“格式转换”,也不再是什么难事。下载“WPS文字”软件,按“书本”要求定格式。首先定好书本的“开本”大小,“页面”四边留空,标题与正文的字体及大小;然后再输入文字;在电脑上校对、修改,不用塗写,不用誊写重抄;定稿后不用再编辑,不用转换格式,就可直接输入打印机,打印、装订、成书。如要将文稿投送网站和出版部门,只需点一下“复制”,然后找到出版部门在网上的稿件输入接口,点一下“粘贴”,就“OK”了。

这个话题扯宽了、扯远了、扯散了,好在是散记,要不然就跑“题”了。

                  银翁老人:    万少运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