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龙泉伏波 发表于  2018-02-13 08:17:26 9154字 ( 0/307)

(原创首发)祭灶

祭灶

农历腊月23,祭灶的日子。两天前远在嘉峪关的母亲就打电话,让我祭灶日回家送灶爷。我虽不信神灵,但母命难为。下午5点左右,我给母亲打了电话,询问了祭灶所需的准备,之后到附近一家商店买了帖子蜡烛,又去一家馍点买灶干粮。买灶干粮的人很多,我等了半个多小时,在第6锅馍出笼后才买到。

       6点左右,我骑车回家。天阴沉沉的,路上行人很少,经过的几个村落,都已被烧炕或做饭的烟雾和暮霭所笼罩。家乡的田野辽阔而平坦,冬小麦都蜷缩在地里,积蓄着能量作着抽穗的梦。路旁高大的落木都不怕冷似地伸展着枝杈,铁一般的在召唤着春的到来。

        到家时,天已擦黑。进得家门,院落空空的,想以前回家,摩托车在门前刚停下,母亲或父亲就从里屋走出,笑着说着小军回来了(母亲说给在屋的父亲,或父亲告诉屋里的母亲)。而后,母亲会问吃饭了没有,露露(我的女儿)回来了没有,或者说我想你要回来了,饭已做好了。院子还算干净,只不过两场雪后,没打水泥的院子变得很松软,踩上去柔柔的。我打开厨房,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在案上,抬头看看灶爷,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又后悔以前母亲祭灶时自己不留意,现在要勉为其难了。

        突然想起东隔壁的婶婶在家,何不去问一下。走进隔壁,院子刚刚扫过,扫帚的细细的纹路清晰可见。叔从上房走出,招呼我进屋。房子也像刚打扫过,家具都擦得铮亮,屋子中央的炮弹炉子里闪着红红的火焰,暖暖的,电视开着。我还没坐稳,叔就冲了一杯茶寄给我让我暖和身子。叔和婶也是下午从西安回来的。打扫了院子,收拾了房子,给家里拉了水。婶子去村里的商店买晚上的祭灶用品还没回来。和叔说了一会儿话,喝了几口茶,还不见婶回来,因为想着要回新区,就决定自己先祭灶了。

        回到家里,自己已有了些心理准备,想到孔子说过,祭神如神在。我打开家里所有的房门,拉亮了客厅和院子还有家门口外的灯。先来到母亲供奉菩萨的房子,点燃了蜡烛,我数了几根香,在蜡烛上引燃,接着又在菩萨塑像前拜了三拜,毕恭毕敬的把香插进香炉。如此这般,我又在财神、天神、灶爷、仓神、土地、门神诸神位跟前拜了香火。而后又走进厨房,我准备祭灶了。我把买好的个灶干粮摆好在盘子里,放在正对着灶爷的灶台上,又在灶爷的牌位前点燃一根蜡烛,把准备好的几张帖子和要烧的纸钱弄疏松,又在每个干粮上掐了一点夹在纸里,而后在烛火上引燃。虽然在厨房,火炎和纸灰升的老高,红红的纸灰似蝴蝶一样在空中升着,由红变黑而又慢慢落在灶台上。等火烧尽,我抬头,看见灶爷依然如故的在灶台上坐着,心想回家送他来着,他怎么还能坐着呢。又想刚才送他的香火和票子,他都看见了,现在就送他上天宫吧。我小心翼翼的把他从灶台上请下来,想起母亲的话,送灶爷时要嘱咐几句。说什么呢,看到灶爷两旁的对子: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我就念着这两句将其引燃在纸灰堆里。

        祭灶结束,我突然不想回新区了。给妻子打过电话,就收拾房子,点炕是来不及取暖的,我找到电褥子,铺好后,放在高档上等炕热。又打开电视,电视里是父母最爱看得百家碎戏。碎戏里的演员都来自普通老百姓,演的也是老百姓身边的故事,虽短暂而教育意义深刻,深受乡下父老的喜爱。坐在炕沿看完了碎戏,炕也热了。就上炕继续看其他台的节目。9点的时候,下炕看看点燃的蜡烛都烧尽了,才关掉院子的灯,客厅的灯。在11点的时候想想该睡觉了,就关了电视。

        然而,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进入睡眠状态,想想是叔家的那几口茶见了功效。既然睡不着就继续看电视,但电又视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又关了电视。想起前两天我在06--07年教过的学生来校看我的情景,总共来了23名,他们大都在大一或大二,有两个没有再读书,他们是在同学聚会后来看我的。他们都很阳光,笑容绽放在每个人的脸上。见到我的兴奋和我见到他们的高兴一样。惭愧的是,好几个我已记不清名字,但每个人的爱好和特长我还没忘。在经过大学一年或两年的教育后,他们依旧可爱,但成熟了许多,自信了许多。男孩和女孩都很注重自己的仪表。言语得体大方,可爱中还残余着点调皮。我衷心祝愿我的每一个学生都能拥有幸福的人生,祝愿他们健康,如意。

        我又想起我的高中的同学。我高一的同桌杨利强在西北政法学院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还没一年就因患白血病而远离尘世,给亲人和同学、朋友留下了无尽的痛苦与思念。放假时王宏斌打来电话,自己跑生意的近万元的车被人偷走。程军栓大学毕业后辞去公职想大干一番时,却得了一场大病,至今还独身。魏林军的父亲已在弥留之际。张永峰的父亲于23日因车祸撒手人寰······再想想自己:母亲和妻子,我生命里两个最重要的人3年里住了5次院,搞得我疲惫不堪。岁月如歌,我们从低音走到高音;岁月如河,把我们从源头推到中流。我们成长,我们成熟,谁又能逃脱自然法则。时间的魔力让每个人在小时渴望长大,长大后又留恋儿时。而现在的我,既留恋贫穷快乐的童年时光,又羡慕退休赋闲在家的长者。想自己退休以后会是怎样的情景:我一直喜欢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清新自然;羡慕李白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放直率;渴望苏轼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飘逸洒脱而留恋、羡慕、想想又能怎样呢?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生命在,生活还得继续,酸甜苦辣一杯酒,悲欢离合度春秋。我祝福我身边的亲人、同学、朋友和一切善良的人们生活中少一些痛苦,多一些快乐;少一些曲折,多一些平坦;少一些不幸,多一些幸福。

       朦胧中,进入了梦乡······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是隔壁的叔叫我起床把门外的灯关掉过去吃早饭。一看表,都8点多了。才想起昨晚门外的灯给灶爷照了一夜的路,再次祈求他上天多言好事,下凡多降吉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