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0-12 16:03:48 15993字 ( 47/2017)

风波始未记(原创)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1 12:48:00 262字 ( 0/10)

提请网管、网友们注意:“伪作家”马鼎奇丑闻败露,现已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丧心病狂、胡言乱语、恶毒中伤、撒泼骂人,据医生分析:疑似“中度精神分裂”!他不敢面对事实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2:02:44 100字 ( 0/65)

光明网上的文章如“标明不经授权不得转载”,鄙人从不越雷池,但这篇文章提醒转臷者“须标明源自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即可,我规范操作,一切照办!何来的“剽窃”之说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0 17:05:20 98字 ( 0/7)

试问“伪作家”马鼎奇:你心术不正,将光明网这篇文章提醒转载者须标明语句中的“作者”二字蓄意删除,人为造成网民阅读该文时误以为你就是作者,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规范操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5:33:19 46字 ( 0/23)

连“转载”与“剽窃”的本质区别都分不清,还有什么资格自诩“皖西啄木鸟”!皖西害人虫还差不多!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0 17:55:40 108字 ( 0/6)

正告“伪作家”马鼎奇:分不清者恰恰是你本身!你转载他人文章,擅自将必须标明内容中的关键字词“作者”抹去,你何其用心?显然有想冒充“作者”之嫌!本啄木鸟就是要啄啄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0 17:38:13 102字 ( 0/10)

正告“伪作家”马鼎奇:你转载他人文章,擅自将必须标明内容中的关键字词“作者”抹去,你何其用心?显然有想冒充“作者”之嫌!本啄木鸟就是要啄啄你这个“语林害人虫”,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5 11:46:21 80字 ( 0/22)

网管,本人觉得与如此罔顾事实、血口喷人、蛮横无理之人已经没有任何争执之必要,我不会再理睬他!再次敬请人民网并网信办从速介入调查处理,并再次请网管将我的帖子发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2:16:31 39字 ( 0/23)

我早对你厌烦不已,谁要理你?是你偷偷换了阵地,对我实施偷袭,我才带病被迫应战!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1 13:01:22 285字 ( 0/18)

提请网管、网友们注意:“伪作家”马鼎奇丑闻败露,现已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丧心病狂、胡言乱语、恶毒中伤、撒泼骂人,据医生分析:疑似“中度精神分裂”!他不敢面对铁一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2-12 13:37:12 30字 ( 0/1)

彻头彻尾的谣言!拿出截图证居来。你的帖子我连名字都闻所未闻!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2:09:34 12字 ( 0/4)

期盼你向中央网信办举报!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5 11:27:31 16字 ( 0/2)

请网管将我发的两个帖子尽快发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4 14:26:07 21字 ( 0/6)

请问网管,我发的帖子为何总是不能及时发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51:25 24字 ( 0/17)

你说的每句话,律师已截图下载,经公证作证据保全!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44:03 29字 ( 0/27)

人民网论坛网管做得对!决不让这样的害群之马在网上为非作歹!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0 17:16:06 78字 ( 0/17)

你肆无忌惮地盗用“人民网论坛网管”名义,有恃无恐地在全国最具影响力的官方权威性网站上大放厥词,对他人进行恶毒人身攻击,你必须为你的违法违规言行承担法律责任!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4 14:23:01 320字 ( 0/22)

马鼎奇,我于10月9至11日,先后发了13个质疑光明网评论员《七亿多人溃堤式的冲击,这真的好么》文章的帖子,且很多都是递进关系、敦促意味十分强烈和急切,但始终未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5:54:49 48字 ( 0/29)

皖西啄木鸟谎言欺骗妖言惑众已失灵,你看看网上的点击就可以窥测人心向背,你树敌太多,已成孤家寡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4 11:52:05 15字 ( 0/0)

请网管帮忙将我的几个帖子发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4 11:48:58 134字 ( 0/25)

鄙人不就是对未经原创作者许可而擅自在网络论坛转发他人文章的不端行为提出质问并认为这种做法涉嫌“剽窃”吗?试问马鼎奇,我履行一个公民应该具有的社会舆论监督责任何错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3:22:51 58字 ( 0/36)

你看过光明网原件吗?你经过调查和对比么?凭什么,有什么根据诬陷我侵权?你在网上一再对我造谣诽谤的真正目的到底为什么?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4:45:41 35字 ( 0/33)

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皖西啄木鸟”清除出论坛,还我一片风清气正的净土!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1 13:16:09 67字 ( 0/5)

将撒谎成性、无事生非、剽窃他人言论、盗用官方名义的“伪作家”马鼎奇清除论坛,决不允许他肆意玷污“作家”名誉!除非其低头认错、公开道歉!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1:05:05 21字 ( 0/18)

栽赃陷害他人的始作俑者恰恰是你,铁证如山!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4 09:39:29 121字 ( 0/18)

再次正告马鼎奇,你利用文章造谣惑众,严重侵犯人权、污人清白。事实胜于雄辩,我已数次给你台阶和悔过机会,可以说仁至义尽,但你不知珍惜仍一意孤行、死不认错,你已无可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5:01:48 90字 ( 0/42)

我网上已查,你皖西啄木鸟整天就是吃饱饭没事干,到处寻衅滋事的混混儿,不是网上诬张三是“文抄公”,就是指责李四是“剽窃”,你既然做得对,官方咋不认可,结果弄得天怨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17:44 56字 ( 0/19)

你在公共网络平台诋毁污蔑诽谤仁人志士,影响恶劣,已构成名誉侵权,500人阅读够得上立案,5000人你够判多少年?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2 19:40:11 90字 ( 0/15)

正告马鼎奇:一个“伪作家”、“剽窃者”也配称“志士仁人”?你这是公然亵渎光荣称谓!倘若你是“志士仁人”,你应该直报公安部!打110岂不掉你“价”了?110可是咱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3 20:37:30 37字 ( 0/9)

网管你好!我发的几个帖子怎么还未看见,请帮忙发出,我的朋友就在身边。谢谢!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3 20:14:35 64字 ( 0/21)

正告马鼎奇:在自己炮制的文章栏下频频遭到质疑而始终不敢正视和面对为哪般?也请网管和网友们想想,心中没“鬼”的人还怕“鬼”敲门吗!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5:22:24 43字 ( 0/24)

皖西啄木鸟表面气壮如牛实际胆小如鼠,一听与他上法庭,对簿公堂,马上叩头求饶,再三道歉!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10:18 43字 ( 0/10)

我已报南通110,诽谤中伤内容500人阅读可入刑!欢迎你上报网信办,看看到底谁成被告!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3 17:26:30 24字 ( 0/5)

我刚才发的帖子怎么未见?敬请网管将我的帖子发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3 19:47:57 132字 ( 0/13)

马鼎奇老先生,我已做到仁至义尽。如果你做错了事不思悔改,甚至连出面道个歉都做不到,那鄙人只有敬请人民网管控不良信息中心并报国家网信办介入全程调查你罔顾事实、蓄意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3 11:37:38 220字 ( 0/18)

妻子、朋友在网上看了这篇精心炮制、撒下弥天大谎、企图瞒天过海诬我名节的“奇文”后,无不义愤填膺、怒不可遏!纷纷要在网上撰文声讨这种见不得人的丑行,均被我强行按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2 21:17:45 46字 ( 0/22)

请马鼎奇老先生出来正面回答问题,只要你承认过错,本人将不再追究你严重侵权之责,否则,你懂的!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1:15:49 26字 ( 0/20)

如不健忘,你已向我道过歉,但我未接受,因为你无诚意!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23:12 29字 ( 0/16)

白日做梦!我的律师已向司法部门对你身份证信息提出追踪申请!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0:55:14 10字 ( 0/7)

大难不死,法庭上见!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2 20:23:43 154字 ( 0/7)

如果允许一个“作家”罔顾事实、向壁虚造,采取这种偷天换日、移花接木的“文痞”手法写纪实文,尤其是在事实上已造成严重刺激他人神经、侵犯他人人格、贬损他人名誉的恶劣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2 13:23:02 74字 ( 0/9)

网管:我大病才刚痊愈,听闻网上有人写纪实文杜撰情节诬我名声,我搜索一看,果不其然!请帮忙将我的辟谣帖发出,请尊重公民的话语权和捍卫人格权的法定权利!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1:00:51 18字 ( 0/20)

请你我都将病历与检查报吿上网晒一晒!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1-22 12:24:27 463字 ( 0/25)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1-25 11:11:29 11字 ( 0/24)

我扪心自问,问心无愧!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12-11 13:27:16 10字 ( 0/0)

大言不惭,自取其辱!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0-12 17:11:01 12字 ( 0/496)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0-12 17:00:34 15字 ( 0/148)

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风波始未记(原创)

马鼎奇

   国庆、中秋长假结束,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当不少人还没有完全从假期、旅游的惬意、亢奋、欢乐完全恢复过来, 甚至还陶醉在惚如梦境的漪旎的湖光山色的“人间天堂”中。就在上班第一天,“光明网”及时发表了“光明评论员”结合国家统计局对超长“黄金周”的统计、盘点的时评:“七亿多人溃堤式冲击,这真的好么?

    这不啻醍醐浇顶, 发人深省, 我阅读过后,大有荡气回肠, 淋漓酣畅之感, 以最快的速度转载到“强坛”上, 果然不出所料, 获得版主与管理员的青睐,“加精”置顶,推至大首页, 访问量陡然上升, 很快超过20000, 正当我为自已“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之时,倏然,有网友对文中提到的旅游人数7.05亿纷纷提出质疑:

  “内容暂且不论,单就文章标题,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质疑一、“7亿多人是偷换概念的说法,实际上或许只有几千万人吧?质疑二、溃堤式明显带有强加性,难道不是故弄玄虚。质疑三、这种为博眼球而标新立异的设问式标题不合逻辑,也不想想,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人们会认为好吗?假如说有这么个标题,空前绝后的物价飞涨,这真的好么,网友们说说,能成立吗?(皖西啄木鸟)

  “7.05亿人次“7亿多人“7亿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一字之差,其意大相径庭。恕我直言,光明网这位评论员要么粗心大意,要么别出心裁。但不管怎么说,文章(含哗众取宠的标题)偷换概念在客观上已成不争之事实,因而务必要为言过其实、过分渲染的不当行为担责!不过愚人并不否认该评论员观点中的合理内核,故建议删除此文,改写再发。(皖西啄木鸟)

   我宛如当头挨了一闷棍, 头昏目眩, 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 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 这么明显的瑕玼, 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怎么一时疏忽, 竟然没发现呢? 不然, 我再怎么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也不敢贸然造次, 撞上枪口!虽然,文章不是自已的手笔, 但推卸不了审稿不严的责任。

  再阅原文, 网友此言不虚, 我做了部分解释, 谁知个别网友并不甘善罢甘休、偃旗息鼓, 又怀疑我就是“光明评论员”,该文作者。

   “马鼎奇作者,请你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干脆说清楚好了,这篇文章究竟是你自己写的,还是移花接木克隆来的?倘若是后者,那可是涉嫌抄袭剽窃,自取其辱也就罢了,你让人民网情何以堪?毕竟贵网已经认同了本帖只代表你个人的观点......” (皖西啄木鸟)

   这话太伤人了, 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我伏案疾书、舞文弄墨4,50, 深恶痛绝的就是为人不齿的抄袭行为,谁不知我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 疾恶如仇, 刚直不阿? 如今竟然有人将屎盆子扣到自已头上, 将一个知书达理、成果卓著的作家,“鬼使神差”划入鼠偷狗窃的鸡呜狗盗之徒,让人不能不义愤填膺, 气冲牛斗, 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马上愠怒回击道:

   “我是楼主,并非作者,网友可直接查阅 光明网原文,我仅转载,未作一字一词修改。光明网评论不具作者名,只具 光明网评论员,是行规定制,与我无关。承蒙网友错爱,其实,我擅长写作不假,但没有这高水准,更谈不上移花接木

提醒你,说话要凭证据,没有证据的造谣,那是诬陷诽谤,我会怎么做,你懂的!”

   谁知对方神定气闲,处变不惊,并不买账, 继犊与我展开“唇枪舌战”:

   “该篇文章标题下标注得非常清楚,即: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此外,文章末尾下方也作了具体说明,即:本帖只代表马鼎奇的个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网的观点。请问:郑重声明自己不是光明网评论员的马鼎奇先生,您作何解释?(皖西啄木鸟)

   “这是强坛楼主的标配,楼主原创,转载都是此,不错啊!我同意该帖的观点,但不代表我"代刀捉笔",至于你的质疑,我也尽到义务为你排疑解惑,指点迷律,同样, 你也不能强人所难,轻易得出我写的结论!一句话,要实事求是,不能想当然,不能指鹿为马,信口胡诌!”

    我说得有理有据, 对方虽有余勇可嘉, 但已呈“强弩之未”。我意犹未尽,接着侃侃而谈:

   “我不是怕为该文暇玼"背锅",竭立辩解,矢口否认!2015年初,我的一篇文章被龙骨荒原转载到强坛,受到很多网友的口诛笔阀,尽管心中产生诸多憋屈、郁闷与纠结,但我从未否认是自已的拙作!”

      至作者发稿, 对方没有再发声。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这件事的产生始未,我也得出一个教训, 转载文章要慎之又慎, 严格把关, 不允许有任何的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否则,就可能授人以柄, 处于被动, 给自已的形象与名誉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 绝多数网友与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肯定了该帖观点的合理性, 跟帖意见比较客观、中肯、理性, 而且,主要集中在如何兴利除弊, 将黄金假制度改革得更科学、更合理上, 并提出不少合理化建议, 而不纠缠于文章的细枝未叶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