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唐国明1973 发表于  2017-10-12 13:10:07 23148字 ( 0/152)

红学工匠唐国明宣称:猜谜式的“红学”应该终结了

红学工匠唐国明宣称:猜谜式的“红学”应该终结了

1、猜谜式的“红学”应该终结了

自从有人宣称“小说死了、哲学死了”……“诗人死了”、“作家死了”、“学者死了”,到互联网智能手机时代,又有人说:读书的“读者死了”,“新闻死了”,如果红学还继续“猜谜”下去,恐怕“红学”也死了,我只有以此方式来祭奠一切死了还永存的,欢呼为永存而幸存的……

我是不是红学家?是不是“当代曹雪芹”?这个要让后人来说的。但我肯定我是一个鹅毛诗人、一个隐居云梦湖边的作家。我曾以作家的思维考古复原了《红楼梦》八十回后曹公文笔。不说别的,在贴近曹公文笔这件事上,我很自信地说,这是前无古人,也可以说后无来者的了。前无古人可以拿在我之前包括高鹗整修的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在内的所有《红楼梦》续写之作;后无来者,可以说在我考古复原了《红楼梦》八十回曹公文笔之后,如果谁再去续写,可以说已再也没有意义,即使要做也等于做无用之功。

几百年来,“红学”追寻的无非是这几个问题:曹雪芹是谁?《红楼梦》及《红楼梦》八十回后的真文字去了哪里?八十回后是不是程高本后四十回?《红楼梦》文本古往今来对我们社会人生有什么启迪意义?它告诉了我们什么?及它文学写作上的开创给我们今后的写作者能带来怎样的价值?

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面对的目前找到的可靠资料就是带脂批的《石头记》抄本,与程高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及一些古人文中提到的《红楼梦》的零星资料。从这些资料已确定《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至于曹雪芹是谁?已是一个谁也找不到的谜底。说他一定是富有人家出身,也不一定,说他写的《红楼梦》完全是自传也不一定科学。因为吴承恩不去西天取经也照样能写出《西游记》,罗贯中没有参加过三国战争,也能写出《三国演义》。阿来没有当过土司的傻儿子,也写出了非常逼真如同亲历的《尘埃落定》。所以关于这个问题应该终止,不要再“搞笑”地把曹雪芹一下猜成这个谁,一下猜成那个谁,浪费时间精力纸张、牛头不对马嘴地弄出一堆毫无根据的资料宏文论证。

至于《红楼梦》的完美真本,前八十回除了六十七回外通过许多学人的努力,已从带脂批《石头记》的各残本里汇校出来了。第六十七回我在各个版本的基础上以考古修补复原的科学方式恢复了曹公的文笔与文气。而《红楼梦》八十回后我已通过多年的阅读,从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里发现了曹雪芹文笔,以考古修补复原的科学方式复原出了脂批里多次提到的百回大文的《红楼梦》后二十回。到我写这篇文章2015年的今天,已发表问世两年了。凡读过的读者都一致认同我的语言与语韵就是曹公之味之口声。再也不需我怎么去证明,这就是证明我唐国明从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找到曹公文笔是正确无疑的。我唐国明再怎么样,哪怕是媒体与网上说的“曹公附体”也无法去复制曹公天才的文笔。世上不可能复制一个作家独到的笔调与叙事风格,何况是曹雪芹的文笔。虽然有很多地方我修补得可以说让人看不出来,那也是在曹公的残句上与揣摩他当时创作的心境上下出来的功夫。这点要庆幸我是一个作家。

有些还没看过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人质疑我怎么弄得好,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又是现代人。谈到这个问题上,我首先得说的是,学问是没有门槛的,另外天才的敏感力也不是因为你出生豪门或书香之家才有的。除了有学问外,另外就得靠作家式的天才帮助了。我庆幸的是我没在哪个圈子里、思维被圈子圈死,我野性的文学思维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成就了我读到一本完整的《红楼梦》的梦想,并且让我以一人之力完成了《红楼梦曹文考古复原:第1至100回》。

在做这件事之前,我老实说,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拿去发表,靠它出名获利,引媒体关注,让人知道我为了这本书与写作过着怎样清贫隐居的生活;像现在,自己开始在网上发帖辩论。这一切可以说我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为。

《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发表,引媒体大众关注,以致使我让很多人知道,并不是我最初做这本书的出发点,倒是我多年在写写改改,添添减减的《零乡》,我倒是渴求做好,哪一天发表问世,引人关注。还有我的鹅毛体诗歌能在有井水炊烟处像李白的诗一样被后人吟唱谈及。我考古式的复原出的《红楼梦》只想复原给自己看,书现在虽然还没出版,我一点也不焦虑,爱出不出,对我影响不大。但为了方便想读的读者读到,是应该早点出版才好。

要是“红学”的最高目的是为找到曹雪芹的《红楼梦》,我想猜谜式的“红学”应该终结了,不要再浪费时间与国家社会资源了,应该回到《红楼梦》文本本身,阐释传播《红楼梦》文本本身的事情上来,才是“红学”未来走得更远的理由。如果还在那些《红楼梦》文本外没有根据的“瞎猜胡说”上下功夫,那“红学”真会成为一门骗子与被人“看笑话”的学问。

到目前为止,打着“红学”幌子的人,已经“瞎猜胡说”得差不多了,没有必要继续做这个无用功了。我本人除了做完这个《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决不会参与“瞎猜胡说”,最多会以多种形式为传播《红楼梦》文本做些有实用意义的工作。

2015年5月8日写于岳麓山下

2017整理

2、废墟上的悲剧(2015-03-26)

(悼念海子)

你是成功的你是失败的

你丢下你的诗歌鸟群

沿着通向天堂的天梯走去

你用血告诉世界

理想主义已经终结

功利的沙尘暴已开始铺天盖地

一切如倒塌的高楼

精神支撑的大厦

一眨眼全成了废墟

你一直理想神圣的诗坛

已经成了以诗歌名义搭台的废墟

已找不到心中理想的诗的人们,只能

每到你离开人世的日子

纪念你这位诗歌烈士

你一生如一个

诗歌英雄的悲剧

每一年纪念你,是希望

让诗歌回到你的诗歌理想

回到你对现代诗歌启蒙的灌注

从你构筑的诗歌废墟

去重构修复圣洁的英雄主义

作为诗歌理想主义者,我们该

扫扫干净已经埋没诗歌神殿多年的垃圾

擦亮被灰尘遮蔽圣洁尘埃的诗歌桂冠

让这顶桂冠重回到人世间

戴到真正在为诗歌献身的诗人头上

虽然这些心声只在我笔下微弱的飘荡

相信群鸟会带到天空

传扬四方

作者简介: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云梦湖边的天鹅、当代曹雪芹称号的作家,喊出“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与“实事求是认知世界、与时俱进改造天下”、能原生态吟唱诗歌的鹅毛诗人,电视综艺节目选手。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诗刊》《钟山》《北京文学》及其他国内外刊物发表作品数百万字。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发表连载,以反复阅读的方式考古发掘出埋藏在程高本后40回中的曹雪芹文笔,以考古的科学方式修补复活出符合曹雪芹语韵与曹雪芹创作原意的“红学”作品《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其追梦事迹已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美国《美南新闻日报》《新周刊》《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文史博览(人物版)》《广州日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长沙晚报》《西安晚报》等无数报刊报道。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