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唐国明1973 发表于  2017-10-06 12:46:12 30775字 ( 0/135)

鹅毛诗人唐国明:3000万出售诗集终身版权,到底是傻还是疯?

鹅毛诗人唐国明:3000万出售诗集终身版权,到底是傻还是疯?

1、鹅毛诗人唐国明:愿3000万出售100多首诗的终身版权

摘要: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更好地继续追求为人类可能留下一份宝贵的无价的文化遗产的梦想,所以我决定将我2009年4月10日至4月16日写作的108首名为《云梦湖边的村庄》的圣洁的鹅毛诗集以3000万元出售终身版权。

……

作为我,作为一个放弃一切,即使落于清贫中不放弃追求为人类留下一份宝贵文化遗产梦想的我,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更好地继续追求为人类可能留下一份宝贵的无价的文化遗产的梦想,所以我决定将我2009年4月10日至4月16日写作的100多首名为《云梦湖边的村庄》的圣洁的“鹅毛体”诗集以3000万元出售终身版权。当然更欢迎付稿费与版税的常规出版。

特此公告,有意者望联系我。

2、鹅毛诗人唐国明:3000万出售诗集终身版权,到底是傻还是疯?

我3000万出售100多首诗的终身版权,我没有犯罪,我比起一些肮脏的交易干净得多,光明磊落得多。在一个只求功利的时代,诗人出售自己的诗正常得如去大街上卖茶叶蛋一样正常。

难道诗人卖诗想换几个钱,就是不可以的,就是玷污诗了。似乎诗人就应该只知奉献,不能索取,这是什么逻辑?

在一个诞生网络消费文化,写手富豪榜的时代,一个真正的诗人也可以卖诗,有不有人愿意埋单?那是另一回事。

有人说文化不值钱,诗人卖诗诗就变味,似乎只有他们工厂生产得东西才能换钱?卖出去才津津有味?还说卖诗的人是疯子傻子,试问说此话的人,你好好想想,到底谁是傻子?谁是疯子?

记住:

好的作品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为人类不断创造文化的价值、精神的价值与物质的价值。什么是无价之宝,伟大的人文科技财富与伟大的文学艺术作品就是无价之宝。

而创造它们的好多作者,却在生前默默无闻,清苦度日,享受不到半点他们为人类未来创造的无价价值。而且还受尽歧视与冷眼。甚至被认为他们是傻瓜一样在做一件没意义无用的事情,却全然忘却了他们这一类人给人类创造的人类正在享受的好处。

3、我写的每一首诗值3000万——为让世俗审判者宣布死去的真文人好好活下来

我们不能在失去尊重被嘲笑穷的同时

再失去对自己正确的认识

我们不能再等待再被活埋

等待死后再让别人认识自己的价值

我们该走出淹没自己的大海与深巷

走出来,走上现实功利的高台

将自己创造的价值售卖

即使是无价的永远不能估价的

我们也要在活着的时候获得

哪怕一点点自己可能奉献给

人类未来的价值

我们不能再在别人给的虚空的

无实利的座位上

假装神仙不吃饭

我们在永守清贫傻傻追求给人类

可能留下永恒文化宝藏的同时

应清醒地认清自己的价值与未来

努力争取自己应该得到的与失去的

该从那个压了我们几千年

文人风骨的囚笼里走出来

戴着属于自己的桂冠

为让世俗审判者宣布死去的真文人

好好活下来

我们就应该大胆地向天下的人们叫卖:

我写的每一首诗值三千万

写于2015年4月9日岳麓山下

(同时为纪念我的鹅毛诗《云梦湖边的村庄》诞生7周年——2009年4月10日至15日——2015年4月10日至15日)

4、就这样“愚乐”下去

不是我吃了你,就是我被你吃

不是你“愚乐”了我,就是我“愚乐”了你

整个世界都被科学技术经济的手腕改造成了

“愚乐”的监狱

一天到黑的以各种手段与工具

用“愚乐”方式弄来的钱

各自将自己“愚乐”得欢天喜地

各种“愚乐”的经济,仍在受污染的大地

花草一样焕发出勃勃生机

全都像得了无可治愈的传染病

将“愚乐”精神构建传染到底

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在一个“愚乐”知识的机器世界上

在一切用钱说话的天下

将一切推入了“愚乐”的粪池

在一个苍蝇满天土豪称霸的世界

在一个识字文盲横行的世间

不得不以死的勇气,构建一个

“愚乐”到底的监狱式的网络经济体系

然后,自己哭天喊地地将自己挂在网上

做一只关进洞里“愚乐”到死的蜘蛛

5、鹅毛体诗人唐国明3000万卖诗,是为告知文学的无价

我发帖3000万卖我100多首鹅毛诗组诗《云梦湖边的村庄》的终身版权几月以来争论不休。有网民骂我是什么“功利之徒”的也有,说我玷污诗歌文学、文人的也有,甚至否认我不计功利,10多年清贫度日,以常人不可想象的生活标准考古复原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坐冷板凳的追求文学的精神。百度贴吧更有一个人说:

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今年高中毕业,酷爱红楼,认识唐国明是在一本中学作文素材书上。当时这本书(“包”原文错字)把唐国明先生作为一个埋首田园,一生向学的当代隐士,是一个宣扬冷板凳的素材。

然而,唐国明先生的所作所为让所有曾经喜欢过他的人很失望,在各种贴吧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汲汲于富贵,为求出名毫无下限的跳梁小丑,这就是所谓当代隐士的学术精神?但也希望楼主不要过多甚至过激的专门发个帖昭告天下地批判他,他只是这个拜金时代的牺牲品。尝试用一种悲悯的眼光看待他。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和自以为是烈士的小丑同行,但我们仍将要将理性之火高高举起,并相信此火为大。

引起他们的的愤怒与议论,我想可能他们有一部分人是误会我了。“3000万卖诗”,在当下,可能有人要吗?我是为了博眼球吗?更不是,是因为自从我隐居麓山考古复原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11年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出来后,有一部分人质疑追问我这样做有意义吗?并反问文学有用吗?尤其在我2013年10月上《中国梦想秀》那期节目播出后,出版的愿望失败,虽然如今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已在民间流传传播得很广,却还没有正式出书,也没有像人盼望的给我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我仍然在写作在做自己的学问。所以在一部分以功利眼光看事件的人的眼里,认为我苦了这么多年,也没得到自己该得的用金钱数字去体现出来的价值,认为这样追求的梦想不值得,从而引申出说:文学不值钱,甚至一文不值。面对这样的声音,尤其面对某些出版社老想用最低廉的价钱卖走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终身版权,我回答他们,我不会出卖终身版权,只愿阶梯式长期合作。他们追问我究竟想要多少,如果买下终身版权的话。我没有回答,我明白说出来他们也不愿买的。我只有寻找一种曲折的方式告知他们,所以就有了“3000万卖诗”这个帖子的发出。我万没想到有如此的争论。我的初衷只是想告知持“文学无价值”论以数字论价值的功利主义者们,文学(文化)是无价的,也竟如我在帖子上说的:

好的作品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为人类不断创造文化的价值、精神的价值与物质的价值。什么是无价之宝,伟大的人文科技财富与伟大的文学艺术作品就是无价之宝。

而创造它们的好多作者,却在生前默默无闻,清苦度日,享受不到半点他们为人类未来创造的无价价值。而且还受尽歧视与冷眼。甚至被认为他们是傻瓜一样在做一件没意义无用的事情,却全然忘却了他们这一类人给人类创造的人类正在享受的好处。

作为我,作为一个放弃一切,即使落于清贫中不放弃追求为人类留下一份宝贵文化遗产梦想的我,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更好地继续追求为人类可能留下一份宝贵的无价的文化遗产的梦想,所以我决定将我2009年4月10日至4月16日写作的119首名为《云梦湖边的村庄》的圣洁的“鹅毛体”诗集以3000万元出售终身版权。当然更欢迎付稿费与版税的常规出版。

所以我给出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以数字来给他们一个定性。可以说,我并不是为了功利,只是一个让持“文学无价值”观念的人认识到文学的无价,甚至文学对一个国家甚至世界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不管从功利出发还是从长远出发,文学都是无价的瑰宝。同时我也是为了已走形歪曲的诗歌正名,让人认清什么是真正的诗歌而付出的一次纯属于个人“鹅毛体”的诗歌行为。

2015年8月12日完成岳麓山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