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纪实文学会记者 发表于  2017-09-13 22:10:29 5934字 ( 0/1853)

(原创首发)匠人志┃黄家文:心归质朴,复柴烧陶瓷千年之美

岁月会带走很多东西,能沉淀下来的都是经典。柴烧,作为一种古老的技艺,集质朴、浑厚、古拙的自然特性为一身,成败取决于土、火、柴、窑之间微妙关系。

黄家文,林爱清,一对80后夫妻,土生土长的福建瓷都德化人,放弃原本的高薪工作,毅然决然回德化,投身于柴烧陶瓷艺术,2013年创办《静逸阁》利民陶瓷有限公司,开始一段艰辛的柴烧之路。

偶得“心形”罐,是对夫妻俩携手创业的馈赠

万事开头难,紧凭一腔热血,抵不过创业的万千曲折。选址,技术,资金,人工都成了两个年轻人无处着手的瓶颈。重理思路,一切归零,从揉泥到拉坯,修坯,粘接,烧窑每道程序都亲力亲为。而烧窑难度相当高,一个好的柴烧陶瓷对陶土,薪柴,窑火的要求非常的严格。

泥土要求柴烧专用之陶土,要适应耐热温度、柴窑属性、薪柴总类等;薪柴忌太潮湿,需静置约3至6个月以上,以利燃烧,其种类有樟、龙眼、荔枝、莲雾及废弃木材等;至于窑火,仅以燃烧木材提供热能,一般烧窑需3至5天,期间需不眠不休轮班投柴,加柴的时间、薪柴的种类、气候的状况、空气的进流量等,正不断地影响窑内作品的色泽变化。而这些细微因素需要一个柴烧艺人有足够的耐心、激情、经验,才能将每一步都做到极致。

黄家文说“柴烧之美,就算没有摄影棚,依然无与伦比”

“柴烧陶瓷之美自然要说到柴烧落灰,柴窑烧陶时,完全燃烧的灰烬极轻,随着热气流飘散。”黄家文拿着手中柴烧精品杯向记者介绍。“当温度高达1200℃以上时(依柴种类而有所不同)木灰开始溶融,木灰中的铁与陶瓷上中的铁,使形成的釉呈现不同的色彩变化。这种方式形成的釉被称为自然落灰釉。自然落灰釉看上去粗糙,但越看越耐看,是柴烧之美的代表。”

“没有人的成功是轻而易举的,我们应该进入一个以创作为主的新层面,我们的作品才能永远屹立于艺术的新高点。”柴烧窑炉烧制时,陶土的品类以及作为燃料的木柴品种、烧成的时间、温度的控制等对一件作品最终形态的影响,作品的细节因此呈现了较多偶然性的特征,作品的品格也因为这些偶然性的细节而被呈现。掌握柴烧茶具的技艺,不断的学习和创作,黄家文的柴烧技艺日益剧增,得到了同行和柴烧陶瓷艺术爱好者的认可。

柴烧花插: 端庄、素雅、归真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历史是不能割断的,然而在现代制瓷、烧制技术极为成功的条件下,一种与传统柴烧审美截然不同的现代陶艺创作“烧制观”在盛行,现代柴烧技法所追求的是木灰烬与土的自然结合。只有在传统柴烧陶瓷技艺上传承并不断超越,才能创作出优秀的柴烧陶瓷艺术作品。黄家文立足这样的思想,作品创作上找到突破,设计研发的柴烧“手造杯”问世并申请版权,这无疑将自己的陶瓷技艺推向新高度。

做一尊最淳朴自然的佛陀,完成一次心灵的朝拜

现代柴烧陶瓷创作者们关注的不是集中在明确的造型和装饰的设计上,而更多在于创作中融入什么样的艺术理念。一次回老家的路上,黄家文被眼前秀丽山水风景深深吸引,自己二十年辛勤创业,未曾用心感受家乡美景。如果能将 山水呈现在自己现在的柴烧陶瓷茶具中,不仅是一种创新的做法,也是对家乡养育自己的山水的一种回馈。回来后他着手创作这一创意,自己学雕塑出身,对山水画的塑造并不是难题。一个创意的萌发,并用实际行动展示出来,才是一个从事陶瓷艺术家最大的欣慰。

每把壶都凝聚了黄家文与妻子林爱清的心血和梦想 黄家文如是说:“柴烧不仅是用薪火烧制陶瓷,更是人与窑的对话,火与土的共舞。艺无止境,我将不懈学习,简简单单,踏踏实实走人生路,不拘不契努做好柴烧陶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