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艺苑集萃 发表于  2017-09-13 19:40:35 16192字 ( 0/174)

吾生愿牵尘 --易逐非文艺作品欣赏

易逐非,男,1970年生。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评论家。四川作家协会、成都市书法家协会、成都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笔名风尘布衣,号瞿上公子。坚持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的诗观,把诗歌创作当作是在内心风暴与蒙难文字间修行的美妙岐途。从事文艺创作20余年,先后出版了诗集《穿越沧桑》、文集《天堂倒影》。其诗歌气象正大,取象不僻,境界深远,着意不拗,聚力于句,用语鲜活,凝神于诗,雕琢无痕,成为20世纪90年代现代诗歌潮流和方向的引领者。著名诗歌编辑苏世杰评价:其诗歌具有的“稀有金属”的品质,注定经得起时间烈焰的淬火和锻铸。2014年为反映羌文化主题,国家125重点图书项目《羌寨——最后的镜像》配诗,为该书增色不少。其文艺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文学艺术周刋》、《中外文艺》、《四川经济日报》、《诗刋》、《成都晚报》、《空客杂志》等国家、省级报刊杂志,达五百万字以上;其先后为数十位著名诗人、书画家撰写的评论文章,赢得非常高的认同度和美誉度;其书法作品被国内多家机构和外国友人收藏。

在诗歌中修行

易逐非/文

一如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与诗歌结缘,概始于1992年入职以后,从最初的青涩而略带彷徨,到后来的始入佳境和渐成体性,从汹涌澎湃到谨慎出手,诗歌已然成为一种深入生命的写作习惯,在诗歌创作的这美妙歧中,1997年,我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诗集《穿越沧桑》。现在看来,这一成长的印记,极具借鉴和反思价值和意义。

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的诗歌发生了巨大的革命,用更纯粹的白话写了,但有时候我发现,有些诗歌的品质不仅没有更朴实,反而更艰涩难懂,又或者直白得失去了中国文学的精髓,咀嚼无味。置身惶惑,苦寻出路时,幸于2002年缘结《且听风吟》纯文学网站。其时,恰逢网络文学方兴未艾,而且听风吟以其对纯粹传统文学品质的弘扬与固守,尤以现代诗歌栏目《诗意盎然》严苛、专业的审核发表体制,使其在整个网络文学界独树一帜,挤占鳌头。我在该文学网站创作、发表了三百五十余篇现代诗歌、诗评及诗论,百分之九十八以上作品获得栏目首页推荐,百分之二十以上作品获得网站首页推荐。

这些作品,很大程度上引领了网站现代诗歌潮流和发展走向并影响了后起的年青一代诗人。同时期的著名安徽诗人云抱如此评价:风尘布衣的诗歌:气象正大,取象不僻;境界深远,着意不拗;聚力于句,用语鲜活;凝神于诗,雕琢无痕。著名诗人、诗歌编辑花生苏先生的评价是:“讨论同时代的诗人是有难度的,尤其是当我可能面对一个极其有天赋有毅力的诗人的时候。风尘布衣的诗歌,让我预感到其某些作品,将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在生活的海洋中日渐筛淘下来能够仅存的可闪耀的部分,因为它具有“稀有金属”的品质,它注定需要经历时间烈焰的淬火和锻铸,即使我现在用相当严格乃至苛刻的标准去审视它们”。在我,是应该感恩网络文学的,尤其要感恩且听风吟文学网站。不仅仅是因为在这里拥有了长期、大量的诗歌粉丝,更是因为在此接受了数以百万乃至千万读者的品鉴和审视,让我负重而行,砥砺而至,成为我诗歌成长道路上的黄金期。

我认为诗人无论写那一种风格的诗,都不能拘泥于一种单一的表现手法,所用的一切写作技巧和表达方式都是根据现实情况和人文态度决定的,一个优秀的诗人,应该积累丰厚,应该敏锐地捕捉反馈外在世界纷繁的美学元素并加以提炼,取舍有度地以文字呈现给读者综合、精练、独特、内涵的美学画面。我喜欢用词汇解析生命,用灵魂体验生命,希望以语言的探索,对抗审美的疲劳;以写作的耐心,使生活中沉淀的品质不致失传。在这种体验和探索中2008年我出版了第二本个人诗集《天堂倒影》,意在暂时抛却肉身之累,给性灵一个高蹈与翔舞的空间。书中收录了七十五万字的现代诗歌作品及评论。

其中《康定情歌》、《男人的剑》、《在诗歌里纯粹》、《心灵境语》、《关于狼的外画与内视》、《神话 阴谋与男儿美丽风骨》、《金沙 再次镀亮的不是光芒》等作品引起了读者很大的关注度、传播度和强烈共鸣。著名女诗人钱旭君如此:这是一个忠诚于脚下那块土地的诗人该有的风格,他的诗歌视角或狂野不羁,或细腻淡定,或悲情忍痛,丝毫没有刻意粉饰和哗众取宠,构筑成一个立体的布衣诗歌风格,这也是许许多多读者青睐布衣诗歌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读者和诗友的鼓励下,我不断前行,2014年为友人出版的国家125重点图书项目《羌寨——最后的镜像》配诗,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和同道赞誉,为这本羌文化主题的摄影作品集增色不少。

多年来,我将想说的、该说的、要说的都融进作品里:在诗歌里,风尘布衣不仅有一个男人的豪情,更有一个父亲的细腻;在诗歌里,风尘布衣用酣畅淋漓的抒怀和写意,将内心深处的感触化作诗词翩然纸上;在诗歌里,风尘布衣用语鲜活,聚力于句,凝神于诗,将情义在无痕的雕琢中慢慢渗透;在诗歌里,风尘布衣自我修行与历练,在这混沌红尘中,为心灵寻找一片安宁的所在。

诗,于我而言不需要刻意经营,是行走尘世的感触,是阳光照耀的惬意,是雨中静坐的冥想,是煮酒阔论的豪迈,甚至是一朵花的笑脸……我愿意将他们写进我的诗,化成我的思绪。在诗的世界中,我是幸运的,用文字与友人交流,收获了友谊和尊重;在现实世界中,我也将用大净之心感恩生活和命运的所有赐予。

在诗歌里修行,在内心的风暴与蒙难的文字间修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