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9-12 12:08:16 82865字 ( 1/361)

疯狂的代价(原创)

疯狂的代价(原创)

马鼎奇

 

一天晚上,张师傅正在四楼宿舍里看央视的“综艺大观” ,忽然闻得楼下的水泥路上步履纷沓,人声嘈杂,不时还夹杂着“怦怦”、“拍拍”的打砸声,起初还以为是那家夫妻吵架,或邻里纠纷,可当张师傅走到楼下,现场眼前的景象,不禁让张师傅大吃一惊,倒吸一口气。

在他居住大楼旁的小平房前,已围满黑鸦鸦、乌贼贼的一圈人群,中间只见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牛高马大”男人,正抡着一把消防斧,发疯似的“怦、怦”砸一户主的门。

一边砸,一边还不干不净地嘟囔着:“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他妈的,姓万的,瞎了你的狗眼……你让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让你倾家荡产,不得好死……”

厂里修空调的李师傅“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正在苦口婆心地劝阻道:“有什么话,等主人回来再说,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砸人家门,属于严重违法,是要吃官司的!”

“冤有头,债有主。老子破罐子破摔,横竖横,一人做事一人当,吃官司我去!我找姓万的还债,管你屁事!识相点,不要找不自在!我的斧子可不长睛睛,伤到你,概不负责!”李师傅一看这家伙凶神恶熬、满脸杀气,可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秀才遇了兵,有理说不清”。 自已上有老、下有小,贸然阻止、恐有不恻,只得避其锋芒、 “退避三舍”。

这住房原是建造大楼时的临时建筑,本是堆放部份建材的仓库。宿舍大楼竣工后,“粥少僧多”,住房不够分,“厂分房小组”不得已,“急中生智”,“ 滥竽充数”,就将这仓库“一分为二” ,分给两家小夫妻居住。不过,经过小夫妻的悉心装璜、打理,除了房屋质量与毗邻大楼相形见绌,内部陈设并不比一般人家逊色。

这平房门装的是“防撬锁”, 钥匙孔与门齐平,不易砸开,所以,这家伙干脆直接对着门面砸,门板都很薄,“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你想,薄木板门哪经得起“削铁如泥”消防斧的奋力砍凿、拼命打砸。再加上连踢带踹,须臾,不费吹灰之力、根本无需“三下五除二”,那门板便在“噼拍”之声中“四分五裂”,纷纷坠落,露出一个巨大的豁口,这小子身手敏捷,好似猴子似的猫着身子钻了进去,将锁拴旋开。

打开照明,室内亮如白昼,这小子稍打量了一下,然后抡起太平斧,瞅准啥贵重砸啥。

一阵子“稀里哗拉” 的疾风暴雨般的蹂躏和破坏,好似“秋风归落叶”, 一边砸,还一边骂骂咧咧:“我让你好色!我让你×痒,我操你八辈祖宗……”,好像这些惨遭涂毒的不是这些没有生命意识的无辜家电,而是与他不共戴天的仇家本人!

不一会儿,室内陈设巳面目全非,完好家电等荡然无存!可怜业主夫妻俩多少年含辛茹苦、节衣缩食苦心营造的“爱巢”,都在这家伙“抡棰挥斧”之下“香消玉殒”、毁於一旦,倾刻,满目狼藉,到处散落着七零八落的“东芝” 牌21电视机、美菱牌电冰霜、申花牌洗衣机、三洋牌收录机、三角牌电饭煲的遗骸与塑料、玻璃碎屑,倾刻统统化成了一堆废铜烂铁!怎不让人触目惊心、痛心疾首?

这小子似乎觉得还不解恨,又“连续作战”, 一口气先后双手举起6个铁壳热水瓶重重摔在地上,只听见“蓬!蓬!蓬……”连着几声瓶胆爆裂声浪,好像恐怖份子连环引爆的炸弹,要把屋顶掀翻似的,更凭添了几份惊悚气氛、让人不胜觳觫……

在这万赖俱寂的夜晚,“乒乒乓乓”砸家什的嚣声,划过天际,显得分外刺耳,骚扰得人们毛骨悚然、胆战心惊!不知哪家的看家狗也受惊“汪、汪、汪、汪……”狂吠不止。

张师傅来的时候,旁边已围了一群邻居,人们虽知这家伙明目张胆私闯民宅、恣意破坏,涉及违法犯罪,但从未见到过如此桀骜不驯的野蛮之徒,心生胆怯、面有畏惧,无一人敢挺身而出、见义勇为!

多数人敢怒不敢言,生怕“引火烧身”。有人只好首先打电话向厂保卫科反映,却无人接听。

也许有人会产生疑问:在场这么多人,怎么任这厮胡作非为、恣意逞恶而无可奈何?

诸君有所不知,俗话讲:“硬的怕个楞的,楞的怕个不要命的”。这家伙正在气头上,仿佛发怒红眼的公牛,更何况他手上还有把让人不寒而栗的消防斧!在场的人多数手无寸铁,谁敢挺而走险,鸡蛋往石头上碰!

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有理讲理,拿东西出气,算那门子本事?”

“太嚣张了,打110报警!当真秃子打伞,无法无天了!”

“让他砸,到时候,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还是他赔!”

这小子也许砸累了,忽然从里边汗水涔涔地跑出来,将消防斧放在门口,没头没脑地似乎有点结巴地问道:“你们知道万俊生,上、上哪儿去了?老子、老子要找他算、算账!”

“不知道!不知道!”众人们似乎早达成默契,看这架势他是来找人拼命的。幸亏主人不在家,否则,后果不甚设想。其实有人是心知肚明,夫妻二人到朋友家喝喜酒去了,可这节骨眼上谁没事找事,敢泄露房间主人的行踪?

这厮随后从房里拎来一把椅子,竞坐在房门口翘起二郎腿,悠闲地抽起一支香烟,当着众人面“吞云吐雾”,大有在此“守株待兔”  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架势……

后来,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让张师傅终于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人姓朱,在化工机械厂工作,照理与万俊生还是烟酒朋友。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不知是姓万的色胆包天,还是这厮的爱人“红杏出墙”,与万俊生在文化宫舞厅耳鬓厮磨,日久生情,不久产生“婚外情”,万俊生与人家老婆“有一腿”。这种男女之间的苟且之事,一般双方都哓之利害,往往守口如瓶。就似电影《甲方乙方》里的台词:“打死也不说!”

可这夫妻关系却十分微妙,外人也说不清、道不明,照理“打死也不说”的风流韵事,那女的应保密到告别“滚滚红尘”、生命的终点。可不知怎的,一阵与夫君“颠鸾倒风”后,她竞坦露隐私,忘乎所以地向自已丈夫披露了这秘而不宣的糗事。这下子祸从口出,平地波澜,打破了两家人生活的平静。

这男的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一听有人竞敢“太岁头上动土”, 让他做鸟龟,——这种男人深恶痛绝的奇耻大辱一下子气冲牛斗,怒不可遏,只觉热血直往上涌,岂肯忍气吞声,善罢甘休,但当时在爱妻面前却装着“豁达大度”、不露声色……

笫二天,不知从哪儿搞到一把“太平斧”,喝了点老白干,借着酒劲寻万俊生拼命来了。可谓:仇生杀心,酒壮豹胆。

  万俊生是半导体器件厂离子水车间的一名操作工,年青潇洒,风流倜傥,长得白白净净,养得细皮嫩肉,再加上平时很注意穿戴,仪表堂堂。很讨女人喜欢,虽然早已娶妻生子,但关于他的俳闻,从来就没断过。

张师傅这时其他都不愿多想,他最担心的是万俊生此刻千万不能回来!要将可能发生的恶性案件消弭在萌芽状态!怎么办呢?

80年代手机,俗称“大哥大” ,还是希罕之物,除了腰缠万贯财大气粗的大款老板,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再说就是有,这时的他也不知对方的坐机号码啊?到底目前身在何处,如何通报?如果不能将万俊生拦在途中,那么回来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就可能大打出手,甚至“大动杀戒”,后果不甚设想。

别看万俊生“身高力不亏”,却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根本不是那厮的对手。不用说还手之力,恐怕连招架之功都没有。再加对方手操一把太平斧,如真发生打斗,只要那厮挥上一斧,这万俊生的头颅怕就要“开瓢”了!这可要像《水浒传》里描写的那样重演“血溅鸳鸯楼”,如何了得?他不敢往下想……

张师傅愁肠百结、心急如焚,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过辙,眼看喜宴马上就要散场,万俊生很快就要返回“生活区”,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万俊生晚点,再晚点回来……

就好像面临危险的不是外人,就是他血浓于水的亲人、他情款笃深的兄弟,其实,他与万俊生非亲非故,“八竿子挨不着”,而且不在一个车间,压根就不熟悉……

他突然想起自已怎这么迂腐,不是有话说“有事找警察”吗?只要公安部门将这肇事的“祸水”逮走,不就防患於末然了?

可是刚才不是有人已打过“110”了,为什么警察没有赶到呢?

现在许多人都在围观、看热闹,关心事态的发展与结局,就像欣赏一部发生在家门口的扑朔迷离的悬疑故事影片。可能还没有一个人为万俊生的安危,像张师傅这样忧心忡忡、愁肠百结。

人命关天!时间紧迫,事态严重。不容他多想,事不宜迟,刻不容缓!张师傅二话没说,马上骑上自己的自行车风急火火地箭簇一般向街道派出所赶去,他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再说那歹徒看这么多人不敢惹他,任他肆无其惮,胡作非为,有点飘飘然,越发自鸣得意,渐渐放松了警惕。

倏然,李师傅悄无声息地偷偷潜到他的身后,神不知鬼不觉,悄悄拿走了他恣意逞凶的消防斧,不啻拔掉了恶虎伤人的獠牙利爪。同时人们互相低声传递着信息,“别怕他!他斧子已被李师傅拿下。”

一看他已失去了利器,被解除了武装,人们徒然增加了制服凶犯的勇气与信心。

歹徒又连抽了几根烟,大概酒劲过去了,缓过神来,头脑清醒了不少,知道闯下大祸,心想:三百六十计,走为上计!立马要走,不料,却被一排女员工组成的人墙挡住了去路。真有意思,女人们仿佛大海的潮汐,那小子冲过来,她们就退后几步,那小子缩回去,她们又宛如涌浪冲上岸。

一胖女人揶揄道:“你把人家砸了个稀巴烂,拍拍屁股就想开溜,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哪你们想怎样?不要怪老子手下无情!”歹徒带着恫吓厉声说道:“趁早识相点,好狗不挡道,快点让开!”

“不怎么样,劳你大驾,请你上趟派出所!”胖大嫂也不甘示弱:“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你当真以为没有王法了?”

“你们是不是狗抓老鼠多管闲事?存心跟我过不去!告诉你,老子这几天心里不爽,把老子逼急了,老子敢杀人! 这时他“左顾右盼”,才发现太平斧“不翼而飞”,有点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老娘不怕你,就等你动手! 胖女人故意把脖子一胂,胸脯一挺,做出一种临危不惧的英雄造型。

“好!好!好男不与女斗!”歹徒一看这样僵持下去,夜长梦多,与已不利,马上口气软了不少:“我认得你们本事狠,你让我走吧,时候不早了”

 谁想杀人啊? 正在这时, 一个严厉的声音传到人们的耳鼓:“是不是活得不耐烦?

原来是张师傅领着三个英武的年青警察及时赶到,警察一下车,马上通过群众指认控制了歹徒。随之,现场拍照的拍照,笔录的笔录,各有分工,训练有素。最后将破坏他人财物的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押上三轮摩托上的船形舱。

刚才还神气活现、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歹徒, 转眼间,像霜打蔫了的菜叶, 垂头丧气耷拉下脑袋。

“不要走!这里还有一把凶器” 忽然,李师傅匆匆递上那把藏起的太平斧:“警察同志,他拿了这把斧头四处挥舞,我怕伤了人,趁他不注意藏了起来……”

不过, “百幸中大幸”,最欣慰的是担心的血案有惊无险,消弭于无形,得以避免, 通风报信的张师傅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不由得长长舒了一气……

   事后,肇事者朱××因扰乱公共秩序,砸坏他人财物,被公安部门行拘七天,赔偿他人经济损失7500元。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9-12 12:40:26 6字 ( 0/72)

冲动是魔鬼!

疯狂的代价(原创)

马鼎奇

 

一天晚上,张师傅正在四楼宿舍里看央视的“综艺大观” ,忽然闻得楼下的水泥路上步履纷沓,人声嘈杂,不时还夹杂着“怦怦”、“拍拍”的打砸声,起初还以为是那家夫妻吵架,或邻里纠纷,可当张师傅走到楼下,现场眼前的景象,不禁让张师傅大吃一惊,倒吸一口气。

在他居住大楼旁的小平房前,已围满黑鸦鸦、乌贼贼的一圈人群,中间只见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牛高马大”男人,正抡着一把消防斧,发疯似的“怦、怦”砸一户主的门。

一边砸,一边还不干不净地嘟囔着:“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他妈的,姓万的,瞎了你的狗眼……你让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让你倾家荡产,不得好死……”

厂里修空调的李师傅“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正在苦口婆心地劝阻道:“有什么话,等主人回来再说,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砸人家门,属于严重违法,是要吃官司的!”

“冤有头,债有主。老子破罐子破摔,横竖横,一人做事一人当,吃官司我去!我找姓万的还债,管你屁事!识相点,不要找不自在!我的斧子可不长睛睛,伤到你,概不负责!”李师傅一看这家伙凶神恶熬、满脸杀气,可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秀才遇了兵,有理说不清”。 自已上有老、下有小,贸然阻止、恐有不恻,只得避其锋芒、 “退避三舍”。

这住房原是建造大楼时的临时建筑,本是堆放部份建材的仓库。宿舍大楼竣工后,“粥少僧多”,住房不够分,“厂分房小组”不得已,“急中生智”,“ 滥竽充数”,就将这仓库“一分为二” ,分给两家小夫妻居住。不过,经过小夫妻的悉心装璜、打理,除了房屋质量与毗邻大楼相形见绌,内部陈设并不比一般人家逊色。

这平房门装的是“防撬锁”, 钥匙孔与门齐平,不易砸开,所以,这家伙干脆直接对着门面砸,门板都很薄,“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你想,薄木板门哪经得起“削铁如泥”消防斧的奋力砍凿、拼命打砸。再加上连踢带踹,须臾,不费吹灰之力、根本无需“三下五除二”,那门板便在“噼拍”之声中“四分五裂”,纷纷坠落,露出一个巨大的豁口,这小子身手敏捷,好似猴子似的猫着身子钻了进去,将锁拴旋开。

打开照明,室内亮如白昼,这小子稍打量了一下,然后抡起太平斧,瞅准啥贵重砸啥。

一阵子“稀里哗拉” 的疾风暴雨般的蹂躏和破坏,好似“秋风归落叶”, 一边砸,还一边骂骂咧咧:“我让你好色!我让你×痒,我操你八辈祖宗……”,好像这些惨遭涂毒的不是这些没有生命意识的无辜家电,而是与他不共戴天的仇家本人!

不一会儿,室内陈设巳面目全非,完好家电等荡然无存!可怜业主夫妻俩多少年含辛茹苦、节衣缩食苦心营造的“爱巢”,都在这家伙“抡棰挥斧”之下“香消玉殒”、毁於一旦,倾刻,满目狼藉,到处散落着七零八落的“东芝” 牌21电视机、美菱牌电冰霜、申花牌洗衣机、三洋牌收录机、三角牌电饭煲的遗骸与塑料、玻璃碎屑,倾刻统统化成了一堆废铜烂铁!怎不让人触目惊心、痛心疾首?

这小子似乎觉得还不解恨,又“连续作战”, 一口气先后双手举起6个铁壳热水瓶重重摔在地上,只听见“蓬!蓬!蓬……”连着几声瓶胆爆裂声浪,好像恐怖份子连环引爆的炸弹,要把屋顶掀翻似的,更凭添了几份惊悚气氛、让人不胜觳觫……

在这万赖俱寂的夜晚,“乒乒乓乓”砸家什的嚣声,划过天际,显得分外刺耳,骚扰得人们毛骨悚然、胆战心惊!不知哪家的看家狗也受惊“汪、汪、汪、汪……”狂吠不止。

张师傅来的时候,旁边已围了一群邻居,人们虽知这家伙明目张胆私闯民宅、恣意破坏,涉及违法犯罪,但从未见到过如此桀骜不驯的野蛮之徒,心生胆怯、面有畏惧,无一人敢挺身而出、见义勇为!

多数人敢怒不敢言,生怕“引火烧身”。有人只好首先打电话向厂保卫科反映,却无人接听。

也许有人会产生疑问:在场这么多人,怎么任这厮胡作非为、恣意逞恶而无可奈何?

诸君有所不知,俗话讲:“硬的怕个楞的,楞的怕个不要命的”。这家伙正在气头上,仿佛发怒红眼的公牛,更何况他手上还有把让人不寒而栗的消防斧!在场的人多数手无寸铁,谁敢挺而走险,鸡蛋往石头上碰!

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有理讲理,拿东西出气,算那门子本事?”

“太嚣张了,打110报警!当真秃子打伞,无法无天了!”

“让他砸,到时候,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还是他赔!”

这小子也许砸累了,忽然从里边汗水涔涔地跑出来,将消防斧放在门口,没头没脑地似乎有点结巴地问道:“你们知道万俊生,上、上哪儿去了?老子、老子要找他算、算账!”

“不知道!不知道!”众人们似乎早达成默契,看这架势他是来找人拼命的。幸亏主人不在家,否则,后果不甚设想。其实有人是心知肚明,夫妻二人到朋友家喝喜酒去了,可这节骨眼上谁没事找事,敢泄露房间主人的行踪?

这厮随后从房里拎来一把椅子,竞坐在房门口翘起二郎腿,悠闲地抽起一支香烟,当着众人面“吞云吐雾”,大有在此“守株待兔”  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架势……

后来,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让张师傅终于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人姓朱,在化工机械厂工作,照理与万俊生还是烟酒朋友。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不知是姓万的色胆包天,还是这厮的爱人“红杏出墙”,与万俊生在文化宫舞厅耳鬓厮磨,日久生情,不久产生“婚外情”,万俊生与人家老婆“有一腿”。这种男女之间的苟且之事,一般双方都哓之利害,往往守口如瓶。就似电影《甲方乙方》里的台词:“打死也不说!”

可这夫妻关系却十分微妙,外人也说不清、道不明,照理“打死也不说”的风流韵事,那女的应保密到告别“滚滚红尘”、生命的终点。可不知怎的,一阵与夫君“颠鸾倒风”后,她竞坦露隐私,忘乎所以地向自已丈夫披露了这秘而不宣的糗事。这下子祸从口出,平地波澜,打破了两家人生活的平静。

这男的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一听有人竞敢“太岁头上动土”, 让他做鸟龟,——这种男人深恶痛绝的奇耻大辱一下子气冲牛斗,怒不可遏,只觉热血直往上涌,岂肯忍气吞声,善罢甘休,但当时在爱妻面前却装着“豁达大度”、不露声色……

笫二天,不知从哪儿搞到一把“太平斧”,喝了点老白干,借着酒劲寻万俊生拼命来了。可谓:仇生杀心,酒壮豹胆。

  万俊生是半导体器件厂离子水车间的一名操作工,年青潇洒,风流倜傥,长得白白净净,养得细皮嫩肉,再加上平时很注意穿戴,仪表堂堂。很讨女人喜欢,虽然早已娶妻生子,但关于他的俳闻,从来就没断过。

张师傅这时其他都不愿多想,他最担心的是万俊生此刻千万不能回来!要将可能发生的恶性案件消弭在萌芽状态!怎么办呢?

80年代手机,俗称“大哥大” ,还是希罕之物,除了腰缠万贯财大气粗的大款老板,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再说就是有,这时的他也不知对方的坐机号码啊?到底目前身在何处,如何通报?如果不能将万俊生拦在途中,那么回来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就可能大打出手,甚至“大动杀戒”,后果不甚设想。

别看万俊生“身高力不亏”,却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根本不是那厮的对手。不用说还手之力,恐怕连招架之功都没有。再加对方手操一把太平斧,如真发生打斗,只要那厮挥上一斧,这万俊生的头颅怕就要“开瓢”了!这可要像《水浒传》里描写的那样重演“血溅鸳鸯楼”,如何了得?他不敢往下想……

张师傅愁肠百结、心急如焚,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过辙,眼看喜宴马上就要散场,万俊生很快就要返回“生活区”,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万俊生晚点,再晚点回来……

就好像面临危险的不是外人,就是他血浓于水的亲人、他情款笃深的兄弟,其实,他与万俊生非亲非故,“八竿子挨不着”,而且不在一个车间,压根就不熟悉……

他突然想起自已怎这么迂腐,不是有话说“有事找警察”吗?只要公安部门将这肇事的“祸水”逮走,不就防患於末然了?

可是刚才不是有人已打过“110”了,为什么警察没有赶到呢?

现在许多人都在围观、看热闹,关心事态的发展与结局,就像欣赏一部发生在家门口的扑朔迷离的悬疑故事影片。可能还没有一个人为万俊生的安危,像张师傅这样忧心忡忡、愁肠百结。

人命关天!时间紧迫,事态严重。不容他多想,事不宜迟,刻不容缓!张师傅二话没说,马上骑上自己的自行车风急火火地箭簇一般向街道派出所赶去,他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再说那歹徒看这么多人不敢惹他,任他肆无其惮,胡作非为,有点飘飘然,越发自鸣得意,渐渐放松了警惕。

倏然,李师傅悄无声息地偷偷潜到他的身后,神不知鬼不觉,悄悄拿走了他恣意逞凶的消防斧,不啻拔掉了恶虎伤人的獠牙利爪。同时人们互相低声传递着信息,“别怕他!他斧子已被李师傅拿下。”

一看他已失去了利器,被解除了武装,人们徒然增加了制服凶犯的勇气与信心。

歹徒又连抽了几根烟,大概酒劲过去了,缓过神来,头脑清醒了不少,知道闯下大祸,心想:三百六十计,走为上计!立马要走,不料,却被一排女员工组成的人墙挡住了去路。真有意思,女人们仿佛大海的潮汐,那小子冲过来,她们就退后几步,那小子缩回去,她们又宛如涌浪冲上岸。

一胖女人揶揄道:“你把人家砸了个稀巴烂,拍拍屁股就想开溜,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哪你们想怎样?不要怪老子手下无情!”歹徒带着恫吓厉声说道:“趁早识相点,好狗不挡道,快点让开!”

“不怎么样,劳你大驾,请你上趟派出所!”胖大嫂也不甘示弱:“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你当真以为没有王法了?”

“你们是不是狗抓老鼠多管闲事?存心跟我过不去!告诉你,老子这几天心里不爽,把老子逼急了,老子敢杀人! 这时他“左顾右盼”,才发现太平斧“不翼而飞”,有点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老娘不怕你,就等你动手! 胖女人故意把脖子一胂,胸脯一挺,做出一种临危不惧的英雄造型。

“好!好!好男不与女斗!”歹徒一看这样僵持下去,夜长梦多,与已不利,马上口气软了不少:“我认得你们本事狠,你让我走吧,时候不早了”

 谁想杀人啊? 正在这时, 一个严厉的声音传到人们的耳鼓:“是不是活得不耐烦?

原来是张师傅领着三个英武的年青警察及时赶到,警察一下车,马上通过群众指认控制了歹徒。随之,现场拍照的拍照,笔录的笔录,各有分工,训练有素。最后将破坏他人财物的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押上三轮摩托上的船形舱。

刚才还神气活现、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歹徒, 转眼间,像霜打蔫了的菜叶, 垂头丧气耷拉下脑袋。

“不要走!这里还有一把凶器” 忽然,李师傅匆匆递上那把藏起的太平斧:“警察同志,他拿了这把斧头四处挥舞,我怕伤了人,趁他不注意藏了起来……”

不过, “百幸中大幸”,最欣慰的是担心的血案有惊无险,消弭于无形,得以避免, 通风报信的张师傅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不由得长长舒了一气……

   事后,肇事者朱××因扰乱公共秩序,砸坏他人财物,被公安部门行拘七天,赔偿他人经济损失7500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