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山之尖 发表于  2017-09-12 10:30:13 1680字 ( 2/1086)

秋之吟

            秋之吟
            王学明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炎热的夏日,不料季节转换,几场急袭的大雨,拥抱这最惹人的秋天。
    清晨站在阳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凉风习习,扑面而来,间或有一缕阳光微笑着、跳跃着溜进来,送来不热不冷的秋阳,是那种极少感觉到的舒适,心旷神奕的享受……
   在这美好的瞬间,脑海中闪现出‘生命’两字。如果说生命的年轮用春夏秋冬来量度,那么,我们生命的长度大约在中秋或晚秋的旅途中。想到这里,不由心生感叹:秋天,慢行。晚秋,别走!这人生匆忙,步子也太快,三脚二拐,转眼就到了花甲。我呼喚,任凭人生红叶遍地,莫道生命秋风落叶。
    生命春夏季节的得失过往,早已淡留在不起眼角落,虽说不曾忘记,却也常被忽略。然而,闲来杂读的思索感悟,却让我对人生的晚秋,生出诸多的感慨,其间,有对美好人生的享受,有对生命品味的忧伤……
   近年来,许多国级、副国级、省级及军中几十名将军落马,令国人与军界震惊。这其中,也有我熟悉的老领导,还有曾经在一起工作、爬上高层的同事。多年前,权重很大,把持一方,前呼后拥,令人仰慕,那是何等的风光与荣耀!然而,官场恶劣的生态,扭曲了心灵的路经,迷失了精神的‘家园’,人也成了‘变形金钢’,终被‘金钱’的毒、‘女色’的裙、‘奴才’的推,走进了自已营造的‘囚牢’,跌进了人生晚年的深渊……
    其实,天地之大,可容万物。尽管权重一方,可头顶的天也会塌。人在做,天在看,欲望的原罪驱使,寻找做‘皇上’的感觉与威风,刺激膨胀的灵与肉。殊不知,天塌连同自已和‘血本’,一同交给了痛苦,那美好的梦也似魔鬼缠身,泪流满脸,追悔莫及!相反,我的许多首长和战友,虽说没戴上‘将’星,却也是上校大校,一直‘笑’到最后,随遇而安,安然退休,笑看人生,享受这生命的晚秋。
    至此,我忽然来了‘灵感’:人生如坐飞机,穿云破雾,飞多高、行多远,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是阳光灿烂,还是阴云密布,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大雪纷飞,你要确定航向,看清跑道,稳稳当当地落地。否则,结局可想而知;一个身边盛才‘奴才’的‘主’,多被奴才推进悬崖,不犯错都难,有多大的‘主’,则犯多大的‘错’。这是‘奴才’与‘主子’命运的定律!唯有不忘初心,胸装信仰,心存敬畏,心有定力,心知感恩的人,方能享受美好的人生晚秋!
    岁月的行囊里装满了人生太多的酸甜苦辣。在晚秋夕阳的路上能走多远,取决于我们体魄和心态。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论平民百姓,还是高官达贵,都将谢幕舞台,淡出公众的视线,谁都是柴米油盐,谁都是一介布衣,谁都是普通公民,我们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正如一位老首长所言:放下身段,调整心态,提起蓝子,迈开步子,闲怡弄孙,读点闲书,优雅风骨!
    生命的晚秋,才是享受生活黄金段的开始。去留无意,微笑向前,善待暮年的自己,让一切包括生命,都归属平平淡淡,犹如天上那淡淡飘散的云朵……
         

样验 发表于  2017-09-12 21:12:41 0字 ( 0/41)

好文

好文             秋之吟
            王学明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炎热的夏日,不料季节转换,几场急袭的大雨,拥抱这最惹人的秋天。
    清晨站在阳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凉风习习,扑面而来,间或有一缕阳光微笑着、跳跃着溜进来,送来不热不冷的秋阳,是那种极少感觉到的舒适,心旷神奕的享受……
   在这美好的瞬间,脑海中闪现出‘生命’两字。如果说生命的年轮用春夏秋冬来量度,那么,我们生命的长度大约在中秋或晚秋的旅途中。想到这里,不由心生感叹:秋天,慢行。晚秋,别走!这人生匆忙,步子也太快,三脚二拐,转眼就到了花甲。我呼喚,任凭人生红叶遍地,莫道生命秋风落叶。
    生命春夏季节的得失过往,早已淡留在不起眼角落,虽说不曾忘记,却也常被忽略。然而,闲来杂读的思索感悟,却让我对人生的晚秋,生出诸多的感慨,其间,有对美好人生的享受,有对生命品味的忧伤……
   近年来,许多国级、副国级、省级及军中几十名将军落马,令国人与军界震惊。这其中,也有我熟悉的老领导,还有曾经在一起工作、爬上高层的同事。多年前,权重很大,把持一方,前呼后拥,令人仰慕,那是何等的风光与荣耀!然而,官场恶劣的生态,扭曲了心灵的路经,迷失了精神的‘家园’,人也成了‘变形金钢’,终被‘金钱’的毒、‘女色’的裙、‘奴才’的推,走进了自已营造的‘囚牢’,跌进了人生晚年的深渊……
    其实,天地之大,可容万物。尽管权重一方,可头顶的天也会塌。人在做,天在看,欲望的原罪驱使,寻找做‘皇上’的感觉与威风,刺激膨胀的灵与肉。殊不知,天塌连同自已和‘血本’,一同交给了痛苦,那美好的梦也似魔鬼缠身,泪流满脸,追悔莫及!相反,我的许多首长和战友,虽说没戴上‘将’星,却也是上校大校,一直‘笑’到最后,随遇而安,安然退休,笑看人生,享受这生命的晚秋。
    至此,我忽然来了‘灵感’:人生如坐飞机,穿云破雾,飞多高、行多远,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是阳光灿烂,还是阴云密布,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大雪纷飞,你要确定航向,看清跑道,稳稳当当地落地。否则,结局可想而知;一个身边盛才‘奴才’的‘主’,多被奴才推进悬崖,不犯错都难,有多大的‘主’,则犯多大的‘错’。这是‘奴才’与‘主子’命运的定律!唯有不忘初心,胸装信仰,心存敬畏,心有定力,心知感恩的人,方能享受美好的人生晚秋!
    岁月的行囊里装满了人生太多的酸甜苦辣。在晚秋夕阳的路上能走多远,取决于我们体魄和心态。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论平民百姓,还是高官达贵,都将谢幕舞台,淡出公众的视线,谁都是柴米油盐,谁都是一介布衣,谁都是普通公民,我们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正如一位老首长所言:放下身段,调整心态,提起蓝子,迈开步子,闲怡弄孙,读点闲书,优雅风骨!
    生命的晚秋,才是享受生活黄金段的开始。去留无意,微笑向前,善待暮年的自己,让一切包括生命,都归属平平淡淡,犹如天上那淡淡飘散的云朵……
         

钢铁长城聂西峰 发表于  2017-09-12 13:04:13 0字 ( 0/144)

好文欣赏

好文欣赏             秋之吟
            王学明
        
   记忆似乎还停留在炎热的夏日,不料季节转换,几场急袭的大雨,拥抱这最惹人的秋天。
    清晨站在阳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凉风习习,扑面而来,间或有一缕阳光微笑着、跳跃着溜进来,送来不热不冷的秋阳,是那种极少感觉到的舒适,心旷神奕的享受……
   在这美好的瞬间,脑海中闪现出‘生命’两字。如果说生命的年轮用春夏秋冬来量度,那么,我们生命的长度大约在中秋或晚秋的旅途中。想到这里,不由心生感叹:秋天,慢行。晚秋,别走!这人生匆忙,步子也太快,三脚二拐,转眼就到了花甲。我呼喚,任凭人生红叶遍地,莫道生命秋风落叶。
    生命春夏季节的得失过往,早已淡留在不起眼角落,虽说不曾忘记,却也常被忽略。然而,闲来杂读的思索感悟,却让我对人生的晚秋,生出诸多的感慨,其间,有对美好人生的享受,有对生命品味的忧伤……
   近年来,许多国级、副国级、省级及军中几十名将军落马,令国人与军界震惊。这其中,也有我熟悉的老领导,还有曾经在一起工作、爬上高层的同事。多年前,权重很大,把持一方,前呼后拥,令人仰慕,那是何等的风光与荣耀!然而,官场恶劣的生态,扭曲了心灵的路经,迷失了精神的‘家园’,人也成了‘变形金钢’,终被‘金钱’的毒、‘女色’的裙、‘奴才’的推,走进了自已营造的‘囚牢’,跌进了人生晚年的深渊……
    其实,天地之大,可容万物。尽管权重一方,可头顶的天也会塌。人在做,天在看,欲望的原罪驱使,寻找做‘皇上’的感觉与威风,刺激膨胀的灵与肉。殊不知,天塌连同自已和‘血本’,一同交给了痛苦,那美好的梦也似魔鬼缠身,泪流满脸,追悔莫及!相反,我的许多首长和战友,虽说没戴上‘将’星,却也是上校大校,一直‘笑’到最后,随遇而安,安然退休,笑看人生,享受这生命的晚秋。
    至此,我忽然来了‘灵感’:人生如坐飞机,穿云破雾,飞多高、行多远,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是阳光灿烂,还是阴云密布,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大雪纷飞,你要确定航向,看清跑道,稳稳当当地落地。否则,结局可想而知;一个身边盛才‘奴才’的‘主’,多被奴才推进悬崖,不犯错都难,有多大的‘主’,则犯多大的‘错’。这是‘奴才’与‘主子’命运的定律!唯有不忘初心,胸装信仰,心存敬畏,心有定力,心知感恩的人,方能享受美好的人生晚秋!
    岁月的行囊里装满了人生太多的酸甜苦辣。在晚秋夕阳的路上能走多远,取决于我们体魄和心态。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论平民百姓,还是高官达贵,都将谢幕舞台,淡出公众的视线,谁都是柴米油盐,谁都是一介布衣,谁都是普通公民,我们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正如一位老首长所言:放下身段,调整心态,提起蓝子,迈开步子,闲怡弄孙,读点闲书,优雅风骨!
    生命的晚秋,才是享受生活黄金段的开始。去留无意,微笑向前,善待暮年的自己,让一切包括生命,都归属平平淡淡,犹如天上那淡淡飘散的云朵……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