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8-13 12:04:09 69161字 ( 1/204)

小说:出墙的红杏(原创)

小说:出墙的红杏(原创)

马鼎奇

风尘仆仆的袁先生经过48个小时的火车旅程,终于抵达山城。

春节近在眼前,车站上特别拥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流如潮。有的是老婆携子接丈夫, 有的是丈夫接妻子,久别重逢,分外激动,大庭广众下也不避讳,不是热吻,就是拥抱,好像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回到私密的空间再进行,就少了新鲜感,他们要的就是刚下车,稍纵即逝的热呼劲儿。

这让袁先生怅然若失,浮想联翩,激起一阵阵情感的涟漪。

回首前几年, 爱人不也是这样早早候在车站翘首以盼自已的归来?夫唱妇随,形影不离,簇拥着鱼贯般随人流出站。可如今仅过了短短的3年,情况突然急转直下,夫妻二人话不投机半句多,形同陌路。

照理有了爱情的结晶——孩子,夫妻关系应更加坚如磐石,牢不可破。然而, 爱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与他愈来愈疏远。

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仿佛已经渐行渐远,化成尘封的历史,显得那样陌生和邈远,除了引起伤感、彷惶、纠结与郁闷,饱经忧患的心像针扎一般疼痛,没有任何其他感受。

袁先生压力山大,顾不得触景生情,人困马乏,马上又乘上公交车赶往下一站,前往江北区爱人的家,迫不及待地想一探究竟。

袁先生38岁才完婚,是货真价实的晚婚。所以,他特别珍惜这一段来之不易的千里姻缘。

然而,无论他怎样小心呵护,怎样讨好妻子,投资多少钱保险,就好像手捧价值连城的元青花瓷,人算不如天算,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容易摔碎!仍难逃家庭岌岌可危,妻离子散 人财两空的宿命结局。

命运与他开了天大的玩笑,前不久,爱人正式摊牌 开始了马拉松式的离婚诉讼,一纸离婚诉状,告到袁先生所在城市区法院。3年的婚姻倏然亮起红灯。

天各一方,心悬两头,的夫妻两地分居,袁先生也没有感受到多少爱情的甜蜜和生活的幸福,相反,带来很多烦恼和经济负担,但他不想离婚,要知道他们的孩子刚刚一岁半。

袁先生手捧法院邮来的女方离婚诉状,黯然神伤,乱了方寸,仿佛当头挨了一闷棍,头晕目眩,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他也不与家人朋友商量,立即自张主张,给妻子汇了300元,想以金钱挽救濒于破裂的家庭,挽狂澜于既倒。接着买了张重庆直快,马不停蹄地赶往山城探亲

目前妻子与他打哑谜,好像在考证他的智商和判断力,很长一段时间,既不联系,也不说明原委,即使探亲,也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上次分开后,好几个月他的信,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他就予感噩梦降临,凶多吉少!不过,袁先生百思不得其解,实在不明白自已到底做错了什么?也不知如何解开这个闷葫芦!

在风雨飘摇的家庭正面临危机和解体情况下,爱人绝不可能来车站迎接他。

他呢?为了探得笫一手资料,赢得主动,获得突然袭击的意外收获,当然,也不可能事先告诉她。

到了爱人家,妻子对他的突然出现大吃一惊,显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发觉的惊诧,但马上就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像无视他的存在,好多会儿懒得搭理。

经过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冷冷问了一句:法院的诉状收到了吧? 

袁先生轻轻“嗯!”了一声,算是认可,接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道:“有什么问题,不好商量,为啥一下子就要离婚呢?随你提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就是不同意离婚!”

“离不离,你我说了都不算,一切等法院发落!” 爱人似乎“王八吃称砣,铁了心”:“我调不去,你调不来,一辈子牛郎织女,夫妻分居,算咋回事?你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

“你这怪谁呢?当初我向你交了底,希望你慎重考虑!可你说两性相悦,又岂在朝朝暮暮!”袁先生满怀委屈地说:“早知今日,我就是一辈子打光棍,也不要你嫁给我!现在生米做成熟饭,孩子都有了,你又突然提出离婚!亏你想得出,总不见得你存心坑我吧?”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还不知道到底谁坑了谁呢?!”妻子气咻咻地说:“我以为工程师属于人才,调动不存在障碍。所以,才同意与你发展恋爱关糸,可实际上,你连大学文凭都没有!这不是你的过错,难道是我的责任?”

“你,你,你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吹嘘上过高等学府?”袁先生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连话都说不利索:“不要猪八戒倒打一耙!婚前我就向你说清楚,我只是普通职工编制。你也到实地进行了考证和了解,我当时希望你斟酌再三,再作定夺!这时,是哪个死乞白赖地说,这辈子跟定我,讨饭也不反悔?”

“哪还不是给你了灌迷魂汤,骗到手的!”妻子并不认同,冷笑道:“可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我这婚离定了,你不服气,去跟法官说去!……”

“这样说,你早就有预谋噢?怪不到你对我态度一直不温不火,甚至很冷淡?一个月也见不到一封信!即使回封信也是三言两语,不是诉苦,就是要钱!更气人的你把收到钱的重要信息,竟然写在信封背面,你是不是便于抵赖?”

他正侃侃而谈,没想到理屈词穷的老婆恼羞成怒, “拍!”扬起手,对着丈夫的面孔就掴了一把掌。

“你竞然敢动手打老子?”袁先生也不是省油的灯,眼疾手快,马上将妻子的双手死死摁住,任凭老婆如何竭力挣脱,如何痛得哇哇叫唤就是不松开铁钳般的手:“你要动武,老子今天就陪你玩玩!”

老实说,他妻子虽然是个“麻辣”脾气,但却是个矫小女人,并无多少气力,所以,一巴掌力度有限,那也不行啊!一个大老爷儿让媳妇抽了个大嘴巴,颜面何存?传出去多不好听!不过,摁归摁,袁先生只是不让泼妇造次,并不想真的教训她。

“咦!我儿子呢?”袁先生这才突然发现孩子不在家里,紧张兮兮地慌忙问妻子:“是不是让你父母在带?”

袁先生注意力转移,摁老婆的手也自然慢慢松开。

“这还要问?总不见得我把他卖了?”妻子没好气地答道:“你一个人倒逍遥自在,我是又当爹,又当妈,本来请了个保姆,可你每月寄钱又不够花,只好聘了半年,就回掉了,现在我妈在带,可她年纪大了,你说怎么办?人家都有爷爷奶奶在身边分担,你倒好,我什么光沾不上,一天到晚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累得够呛!你这父亲当得也太轻松了吧?……爱人数落着.睛里似乎闪烁泪花,连声音都有些哽咽与颤抖。

妻子振振有词,说得在理,袁先生有些怦然心动,汗颜愧疚,心想:妻子操持这个家,含幸茹苦确实不容易,自己除了汇款,也没尽多少义务!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噤若寒蝉,只得保持片刻沉默。而刚才白白给掴的一巴掌的恼怒也随之烟消云散。

刚才的唇枪舌战,互相攻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的纷争舌战,消弥于无形,暂时待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谁也不服软,谁也不服谁,充满火药味的基本格局,并未得到根本改变。

夫妻关系真微妙!刚才还硝烟弥漫、炮火连天,这会儿又似乎风清月朗。这谁说得清?

不知不觉,一会儿夜幕降临,天就完全黑了。

“今天,到我父母家吃完晚饭……”爱人像演戏,调整了一下情绪,从刚才的争斗的亢奋中走了出来,似乎瞬间进入另一角色,恢复了常态,以平静的口吻对下一步安排向他作了交代。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话说吃过晚饭,袁先生与妻子一道又回到寝室。

妻子与他结婚后,单位破例给生了孩子的她,分了一小套母婴间,说是“小套”,其实就是一大间,既无厨房,也无卫生间。

住房处在半坡上,与丈人家离得不远,但要七拐八弯爬不少石台阶。袁先生比不上矫小玲珑的爱人身手敏捷,爬山如履平地,而他呢,到底是平原上长大,相形见绌、甘拜下风,一来一回,气喘吁吁,好似登泰山,累得够呛,颇感力不从心。

望着回到房间仰头就躺的丈夫,妻子投过鄙夷不屑的一屑,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接着嚷道:“你倒会享福,对不起,请你马上洗脸洗脚,乘了几天的火车,味道还不把人熏死?”

袁先生言听计从,得强打精神, 不敢违抗夫人之令,端来脚盆,然后匆匆倒了一瓶开水,将一双长时间乘火车微微有点浮肿的脚放进掺过冷水的热汤里……

正当他一门心思濯足之时,忽然,听得“嘭,彭!”的急促敲门声,妻子慌不择路似的跑到门前,打开一道细缝,可一看来人,连连摇手势,不由分说拼命将门又要抵上。

但外边的“不速之客” 似乎不领其意,仍然奋力推门,就这样一个要进,一个不让进,处于“胶着”状态,僵持了好大一会儿,外边的人终于妥协,手一松,“嘭!” 的一声,门又重重地关上。

妻子如释重负般倚靠在门背上,似乎心有余悸,看样子她生怕对方再杀一个“回马枪”

倏然,一切波澜不惊,又恢复了平静。

袁先生一切尽收眼底,心里琢磨开了: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还用说!妻子耐不住寂莫,“红杏出墙”, 另有新欢!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难怪她对自已越来越冷淡,越来越疏远, 二人关系一落千丈,原来已有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成了打入他们夫妻之间的楔子!

当时,只要他立马将脚从盆里抽出,趿上拖鞋,不!即使当“赤脚大仙”,也无所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抢先打开大门,岂不昭然若揭,真相大白?

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至于什么原因,说不尽,也道不明。结果,一个天赐良机,失之交臂!不过,那样双方一定都很难堪和尴尬。

他当时虽然离门相对较远,但凭他的直觉,门外肯定是个男人!如果爱人让他大大方方进来,那么袁先生不一定怀疑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同一个企业工作,谁没有三两个异性朋友?可妻子如此惊慌,执意不放他进来,这难道不是不打自招,说明她心怀鬼胎?

“刚才敲门的是哪个?”

“单位同事。”

“哪你为什么不让他进来坐坐?”

“有这个必要吗?他和你又不认识!”

“进来了,不就认识了!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吗?!”

“马上我们都快离婚,你再在这儿认识人有意义吗?”

“我们不是还没离婚吗?就是明天离,今天我也有权知道他是谁?你必须从实交代到底是谁!”

“你说是谁,就是谁!我懒得理你!”

“我说是你相好的野汉子!”

“你有什么根据?请不要血口喷人,破坏我的清白!”

“你做得出,我为啥说不出?”

“好!我就告诉你:他就是我的野男人,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怎么、怎么这样不要脸!不守妇道,厚颜无耻,居然还、还理直气壮,大言不惭!”

“今天随便你怎么说,我也不作任何辨解。咱们有话到法庭说!”

“你是非要跟我分手不可了?!”

“起诉到法院,难道还是开玩笑不成?”

50元诉讼费你汇了没有?”

“早汇了。你这人真滑稽,老婆都偷汉子了,你还存什么幻想?”

“我不相信,你把汇款凭条拿给我看!”

“好!我现在就拿给你看。”老婆好像故意气得似的说:“我本来还拿不出这50元,正好左右为难之时,收到你汇的300元,帮我化解了经济拮据之围,谢谢啊!”

这下袁先生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脑袋,精神彻底崩溃!原来以金钱让妻子回心转意的如意算盘,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爱人早已死心塌地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妻子好像早有准备,其实,并不惧丈夫步步紧逼,“三百六十计走为上策”:“对不起!今天除夕,我要去加班,不陪你斗嘴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投入茫茫夜幕……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8-14 08:31:41 6字 ( 0/42)

悲催的婚姻!

小说:出墙的红杏(原创)

马鼎奇

风尘仆仆的袁先生经过48个小时的火车旅程,终于抵达山城。

春节近在眼前,车站上特别拥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流如潮。有的是老婆携子接丈夫, 有的是丈夫接妻子,久别重逢,分外激动,大庭广众下也不避讳,不是热吻,就是拥抱,好像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回到私密的空间再进行,就少了新鲜感,他们要的就是刚下车,稍纵即逝的热呼劲儿。

这让袁先生怅然若失,浮想联翩,激起一阵阵情感的涟漪。

回首前几年, 爱人不也是这样早早候在车站翘首以盼自已的归来?夫唱妇随,形影不离,簇拥着鱼贯般随人流出站。可如今仅过了短短的3年,情况突然急转直下,夫妻二人话不投机半句多,形同陌路。

照理有了爱情的结晶——孩子,夫妻关系应更加坚如磐石,牢不可破。然而, 爱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与他愈来愈疏远。

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仿佛已经渐行渐远,化成尘封的历史,显得那样陌生和邈远,除了引起伤感、彷惶、纠结与郁闷,饱经忧患的心像针扎一般疼痛,没有任何其他感受。

袁先生压力山大,顾不得触景生情,人困马乏,马上又乘上公交车赶往下一站,前往江北区爱人的家,迫不及待地想一探究竟。

袁先生38岁才完婚,是货真价实的晚婚。所以,他特别珍惜这一段来之不易的千里姻缘。

然而,无论他怎样小心呵护,怎样讨好妻子,投资多少钱保险,就好像手捧价值连城的元青花瓷,人算不如天算,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容易摔碎!仍难逃家庭岌岌可危,妻离子散 人财两空的宿命结局。

命运与他开了天大的玩笑,前不久,爱人正式摊牌 开始了马拉松式的离婚诉讼,一纸离婚诉状,告到袁先生所在城市区法院。3年的婚姻倏然亮起红灯。

天各一方,心悬两头,的夫妻两地分居,袁先生也没有感受到多少爱情的甜蜜和生活的幸福,相反,带来很多烦恼和经济负担,但他不想离婚,要知道他们的孩子刚刚一岁半。

袁先生手捧法院邮来的女方离婚诉状,黯然神伤,乱了方寸,仿佛当头挨了一闷棍,头晕目眩,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他也不与家人朋友商量,立即自张主张,给妻子汇了300元,想以金钱挽救濒于破裂的家庭,挽狂澜于既倒。接着买了张重庆直快,马不停蹄地赶往山城探亲

目前妻子与他打哑谜,好像在考证他的智商和判断力,很长一段时间,既不联系,也不说明原委,即使探亲,也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上次分开后,好几个月他的信,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他就予感噩梦降临,凶多吉少!不过,袁先生百思不得其解,实在不明白自已到底做错了什么?也不知如何解开这个闷葫芦!

在风雨飘摇的家庭正面临危机和解体情况下,爱人绝不可能来车站迎接他。

他呢?为了探得笫一手资料,赢得主动,获得突然袭击的意外收获,当然,也不可能事先告诉她。

到了爱人家,妻子对他的突然出现大吃一惊,显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发觉的惊诧,但马上就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像无视他的存在,好多会儿懒得搭理。

经过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冷冷问了一句:法院的诉状收到了吧? 

袁先生轻轻“嗯!”了一声,算是认可,接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道:“有什么问题,不好商量,为啥一下子就要离婚呢?随你提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就是不同意离婚!”

“离不离,你我说了都不算,一切等法院发落!” 爱人似乎“王八吃称砣,铁了心”:“我调不去,你调不来,一辈子牛郎织女,夫妻分居,算咋回事?你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

“你这怪谁呢?当初我向你交了底,希望你慎重考虑!可你说两性相悦,又岂在朝朝暮暮!”袁先生满怀委屈地说:“早知今日,我就是一辈子打光棍,也不要你嫁给我!现在生米做成熟饭,孩子都有了,你又突然提出离婚!亏你想得出,总不见得你存心坑我吧?”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还不知道到底谁坑了谁呢?!”妻子气咻咻地说:“我以为工程师属于人才,调动不存在障碍。所以,才同意与你发展恋爱关糸,可实际上,你连大学文凭都没有!这不是你的过错,难道是我的责任?”

“你,你,你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吹嘘上过高等学府?”袁先生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连话都说不利索:“不要猪八戒倒打一耙!婚前我就向你说清楚,我只是普通职工编制。你也到实地进行了考证和了解,我当时希望你斟酌再三,再作定夺!这时,是哪个死乞白赖地说,这辈子跟定我,讨饭也不反悔?”

“哪还不是给你了灌迷魂汤,骗到手的!”妻子并不认同,冷笑道:“可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我这婚离定了,你不服气,去跟法官说去!……”

“这样说,你早就有预谋噢?怪不到你对我态度一直不温不火,甚至很冷淡?一个月也见不到一封信!即使回封信也是三言两语,不是诉苦,就是要钱!更气人的你把收到钱的重要信息,竟然写在信封背面,你是不是便于抵赖?”

他正侃侃而谈,没想到理屈词穷的老婆恼羞成怒, “拍!”扬起手,对着丈夫的面孔就掴了一把掌。

“你竞然敢动手打老子?”袁先生也不是省油的灯,眼疾手快,马上将妻子的双手死死摁住,任凭老婆如何竭力挣脱,如何痛得哇哇叫唤就是不松开铁钳般的手:“你要动武,老子今天就陪你玩玩!”

老实说,他妻子虽然是个“麻辣”脾气,但却是个矫小女人,并无多少气力,所以,一巴掌力度有限,那也不行啊!一个大老爷儿让媳妇抽了个大嘴巴,颜面何存?传出去多不好听!不过,摁归摁,袁先生只是不让泼妇造次,并不想真的教训她。

“咦!我儿子呢?”袁先生这才突然发现孩子不在家里,紧张兮兮地慌忙问妻子:“是不是让你父母在带?”

袁先生注意力转移,摁老婆的手也自然慢慢松开。

“这还要问?总不见得我把他卖了?”妻子没好气地答道:“你一个人倒逍遥自在,我是又当爹,又当妈,本来请了个保姆,可你每月寄钱又不够花,只好聘了半年,就回掉了,现在我妈在带,可她年纪大了,你说怎么办?人家都有爷爷奶奶在身边分担,你倒好,我什么光沾不上,一天到晚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累得够呛!你这父亲当得也太轻松了吧?……爱人数落着.睛里似乎闪烁泪花,连声音都有些哽咽与颤抖。

妻子振振有词,说得在理,袁先生有些怦然心动,汗颜愧疚,心想:妻子操持这个家,含幸茹苦确实不容易,自己除了汇款,也没尽多少义务!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噤若寒蝉,只得保持片刻沉默。而刚才白白给掴的一巴掌的恼怒也随之烟消云散。

刚才的唇枪舌战,互相攻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的纷争舌战,消弥于无形,暂时待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谁也不服软,谁也不服谁,充满火药味的基本格局,并未得到根本改变。

夫妻关系真微妙!刚才还硝烟弥漫、炮火连天,这会儿又似乎风清月朗。这谁说得清?

不知不觉,一会儿夜幕降临,天就完全黑了。

“今天,到我父母家吃完晚饭……”爱人像演戏,调整了一下情绪,从刚才的争斗的亢奋中走了出来,似乎瞬间进入另一角色,恢复了常态,以平静的口吻对下一步安排向他作了交代。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话说吃过晚饭,袁先生与妻子一道又回到寝室。

妻子与他结婚后,单位破例给生了孩子的她,分了一小套母婴间,说是“小套”,其实就是一大间,既无厨房,也无卫生间。

住房处在半坡上,与丈人家离得不远,但要七拐八弯爬不少石台阶。袁先生比不上矫小玲珑的爱人身手敏捷,爬山如履平地,而他呢,到底是平原上长大,相形见绌、甘拜下风,一来一回,气喘吁吁,好似登泰山,累得够呛,颇感力不从心。

望着回到房间仰头就躺的丈夫,妻子投过鄙夷不屑的一屑,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接着嚷道:“你倒会享福,对不起,请你马上洗脸洗脚,乘了几天的火车,味道还不把人熏死?”

袁先生言听计从,得强打精神, 不敢违抗夫人之令,端来脚盆,然后匆匆倒了一瓶开水,将一双长时间乘火车微微有点浮肿的脚放进掺过冷水的热汤里……

正当他一门心思濯足之时,忽然,听得“嘭,彭!”的急促敲门声,妻子慌不择路似的跑到门前,打开一道细缝,可一看来人,连连摇手势,不由分说拼命将门又要抵上。

但外边的“不速之客” 似乎不领其意,仍然奋力推门,就这样一个要进,一个不让进,处于“胶着”状态,僵持了好大一会儿,外边的人终于妥协,手一松,“嘭!” 的一声,门又重重地关上。

妻子如释重负般倚靠在门背上,似乎心有余悸,看样子她生怕对方再杀一个“回马枪”

倏然,一切波澜不惊,又恢复了平静。

袁先生一切尽收眼底,心里琢磨开了: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还用说!妻子耐不住寂莫,“红杏出墙”, 另有新欢!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难怪她对自已越来越冷淡,越来越疏远, 二人关系一落千丈,原来已有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成了打入他们夫妻之间的楔子!

当时,只要他立马将脚从盆里抽出,趿上拖鞋,不!即使当“赤脚大仙”,也无所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抢先打开大门,岂不昭然若揭,真相大白?

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至于什么原因,说不尽,也道不明。结果,一个天赐良机,失之交臂!不过,那样双方一定都很难堪和尴尬。

他当时虽然离门相对较远,但凭他的直觉,门外肯定是个男人!如果爱人让他大大方方进来,那么袁先生不一定怀疑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同一个企业工作,谁没有三两个异性朋友?可妻子如此惊慌,执意不放他进来,这难道不是不打自招,说明她心怀鬼胎?

“刚才敲门的是哪个?”

“单位同事。”

“哪你为什么不让他进来坐坐?”

“有这个必要吗?他和你又不认识!”

“进来了,不就认识了!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吗?!”

“马上我们都快离婚,你再在这儿认识人有意义吗?”

“我们不是还没离婚吗?就是明天离,今天我也有权知道他是谁?你必须从实交代到底是谁!”

“你说是谁,就是谁!我懒得理你!”

“我说是你相好的野汉子!”

“你有什么根据?请不要血口喷人,破坏我的清白!”

“你做得出,我为啥说不出?”

“好!我就告诉你:他就是我的野男人,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怎么、怎么这样不要脸!不守妇道,厚颜无耻,居然还、还理直气壮,大言不惭!”

“今天随便你怎么说,我也不作任何辨解。咱们有话到法庭说!”

“你是非要跟我分手不可了?!”

“起诉到法院,难道还是开玩笑不成?”

50元诉讼费你汇了没有?”

“早汇了。你这人真滑稽,老婆都偷汉子了,你还存什么幻想?”

“我不相信,你把汇款凭条拿给我看!”

“好!我现在就拿给你看。”老婆好像故意气得似的说:“我本来还拿不出这50元,正好左右为难之时,收到你汇的300元,帮我化解了经济拮据之围,谢谢啊!”

这下袁先生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脑袋,精神彻底崩溃!原来以金钱让妻子回心转意的如意算盘,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爱人早已死心塌地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妻子好像早有准备,其实,并不惧丈夫步步紧逼,“三百六十计走为上策”:“对不起!今天除夕,我要去加班,不陪你斗嘴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投入茫茫夜幕……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