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8-11 15:15:22 24070字 ( 1/113)

往事如烟(原创)

往事如烟(原创)

马鼎奇

也许,你记不得我是谁,可我总念念忘不了你,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刻, 你帮助过我。之所以没有标你的姓名,是因为我实在不知你姓氏名谁。

    40多年过去了,你好吗?你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也许鉴于当时的历史背景,你不拘言笑,话也不多,表情似乎定格在严肃思考中,一付老陈持重的样子,可我却分明心领神会你博大的爱和善良的心。

    按当时的年龄算,如果你健在,那么已超过90岁的高龄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年风华正茂的我, 转眼已步入“银发族”。可对你助人为乐的古道热肠,排忧解难的动人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好像发生在昨天,并未化成逝去的尘封历史。

我心中有个未了的夙愿,那就是登门表示感谢, 1998,我曾途经兵房,作短暂停留, 希望打听你的下落, 可由于年代久远,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 再加上终身遗憾的是当时忘记询问你的姓名,所以难遂人愿。

    我只知道你当时55岁左右,在兵房供销社供职,是位老共产党员。你一身戍装的发黄的老像片,证明你似乎还是转业军人。

    60年代中后期,我虽然已下乡务农,但却如痴如醉沉缅于半导体收音机的钻研、装配,一度达到“走火入魔”的程度。所以,随着视野的拓宽和技艺的提高,我已不再满足声音的清脆悦耳与灵敏度、选择性、抗干扰方面的日臻改善,朝思想、魂牵梦绕拥有一部集机壳、装饰、结构和各项电气性能具佳,相得益彰,可以与商品机相媲美、别无二致的晶体管收音机。

    经过资料搜集、比较、遴选,最后选中一款“上无三厂” 生产的“美多28A” 型二波段便携式晶体管收音机,作为制作“蓝本”。为实现心中的梦想,我多次赴沪“淘宝” 结果“万事俱备,就欠东风”。啥都不缺,就缺“美多”机壳。好像将要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妇,什么都有,就少婚房一样。

    根据经验,厂家经常将检验不合格的整机配件,包括机壳,放在无线电器材商店当“处理品”销售,于是,我就对上海滩上所有相关商铺,进行了“地毯式”搜索,结果仍然难觅“美多”芳踪,更要命的是:我从店家得到一个惊人消息,“美多”牌系列收音机己停止生产,机壳已于三个月前销售一空。理由是品名“不够革命,有资产阶级情调”,已被全新设计、脱胎换骨的“红旗” 牌所替代。也就是说,我殚精竭虑的“美多”机芯,将功亏一篑,无法搬进合适的“房间”安家,永远只能“裸体”使用!真没想到“文革”也会“株连”到我这个无线电“发烧友”的“开发”计划。这无疑对我是的一记重拳打击!

     一听圈内“发烧友”透露兵房镇有这种机壳卖,我也未加证实,马上闻风而动、志在必得……

    我这人有个特点:自已心仪之物,无论怎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化多大昂贵的代价,总要“心想事成”、设法搞到手,正可谓:“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还依稀记得那是1968年的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凛烈的寒风针刺砭骨,冻得人直打哆嗦。

    当时,我已很多年看不到那么大的鹅毛大雪, 好家伙!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老天爷竞然卯足劲,“一口气”足足下了三、四个小时。

    那雪花不似雨滴,“直抒胸臆”迫不及待地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而像一个个轻盈、缠绵的白色精灵,伴着无声的节奏和旋律,仙袂飘忽,翩翩起舞,在大风气旋的“导演”下,一会儿顺时针转,一会儿又逆时针旋,成双结队,上下翻飞,不啻在以空中“华尔兹”盛大舞会,向上苍作最后的告别演出。又像回归地球前的一种看不懂的宗教仪式。

    等到我急于住回赶时,大地已是“原驰蜡象”,银装素裹,一片北国景像。田野、房舍、道路、大桥、河岸、树林,仿佛须臾盖上一层厚厚的棉絮,好象一下子回到白色的童话世界。

我从县城出发时, 朔风凛烈、彤云密布,天呈铅灰色, 大地上空似乎还漂浮一层薄薄的阴霾,班车上的旅客纷纷预言:“可能要下雪!”我还不依为然,至少没有将它与我行程的影响联系起来,可“人算不如天算”,结果因为大雪封路, 天气寒冷,很多路人,甚至包括司机,都望而生畏,不再赶路,选择小住一夜。

    兵房这个巴掌大的地方,说是“镇”,其实只有几十户人家, 唯一的街道,长不超过2300,充其量只能算个集市而已。饭店少, 旅馆更少,仅有的两家旅社, 等到我去时,都早早挂上“客满”的免宿牌, 一方面再回农场,明摆着不可能,最后班车巳过;另一方面,天寒地冻,大雪弥漫,无法投宿,困在镇上也不是办法,怎么办呢?自从下乡务农独立生活以来,我还从未遇到过这样棘手的挑战!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我忽然想到了你,因为我下车后“按图索骥”找到那家收音机修理铺,老师傅告诉我:“有壳子卖不假,但你来得不巧,由于一个多月未卖掉,主人又取回去了。”并向我透露了主人的工作单位和姓氐。

我马上马不停蹄找到兵房供销社,记得接待我的正是你。你看到我披着满身雪花、风尘仆仆来买一只收音机壳,你不仅未露出惊讶和揶揄的表情,相反十分理解同情我的执着。你听完我的来意,慢条斯理地说:“我帮你问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说完就走了进去,说时迟,那时快,我也紧跟进去。谁知你仿佛后边长有眼睛似的倏然转过身,怪嗔的说道:“这人正在接受组织审查,这段时间不可以与外人随便接触,你还是年纪轻,缺少社会经验。”

我以为接下来会阻止进入,但出乎意料你竞然“因势利导”网开一面,让我直接与对方接触。“进去吧,进去吧。我可能说不清楚。”

    我与你走进“隔离间”,除了要找的人,却并未看到“看守”,似乎并不限制人身自由,所谓的“隔离”也只是象征性。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和条凳,其他一无所有,显得空空荡荡。

    那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纪,披着一件咖啡色呢子大衣,头发蓬松,给人最深的印象是有双大大的眼睛,不过,一脸的倦怠和憔悴,好像有点睡眠不足,眼袋下有一点淡淡的黛青,仿佛残留的夜色,这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虽在落魄之中,也难掩仪表堂堂和倜傥风流,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的知识份子。当我与你向他说明来意,他显得不卑不亢。但他的答复让我大吃一惊。

    原来,让我是魂牵梦萦的机壳,再次鬼使神差般己经“转移”,仿佛澳大利亚人打猎用的“飞来去器”,绕了一圈,又重回到它的出发地,回到县城,——它真正的主人身边。这不啻劈头盖脑一盆冷水,浇了我一个透心凉!

    我终于彻底死了心,准备回农场。

 按理说,该问的也问了,该帮的也帮了,你到此已仁至义尽,可以告一段落。可你偏偏“剑走偏锋”,多管闲事:“这么晚了,还下这么大的雪,你上哪里去?”

    我说:“回农场去!”

    你却仿佛慈父对待自已的子女一般温情脉脉地嘱咐道:“假如班车没有了,你还回来啊!冻出个好歹,父母心疼啊!”

    多好的老人啊,你的善良和关爱不能不让我唏嘘感谓,为之动容。

    后来,我走投无路,终于重新回到你的怀抱,你以热粥热菜,再加几个热气腾腾的大馍头招待我,后来又端来热水帮我洗脚,一边使劲揉,一边掺热水,我说:“我又不是小孩,连脚都不会洗?”

    “别动!你的鞋子被雪水浸透,我帮你活活血,不会生冻疮……”然后,铺好被子叫我睡觉。我好生奇怪:怎么刚过6点半,就要安寝,你好象猜透我心中的困惑,“轧花厂9点下班,就要停止发电。” 你告诉我:“过了时间,电灯不亮,就要摸黑!很不方便呐。”我才想起除了县城,多数乡镇还没通电,个别即使沾点企业的光,供电也不正常。

上床后,我从被子里钻出脑袋,看你正在煤球炉子上帮我烘烤雪水湿透的鞋和袜。不知为什么,我在床上辗转反则,总难以入眠,这时“美多”壳子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间大爱的至高无上对我心灵产生的震撼,让我无地自容,畏葸汗颜,我凭什么心安理得地享受你一个陌生老人的呵护和照顾啊!不一会,枕头上面已被自已夺眶泪水打湿……

    为买一款心仪的“美多28A”的晶体管收音机壳, 我听从“小道消息” 的误导,盲目追踪到兵房小镇,结果机壳“失之交臂”、未能如愿。恰逢天降暴雪,人却困在小镇。我当时又冷又饿,进退不得。乘班车吧,已错过时间;住旅馆吧,“人满为患”。

你虽然与我素昧平生,非亲非故, 邂逅相逢,但当你了解我的困厄后,伸出了关爱的手,安排我的食宿,度过了人生难忘的一个风雪之夜。衷心感谢你,你是我一生学习缅怀的好人!

这纯真年代的故事,似乎离我们已经邈远,但翔实的经历,栩栩的细节,生动的话语,无不撩拨我多情的心弦,是那样的逼真,那样的稔熟,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散发出悠悠岁月的馨香。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8-11 16:48:34 14字 ( 0/50)

一段永远珍藏心底的美好故事!

往事如烟(原创)

马鼎奇

也许,你记不得我是谁,可我总念念忘不了你,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刻, 你帮助过我。之所以没有标你的姓名,是因为我实在不知你姓氏名谁。

    40多年过去了,你好吗?你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也许鉴于当时的历史背景,你不拘言笑,话也不多,表情似乎定格在严肃思考中,一付老陈持重的样子,可我却分明心领神会你博大的爱和善良的心。

    按当时的年龄算,如果你健在,那么已超过90岁的高龄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年风华正茂的我, 转眼已步入“银发族”。可对你助人为乐的古道热肠,排忧解难的动人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好像发生在昨天,并未化成逝去的尘封历史。

我心中有个未了的夙愿,那就是登门表示感谢, 1998,我曾途经兵房,作短暂停留, 希望打听你的下落, 可由于年代久远,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 再加上终身遗憾的是当时忘记询问你的姓名,所以难遂人愿。

    我只知道你当时55岁左右,在兵房供销社供职,是位老共产党员。你一身戍装的发黄的老像片,证明你似乎还是转业军人。

    60年代中后期,我虽然已下乡务农,但却如痴如醉沉缅于半导体收音机的钻研、装配,一度达到“走火入魔”的程度。所以,随着视野的拓宽和技艺的提高,我已不再满足声音的清脆悦耳与灵敏度、选择性、抗干扰方面的日臻改善,朝思想、魂牵梦绕拥有一部集机壳、装饰、结构和各项电气性能具佳,相得益彰,可以与商品机相媲美、别无二致的晶体管收音机。

    经过资料搜集、比较、遴选,最后选中一款“上无三厂” 生产的“美多28A” 型二波段便携式晶体管收音机,作为制作“蓝本”。为实现心中的梦想,我多次赴沪“淘宝” 结果“万事俱备,就欠东风”。啥都不缺,就缺“美多”机壳。好像将要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妇,什么都有,就少婚房一样。

    根据经验,厂家经常将检验不合格的整机配件,包括机壳,放在无线电器材商店当“处理品”销售,于是,我就对上海滩上所有相关商铺,进行了“地毯式”搜索,结果仍然难觅“美多”芳踪,更要命的是:我从店家得到一个惊人消息,“美多”牌系列收音机己停止生产,机壳已于三个月前销售一空。理由是品名“不够革命,有资产阶级情调”,已被全新设计、脱胎换骨的“红旗” 牌所替代。也就是说,我殚精竭虑的“美多”机芯,将功亏一篑,无法搬进合适的“房间”安家,永远只能“裸体”使用!真没想到“文革”也会“株连”到我这个无线电“发烧友”的“开发”计划。这无疑对我是的一记重拳打击!

     一听圈内“发烧友”透露兵房镇有这种机壳卖,我也未加证实,马上闻风而动、志在必得……

    我这人有个特点:自已心仪之物,无论怎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化多大昂贵的代价,总要“心想事成”、设法搞到手,正可谓:“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还依稀记得那是1968年的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凛烈的寒风针刺砭骨,冻得人直打哆嗦。

    当时,我已很多年看不到那么大的鹅毛大雪, 好家伙!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老天爷竞然卯足劲,“一口气”足足下了三、四个小时。

    那雪花不似雨滴,“直抒胸臆”迫不及待地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而像一个个轻盈、缠绵的白色精灵,伴着无声的节奏和旋律,仙袂飘忽,翩翩起舞,在大风气旋的“导演”下,一会儿顺时针转,一会儿又逆时针旋,成双结队,上下翻飞,不啻在以空中“华尔兹”盛大舞会,向上苍作最后的告别演出。又像回归地球前的一种看不懂的宗教仪式。

    等到我急于住回赶时,大地已是“原驰蜡象”,银装素裹,一片北国景像。田野、房舍、道路、大桥、河岸、树林,仿佛须臾盖上一层厚厚的棉絮,好象一下子回到白色的童话世界。

我从县城出发时, 朔风凛烈、彤云密布,天呈铅灰色, 大地上空似乎还漂浮一层薄薄的阴霾,班车上的旅客纷纷预言:“可能要下雪!”我还不依为然,至少没有将它与我行程的影响联系起来,可“人算不如天算”,结果因为大雪封路, 天气寒冷,很多路人,甚至包括司机,都望而生畏,不再赶路,选择小住一夜。

    兵房这个巴掌大的地方,说是“镇”,其实只有几十户人家, 唯一的街道,长不超过2300,充其量只能算个集市而已。饭店少, 旅馆更少,仅有的两家旅社, 等到我去时,都早早挂上“客满”的免宿牌, 一方面再回农场,明摆着不可能,最后班车巳过;另一方面,天寒地冻,大雪弥漫,无法投宿,困在镇上也不是办法,怎么办呢?自从下乡务农独立生活以来,我还从未遇到过这样棘手的挑战!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我忽然想到了你,因为我下车后“按图索骥”找到那家收音机修理铺,老师傅告诉我:“有壳子卖不假,但你来得不巧,由于一个多月未卖掉,主人又取回去了。”并向我透露了主人的工作单位和姓氐。

我马上马不停蹄找到兵房供销社,记得接待我的正是你。你看到我披着满身雪花、风尘仆仆来买一只收音机壳,你不仅未露出惊讶和揶揄的表情,相反十分理解同情我的执着。你听完我的来意,慢条斯理地说:“我帮你问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说完就走了进去,说时迟,那时快,我也紧跟进去。谁知你仿佛后边长有眼睛似的倏然转过身,怪嗔的说道:“这人正在接受组织审查,这段时间不可以与外人随便接触,你还是年纪轻,缺少社会经验。”

我以为接下来会阻止进入,但出乎意料你竞然“因势利导”网开一面,让我直接与对方接触。“进去吧,进去吧。我可能说不清楚。”

    我与你走进“隔离间”,除了要找的人,却并未看到“看守”,似乎并不限制人身自由,所谓的“隔离”也只是象征性。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和条凳,其他一无所有,显得空空荡荡。

    那人四十岁上下的年纪,披着一件咖啡色呢子大衣,头发蓬松,给人最深的印象是有双大大的眼睛,不过,一脸的倦怠和憔悴,好像有点睡眠不足,眼袋下有一点淡淡的黛青,仿佛残留的夜色,这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虽在落魄之中,也难掩仪表堂堂和倜傥风流,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的知识份子。当我与你向他说明来意,他显得不卑不亢。但他的答复让我大吃一惊。

    原来,让我是魂牵梦萦的机壳,再次鬼使神差般己经“转移”,仿佛澳大利亚人打猎用的“飞来去器”,绕了一圈,又重回到它的出发地,回到县城,——它真正的主人身边。这不啻劈头盖脑一盆冷水,浇了我一个透心凉!

    我终于彻底死了心,准备回农场。

 按理说,该问的也问了,该帮的也帮了,你到此已仁至义尽,可以告一段落。可你偏偏“剑走偏锋”,多管闲事:“这么晚了,还下这么大的雪,你上哪里去?”

    我说:“回农场去!”

    你却仿佛慈父对待自已的子女一般温情脉脉地嘱咐道:“假如班车没有了,你还回来啊!冻出个好歹,父母心疼啊!”

    多好的老人啊,你的善良和关爱不能不让我唏嘘感谓,为之动容。

    后来,我走投无路,终于重新回到你的怀抱,你以热粥热菜,再加几个热气腾腾的大馍头招待我,后来又端来热水帮我洗脚,一边使劲揉,一边掺热水,我说:“我又不是小孩,连脚都不会洗?”

    “别动!你的鞋子被雪水浸透,我帮你活活血,不会生冻疮……”然后,铺好被子叫我睡觉。我好生奇怪:怎么刚过6点半,就要安寝,你好象猜透我心中的困惑,“轧花厂9点下班,就要停止发电。” 你告诉我:“过了时间,电灯不亮,就要摸黑!很不方便呐。”我才想起除了县城,多数乡镇还没通电,个别即使沾点企业的光,供电也不正常。

上床后,我从被子里钻出脑袋,看你正在煤球炉子上帮我烘烤雪水湿透的鞋和袜。不知为什么,我在床上辗转反则,总难以入眠,这时“美多”壳子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间大爱的至高无上对我心灵产生的震撼,让我无地自容,畏葸汗颜,我凭什么心安理得地享受你一个陌生老人的呵护和照顾啊!不一会,枕头上面已被自已夺眶泪水打湿……

    为买一款心仪的“美多28A”的晶体管收音机壳, 我听从“小道消息” 的误导,盲目追踪到兵房小镇,结果机壳“失之交臂”、未能如愿。恰逢天降暴雪,人却困在小镇。我当时又冷又饿,进退不得。乘班车吧,已错过时间;住旅馆吧,“人满为患”。

你虽然与我素昧平生,非亲非故, 邂逅相逢,但当你了解我的困厄后,伸出了关爱的手,安排我的食宿,度过了人生难忘的一个风雪之夜。衷心感谢你,你是我一生学习缅怀的好人!

这纯真年代的故事,似乎离我们已经邈远,但翔实的经历,栩栩的细节,生动的话语,无不撩拨我多情的心弦,是那样的逼真,那样的稔熟,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散发出悠悠岁月的馨香。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