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04-21 16:21:00 33665字 ( 2/431)

祖父最后的日子(原创)

祖父最后的日子(原创)

马鼎奇

祖父在我童年印象中,一直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这次我从如皋回来后,发现祖父沉默寡言, 话更少, 显得郁郁寡欢, 闷闷不乐。

对我重返故乡, 他不卑不亢,既不欢迎,也不反对!到底是为什么?他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经过如皋农村不堪回首的一年“折腾”,我再次回到故乡母校熟悉的校园和小伙伴中间,心中说不出的喜悦轻松,连那挺抜的桦树林随风摇拽, 绿色的树叶也发出“哗拉拉”的掌声, 好像在为我脱离苦海、重获“解放”庆贺,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和亲切。

一年多未见面,我受到“发小”们的拥趸与欢迎, 他们众星拱月般围着我,要讲这讲那讲外地各式见闻。其实, 我又不是游山逛水 、“周游列国”, 有的只是辛酸苦辣, 有什么值得回味、夸耀?!

 但经不住他们的撺掇, 便断断续续讲了一些个人遭遇, 结果他们犹如听了“天方夜谭”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觉得 不可思议,个个目噔口呆、半信半疑。是啊, 为人师表, 身教重于言教的老师怎么可能捋袖伸拳, 失去理智暴打弱势的小孩呢?

我的母校, 历史悠久。一向“文明执教”、以情感人, 从不打骂淘气的学生。类似我这样的“磨难”, 他们孤陋寡闻, 闻所未闻。

上海生 母闻讯祖孙二人生活困难, 难以为继,心急如焚, 破例每月资助伍元人民币, 以解无米之炊。

虽然这点钱,对我们只是杯水车薪, 还不够一个人的伙食费。但母子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啻雪中送炭,已让我感激涕淋。

无奈,压力山大的祖父多次向镇长反映,自已没有收入,还要养孙儿,实在力不从心。镇长唏嘘不已,为之动容,经开会研究,集体讨论,决定一次性给于五元经济补助。

可困难补助历来是“救急不救穷”, 总不能客气当福气,“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躺在“补助”上坐享其成,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

镇上与祖父年龄相仿的老人,早己在家含饴逗孙、颐养天年, 安享天伦之乐。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祖父还要为一日三餐疲于奔命, 在凄风苦雨里聊度风烛残年。可惜那时我很小, 涉世不深! 不能为他分忧解愁!

现在想起,我的心常常像有无数虫蟊在噬咬, 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祖父信用口碑不错亲朋故旧多。“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人们听说他经济拮据,生活清贫, 很快就为他谋得一分工作。好像月薪十元,也许是八元, 我已记不清了。虽然工资菲薄, 但确实化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生活宽松了不少。

我回去的时候,祖父早已“以厂为家”,搬到了福利工厂, 我也与他同居一室。所谓“福利”工厂,主要安排镇上的失业青年、鳏募孤独、身有残疾的群体自食其力。

祖父的工作十分轻松, 既无技术含量,也无任何考核。他这人从不想占集体的便宜, 所以,心里总是愧疚不安。当明白厂里只是悉心照顾,让他拿一份工饷而已。除了干好本职工作,总想怎样为工厂多“发余热”,作点补偿。

三、四月份,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作物种籽,将工厂的犄旮旯荒地“见缝插针”地全种上了南瓜。从那以后,祖父就一扪心思花在农作物上,闲暇时,一个人负责施肥,抜草,浇水,精心培护。

刚开始员工们熟视无睹,谁也没当回事, 只以为老人家无所事事,如同种花养草,全当闲赋消遣。

谁知“有意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成行。”功夫不负有心人,秋后祖父种的南瓜长势喜人,硕果累累,竟获大丰收。

祖父与缪厂长商量决定将採摘的300多个成熟的大小南瓜全部分发给职工,让大家伙儿一起分享他的劳动成果。看到工人们兴高采烈地将南瓜肩扛手捧带回家, 祖父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和满足。

那时,正是粮食馈乏的饥馑岁月, 祖父南瓜“拾遗补缺”, 恰到好处成了“瓜菜代”的理想角色,无疑等于伏天送扇,满足了一时之需, 让人们感激不已。

我心中始终有个疙瘩没解开,既然生活度日如年,举步为艰,祖父咋不在伯父那儿多待些时日呢?要知道儿子有赡养父亲的法律义务啊!一直到十几年以后,方解开这个困扰我的谜团!

原来祖父与伯父多有龃龉,积怨甚深,加上脾气迥异, 话不投机。其次,生活不习惯,。祖父到伯父处仅勉强生活了三、四个月

据说我父从小受到祖父的宠爱与呵护, 而伯父却受到冷落和虐待,14岁就到南通学生意, 吃了不少苦,饱经忧患,历经磨难, 深知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伯父为此羡慕嫉妒恨,颇有微词,一直耿耿于怀。

老实说,我这个伯父性格乖戾、脾气固执,十分“另类”,尽管早已成家立业,生有一双儿女,但多年在外,似乎并无一个象样的栖身之所,总是扭转不了“萍水客舟、颠沛流离”的宿命,浪迹四方, 居无定所。即使“续弦”以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他在南通农校的宿舍,除了一张简单的双人床与一辆“凤凰”自行车,其他则一无所有, 可以说面徒四壁,一贫如洗。家里的桌椅、板櫈,甚至脚盆、澡盆、脸盆架子,全是从农校长期租用。

我猜想:也可能他是供销社主任,故意要营造“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清廉印象吧?!

祖父可能与我去农校的遭遇大同小异、如出一辙, 安排在招待所栖身。

伯父有三大个人爱好:1、钓鱼;2、唱京戏;3、打乒乓球。一旦兴致高亢,便乐此不疲,忘乎所以。常常将祖父“凉”在家里,这让老人家,顿感寂莫孤单, 郁闷憋屈, 怅然若失,貌合神离可想而知,见怪不怪了。

记得中秋刚过, 有一天早晨, 祖父迟迟没起床,突然断断续续喃喃自语, 内容谁也听不懂, 宛如梦中呓语,我再三大声叫唤,他也不搭理。显然祖父已神智不清,我小小的心灵骤然紧张, 心“扑扑”跳个不停,隐约预感到这是不祥之兆,神色慌张地马上通知了缪厂长。

 在缪厂长的指挥下, 几个牛高马大的工人, 七手八脚麻利地用门板“担架”将祖父送往人民医院紧急抢救。

当时,医生似乎对此类疾患临床症状见多识广、了如指掌,经各种检查,“三下五除二”、立即作出了“脑溢血”的疾患诊断, 对抬来的工人说:病人很危险, 并希望家嘱作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翌日, 一大早,四爹爹(祖父之弟)气喘吁吁地传来噩耗, 与我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溘然与世长辞! 可怜的祖父虽然人丁兴旺、儿孙满堂,可无依无靠,晚景凄凉,弥留之时,只有我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想到祖父一生厚道善良,克已奉公,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解放前祖父开店做生意,家境殷实。但好景不长,自从日本鬼子来了,烧杀抢掠, 国破家亡。 兵慌马乱中祖父和全家加入到逃难的人流,店铺货品被洗劫一空,再加上盗匪横行,三番五次遭“绑票”, 从此, 急转直下,一蹶不振, 难以为继,40年代初,即宣告破产, 家道败落。所以,祖父养成了胆小懦弱,谨小慎微的性格特点。

解放后, 他的成份定为“小商”,让他感激涕淋, 感情难以言表。 他衷心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将几间房产捐献给国家(80年代落实政策,全部退还),积极参加镇上的爱国卫生运动与其他活动, 天不亮就起床扫大街,由于先进开明, 表现特出, 多次出席县政协会议, 并选为几届县政协委员, 参政议政, 共商国是。耳濡目染祖父的模范行为影响,儿孙里不少人都入党、提干,事业有成,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当时,我只有13岁,虽然懵懵懂懂,不谙世事,但爹爹撤手人寰,犹如晴天霹雳,意味我将孤苦伶丁,面临失去依靠,倏然变成孤儿。

所以,我整日夜不能寐,泪水不断,哭得昏天黑地,仿佛成了个“泪人”。痛彻心肺、丧魂落魄。

料理祖父后事的任务历史地落到伯父的肩上,他接到噩耗刻不容缓踏着自行车从百里之外、风尘仆仆赶到古镇,仿佛“救世主”从天而降。

翘首以盼、望断秋水的我,一下扑倒在伯父的怀抱,悲痛欲绝、泪水似断线的珍珠,扑漱漱地夺眶而出,哭得越发伤心。

他看我甚是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毅然决然说,伯母膝下无嗣,将我带到南通,“过继”给伯母当养子。

伯母是伯父的第二任妻子,前妻生前生有一双儿女,续弦伯母没有生育。就这样,伯父将我带到南通。

 

58.221.159 发表于  2017-04-22 09:10:10 5字 ( 0/74)

一个好人!

祖父最后的日子(原创)

马鼎奇

祖父在我童年印象中,一直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这次我从如皋回来后,发现祖父沉默寡言, 话更少, 显得郁郁寡欢, 闷闷不乐。

对我重返故乡, 他不卑不亢,既不欢迎,也不反对!到底是为什么?他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经过如皋农村不堪回首的一年“折腾”,我再次回到故乡母校熟悉的校园和小伙伴中间,心中说不出的喜悦轻松,连那挺抜的桦树林随风摇拽, 绿色的树叶也发出“哗拉拉”的掌声, 好像在为我脱离苦海、重获“解放”庆贺,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和亲切。

一年多未见面,我受到“发小”们的拥趸与欢迎, 他们众星拱月般围着我,要讲这讲那讲外地各式见闻。其实, 我又不是游山逛水 、“周游列国”, 有的只是辛酸苦辣, 有什么值得回味、夸耀?!

 但经不住他们的撺掇, 便断断续续讲了一些个人遭遇, 结果他们犹如听了“天方夜谭”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觉得 不可思议,个个目噔口呆、半信半疑。是啊, 为人师表, 身教重于言教的老师怎么可能捋袖伸拳, 失去理智暴打弱势的小孩呢?

我的母校, 历史悠久。一向“文明执教”、以情感人, 从不打骂淘气的学生。类似我这样的“磨难”, 他们孤陋寡闻, 闻所未闻。

上海生 母闻讯祖孙二人生活困难, 难以为继,心急如焚, 破例每月资助伍元人民币, 以解无米之炊。

虽然这点钱,对我们只是杯水车薪, 还不够一个人的伙食费。但母子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啻雪中送炭,已让我感激涕淋。

无奈,压力山大的祖父多次向镇长反映,自已没有收入,还要养孙儿,实在力不从心。镇长唏嘘不已,为之动容,经开会研究,集体讨论,决定一次性给于五元经济补助。

可困难补助历来是“救急不救穷”, 总不能客气当福气,“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躺在“补助”上坐享其成,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

镇上与祖父年龄相仿的老人,早己在家含饴逗孙、颐养天年, 安享天伦之乐。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祖父还要为一日三餐疲于奔命, 在凄风苦雨里聊度风烛残年。可惜那时我很小, 涉世不深! 不能为他分忧解愁!

现在想起,我的心常常像有无数虫蟊在噬咬, 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祖父信用口碑不错亲朋故旧多。“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人们听说他经济拮据,生活清贫, 很快就为他谋得一分工作。好像月薪十元,也许是八元, 我已记不清了。虽然工资菲薄, 但确实化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生活宽松了不少。

我回去的时候,祖父早已“以厂为家”,搬到了福利工厂, 我也与他同居一室。所谓“福利”工厂,主要安排镇上的失业青年、鳏募孤独、身有残疾的群体自食其力。

祖父的工作十分轻松, 既无技术含量,也无任何考核。他这人从不想占集体的便宜, 所以,心里总是愧疚不安。当明白厂里只是悉心照顾,让他拿一份工饷而已。除了干好本职工作,总想怎样为工厂多“发余热”,作点补偿。

三、四月份,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作物种籽,将工厂的犄旮旯荒地“见缝插针”地全种上了南瓜。从那以后,祖父就一扪心思花在农作物上,闲暇时,一个人负责施肥,抜草,浇水,精心培护。

刚开始员工们熟视无睹,谁也没当回事, 只以为老人家无所事事,如同种花养草,全当闲赋消遣。

谁知“有意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成行。”功夫不负有心人,秋后祖父种的南瓜长势喜人,硕果累累,竟获大丰收。

祖父与缪厂长商量决定将採摘的300多个成熟的大小南瓜全部分发给职工,让大家伙儿一起分享他的劳动成果。看到工人们兴高采烈地将南瓜肩扛手捧带回家, 祖父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和满足。

那时,正是粮食馈乏的饥馑岁月, 祖父南瓜“拾遗补缺”, 恰到好处成了“瓜菜代”的理想角色,无疑等于伏天送扇,满足了一时之需, 让人们感激不已。

我心中始终有个疙瘩没解开,既然生活度日如年,举步为艰,祖父咋不在伯父那儿多待些时日呢?要知道儿子有赡养父亲的法律义务啊!一直到十几年以后,方解开这个困扰我的谜团!

原来祖父与伯父多有龃龉,积怨甚深,加上脾气迥异, 话不投机。其次,生活不习惯,。祖父到伯父处仅勉强生活了三、四个月

据说我父从小受到祖父的宠爱与呵护, 而伯父却受到冷落和虐待,14岁就到南通学生意, 吃了不少苦,饱经忧患,历经磨难, 深知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伯父为此羡慕嫉妒恨,颇有微词,一直耿耿于怀。

老实说,我这个伯父性格乖戾、脾气固执,十分“另类”,尽管早已成家立业,生有一双儿女,但多年在外,似乎并无一个象样的栖身之所,总是扭转不了“萍水客舟、颠沛流离”的宿命,浪迹四方, 居无定所。即使“续弦”以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他在南通农校的宿舍,除了一张简单的双人床与一辆“凤凰”自行车,其他则一无所有, 可以说面徒四壁,一贫如洗。家里的桌椅、板櫈,甚至脚盆、澡盆、脸盆架子,全是从农校长期租用。

我猜想:也可能他是供销社主任,故意要营造“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清廉印象吧?!

祖父可能与我去农校的遭遇大同小异、如出一辙, 安排在招待所栖身。

伯父有三大个人爱好:1、钓鱼;2、唱京戏;3、打乒乓球。一旦兴致高亢,便乐此不疲,忘乎所以。常常将祖父“凉”在家里,这让老人家,顿感寂莫孤单, 郁闷憋屈, 怅然若失,貌合神离可想而知,见怪不怪了。

记得中秋刚过, 有一天早晨, 祖父迟迟没起床,突然断断续续喃喃自语, 内容谁也听不懂, 宛如梦中呓语,我再三大声叫唤,他也不搭理。显然祖父已神智不清,我小小的心灵骤然紧张, 心“扑扑”跳个不停,隐约预感到这是不祥之兆,神色慌张地马上通知了缪厂长。

 在缪厂长的指挥下, 几个牛高马大的工人, 七手八脚麻利地用门板“担架”将祖父送往人民医院紧急抢救。

当时,医生似乎对此类疾患临床症状见多识广、了如指掌,经各种检查,“三下五除二”、立即作出了“脑溢血”的疾患诊断, 对抬来的工人说:病人很危险, 并希望家嘱作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翌日, 一大早,四爹爹(祖父之弟)气喘吁吁地传来噩耗, 与我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溘然与世长辞! 可怜的祖父虽然人丁兴旺、儿孙满堂,可无依无靠,晚景凄凉,弥留之时,只有我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想到祖父一生厚道善良,克已奉公,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解放前祖父开店做生意,家境殷实。但好景不长,自从日本鬼子来了,烧杀抢掠, 国破家亡。 兵慌马乱中祖父和全家加入到逃难的人流,店铺货品被洗劫一空,再加上盗匪横行,三番五次遭“绑票”, 从此, 急转直下,一蹶不振, 难以为继,40年代初,即宣告破产, 家道败落。所以,祖父养成了胆小懦弱,谨小慎微的性格特点。

解放后, 他的成份定为“小商”,让他感激涕淋, 感情难以言表。 他衷心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将几间房产捐献给国家(80年代落实政策,全部退还),积极参加镇上的爱国卫生运动与其他活动, 天不亮就起床扫大街,由于先进开明, 表现特出, 多次出席县政协会议, 并选为几届县政协委员, 参政议政, 共商国是。耳濡目染祖父的模范行为影响,儿孙里不少人都入党、提干,事业有成,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当时,我只有13岁,虽然懵懵懂懂,不谙世事,但爹爹撤手人寰,犹如晴天霹雳,意味我将孤苦伶丁,面临失去依靠,倏然变成孤儿。

所以,我整日夜不能寐,泪水不断,哭得昏天黑地,仿佛成了个“泪人”。痛彻心肺、丧魂落魄。

料理祖父后事的任务历史地落到伯父的肩上,他接到噩耗刻不容缓踏着自行车从百里之外、风尘仆仆赶到古镇,仿佛“救世主”从天而降。

翘首以盼、望断秋水的我,一下扑倒在伯父的怀抱,悲痛欲绝、泪水似断线的珍珠,扑漱漱地夺眶而出,哭得越发伤心。

他看我甚是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毅然决然说,伯母膝下无嗣,将我带到南通,“过继”给伯母当养子。

伯母是伯父的第二任妻子,前妻生前生有一双儿女,续弦伯母没有生育。就这样,伯父将我带到南通。

 

58.221.24 发表于  2017-04-21 17:09:58 8字 ( 0/158)

梅花香自苦寒来!

祖父最后的日子(原创)

马鼎奇

祖父在我童年印象中,一直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这次我从如皋回来后,发现祖父沉默寡言, 话更少, 显得郁郁寡欢, 闷闷不乐。

对我重返故乡, 他不卑不亢,既不欢迎,也不反对!到底是为什么?他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经过如皋农村不堪回首的一年“折腾”,我再次回到故乡母校熟悉的校园和小伙伴中间,心中说不出的喜悦轻松,连那挺抜的桦树林随风摇拽, 绿色的树叶也发出“哗拉拉”的掌声, 好像在为我脱离苦海、重获“解放”庆贺,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和亲切。

一年多未见面,我受到“发小”们的拥趸与欢迎, 他们众星拱月般围着我,要讲这讲那讲外地各式见闻。其实, 我又不是游山逛水 、“周游列国”, 有的只是辛酸苦辣, 有什么值得回味、夸耀?!

 但经不住他们的撺掇, 便断断续续讲了一些个人遭遇, 结果他们犹如听了“天方夜谭”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觉得 不可思议,个个目噔口呆、半信半疑。是啊, 为人师表, 身教重于言教的老师怎么可能捋袖伸拳, 失去理智暴打弱势的小孩呢?

我的母校, 历史悠久。一向“文明执教”、以情感人, 从不打骂淘气的学生。类似我这样的“磨难”, 他们孤陋寡闻, 闻所未闻。

上海生 母闻讯祖孙二人生活困难, 难以为继,心急如焚, 破例每月资助伍元人民币, 以解无米之炊。

虽然这点钱,对我们只是杯水车薪, 还不够一个人的伙食费。但母子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啻雪中送炭,已让我感激涕淋。

无奈,压力山大的祖父多次向镇长反映,自已没有收入,还要养孙儿,实在力不从心。镇长唏嘘不已,为之动容,经开会研究,集体讨论,决定一次性给于五元经济补助。

可困难补助历来是“救急不救穷”, 总不能客气当福气,“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躺在“补助”上坐享其成,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

镇上与祖父年龄相仿的老人,早己在家含饴逗孙、颐养天年, 安享天伦之乐。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祖父还要为一日三餐疲于奔命, 在凄风苦雨里聊度风烛残年。可惜那时我很小, 涉世不深! 不能为他分忧解愁!

现在想起,我的心常常像有无数虫蟊在噬咬, 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祖父信用口碑不错亲朋故旧多。“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人们听说他经济拮据,生活清贫, 很快就为他谋得一分工作。好像月薪十元,也许是八元, 我已记不清了。虽然工资菲薄, 但确实化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生活宽松了不少。

我回去的时候,祖父早已“以厂为家”,搬到了福利工厂, 我也与他同居一室。所谓“福利”工厂,主要安排镇上的失业青年、鳏募孤独、身有残疾的群体自食其力。

祖父的工作十分轻松, 既无技术含量,也无任何考核。他这人从不想占集体的便宜, 所以,心里总是愧疚不安。当明白厂里只是悉心照顾,让他拿一份工饷而已。除了干好本职工作,总想怎样为工厂多“发余热”,作点补偿。

三、四月份,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作物种籽,将工厂的犄旮旯荒地“见缝插针”地全种上了南瓜。从那以后,祖父就一扪心思花在农作物上,闲暇时,一个人负责施肥,抜草,浇水,精心培护。

刚开始员工们熟视无睹,谁也没当回事, 只以为老人家无所事事,如同种花养草,全当闲赋消遣。

谁知“有意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成行。”功夫不负有心人,秋后祖父种的南瓜长势喜人,硕果累累,竟获大丰收。

祖父与缪厂长商量决定将採摘的300多个成熟的大小南瓜全部分发给职工,让大家伙儿一起分享他的劳动成果。看到工人们兴高采烈地将南瓜肩扛手捧带回家, 祖父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和满足。

那时,正是粮食馈乏的饥馑岁月, 祖父南瓜“拾遗补缺”, 恰到好处成了“瓜菜代”的理想角色,无疑等于伏天送扇,满足了一时之需, 让人们感激不已。

我心中始终有个疙瘩没解开,既然生活度日如年,举步为艰,祖父咋不在伯父那儿多待些时日呢?要知道儿子有赡养父亲的法律义务啊!一直到十几年以后,方解开这个困扰我的谜团!

原来祖父与伯父多有龃龉,积怨甚深,加上脾气迥异, 话不投机。其次,生活不习惯,。祖父到伯父处仅勉强生活了三、四个月

据说我父从小受到祖父的宠爱与呵护, 而伯父却受到冷落和虐待,14岁就到南通学生意, 吃了不少苦,饱经忧患,历经磨难, 深知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伯父为此羡慕嫉妒恨,颇有微词,一直耿耿于怀。

老实说,我这个伯父性格乖戾、脾气固执,十分“另类”,尽管早已成家立业,生有一双儿女,但多年在外,似乎并无一个象样的栖身之所,总是扭转不了“萍水客舟、颠沛流离”的宿命,浪迹四方, 居无定所。即使“续弦”以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他在南通农校的宿舍,除了一张简单的双人床与一辆“凤凰”自行车,其他则一无所有, 可以说面徒四壁,一贫如洗。家里的桌椅、板櫈,甚至脚盆、澡盆、脸盆架子,全是从农校长期租用。

我猜想:也可能他是供销社主任,故意要营造“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清廉印象吧?!

祖父可能与我去农校的遭遇大同小异、如出一辙, 安排在招待所栖身。

伯父有三大个人爱好:1、钓鱼;2、唱京戏;3、打乒乓球。一旦兴致高亢,便乐此不疲,忘乎所以。常常将祖父“凉”在家里,这让老人家,顿感寂莫孤单, 郁闷憋屈, 怅然若失,貌合神离可想而知,见怪不怪了。

记得中秋刚过, 有一天早晨, 祖父迟迟没起床,突然断断续续喃喃自语, 内容谁也听不懂, 宛如梦中呓语,我再三大声叫唤,他也不搭理。显然祖父已神智不清,我小小的心灵骤然紧张, 心“扑扑”跳个不停,隐约预感到这是不祥之兆,神色慌张地马上通知了缪厂长。

 在缪厂长的指挥下, 几个牛高马大的工人, 七手八脚麻利地用门板“担架”将祖父送往人民医院紧急抢救。

当时,医生似乎对此类疾患临床症状见多识广、了如指掌,经各种检查,“三下五除二”、立即作出了“脑溢血”的疾患诊断, 对抬来的工人说:病人很危险, 并希望家嘱作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翌日, 一大早,四爹爹(祖父之弟)气喘吁吁地传来噩耗, 与我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溘然与世长辞! 可怜的祖父虽然人丁兴旺、儿孙满堂,可无依无靠,晚景凄凉,弥留之时,只有我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想到祖父一生厚道善良,克已奉公,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解放前祖父开店做生意,家境殷实。但好景不长,自从日本鬼子来了,烧杀抢掠, 国破家亡。 兵慌马乱中祖父和全家加入到逃难的人流,店铺货品被洗劫一空,再加上盗匪横行,三番五次遭“绑票”, 从此, 急转直下,一蹶不振, 难以为继,40年代初,即宣告破产, 家道败落。所以,祖父养成了胆小懦弱,谨小慎微的性格特点。

解放后, 他的成份定为“小商”,让他感激涕淋, 感情难以言表。 他衷心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将几间房产捐献给国家(80年代落实政策,全部退还),积极参加镇上的爱国卫生运动与其他活动, 天不亮就起床扫大街,由于先进开明, 表现特出, 多次出席县政协会议, 并选为几届县政协委员, 参政议政, 共商国是。耳濡目染祖父的模范行为影响,儿孙里不少人都入党、提干,事业有成,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当时,我只有13岁,虽然懵懵懂懂,不谙世事,但爹爹撤手人寰,犹如晴天霹雳,意味我将孤苦伶丁,面临失去依靠,倏然变成孤儿。

所以,我整日夜不能寐,泪水不断,哭得昏天黑地,仿佛成了个“泪人”。痛彻心肺、丧魂落魄。

料理祖父后事的任务历史地落到伯父的肩上,他接到噩耗刻不容缓踏着自行车从百里之外、风尘仆仆赶到古镇,仿佛“救世主”从天而降。

翘首以盼、望断秋水的我,一下扑倒在伯父的怀抱,悲痛欲绝、泪水似断线的珍珠,扑漱漱地夺眶而出,哭得越发伤心。

他看我甚是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毅然决然说,伯母膝下无嗣,将我带到南通,“过继”给伯母当养子。

伯母是伯父的第二任妻子,前妻生前生有一双儿女,续弦伯母没有生育。就这样,伯父将我带到南通。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