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嗯嗯老人 发表于  2017-04-17 10:14:41 1150字 ( 5/6656)

北京医药分开 医生病人双赢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西风碧树天涯路 发表于  2017-11-21 23:46:03 27字 ( 0/0)

我们这里副主任医师挂号费15元,到这里来看病的[哈哈]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7614新新 发表于  2017-10-06 20:17:42 11字 ( 0/10)

医药费每年增长比例太快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Jan 发表于  2017-06-21 16:45:38 9字 ( 0/73)

把各个检查费降下来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39.65.111 发表于  2017-04-18 18:34:54 20字 ( 0/123)

药价下耒手术费及其它费上扬把猫叫了个咪.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125.119.184 发表于  2017-04-24 16:03:54 39字 ( 0/109)

付主任,主任医师,医事服务费高出挂号费3到4倍自费,就此一项,老百姓哭笑不得!

  2017年4月8日北京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短期看,因为分开不同患者费用有升有降,不太均衡,但从长期看,通过医疗服务的调整和规范,最终会让百姓受益。其实医药分开是必然趋势,北京这次的医药改革并不早,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仅中国,目前做的最好的国家解决方案是引入社会福利机制,依靠国家财政补贴医疗,较好的则是利用保险公司完成市场平衡,普遍情况是两者皆有,但侧重不同。我国的医疗制度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遗留问题,务虚解决一些曾经的政策,例如“药品加成政策”,“药品加成政策”始于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当时中国经济贫弱,卫生事业投入有限,亟需大量资金投资卫生系统,尤其公立医院的发展。于是“药品加成政策”政策应运而生,由药品购买者承担一部分国家卫生发展经费。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开始,中国国力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有计划经济体系已经阻碍国家的发展,同时当年的政策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包括卫生系统、卫生经济政策的改革。随着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大,整体医药环境监管的变化,陈旧的“药品加成政策”弊端逐渐凸显出来。所以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始终重申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然而,任何新政策的设计、推广、贯彻过程都不可能是突然就可以实现的 。同时,“药品加成政策”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各国也都在医疗改革中走过艰难的“医药分开”改革之路。“药品加成政策”取消后,医院、医院工作人员的运营费用,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问题。所以支撑政策不仅需要职能部门一开始就把握全局合理设计,更需要多方试验、求证。这不,北京开始了实施医药分开。
  其实,任何政策最初制定的时候初衷都是很好的,关于医药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生的工资定低,民众就看得起病了,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非但于事无补,还遭到了市场的报复性反扑,医疗行业灰色泛滥,最终十有八九都转嫁到了患者身上,越发看不起病。现在的医改,林林总总归结到一起,就是向这部分灰色蛋糕开刀。况且,即便医生分文不收义务劳动,医疗依旧是昂贵。如果没有国家福利,普通人的医疗难是不可能解决。真心诚意的医改,必须要砍掉灰色收入,还要增加医生的合法收入至市场合理值,再有增加国民医疗福利、加大医疗研发力度、增加基础医疗覆盖面、增加中小医院拨款、为大医院压力泄洪。总结一句话,不能差钱儿。
   北京医药分开新政目前来看,最显著的效果也还是医生没有多开药的激励后,药品的销量自然下降,厂商收入降低。这样病人也不会受到过度服药和做检查的困扰,期待以后的医疗,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