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林樾 发表于  2017-03-20 13:43:18 82547字 ( 0/560)

人类新文明最有可能的策源地——中国(原创首发)

人类新文明最有可能的策源地——中国

                                                      ——我的教育改革观之三

说到教育,说到文化,永远不能绕过去的,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争鸣,学术繁荣发展。那是一场最令每个中华儿女激动万分、无比骄傲的的文化盛宴,简直就是一场文明的大爆炸。各种学术流派犹如倾盆暴雨过后汹涌奔腾的千江万河,纷繁思想文化宛若浩瀚夜空璀璨夺目的星辰目不暇接

直到现在,我们仍然享受着2000多年前祖先的文化遗产。正是因为有了先辈们文化精华的滋养,才有了延绵不绝的中华文化。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在仰望着先人们那高不可攀的背影。

在人类历史征程中能与此相媲美的只有欧洲文艺复兴的盛况,当时各种学科文化如雨后春笋,突兀绽放,它大大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尽管它晚来了近2000年。

通过对比却能够发现二者的一些共同点。第一,它们都是在由旧制度向新制度过渡之际出现的,只不过中国的百家争鸣出现在奴隶制度向封建制度过渡时期,而欧洲文艺复兴出现在封建制度向资本制度过渡之间。第二,它们都出现在中小国家林立的时候:当时的中原大地,周朝解体,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割据而居;彼时的欧洲则是神圣罗马帝国和意大利、法兰西、英格兰、德意志、西班牙、奥地利、威尼斯共和国等王朝并列。第三,经济上当时经济有了极大发展,这使得有某些人成为有闲阶层,有时间从事自己的学术活动。科学技术和文艺探索取得了较大进步,这些文化成果标志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丰富了人的精神世界和物质生活。文化方面,因为打破了(贵族或教会)特权阶层垄断教育的局面,从而使得文化学术向社会下层扩散,下移于民间。第四、学术自由氛围浓厚,各学术团体于政治权势是相对于独立的,学者纷纷著书立说,议论时事,阐述哲理科学,各成一家之言。此外,各个学派之间、同一学派的不同流派之间,既相互斗争又相互学习和借鉴。

百家争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塑造了传统中华文化体系,奠定了中华文化的基础,对当时和后来的社会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文艺复兴,冲破了几百年来封建制度和宗教神学思想对人的束缚,是一次资产阶级思想文化解放运动,它推动了欧洲文化思想领域的繁荣,为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生奠定了思想文化基础。这两次文化思想的大爆炸,所不同的是,百家争鸣发生在2000年前,它是中国学术文化、思想道德发展的重要阶段,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孕育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政治理想、道德准则、哲学精神。以后中国文化学术发展的道路、特点及其中的各种问题、思想(除了佛学的传入之外)都可以从先秦百家争鸣中追溯到其源头。文艺复兴发生在600年前,它的出现不但影响了欧洲,而且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同时也影响了整个人类的社会在思想文化、科技、政治、教育、经济等方面的进程。

也就是说在差异方面,百家争鸣的影响范围仅局限在在大中华范围内。文艺复兴的影响却跳出了所在国家的范畴,促进了全世界的进步,为工业革命的到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什么同样的思想爆发盛宴,却有不同的影响范围和影响深度?这得从各自出现的时间来进行分析。百家争鸣出现比文艺复兴早了近2000年时间,当时的人类社会还处在较落后的状态,无论是从传播的媒介,如书,途径,如国际通道,都尚未形成到足可以影响世界的程度。而,文艺复兴之时,中国的纸、印刷术为文化广泛传播提供了基本的技术手段;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早已联通了东方和西方,中国司南和火药的广泛使用大大拓展了人类探索世界的能力。另外,百家争鸣时人类世界刚刚处在奴隶社会的后期,各种自然科学基础还大为溥弱,无法提供进一步的突破。而文艺复兴之时,因为东方贸易和文化交流频繁,导致欧洲已开始共享世界文明成果,自然科学早已累积了雄厚的基础,这就为近代学科知识的突破提供了坚实的可能。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春秋战国时期,当时处于社会大变革关口,社会动荡不安,各诸侯国林立纷争。各诸侯国的国君为了在争斗中取得霸主地位,竞相招贤纳士,运用不同思想学说以使自己的国家富足强大起来。这便给百家争鸣创造了一个宽松的学术氛围,从而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盛景。当秦国统一中国后,为了大一统的需要实行了焚书坑儒,严重打击了各学科流派发展的积极性。随之不久出现的更加强大统一的汉朝,为了维护中央集权的需要推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而彻底的压制了各学术流派的自由发展。曾经的百家争鸣,就此成为绝唱。当然,也与百家争鸣中更多的是非自然科学学科流派有关——因为当时的人类进程尚浅,改造和认识世界的能力相当溥弱,还不足以形成自然科学更大突破的基础。而发生在1417世纪的文艺复兴,则是为了反抗宗教神权这个大一统思想下的产物,当时的欧洲就如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各小国家为了维护自己的王朝统治,竞相发展经济、繁荣商业、兴办教育、想方设法富国强军,积极吸收世界各国的先进文化知识。一旦宗教神权这个长期套在人们思想上的枷锁被解除,各种学科在被长久压抑之后,受到了东方文明精华的刺激,便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当各学科知识与各王朝富国强军的迫切愿望相碰撞时,在已初成规模的资本雏形的支撑下,便爆发出现代科学闪耀的火花,各种科学成果极大的促进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发展,从而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了人类文明的新进程。

虽然,无论是百家争鸣或是文艺复兴都受惠于大小王国鼎立下宽松的学术氛围。但不同的是,百家争鸣的势头随后被国家大一统政治需要的沸水所熄灭,就此偃旗息鼓。而文艺复兴则因为摆脱了无所不在的宗教神权束缚,在工业资本的持续推动下自由狂欢,一往直前。

我们不能就此简单的认为,国家的大一统导致了文化繁荣的枯萎,而迫于生存压力的政权林立被迫放任了文化的兴盛。但是宽松的环境因为解放了人性,故能孕育新的文化,下沉的教育自由催生了更广泛的学术交流,却是不争的事实。西方国家普遍实行联邦制,也是因为看到了大一统在各方面束缚思想自由的缺陷。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新文化的长久兴盛必须要有强大国家文化的引领和推广才能够开枝散叶,长久不衰。如果没有以秦汉开始的大一统政策,就没有繁荣强大的中华文化闪耀世界;如果没有日不落大英帝国的称雄天下,就没有欧洲科学和民主的种子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而没有足够广袤土地和完善大一统政权及远离传统战争纷扰的美利坚合众国,也就不会出现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

所以,真正有强大生命力的文化繁荣和学术自由,只有在大一统政权宽松自由的土壤里,才能持久开出香溢世界的花朵,结出惠及人类的累累硕果。

与此同时,不难发现,人类文明的突破,具有地域流动性。先亚洲,后欧洲,现在到了美洲。那么下一次会流到哪里呢?

我们得从产生新文明必须具备的条件说起。从上面对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二次文明进程的分析中,我们不难得出诞生新文明的条件如下。

首先,会发生在一块较大陆地上,这块陆地必须陆路和水路畅通无阻,这是承载新文明诞生的必须物质基础,如百家争鸣的亚洲大陆,文艺复兴的欧洲大陆,第二、三次工业革命的北美大陆。

其次,这块大陆必须要有一个相对统一而又独立于其它大陆的鲜明强势文化思想,这种差异化和强势,是新文明产生的坚实文化基础。如敬人若神取法自然崇尚天人合一的华夏远古文明催生了百家争鸣,欧洲虽然地域分裂但其实统一的基督文化催生出了文艺复兴,在基督文化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美国自由文化催生出了新的工业革命。

然后,对内,人性需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只有宽松自由的社会氛围,才能促使人性释放潜能,从而激发创新的活力;对外,则要保持开放的态度做到有所选择的兼收并蓄,吸引所有文明的成果精华,同时扩大自己的自信心和影响力。如周朝末期群雄争霸、疆界松驰导致了百家争鸣,从神权枷锁下获得解放导致了欧洲文艺复兴,远离欧洲大陆摆脱殖民统治和最大移民群体导致了美国的出现。

最后,无论是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军事力量的积累要达到一个临界点,这样才具备突破的能力。也就是只有各方面量的积累,才有可能出现质的变化。

具备了上述四条件后,才有可能出现新文明的诞生。

而什么时候会诞生新文明,则要看旧文明是否严重的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和文化的创新。当旧文明与新需求的供需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不变不行时,再加上外来文明的诱导或威胁,则新文明的导火索才会最终被点燃。百家争鸣是在周朝礼崩乐坏刺激下,需要建立新的社会价值观的需求下出现的;欧洲文艺复兴正是在东方哲学的诱导下才产生的;英国因为最先建立了君主立宪制,确保了社会的稳定,最终引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最初所继承的欧洲传统文化严重阻碍了对世界人才和资本的需求,从而倒逼出全球自由化,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进程,并加速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的到来。

我们根据以上四个条件和一个导火索分析来看:非洲肯定不可能担当新文明突破的重任,那个地方虽然很大,但是却没有独立且相对统一的思想文化,更遑论强势文化,那里的人性因为西方长期的殖民统治影响,被长期压制,也缺乏丰厚的物质积累了。南美洲,没有强势的独立文化,最大最强的国家巴西模仿的是西方文化,无论是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都做得不够,更何况它的经济增长缺乏持续性。欧洲,早已引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目前正慵懒躺在这两次革命所带来的丰厚成果上,以优越的感觉有滋有味的吮吸着自以为仍然丰盈的汁液。而俄罗斯,全球面积最大的国家,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曾经向全球输出过强势的共产主义文化,不过它目前国家管理整体架构上也已被欧美化,无论经济和文化都处于日渐衰微之中,也不能担当新文明突破的重任。

那只能是亚洲。中东,还处在宗教的迷雾之中,现代科学文明的阳光只能偶尔划破厚厚的雾霾,尚不足以做到阳光普照,经济结构严重失衡,制约了科技的发展;南亚,最大国家印度抛弃了自己曾经作为文明古国的传统文化,崇拜外来语,正被西方的民主制度改造得不伦不类;东盟,没有强势独立的文化,正日复一日的处在东西方文明余晖的重叠之中,失去了自我。东亚呢?日本和韩国太小了,何况它们正自顾自怜的躺在西方文明的暖阳里惬意的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冷眼旁观。中国呢?地球上唯一一个未曾出现过断代的文明古国,疆域广大,人口众多。在保持自己独特的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大力吸收来自西方文明的有益成果,建立了独立而又独特的政治制度。从摸着石头过河的小心探路到现在自信满满的顶层设计,在最近的10年里分别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生产国、第一大贸易大国,同时也是吸引投资及对外投资大国,科学文化正处在蓬勃的发展之中,社会沉浸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激情岁月里,各阶层人民正自信满满的奔小康。

由此看来,通过各方面比较,中国成为新文明的突破者似乎具备了所有条件。如果真这样的话,真是风水轮流转,文明从哪里出发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起始地。

在经历了漫长的狩猎文明以后,中华文明曾经引领了5000年农耕文明中近2000年,而欧洲和美洲文明领导了第一、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近300年。那么,当文明开始转第二圈时,必然会出现远超第一圈任何一个节点的强大动能。因为第一圈运转后基础已经踏实,量变必然会促进质变,同时,第一圈运转时的运动轨迹自然为第二圈指引了一个更明确的方向,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更何况,为了摆脱第一圈惯性的束缚,第二圈必须赋以空前的动力方能进入更高的轨道里运行。由此注定,人类文明的第二圈的开始必将显得与众不同,且更具有高度和宽度。也就是说即将到来的文明肯定是超越工业文明,同时它又能接住工业文明最后一棒,然后在次基础上进行变轨。

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来探讨一下什么是人类文明这个话题。

人类文明的定义:指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统称为人类文明。文明也可以指人进化脱离了动物与生俱来的野蛮行径,用智慧建立了公平合理的社会规则,彻底脱离了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的兽性。科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根本动力。

从定义可知,任何新文明的出现,应当以满足人类不断增长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为准则。什么样的要素,才是最大限度的创造出新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关键?只有先进科技加上更公平合理的社会规则。如果说科技是工具的话,那么社会规则就是对劳动成果的分配。也就是说人人享有学习和使用工具的责任和使命,同时也享有合理分配劳动成果的权利和义务。具体说就是,衡量人类文明的先进程度,是你改造世界的工具的先进程度,和工具所创造的劳动成果的多少,以及对成果的分配是否做到公平合理,这3个要素为判断准则。什么样的社会规则才是公平和理的呢?公平,就是不偏袒,劳动者承担的责任与他所应得到的利益成正比。合理,就是指符合客观规律及个体与整体的和谐原则。合理公平的分配,就是指分配既符合客观规律又能做到利益与责任相一致,同时兼顾整体和谐共享原则。

也就是说新的人类文明,必须要有更先进科学技术与更公平合理的共享分配机制。只有这样,才能保正创造更丰富物质和精神财富的积极性,从而推动人类社会持续进步。同时,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合理分配之间又是相互依赖和促进的。只有体现出共享原则的合理分配,才能促进科学技术的探索潜力,而因为科学技术出现了突破,反过来才具备更加合理分配的可能。

原始社会,科学技术极低,物质和精神财富匮乏,能分配的财富有限,自然群体依附性强,故能做到公平合理分配。奴隶社会,资源和分配权完全集中的奴隶主手中,分配完全无公平合理之说。封建社会,土地资源集中程度降低,农民和手工业者可以租种或租用封建主的土地和作坊,但需缴纳大部分利润,当然不能做到合理分配。资本主义社会,资本集中到资本家手中,但与此同时照顾到工人生产的积极性,所以分配相对而言有了进步。但是,因为资本的本性是逐利,所以注定了资本家的贪婪,工人们虽然能获得规则下的明确报酬,但是却不能制定分配规则,所以合理分配从个体与整体的和谐角度来讲并不存在,利润的绝大部分仍然集中的资本家手中。但是,资本家们可以通过鼓励发展科学技术的方式,来创造更多的财富,以此弥补分配上的不合理性——尽管分配的公平合理矛盾并不能得到彻底解决,但可以使工人们获得一种公平合理的假象。结果就是,科学技术越发达,贫富差距越大。也就是说与此前三种制度相比,资本主义社会只是最大程度的解决了发展科学技术这个要素,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分配的公平合理性——共享。既然如此,根据科学技术与分配的依存关系,分配的局限性必然会削弱科学技术发展的积极性。

这也就是我在第一篇文章《教育改革需要破壁者》中提到出过的“缺乏人性的科学终究注定是穷途末路的极端宗教”的原因。从小的角度而言,大公司高管和高技术人才的跳槽或是创业,不就是因为不能做到更公平合理的分配所引发的吗。

所以,新的文明必须要在新分配方式上下工夫,也就是说要在共享方面有更大的进步。人对物质和精神财富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对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平衡性追求同样强烈。当钱多到一定角度后,就失去了意义,反而去追求物质财富以外的东西,比如现在兴起的各种慈善基金会便是如此——这也是一种共享。

既然人有了足够的钱后,最大的享受是去做慈善之类的共享事业,从而获得物质和精神的平衡。那也就是说,追求物质财富的最大目的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能成为为精神财富的提供者而已。足可见,共享的重要性,它是压倒一切的要素。就此角度而言,谁推动了共享理念的发展,谁就能更加合理公平的解决了分配问题,从而获得更多与责任相对应的利益。也就是说制约人积极性的并不是物质本身,而是精神本身,是对共享理念的追求。不然,如何理解那些为了自由而前赴后继的勇士——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让他们宁可付出无数生命的代价仍为之奋斗?

所以,只有最大限度解决了共享问题的国家,才能让人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追求达到最大平衡,从而更加激发人们对更新科学技术探索的最大热情。只有这样,真正的和谐社会才会出现。从这点看,一直提倡和谐传统文化,如今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中国,无疑具有引领人类新文明突破的先天优势。因为这种分配制度明显规定了多劳多得的激励机制,从而完美的解决了阻碍个人潜力发展的最大羁绊,巧妙的使一个人在人格上充分独立的同时又兼顾了个体与群体融合相处,具有划时代的进步——如果百家争鸣和文艺复兴是因为中小国家林立、疆界松驰、学术自由下的产物,那么这种每个人类似一个国家的最松散结构,就是一个最为彻底的联邦制,又怎么不能开创出一个前无古人、空前进步的文明呢?

所以,无论从文明共有的特点、文明地域流动规律、文明突破需要的条件、文明本身的定义来理解,中国都具备了新文明引领者的所有要素。

那么,什么是能引爆由中国主导的人类新文明的导火索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要来看,目前阻碍中国社会发展和文化进步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中国社会正处在追赶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过程中,无论是区域发展或是社会各方面的结构都未达到平衡,所以具备了后发优势,不过这种优势更多是量的优势而非质的优势。中国早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生产大国和贸易大国,但是所获取的单位利润却不成比例。不仅如此,环境资源恶化、经济结构失衡、贫富分化不均一时难以解决。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缺乏原始创新和各学科重大理论突破,从而导致生产和贸易的商品附加值低,劳动生产率提升较慢,社会矛盾难以疏导。内焦外困,这就是阻碍中国社会发展和文化进步的主要问题。这里所说的重大创新和突破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美学等学科,自然科学创造了生产力,社会科学激发了人的潜能,美学融化了个人与组织之间的隔阂,三者结合便有了一个完美的社会关系。

而要解决这一问题,除了教育革新,毫无它途。因为,教育是唯一一种人类有针对性、有计划性,用渐进方式系统地去获取前人经验和智慧,同时不断的挖掘个人潜能,提升创新思维的活动。全民的智慧潜能一旦通过教育得到大规模的开发,将极大的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而科学技术一旦获得发展就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在社会主义完美的分配制度下,普罗大众必将获得更多更公平的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步入真正的和谐社会,推动社会跨越式的发展。也就是说社会主义需要比资本主义更疯狂更进步的科学技术、更直达人心更能够唤醒人性觉醒意识的价值观、更大程度满足人对物质和精神财富的追求及对二者平衡的渴望,要实现这些需求,就必须要建立一套超越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最优秀教育体制。

因此,只有新教育才是引燃由中国主导的人类新文明的导火索。

只有把教育作为一个突破口,中国方能真正扛起新文明引领者的大旗。教育如何突破,前面二篇文章已经讲过。现在要讲的是,中国是否真正具备了教育突破的条件和能力。

我们说过,在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家庭教育、个人自我教育这四大教育里面,社会教育是中国的强项,但是社会教育的弥补性角色,决定了能够彻底解决一切社会矛盾根源的还是学校教育。所以,我们就来探讨中国是否具备了解决学校教育矛盾的条件和能力,以及如何解决学校教育矛盾,这二个问题。

学校教育既然是国家意志的一种体现,那么国家对学校教育的关注性、理解程度和投入能力就成为了影响教育走向和强弱的关键要素。

追根才能溯源。中国之所以能在农耕文明时代引领世界近2000年,完全是因为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出现百家争鸣的结果,那种爆炸式的文明大大拓宽了中国人了解和认识乃至改造世界的眼界和能力,并且对后续的文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即使后来几乎所有王朝都实行了维护中央集权统治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排它性教育理念,但是无论是道家的天人合一、顺应自然、珍惜个人生命的哲学,墨家的兼爱、非攻、节用和推崇研究自然科学的认识论和逻辑思维,法家的”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反对保守复古、主张锐意改革的”不法古,不循今“等各家各派的有益思想,都被后人所推崇运用,它们与儒家的”重教化,轻刑法“的重视教育、施行仁政、崇尚礼仪、教人性善、以德服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忠君爱国孝父母等思想精华,共同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亘古不绝活力提供了强大的信念支撑,成为四大文明中唯一未曾中断的古老文明,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公元605年由隋文帝提出的科举制度,促进了教育事业的发展,用功读书的风气盛行。推动了文化艺术的繁荣。改善了用人制度,使拥有才识的读书人有机会进入各级政府任职。这成为中华民族引领农耕文明进程的重要保障。同时对西方国家的教育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14世纪引进欧洲,1853年英国王室任命查理·特罗维廉和斯坦福·诺斯科特两位爵士,负责英国文官制度的改革和方案草拟。他们向国会提交了《关于建立英国常任文官制度的报告》,报告中的主要观点就是建议学习、实行中国的科举制度,通过公开、竞争性的考试手段来招聘官员。这大大促进了教育在欧洲各国的普及。

由此可知,中国不仅向世界输出了文字最重要的载体——纸,还输出了发明如何传递文字的方法——印刷术,同时也教会世界如何重视发展教育、普及教育的方法。如果没有中国的这几项发明,不知世界又要在黑暗中继续摸索多久,而现代工业文明的星火能否在欧洲点燃也是个问号。

这是中国对世界教育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同时也显示了中华文明能够引领农耕文明的强大原创能力。

现在,引领世界文明的重任再一次落到了中国的肩上。然而,此时,曾经领先的科举制度和四大发明已经成为了历史,欧美先进的教育已经成为了全球教育的风向标。第三世界的精英都向欧美聚集,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大学欧美占居了绝大多数,留学成为了国人向往的必然之路,许多学科的重大原创和发发明、各领域的标准制度几乎被欧美国家所垄断。

正是看到了中国教育的落后状况,作为传统的教育大国怎能视而不见。所以从中央到地方,从专家到民间人士都提出了自己的改良秘方。既有要求学习西方素质教育的洋务派,也有回归传统国学的保守派,还有模棱两可的说要中西结合的混改派。姑且不论这些主张的优劣性,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跟随性。不是跟随西方的脚步,就是跟随前人的足迹,或者是左脚踩着古道,右脚踏着洋路。大家都忽略了创新在文明中、在教育中、在知识中的重要作用。

当然,创新并不是天马行空的凭空想象,它必须建立在对问题本质理解的基础上,然后再根据现有条件量力而行,进行方案优化,以彻底解决问题为目的。无论是中国传承了儒家传统的注重综合、讲究内在、依靠累积知识,从而获得多方位横向思考能力的教育,或是西方从小就注重实践和分析能力,教师仅作为引导者,而侧重于学生自主判断,从而获得纵向思考能力的教育,就其实质,都是为了挖掘学生自己的潜能,培养个人对事物的思考分析能力。但是,这俩种模式都忽略了人性的本质——在群体生活中个人自由追求个性化进步的一种本来属性。也就是忽视了“释放个性化自由”这个关键点。也就是说,无论东西方的教育都试图诱导学生到业已成形的社会传统价值观上面,而忽略了个人天性的自由——我们不是在因势利导个人的天分,而是钳制,把原本属于社会群体的共性,强加到个性上面,抑制个性的自由成长。我们试图培养一群群的人,而非一个个的人。这种扭曲式的教育,可能从表象上看便于社会管理,但是从实际上看,人性自由生长的力量太强大了,它会无形中增加社会管理成本,这与我们当初的愿望有不少落差。

所以,最好的教育就是对个人天分进行因势利导,在自由发挥的过程中对其进行深度挖掘,同时注重培养个人与群体和谐相处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既照顾到个性的特长,同时又兼顾到群体性关系,便于社会管理。

那么,如何识辨一个人的天分呢?只有通过对他所做事情过程的跟踪观察、分析、对比、判断,才能得知。因为当一个人自然的在做一件件具体的事时,自己的兴趣、爱好、能力、缺陷、特长都会油然而生,一览无余。

所以,教育中必须要贯彻“应用能力”至上的原则,然后再在其中灌输分析和思考能力的培养,这二者次序不可颠倒。因为,人是在劳动中学会思考,而不是思考后才学会劳动。所以说,我们与其亦步亦趋的先实行强调记忆与理解的基础教育,再实行强调有一定实践成份的素质教育,辅助以专门针对就业的职业教育,不如一步直达应用能力教育。免得重复投资,浪费国家和社会资源。以此别开生面的模式创新教育,达到一劳永逸的目的,从而让学校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

“应用能力”,并非就指一定要动手、要用工具的能力,同样也指研究方面的能力,如基础研究能力,实验能力,编程能力、写作能力、作曲绘画能力、语言能力等。因为每个人的兴趣爱好和特长不一样,学习和接受能力不一样,知识和能力结构不一样,身体状况不一样,所以就会形成人有所长,物有所短、各取所需的状态。那么就需要培养多方面多层次的应用能力。

我们说过,无论是哪种文明或是某种文明的某个层级文明的先进性,往往表现在它是否能够引领该文明或该层级文明的进步,这种进步性可以从它影响力的表现方面得知,而这种影响力往往通过向内凝聚,向外吸引和输出的形式呈现。比如引领农耕文明的中华文明在汉朝时期的文景之治、光武中兴时期开创了陆上东西方文明交流的丝绸之路,盛唐朝时期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极大促进了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的繁荣,宋元时期鼎盛的海上丝绸之路、明朝时期的郑和下西洋的航海盛举,清朝时的康乾盛世,无不呈现出对内民族团结,人民安居乐业,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全面发展,对外则形成万国来朝的景象。而引领了工业文明中第一次蒸气革命的英国,第二次电气革命和第三次信息革命的美国,无不是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方面成为全球的风向标,对内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催生出了层出不穷的各种发明创造和前沿理论研究,人民信心满满,到处欣欣向荣。对外,则是形成了规则的制定者,随便打个喷嚏,世界就会下雨,跺一跺脚,地球就会地震,影响力出现了空前的爆满。全世界的青年才俊因慕名纷至沓来,学习从科技到经济到政治、军事、艺术、工业、农业等文化,无不以此为荣。全球资本凭着敏锐的追逐利润的嗅觉,前呼后拥大量聚集到全球文明的宗主国,投资、兴业不亦乐呼。同样是一幅幅万国来朝的繁荣景象。

也就是说能否吸引全球顶尖人才来学习服务,能否聚集全球资本和资源为我所用,能否制定全球各个领域的规则和标准,能否创造出全球超前的创新研究和理论,能否左右世界各个领域的格局,已经形成了当前文明引领者的鲜明标志。

其实,无论是古今中外,一切文明的引领者,不都是各个领域学科的研究和应用能力的楷模吗?

要培养“研究和应用能力”,就必须涉及到大量的研究和应用课件开发问题。在第一篇《教育改革需要破壁者》里提到过,研究和应用课件的开发是一个牵扯全社会的大工程。它需要国家、社会、组织、个人的倾力投入。

中国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人口多,企事业单位多,自然在工作和生活实践中有益实用的经验就多。这些各行各业的成功经验都可以作为很好的案例,再套以课件的标准结构进行编辑、整理,便可以成为极好的课件。这样就有无数的研究和应用课件,然后把这些课件分门别类的放入统一数据库,就形成了海量的课件数据。当老师教学时,便可根据当地实践条件随时随地调取相应的课件,用于教学。自学者只要通过注册,亦可调取所需的研究和应用课件,为自行学习提供便捷。这样,无论是组织和个人就形成了共享全民智慧成果的良好效应,教育公平就能实现。

当然,这样庞大的工程不但需要国家和全民转变传统的教育观念,散发出积极呼应的热情,更需要从资金到政策到价值观的针对性准备,方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彻底改革。这就涉及到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而这种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纵观全球,无论欧美日俄印,都不能匹敌中国。因为那些多党制国家的政治体制,它们要形成的是一种多党制衡的国家治理,侧重于执政为党,为支持自己党派的资本家,而非为广大人民。资本决定了它的自私性,谁都想多占一份蛋糕,而不是想着把蛋糕做大,因此在西方制度下或是西方制度光照下的国家里党派之间,相互掣肘就成为了常态,党派斗争精彩纷呈的现实取代了一心为民的竞选理想。为了选举获胜,欺骗和愚弄民众就成为了常态。人民的游行和抗议活动,也因此甚嚣尘上。对外,采取极端利己主义,拉帮结派扰乱世界,浑水摸鱼、巧取豪夺。这样的制度,怎么能形成全社会的最大合力,集中全民之力办大事呢?怎么能让其它国家心悦诚服呢?

中国历史上是传统的中央集权式国家,现在是一党专制,多党协商的政治体制,而且共产党的宗旨是以服务百姓为目的,促进社会整体进步为使命,从而跳出了资本治国的局限性,能够最大程度的凝聚社会共识,劲往一处使,力往同方向上用,再加上共产党无与伦比的社会教育能力,自然能产生最大的社会合力。在这种史无前例的合力下,就能最大限度的调动全社会的资源、智慧、力量。只要是共产党下定决心要办的事,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新的文明需要更强大的社会凝聚力量,而中国恰巧就是凝聚力量最强大的国家。

所以,基于“研究和应用能力”一步到位的创新式教育,要在中国实行起来,在国家意志和社会凝聚力方面并不是什么难事。

经过多年的改革和开放,无论是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科技、文化各个领域,中国都已经取得了非凡的进步,聚集了强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这为新教育的实施提供了强大的保障。

那么,现在阻碍我们实行新教育的不利因素有哪些呢?只能出现在对教育的理解方面。

历史上,传统文化里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狭獈教育价值观,把读书推到了极高的位置,而读书又读哪些书呢,圣贤书,哪些是圣贤书呢,偏文轻理鄙商的儒家经典四书五经,也就是对古籍旧瓶装新酒式的解读。只到现在,所谓的学习在不少人的观念里就是能读书,善识字,会解文。正是基于传统教育的惯性,所以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仍然是侧重于记忆式的理解,重基础教育而轻应用教育和研究能力教育。不是个性化的教育,而是共性化下标准式的应试教育。这就造成了我们的学生学习能力强,而创新能力和应用能力弱的特点。所以,推行以培养应用能力和研究能力为宗旨的新教育势在必行。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我们已经出现了很多原创性的成果,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已经世界第一,我们已经逐渐与西方迎头赶上了,只要假以时日,我们一定能超过西方。我同意这样的观点。中国人并不比外国人差,只要我们努力学习西方优秀的地方,加强基础研究,鼓励创新,我们就能超越西方。但是,我想说的是,既然我们是因为借鉴西方而获得发展,而且我们现在的教育模式也逐步是向西方学习的,那么,我们能持续的超越西方吗?一个脱胎于母体的生命,它终究注定要受累于母体的固有影响。我们何不重造一个新的母体,一步到位,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

或许有人会说,欲速则不达,凡事需循序渐进,如果改革步伐过大,会出现教育断代的风险,从而失去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础,甚至严重影响国家和社会的健康发展。我认为,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不是不了解文明突破性爆发的特点,就是对中国发展到了什么阶段缺乏根本性的认识。任何文明到了一个临界点,就会出现一种爆发式的突变,而这种突变的表现就是与固有的模式存在着极大的差异。比如,蒸汽革命的出现与传统上靠自然动力的机械相比是截然不同,而蒸气革命与电力革命之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新旧事物之间能比吗。就象商鞅在秦国提出的“废井田、重农桑、奖军功、实行统一度量和建立县制”这些变法求新的要素哪一项是与之前秦国的传统一致?更为重要的是目前西方发达经济体已经陷入高等收入陷井,国家发展长期处于滞涨状态,求上不能求下不甘。而学习西方的中国,一旦城乡差异消除,人口老龄化到来,各种后发红利用尽,即便能够走出中等收入陷进,则迟早也会步入高等收入陷进。更要命的是美国已经能够聚天下英才唯它所用,聚天下资本和资源兴己经济,对内各种创新生机勃勃,对外拥有强大的影响和制衡力量,尚且在高等收入陷进之中,苦苦挣扎。作为人才和资本憧憬向外,崇洋媚外依然持续的中国,能比美国会好到哪里去呢?所以,我们必须要有突破性的思维,而这突破口就在教育。一旦教育获得突破性发展,对内则全民的潜力就会爆发出来,汇聚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洪荒之力,保证国家持续良性成长。对外,才能够吸引全球才俊和资本加盟,为我添砖加瓦。如果没有突性的改革,连你本身都不能出现潜力爆发的情况,谁会对你感兴趣呢?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够吸引全球的人才、智慧、资本、资源为我服务,仅凭一国之力,这个国家注定是走不远的。所以,所谓的循序渐进,根本没有考虑时不待我的紧迫性。同时,所谓的滞涨和中等收入陷井、高等收入陷井,不也正好揭示了本轮文明的发展到了一个临界点,文明已经到了需要新突破的前夜了吗,我们何不用好中国的后发优势,从基础教育一步到位至能力教育,轻装上阵呢?

或许有人会说,你说的不错,但是以目前的现有条件看,中国还不具备实行这种级别教育改革的能力。确实,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人均财富比例少,东西部发展不平衡,城乡二元结构矛盾突出,现代化建设尚未完成,人民群众教育素质相对不高,就连高中教育到现在也不能作为义务教育加以普及,更别提高等教育的普及了。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条件。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因为,无论是东西部的平衡,城乡二元结构的消除,现代化的建设,完全教育普及都是迟早的事,预料之中都能实现。如果我们现在不对未来的教育改革进行有效的探索,甚至是尝试,那么当我们真的走进高等收入陷井的时候,说不定欧美已经摆脱了束缚,前行而去,到时候,我们要再次赶上,就不那么容易了。

通过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社会已经焕然一新,国富民强,全民凝聚力空前集中。正是这样,社会和国家对人才的需求与日俱增,虽然每年有大量的高校毕业生,但是却不能及时提供企业急需的对口人才。与此同时,因为中国没有出现相当数量可以执全球教育牛耳的尖端大学和研究机构,所以不能吸引全球精英加盟助力,这终归对中国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不利,这与全球新文明引领者的形象差距甚远。所以,传统教育的弊端显露无余,教育改革已然成为弦上之箭。

所幸的是,来自民间的教育,现在有了回归民间的倾向。一些有能力有教育情结的个人和社会组织,已经积极投入到教育的发展之中,更有甚者已经在尝试新的教育方式。不少助学基金,慈善基金,教育投资基金已经以私人或组织的形态出现。这无疑对中国发展教育是一个相当的利好。但是,相对于中国这么一个庞大体量的国家而言,有些杯水车薪。更何况,文凭与标准化的应试教育挂勾始终是阻扰一切教育变革的藩篱,同时也误导了人们对人才评判的价值取向,任何其它方式的教育在此面前都无能为力。

因此,从国家层面,现在就重视教育改革已经刻不容缓,时不我待。而且在第二篇《如何一劳永逸的解决传统陋习》里,已经论证过,只有学校教育才能一劳永逸解决传统陋习,彻底提升国民素质,把社会治理由务虚转移到务实上来,从而节约大量的隐性或是显性的治理成本。更何况,如果把投资教育作为一个战略投资的话,那它的价值效应和收益回报将是持久和高额的,同时还能拉动内需,不会形成重复投资造成浪费。投资修筑一条通向智慧的富路,永远比投资一条通向经济致富的路,更有价值,更可观,更具持久的回报,因为它关系到亿万中华儿女数百年来的振兴大梦能否真正实现。

如果说,19世纪60年代末日本在受到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冲击下,能够毅然决然彻底抛弃1000多年的老师——中国,由上而下举全国之力推行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全盘西化与现代化改革运动,推行殖产兴业,学习欧美技术,掀起工业化浪潮,并且提倡文明开化、社会生活欧洲化,大力发展教育等空前举措,从而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走上工业化道路的国家,逐渐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那么,作为曾经被日本长期学习的老师,在共产党领导下,目前已经取得骄人成绩的中国,背靠5000年的文明史,头枕着2000多年农耕文明引领者的辉煌业绩,集文明共有特点、文明地域流动机遇、新文明突破潜质于一身,已经具备了强大变革可能性,她理所当然要接受全人类赋于我们的使命和担当,同样可以更加毅然决然的果断扛起教育革新的大旗,举全国之力、全社会之力主动去彻底改变我们传统的教育模式,为人类文明新的突破作出创造性贡献。这是大势所趋,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应时势,及早准备,不能辜负全人类的重托。

中华之光必将照耀世界,赐福全球!给人类文明带来新的希望和梦想!

 

作者:林樾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