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微艺术 发表于  2017-03-01 10:13:03 19166字 ( 0/974)

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酒文化

酒与中国古典诗词呈现的是形影不离之态。诗酒结缘,似乎已成为中国古典文学的一个传统,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魏晋文学、唐诗和宋词。文人墨客们斗酒斗诗,诗增添了饮酒之乐趣,而酒则舒扬了诗的精魂,酒文化也由此应运而生。

鉴于此,小编邀您一起畅游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酒文化,追寻其文背后的点滴事迹,细数那些如痴如醉的饮酒名篇,虽挂一漏万,但愿能勾起您的诗酒之兴,聊做一块引玉之砖。

魏晋诗词中的酒文化

从东汉至魏晋的二百年间,内忧外患接踵而来,政治党派对立,党锢之祸时常发生。在这种社会环境下,魏晋文学分为几大流派,以曹氏父子为代表的建安文学,以阮籍、嵇康等为代表的竹林七贤的正史文学,以及陶渊明的归隐田园诗歌。他们虽文学主张不同,风格各异,但皆有以酒为“酵母”引发的佳作,在他们的“酒”文字中或隐或显地流露出了他们对时代的情感。曹操的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便是“魏晋风流”的真实写照——沉溺酒中,无为而任性。

魏晋文人纵情于酒,但“文人雅客”的身份让他们对饮酒的环境、对酌对象和对饮方式等都有着独特的追求。

百酒图

在环境上,遵循“春饮宜郊,夏饮宜庭,秋饮宜舟,冬饮宜室,夜饮宜月”的原则。如张正见的《饮酒》“当歌对玉酒,匡坐酌金罍。竹叶三清泛,葡萄百味开。风移兰气入,月逐桂香来。独有刘将阮,忘情寄羽杯。”集天地人和四素于一体,只为莫负杯中美酒。

魏晋文人不仅追求饮酒环境的优雅,也强调“合适”的对饮之人。沈约送别范公时,曾邀其共饮,并赋诗作别曰:“勿言一杯酒,明日难再持。”别说这小小的一杯酒,待老兄你走后想与你共饮都难再持杯了,离别的感伤不言而喻。

在饮酒方式上,追求高雅的境界,必须琴瑟和鸣,诗酒共饮。嵇康说,“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足矣”,想必这也是当时大多数文人的简单而理想的生活。

唐诗中的酒文化

诗酒结合最鼎盛的时期,当属唐朝。唐诗中的酒文化,是情、酒、诗三者的相互交融,相得益彰。

唐朝国家政策开明,朝廷百官宴游,唱诗互和,以为谈佐之乐。这些共同促成了唐诗空前绝后的繁盛之势。诗人多爱饮酒,诗歌的繁盛映衬着酒文化的发展和繁荣,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佳作是酒后兴起而作。诗人借酒表现自己丰富而复杂的情感世界,不经意间也展现了唐代的酒文化,酒文化又反过来促进诗歌的发展,正所谓诗酒相融成一家。

《琉璃堂人物图》

唐诗中饮酒场合十分丰富。

首先,宴会亲友,叙团聚之喜悦。“流落时相见,悲欢共此时。兴因尊酒洽,愁为故人轻。”偶然的久别重逢,喜上眉间,煮一壶清酒共饮畅叙。此刻,再多的悲愁也将散尽,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之感溢于言表。唐代写酒的诗歌中,宴会酒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其次,饯行好友,叹离别之情愁。好友将远行,为临行好友设饯行宴。为其送上最真诚的祝福,并表达自己的绵绵离愁,这是唐朝大多数文人会都有的饯行之举。“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多少离愁尽现于此。

唐朝诗人在月明之夜设饯行酒为好友饯行

再次,犒赏将士,歌咏为国捐躯的英雄豪迈。唐边塞诗中,那些为国守边的将士,他们心中既有报效祖国的豪情,又有背井离乡、远离亲友的悲戚,于是借助酒兴,在荒凉大漠的衬托下,谱写出无数悲壮的战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视死如归的悲壮和激昂令人钦佩。

小酌独饮,抒人生之感慨。“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悠然之态尽显于前;“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苦闷的内心可见一般;“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的少侠之气颇具感染力。

还有《将进酒》的豪迈,《登宣州谢朓楼》的慷慨等等。

唐代诗人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倾注于酒中,吟咏出生命的千姿百态。他们反复酝酿,渲染了醇厚而浓烈的酒文化,也促成了唐诗在中国诗歌史中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

宋词中的酒文化

酒是宋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意象之一,主要是围绕词人的个人生活而展现酒文化的。酒与宋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文人墨客爱饮酒赋诗,江湖侠客喜以酒会客,士大夫则以酒待客。酒酣复醒,作词一曲以记之,恰似“一曲新词酒一杯”。

对月饮酒图

宋词因风格差异被划分为豪放与婉约两派。豪放派词作中的酒,是豪迈或悲壮的浊酒。“一杯浊酒两篇诗,小槛黄花共醉”,故友相逢,浊酒一杯,淡尽古今万千事,所有的洒脱和豪迈,只在这杯浊酒中。又如“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将士离家千万里,归期无望,对家乡的想念,全付诸此樽浊酒。也许,浊酒的强劲可以冲淡词人对家的思念,亦或醉后才是归期。

与豪放派雄浑的浊酒相比,婉约派词中的酒,是温和而优雅的清酒。婉约派的词作多含淡淡的儿女情愁,其词句工整,读起来朗朗上口。“午醉未醒红日晚,黄昏帘幕无人卷”的醺醉的少女,红日黄昏,久未曾动的帘幕,一切都显得温婉而静谧,字里行间却还流露出几分怨怼。又如“两地离愁,一尊芳酒,凄凉危栏倚遍”,弹琴寄恨,都不减相思,便只能倚遍危栏,借酒浇愁,心中无限幽恨。

沉醉不知归路

元明清诗词中的酒文化

元明清时期,战争频繁,百姓颠沛流离,人们在酒文化中也充满了对和平安康的寄寓。甚至不同的节令,所饮之酒也大为不同。新年用椒柏酒祭祀或献于长辈,表达对祖先和长者的拜贺;端午饮菖蒲酒,是春季养生的佳品;重阳饮菊花酒,养生之余,更承载着老百姓对“吉祥”的祈求......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需要有何等的自信与豪放情怀才能达到同这位名传千古的风流才子一般的境界?“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又是何等深厚的情感,才能让这位堂堂九尺男儿整日以泪洗面,借酒浇愁?

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

元明清时期的酒文化,不仅藏于文人的诗词曲赋之中,更飘香于该时期的古典名著当中。

此酒乃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曲酿成,因名为万艳同杯。”这款“万艳同杯”,流露出“宝哥哥”无尽的缠绵风流以及对人生归宿的无限惆怅。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在酒中挥洒自己的喜怒哀乐,酿成了许多醉人的诗篇,这里所介绍的,仅仅是点了个题而已,中国古典文化源远流长,酒文化千古流芳,它将随着时间的陈酿醇香不改,愈加迷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