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文化论坛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3 21:40:00 11字 ( 23/3311)

(原创)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连载)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4 13:26:36 29字 ( 0/214)

都排好版了,怎么乱了呢?怎么解决啊?请网友指点一下。谢谢!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4 13:12:01 73005字 ( 0/836)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原创首发)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6-10 18:40:55 6219字 ( 0/0)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海市蜃楼 海上日出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20 20:29:29 32103字 ( 0/116)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二 “海鹰”在基辛格秘密访华 和“9.13”事件中)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27 20:03:36 4421字 ( 0/13)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5-09 19:35:23 4349字 ( 0/22)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剪飘带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5-15 20:55:53 3428字 ( 0/12)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生水煮饺子 就餐姿态)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5-20 20:24:49 5202字 ( 0/33)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伙食和士气 两种不同肤色的脸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6-03 19:51:04 5042字 ( 0/0)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三 大海浪花 健跳垂钓 肥皂“糖”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07 18:28:52 30425字 ( 0/316)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九 “海鹰”部队的新艇长)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11 18:00:51 27268字 ( 0/144)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十 防备苏联的进攻)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14 21:04:45 20869字 ( 0/80)

(原创)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连载十一 外交部“值班部队”)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03 20:46:45 11字 ( 0/37)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八 “成都”舰在1964年)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4-06 11:36:06 34105字 ( 0/26)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八 “成都”舰在1964年)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24 21:26:22 19828字 ( 0/51)

(原创)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连载七 远征蓝水)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4 20:44:00 29302字 ( 0/237)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三)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7 07:37:25 13911字 ( 0/53)

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2017版 连载四)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8 22:07:18 53497字 ( 0/108)

(原创)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连载五 周总理指挥我们调查“跃进号”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22 20:12:41 11字 ( 0/28)

(原创)难 忘 的 海 魂 ----一个老水兵的芳华(连载六 两下闽北打击特遣支队 )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5 13:17:48 0字 ( 0/30)

新军舰在航行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成都”级护卫舰先 后服役,成为我军战备值班部队。

新军舰在航行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成都”级护卫舰先 后服役,成为我军战备值班部队。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6 20:40:48 56字 ( 0/7)

请大家指点一下怎么发照片啊?谢谢!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6 20:18:51 46字 ( 0/1)

请大家指点一下怎么发照片啊?谢谢!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蓝披肩 发表于  2018-03-14 19:50:01 216字 ( 0/172)

1953年2月,毛主席视察海军。(图)

“成都”号护卫舰上的新水兵

 

“首战用我”的“成都”舰

 

1962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护卫舰六支队驻地定海塔山码头,我登上了“成都”号护卫舰。从此,我成为该舰的一名新水兵。

护卫舰六支队辖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大队。其中十六、十七两个大队均系缴获的老旧护卫舰,日常多担负护渔和护航任务。

护卫舰十八大队是我国自苏联购买装备,并于1955年开始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海军唯一的新型护卫舰大队。老同志告诉我,一艘新护卫舰价值十五吨黄金,相当于两个武汉第一座长江大桥的造价。同期,我国还购买并建造了新的扫雷舰大队和猎潜艇大队。

该型舰长91.5米、宽10.1米,满载排水量1460吨,编制人员170人。主要武器有100毫米主炮三门(可经炮瞄雷达和指挥仪实现全自动、半自动射击或手动射击。),双联装37毫米高炮两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一座(七十年代初改装为舰对舰导弹发射架),舰首中主炮后方甲板有24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发射器一座,后甲板有432毫米深水炸弹发射炮四座,并在左、右舷各有水雷滑轨一条,可装水雷若干枚。

该型舰最高航速28节。“节”为速度单位,1节=1海浬/小时,1海浬=1852米,28节即28海浬/小时(约51.85公里/小时,即14米/秒。)。续航力2000海浬/18节。当时,一般舰船航速多在15节以下。

护卫舰十八大队系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辖“昆明”、“成都”、“衡阳”、“贵阳”四舰(舷号依次为205208,后变更为505508)。

周恩来、刘少奇、朱德、董必武、宋庆龄、贺龙、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都曾先后到该大队视察工作,对部队成长极为关怀。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该大队执行重大任务,并于1965年题词:“从实战出发,从严、从难训练”。

护卫舰十八大队自服役后就担负了繁重的战备值班任务,成为人民海军的重要威慑力量,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保卫万里海疆做出了重大贡献。用现在的提法,这是一支“首战用我”的拳头部队。从这支部队先后走出了一批将军和骨干,为海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和战友们都为自己成为总参谋部作战值班部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和自豪。“打出国威,打出军威”不仅是我们的行动口号和决心,更渗透进了各项任务和日常训练。

1974年初,西沙战事紧,护卫舰十八大队首次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南海,从此该大队隶属南海舰队,这是后话。

我刚到“成都”舰时,舰长为安立群(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先后担任海军参谋长、东海舰队副司令),政委朱汉三、副()长王永兰、副政委赵×× (名字记不清了)

我上舰的当天晚上,安舰长就到各住舱看望了刚上舰的新水兵。一见面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亲切地叫我“小王”,给我留下了平易近人、记忆力强的好印象(我于八、九十年代两次见到己担任重要职务的舰长时,他仍亲切的称呼我“小王”。说起当年的战友和现状时,他都能一一道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领略了他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

晚上,我躺在床上,扩音器里传来了舰值日宣布“熄灯,打开夜灯”的号令。住舱里绿色的夜灯亮了。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新鲜感油然而生。

“成都”舰有着良好的一日生活、训练制度。

每天早晨小扫除后,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届时,全体舰员后甲板列队,按照港内信号台的统一号令,各舰鸣笛,舰员向军旗敬礼。舰首长走出队列问候全体舰员:“同志们好!”舰员齐声回答:“首长好!”这声音雄壮有力,响彻了军港。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低空盘旋觅食。各战位开始了机械检查和战斗操演。枪炮兵们的口令声和装填弹的“咣、咣”声,声声震耳。

这就是军港的早晨。

 

首次出航

 

1962430日上午,“成都”号护卫舰驶离定海塔山码头,前往舟山东部海域担负“五一”节战备值班任务。这是我上舰后的处女航。     

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群岛和军事要塞,位于我国南北海上交通要道,是上海和江浙的天然屏障。

舟山群岛多系山峰,岛屿之间航门、水道甚多,军事地位十分重要。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北上天津,我守军在此与其展开激战。

军舰在岛屿间缓缓穿行。开始通过虾蚑门了。虾蚑门是从东方进入舟山本岛和杭州湾的重要航门,它的北侧是桃花山,南侧是虾蚑岛。

军舰在桃花山岸边几十米外通过。放眼望去,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面前,桃花山高高耸立,一条瀑布高悬在半山间,真可谓青山绿水;而山下渔童戏耍,炊烟缕缕。那动人的景色是我这支拙笔所难以表述的。

在以后的水兵生涯中,我走过了东海、黄海和渤海,但只有桃花山给我留下的画面最美丽,印象最深刻。

军舰向东驶出了虾蚑门。回首桃花山和虾蚑岛,一个个山洞的洞口依稀可见,那里是我军的海岸炮兵阵地。

向东望去,万里海疆展现在我的眼前。

“成都”舰开始高速航行,碧绿的海水卷起了白色的浪花,海风扑面,战舰也开始颠簸起来,我第一次晕船了。

老同志一看我晕船,就亲切的逗我:“啊!大海啊,我的母亲—,哇,哇—。”在同志们的鼓励下,我尽管胃里很难受,但情绪还是高涨的。

在我的海军生涯中到底晕了多少次船,呕吐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晕船的滋味却终生难忘。

说起晕船呕吐,水兵们戏称为向大海“缴公粮”。未晕过船的人是体会不出晕船的滋味的。晕船严重时,吐空了胃,就吐苦汁,一无所有就一次次地干呕,人也晕得浑身无力,不想动弹。

但是,在水兵靣前晕船再厉害也必须坚守战斗岗位,战斗警报一响,水兵们象触电一样跃起,人人照旧生龙活虎。这既是觉悟和意志的体现,也是精力高度集中的结果。相反,则如同逃兵一样的耻辱,而这种人我还从未见过。战斗警报解除后,晕船的难受劲就又上来了。

“成都”舰在进行了一天的战备训练后,錨泊于普陀山南锚地。普陀山是佛教名山,也是《西游记》中记载的海岛之一,其东侧的洛伽山、白沙山、野猪礁等,均在该书中有记载。

“五一”节时,我们从舰上向北望去,只见普陀山上遊人如织。但我舰官兵却无机会一览众刹。因为,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忠诚保卫着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第一次目睹了万里海疆的娇美,进一步增强了我为它而战的决心。第一次晕船使我明白,我已经成为用血肉之躯保卫万里海疆战斗序列中的一名水兵。

 

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阴谋

 

处女航后,舰首长安排我担任舰部内勤工作,战斗岗位在三七炮弹药库。担任内勤要机灵、勤快、有礼貌。我在这个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了近一年,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就在我担任内勤几天后,传来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将乘“成都”舰视察东南沿海防务的指示,我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任务很快取消。

为粉碎蒋介石窜犯大陆的新阴谋活动,东南沿海紧急战备开始了,此时是19625月中旬。

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当时,我们一般称其为“蒋帮”等。)錯误估计国际、国内形势,认为:大陆是一堆干柴,一点就着,现在是反攻大陆的最好机会。因而蠢蠢欲动,欲组织兵力在闽浙沿海登陆。为此,成立了“反攻行动委员会”,下达了“征兵动员令”。

实际上,蒋介石逃亡台湾后就一直未停止对大陆的骚扰和破坏。六十年代初,蒋利用UP2V、无人驾驶飞机、空漂气球等经常窜犯我内地,而 RF101则利用山脉掩护低空窜至定海等沿海地区。

当时,针对敌机低空偷袭的新情况,各舰艇航行和驻泊都设有值班炮,在确认是敌机并在有效射程内时,有权自行射击。我上舰第二天就遇到了“战斗警报”,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我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五、六十年代,我军在东南沿海和内地的对敌斗爭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196299日又首次用导弹击落U2高空侦察机,再次沉重打击了蒋介石的气焰。

针对蒋介石的所谓“反攻大陆”新阴谋,我军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部署开始调兵遣将。

资料记载,1962530日毛主席听取了罗瑞卿总参谋长关于战备工作的汇报,并作了重要指示。1962610日中央发出了关于准备粉碎国民党军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高警惕,加強战备,决不让国民党军的阴谋得逞。

紧急战备开始后,护卫舰十八大队急赴上海吴淞进行战备抢修,准备南下作战。

与此同时,我舰进行了深入的战前动员,主要是激发官兵对人民公敌蒋介石的仇恨和树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我清楚地记得舰党支部专门把决心书和保证书陈列出来激励士气,其中也包括已退役的老战士要求重返前线的来信。

随后,我舰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军舰上每个水兵都有一本《水兵手冊》,上面载明了每个水兵所在的战位及其在各种部署中的职责和操作程序。我对此进行了认真学习,积极参加了训练,遇有“战斗警报”,按部署做好各项战斗准备。

每逢出海训练,舰首长就不能正常吃饭,特别是安舰长从出港就坚守在指挥台上指挥训练和航行,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每逢这时,我就在配膳室的电炉子上放个鋁盆,下点面条,或者烤点面包干。别看那时我年龄不大,但我做的饭大家还是满意的。

战友们的家信和报纸也都由我从驻地收发室取回后,分发给大家。我把每天的报纸及时悬挂到报栏,报栏前立即围满了水兵。首长和同志们都亲切地称我“小王”和“小鬼”。

也许由于年龄的关系,我干起活来有时毛手毛脚,记不清打了多少个热水瓶。记得有一次从吴淞码头上打水,我双手各拿两个水瓶,上舰时给绊倒了,四个水瓶一下子就全部报销了。事后,谁也没有责怪我,但我却十分内疚。

在我担任内勤期间,机要员陈玉肖、文书周春树等在工作上都给了我许多帮助。

1962623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发了重要新闻:从权威人士方面获悉,蒋介石匪帮妄图窜犯大陆。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已经严阵以待,必将全歼来犯之敌。

重要新闻揭穿了敌人的阴谋。此时,我军已进入战备状态一个多月。

由于全国人民和全军进行了充分准备,蒋介石被迫放弃所谓“反攻”大陆的计划,又开始实施了一个新的阴谋。

1962年起,蒋介石连续对我沿海派遣小股武装特务进行破坏活动。

敌人的战术是捞一把就走,那怕上陆之后拿个门牌、抓根草。目的就是制造政治影响。规模上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输送方式釆用特务船(伪装的渔船)、海狼艇(一种高速摩托艇)等输送工具。

几年间,北起胶东半岛南部沿海,南至广东沿海,我国军民歼灭、俘获武装特务104股。少则几人,多则70余人。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相呼应,印度尼赫鲁政府也在中、印边界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用武力方式掠取中国领土。(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19604月周总理曾去印度与尼赫鲁会谈,由于印方坚持无理立场,双方未达成协议。此后双方官员会晤也无结果。)对此,我军始终坚持“有理、有力、有节”和“不先打第一枪”的对敌斗争原则。

196210,印度在边境地区向我发动全面武裝进攻,我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打出了国威和军威(此后,两国边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保持平静。),湧现出了坚守择绕桥的战斗英雄吴元明(当一群印度兵用刺刀顶住吴元明时,他毫不退缩,坚持不先打第一枪。)、舍身滾雷的战斗英雄罗光燮等一批英模人物。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参战部队“吃大苦、耐大劳”和“打出国威、军威”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我和战友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事隔五十多年,英雄们的事迹仍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