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港澳台论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1-03 20:51:40 35968字 ( 0/2030)

(原创首发) 艺术真实和生活真实

       艺术真实和生活真实

 

我不是在上文学概论课,无须从概念上来诠释这个文艺界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问题。我只从个人的认识来谈这个问题。

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的关系反映着个人对文艺规律的理解,体现在个人创作实践以及对作品的解读之中。

每个人的创造都是个性化的,每个人对作品的理解也是个性化的。因此,这不是一个孤立的文艺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不同的哲学观点、美学观点和文艺观点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都是不一致的。

辩证唯物主义的文艺观认为,生活真实是主要是指生活本质的真实。所谓生活本质就是指:在现实生活中(特定的生活环境中),1、具体人物之间的必然联系;2、人物之间的必然联系与时代的必然联系;3、在这两个“必然联系”下,人物的逻辑性反应。有点拗口,直白地说就是真实的生活环境,具体人物与他人的真实关系,具体人物在真实环境及真实关系下的真实反应。这就叫生活的真实。

艺术真实要先解释“艺术”。这里的“艺术”实际上是指创作人对生活的理解,对社会的期望以及通过形象来表达理解与期望的水平。创作人不是直白地说出这种理解和期望,而是要通过艺术形象和情节来曲折地表现自己的这种理解和期望。因此作品总顽固地带着创作人的影子。艺术的真实就是指创作在符合生活本质前提下,作品每个细节都要源于生活的真实,而情节则必须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即符合一般生活的常理)。

如何理解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呢?

拿生活的真实来说吧,每个人的生活和经历都与时代和小环境密不可分。时代和小环境有其共性,而不同的人的经历和感受又是迥然不同的。比方说在同一个时代的同一个小环境中,有的人会受到鼓励,有的人则受到排挤。即便在同一个家庭,孩子也会有被溺爱和被厌弃分别。他们的同一环境的经历和感受就完全不同。同一时代的不同小环境也不尽相同。比如同一时代的不同家庭,其小环境就不尽相同。

创作者总是依据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对社会的期望进行创作的。这就叫作品的“主题”。对创作者来说,生活(表现对象)是客观的而作品的主题是主观的。主题可能符合生活的本质,也可能歪曲了生活的本质;而作品一旦形成,每个读者(包括观众,以下同此意)又总是依据自己的情感和经历对作品进行个性化解读。对读者来说,作品的主题是客观的而解读却是主观的。因此“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是生活的观众及解读者,读者是作品的观众及解读者。

而无论“读者”怎样解读,“客观”还是客观,依然是“解读”的准绳。作者的创作主题偏离了生活的本质就是对生活的歪曲,读者的解读偏离了作者的本意就曲解了作品。尽管“文无定解”,而客观的准绳却总是存在的。

说具体的例子,我在《陶栤》中写了一个场景,造反派把老革命、教师和社会流氓都当作“牛鬼蛇神”关在了同一间礼堂里。大时代和小环境是完全相同的,而里面的人物却表现各异,老革命吕贤蔚依然保持着革命者的气节,一位老教师却对着窗口望着天空唱“抬头望见北斗星……”(作秀),一个品质卑劣的教师却在偷偷记录着礼堂内每个人的言行准备向造反派头目报告,流氓地痞还是流氓地痞的一贯行为。

每个人的表现都是各自“人性”对特殊环境的主观反应,而时过境迁之后,除了老革命吕贤蔚以外,所有的人都说自己当时是“受迫害”。这就是时代变了,小环境变了而各自的人性依然没变的典型例子。

决定创作理念和解读理念的主要依据是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不能简单地与个人品质划等号却一定构成个人品质的主要成分。社会存在决定人的思想意识,个人的思想意识一旦形成就具有了很大的稳定性。环境改变之后人的思想意识不会立即随之改变。因此,改变人的思想意识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任务。封建社会几千年,资本主义几百年,而新中国的社会主义的新思想才几十年。以几十年的新思想改造几百年、几千年的旧思想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吗?

因此,你不能认为只要在革命的队伍里人人都是完美的革命者,只要在雷锋的时代里人人都成了雷锋,再没有了“心理阴暗”了。这种认识是幼稚的,也是有害的。

事实上,在以马克思为理论基础的革命事业中,多数人还都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参加到革命事业中来有的出于对信仰的追求,有的则是为历史潮流所裹挟,更多的则是现实生活的“压迫”。一旦参加到革命事业之中,他们绝大部分的行为都是在立功,都是英雄的行为;而要使他们在思想意识上真正达到“马克思主义者”的标准,那还要经过一次次革命风暴的洗礼,长期革命实践的锤炼以及个人主观努力的程度。

我们的文艺在表现这个过程时不能单有歌颂和粉饰,也要暴露阴暗面。暴露阴暗面的目的绝不是否定革命事业,不是否定革命时代,而是表现革命过程的艰难和艰巨,为了进一步地消除阴暗面。

无可否认,确实有人在借揭露阴暗面而彻底否定革命的本身,否定革命的时代,这就是立场的问题了。这种立场的文艺是需要抵制和批判的。

而如果暴露阴暗面是为了消除阴暗面。那就应当受到鼓励。比如反映形式主义的学雷锋是为了真正把学雷锋倡导为一种生活方式,就是要积极鼓励的。

我写过一篇小说《周二伢》,表现了一个红军战士的成长过程,并不“高大上”,细节却完全是真实的而不是杜撰的。周二伢最终也未必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他的一生是无愧于英雄的一生,是值得敬仰和歌颂的。

                                颂明

                           201713

           

 

【附录】

周二伢(小说)

1933年冬。湘赣交界的深山里,滴水成冻。16岁的周二伢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同时参加了红军。

当时红军正在搞肃反。白天抓人晚上说毙就毙了。搞得人心惶惶。卫生队有个小护士看不惯,悄悄说了声:夏曦就是个活阎王。结果被人给回报了。下午就被关了起来。

下半夜换了周二伢的岗。

二伢拄着枪靠门边站着,只听小护士轻轻地喊着:小哥,小哥。

二伢回头一看,皎洁的月光正照在她的脸上,如凝脂般润嫩,像仙女一般,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小哥,我天明就要被枪毙了。我今年才17岁,我想临走前把青春留给你吧,也不枉在人世间走过一遭了。

二伢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牙关紧紧地咬着。不一会儿,竟神使鬼差地把门给打开了。

小护士扑到二伢的身上,把二伢紧紧地搂住。

二伢喘着粗气。用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两个人都哭了。

第二天,来接岗的战士发现二伢和护士都不见了,可吓坏了。急忙回去报告。部队派人搜了一天的山也没找到他们。

月朗星稀,又饿又冷的二伢子和小护士悄悄溜进了一个村庄。

狗此起彼伏地叫着。

村东大户王得财悄悄走出院子张望,发现了一男一女两个红军进了村,吓得赶紧缩了回去,栓紧大门,难道又要过红军了不成?他立刻让家人去报告在白军当连长的儿子。

二伢子敲响了一户农家的门。

大娘开门一看是红军,喜出望外,嘘寒问暖。二伢子只好说掉队了,正在追赶队伍。

大娘二话没说就张罗着做饭,大过年的,家里还有一盆野兔汤,下了一锅年粑粑,是娘家送来的。

二伢子和小护士狼吞虎咽地吃着。大娘的儿子盼米扒在桌边看着,笑着。

一碗下肚,浑身有了热气,二伢子才想起来招呼盼米:你也吃一碗?

我不吃。我吃过了。你俩好久没吃了吧?

盼米今年14岁,他家是猎户,因为王得财逼着他爹用熊掌抵租,去年秋天被熊瞎子给拍了。现在家里就孤儿寡母。

正说着,村里的狗又狂叫起来。

大娘出门一看,是白狗子进村了。她急忙把盼米推给了二伢子:你们快带着他走吧。他成天嚷着要去当红军。菩萨保佑,让红军到家来了。这是天意。快走。千万要把盼米带到红军队伍里啊!

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大娘义无反顾地出了门。

全村的人都被集中到了小稻场上。

白狗子的火把把稻场照得通亮。

一个排长狂叫着:有两个掉队的红军进村了,藏在谁家赶快交出来,不交就屠村!

大娘坦然地站了出来:到我家来了,已经走了,把我家的盼米也带走了。

白狗子将大娘杀了,尸体放在场上几天几夜才被人给悄悄埋了。

 

1936年春天。西北的天气开始回暖。

一队红军押着两个小红军往延安城外走。

三个身材魁梧的首长正好迎面走来。

怎么回事?他俩怎么啦?中间一位操湖南口音的首长问。

报告首长,他们是逃兵。拉出去枪毙。

他们还是孩子嘛!中间的首长向左右两位首长看了看,用目光征询着他们的意见。

左边那位留着胡须的首长说:你们先把他俩带回去吧。我马上去和你的首长商量处理意见。

两个小红军被带了回去。

他俩就是二伢子和护士。

二伢子后来成了解放军的团长。护士是她的妻子,在解放战争为保护伤员牺牲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