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港澳台论坛
jimmye01 发表于  2017-09-12 19:01:22 3918字 ( 1/1763)

如何才能化解港人的被殖民地情结?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10日在个人微博发表的长篇评论如下:

“看了看那个用最具羞辱性的语言来辱骂自己的同胞和生养他的故乡的唐立培的微博,我真是只有难过。他其实挺真诚相信他今天所信的那一套,有人说他是想投机捞好处,我倒觉得未必这么简单。他愿意辩论讨论。他其实真心认为那个敢于制止分裂国家的言论的女生丢了大陆生的脸,是不懂得真正高大上的民主自由的原则的野蛮粗鲁之辈,当然更看不上帝吧出征的那些中国内地的年轻人,认为他们是野蛮粗鲁不能和他对话的。他其实是真心对他们鄙夷不屑的。他觉得自己其实是真的高大上地看着这些愚昧的芸芸众生。他要向这些中国人传达一个高等的,懂得西方自由民主理论的华人和这些人之间的差别。他用一种“训导”的语气来告诉他们中国是多么不堪,他们是多么的粗鲁。

“这其实和他的环境和背景都有关系。在关于人的区隔中,有一种区隔是潜移默化的,原来这位唐同学在自己的家乡曾经被那么肯定,一旦在香港他还要更努力地优秀下去。而在那个氛围中,中国大陆是如此地让他们轻蔑。过去被轻蔑的理由更重要的是穷和脏和土,而现在大陆的经济发展让这作为根据比较难了,但还是一个抹不去的印记。现在主要是横蛮粗鲁,又土又横,不懂得民主自由的高大上的理论。他要在那个环境里努力得到肯定,就要认同那个环境下的主流。他一定感受过作为一个内地来的人所感受到的潜移默化的难以表述的微妙的东西。

“他就很容易接受那些观点,为了抹去自己的来处,自己的同胞给自己带来的让人轻视的东西,就要不顾一切地“融入”那个圈子,也以那个圈子的是非标准看待一切。一方面要竭尽全力显得更像个‘香港人’,或者比‘香港人’还‘香港人’,自然会更多地接受在那个圈子里的主流的观点。另一方面要尽力表达对自己的过去,对生养自己的国度和那些自己的同胞的轻视。他只有更多地表达对那些人的轻蔑,才会在那个圈子里得到肯定。这其实和殖民主义在殖民地培养的那种“高等“”的被殖民者的心态非常接近。这种殖民教育让那些人成为对自己的民族感到羞耻,觉得优越于同胞,却甘心认殖民者为优等民族的‘精英’。那些人要努力更像一个白人,甚至为之的肤色和举止时刻感到羞愧,感到自己的同胞正在丢自己的人。他的微博里,强调那个撕掉分裂国家海报的女生其实英文不行,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一个对自己国家有认同的人怎么配说出好的‘英文’?这正是他的逻辑。那两篇文章的高谈阔论的大道理下面的心态和感觉,就是对那些怼他的同胞的最真实的鄙夷。

“最让人难过的是,在受到中国社会看不下去的广泛抨击之后,他的那个声明的说法里哪有一丝一毫对自己羞辱自己的故乡和同胞的羞愧悔恨,而是用一种官方式的表达敷衍过去。他内心的感受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理解。他真心地丝毫也没有考虑过曾经以他为傲的家人、同学和故乡的人们的感受,他觉得他们就是一些比他低下的人群。这种感觉让他在那个小圈子里既失掉了对世界的现实感,也失掉做人的起码的底线。这真是让人感到悲哀的。殖民主义对人的伤害在于它用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你觉得自己是低贱的,自己要奋力摆脱这感觉,要表现得更极端些。‘你国’就是把自己和中国区隔开,免得受连累。‘支蛆’是对他看不起的同胞的区隔,免得和他们有牵连。他的偏执和极端其实是来自他对于过去的厌弃,那些曾经真诚地欣赏他,以他为傲的人们,在今天的他看来,不仅一文不值,而且还在拖累他。他要彻底地和他们切割,才能和那个圈子里的人平起平坐,为了这他不惜一切。

“这是一个扭曲的成长的故事,也是一个过去的屈辱的幽灵餐绕年轻人的故事。这个故事真是让人难过,让我有无尽的悲哀。”

jimmye01 发表于  2017-09-12 19:55:36 64字 ( 0/454)

最悲哀的是,有些内地人去了香港,不但没有化解港人的被殖民心态,自已反而为了融合那样心态,比被殖民还被殖民,比港人更看不起内地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10日在个人微博发表的长篇评论如下:

“看了看那个用最具羞辱性的语言来辱骂自己的同胞和生养他的故乡的唐立培的微博,我真是只有难过。他其实挺真诚相信他今天所信的那一套,有人说他是想投机捞好处,我倒觉得未必这么简单。他愿意辩论讨论。他其实真心认为那个敢于制止分裂国家的言论的女生丢了大陆生的脸,是不懂得真正高大上的民主自由的原则的野蛮粗鲁之辈,当然更看不上帝吧出征的那些中国内地的年轻人,认为他们是野蛮粗鲁不能和他对话的。他其实是真心对他们鄙夷不屑的。他觉得自己其实是真的高大上地看着这些愚昧的芸芸众生。他要向这些中国人传达一个高等的,懂得西方自由民主理论的华人和这些人之间的差别。他用一种“训导”的语气来告诉他们中国是多么不堪,他们是多么的粗鲁。

“这其实和他的环境和背景都有关系。在关于人的区隔中,有一种区隔是潜移默化的,原来这位唐同学在自己的家乡曾经被那么肯定,一旦在香港他还要更努力地优秀下去。而在那个氛围中,中国大陆是如此地让他们轻蔑。过去被轻蔑的理由更重要的是穷和脏和土,而现在大陆的经济发展让这作为根据比较难了,但还是一个抹不去的印记。现在主要是横蛮粗鲁,又土又横,不懂得民主自由的高大上的理论。他要在那个环境里努力得到肯定,就要认同那个环境下的主流。他一定感受过作为一个内地来的人所感受到的潜移默化的难以表述的微妙的东西。

“他就很容易接受那些观点,为了抹去自己的来处,自己的同胞给自己带来的让人轻视的东西,就要不顾一切地“融入”那个圈子,也以那个圈子的是非标准看待一切。一方面要竭尽全力显得更像个‘香港人’,或者比‘香港人’还‘香港人’,自然会更多地接受在那个圈子里的主流的观点。另一方面要尽力表达对自己的过去,对生养自己的国度和那些自己的同胞的轻视。他只有更多地表达对那些人的轻蔑,才会在那个圈子里得到肯定。这其实和殖民主义在殖民地培养的那种“高等“”的被殖民者的心态非常接近。这种殖民教育让那些人成为对自己的民族感到羞耻,觉得优越于同胞,却甘心认殖民者为优等民族的‘精英’。那些人要努力更像一个白人,甚至为之的肤色和举止时刻感到羞愧,感到自己的同胞正在丢自己的人。他的微博里,强调那个撕掉分裂国家海报的女生其实英文不行,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一个对自己国家有认同的人怎么配说出好的‘英文’?这正是他的逻辑。那两篇文章的高谈阔论的大道理下面的心态和感觉,就是对那些怼他的同胞的最真实的鄙夷。

“最让人难过的是,在受到中国社会看不下去的广泛抨击之后,他的那个声明的说法里哪有一丝一毫对自己羞辱自己的故乡和同胞的羞愧悔恨,而是用一种官方式的表达敷衍过去。他内心的感受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理解。他真心地丝毫也没有考虑过曾经以他为傲的家人、同学和故乡的人们的感受,他觉得他们就是一些比他低下的人群。这种感觉让他在那个小圈子里既失掉了对世界的现实感,也失掉做人的起码的底线。这真是让人感到悲哀的。殖民主义对人的伤害在于它用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你觉得自己是低贱的,自己要奋力摆脱这感觉,要表现得更极端些。‘你国’就是把自己和中国区隔开,免得受连累。‘支蛆’是对他看不起的同胞的区隔,免得和他们有牵连。他的偏执和极端其实是来自他对于过去的厌弃,那些曾经真诚地欣赏他,以他为傲的人们,在今天的他看来,不仅一文不值,而且还在拖累他。他要彻底地和他们切割,才能和那个圈子里的人平起平坐,为了这他不惜一切。

“这是一个扭曲的成长的故事,也是一个过去的屈辱的幽灵餐绕年轻人的故事。这个故事真是让人难过,让我有无尽的悲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