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贴图园地
蓝色一瞥 发表于  2018-05-14 10:03:48 11716字 ( 3/885)

(原创)芳华:回眸那时步兵野营拉练(军训旧照收藏)(原创首发)

军号迎曰出,晨操伴浓雾,
沙场炼四季,冰雪与三伏。
踏上从戎路,战友同甘苦,
青春铸国防,好钢进熔炉。

   说明:图为本人

 


那几年,中苏关系颇为紧张,苏军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食、不称霸”和“准备打仗”战略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指引下,全军各部队都先后开展冬季野营大拉练和训练打坦克,以吸取“珍宝岛战斗”的教训。冬季千里野营大拉练仿佛就是磨练意志、锤炼本领的真战场。一个师的队伍,浩浩荡荡,梯次前进,战士们头戴伪装自扎草圈,开始几天有说有笑,叽里呱啦得有滋有味,经过几次长途奔袭,弄得筋疲力尽,脚上磨起了大水泡,体质较弱的战士连抢也是别人扛,到后来谁也不愿意多吭声。最累人的是最后一天的攻击演练,冲锋号一吹几个连队真枪实弹穿插桥梁,抢占山头,跑到终点倒下动弹不得的战士就是一大片,真乃生命极限。好歹自己没有当孬种,硬着头皮冲上了主攻阵地。                

七十年代,步兵师里有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我们步兵团里有一个炮兵营,大多装备的是七五炮和八二炮。拉炮的全是马,著名的烈士欧阳海也许就是某部这样的炮兵战士。那时让人羡慕的就是当炮兵,好不威风也。在不宽的山路野营拉练时,只见一对对牵马托炮的部队穿越而过,上级有命令让他们先行通过,以发挥火炮“先发制人”的威力,步兵部队要让行,当时一些战士就不服气。我们连里的调皮战士学着电影《南征北战》的腔调也大声呼道:“别看你们炮兵好威风,解决战斗关键时候要靠我们步兵!” 

在连队训练打坦克阵地前,教官演示用炸药包炸坦克,两个炸药包中间系上绳子,将其甩上坦克的炮管,或是将炸药包甩上坦克易毁的关键部位。随后,我们训练了几次,无奈坦克跑得太快,步兵几乎很难追上,尽管战士们拼劲十足,奋力赶追,弄抛着炸药包,恨不得将敌人的坦克炸的粉碎,但攻击的效果并不理想。那时,步兵连仅有数门40火箭筒,可以用来打坦克。  

经典口头禅: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句:“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孬种不当兵,当兵不孬种”;“你这个新兵蛋子穿了几个裤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部队是讲资历讲军龄讲本事的,我们这支部队连以上干部都是从沿海某要塞过来的,团师级首长大都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役中打过仗,军事素质很过硬,本连连长出枪动作快,弹无虚发,拼起刺刀来几个强手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对劲,他训起你来,骂得你狗血淋头;队列站不好,他一上来飞起就是一脚,叫你老老实实乖乖听话受训,真有一些军阀的味道。



 


                              1973年夏季野营拉练,图右为本人


蓝色一瞥 发表于  2018-05-14 15:18:19 54字 ( 0/136)

军号迎曰出,晨操伴浓雾,沙场炼四季,冰雪与三伏。踏上从戎路,战友同甘苦,青春铸国防,好钢进熔炉。

军号迎曰出,晨操伴浓雾,
沙场炼四季,冰雪与三伏。
踏上从戎路,战友同甘苦,
青春铸国防,好钢进熔炉。

   说明:图为本人

 


那几年,中苏关系颇为紧张,苏军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食、不称霸”和“准备打仗”战略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指引下,全军各部队都先后开展冬季野营大拉练和训练打坦克,以吸取“珍宝岛战斗”的教训。冬季千里野营大拉练仿佛就是磨练意志、锤炼本领的真战场。一个师的队伍,浩浩荡荡,梯次前进,战士们头戴伪装自扎草圈,开始几天有说有笑,叽里呱啦得有滋有味,经过几次长途奔袭,弄得筋疲力尽,脚上磨起了大水泡,体质较弱的战士连抢也是别人扛,到后来谁也不愿意多吭声。最累人的是最后一天的攻击演练,冲锋号一吹几个连队真枪实弹穿插桥梁,抢占山头,跑到终点倒下动弹不得的战士就是一大片,真乃生命极限。好歹自己没有当孬种,硬着头皮冲上了主攻阵地。                

七十年代,步兵师里有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我们步兵团里有一个炮兵营,大多装备的是七五炮和八二炮。拉炮的全是马,著名的烈士欧阳海也许就是某部这样的炮兵战士。那时让人羡慕的就是当炮兵,好不威风也。在不宽的山路野营拉练时,只见一对对牵马托炮的部队穿越而过,上级有命令让他们先行通过,以发挥火炮“先发制人”的威力,步兵部队要让行,当时一些战士就不服气。我们连里的调皮战士学着电影《南征北战》的腔调也大声呼道:“别看你们炮兵好威风,解决战斗关键时候要靠我们步兵!” 

在连队训练打坦克阵地前,教官演示用炸药包炸坦克,两个炸药包中间系上绳子,将其甩上坦克的炮管,或是将炸药包甩上坦克易毁的关键部位。随后,我们训练了几次,无奈坦克跑得太快,步兵几乎很难追上,尽管战士们拼劲十足,奋力赶追,弄抛着炸药包,恨不得将敌人的坦克炸的粉碎,但攻击的效果并不理想。那时,步兵连仅有数门40火箭筒,可以用来打坦克。  

经典口头禅: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句:“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孬种不当兵,当兵不孬种”;“你这个新兵蛋子穿了几个裤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部队是讲资历讲军龄讲本事的,我们这支部队连以上干部都是从沿海某要塞过来的,团师级首长大都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役中打过仗,军事素质很过硬,本连连长出枪动作快,弹无虚发,拼起刺刀来几个强手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对劲,他训起你来,骂得你狗血淋头;队列站不好,他一上来飞起就是一脚,叫你老老实实乖乖听话受训,真有一些军阀的味道。



 


                              1973年夏季野营拉练,图右为本人


蓝色一瞥 发表于  2018-05-14 15:15:18 71字 ( 0/121)

那几年,中苏关系颇为紧张,苏军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食、不称霸”和“准备打仗”战略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指引下,

军号迎曰出,晨操伴浓雾,
沙场炼四季,冰雪与三伏。
踏上从戎路,战友同甘苦,
青春铸国防,好钢进熔炉。

   说明:图为本人

 


那几年,中苏关系颇为紧张,苏军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食、不称霸”和“准备打仗”战略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指引下,全军各部队都先后开展冬季野营大拉练和训练打坦克,以吸取“珍宝岛战斗”的教训。冬季千里野营大拉练仿佛就是磨练意志、锤炼本领的真战场。一个师的队伍,浩浩荡荡,梯次前进,战士们头戴伪装自扎草圈,开始几天有说有笑,叽里呱啦得有滋有味,经过几次长途奔袭,弄得筋疲力尽,脚上磨起了大水泡,体质较弱的战士连抢也是别人扛,到后来谁也不愿意多吭声。最累人的是最后一天的攻击演练,冲锋号一吹几个连队真枪实弹穿插桥梁,抢占山头,跑到终点倒下动弹不得的战士就是一大片,真乃生命极限。好歹自己没有当孬种,硬着头皮冲上了主攻阵地。                

七十年代,步兵师里有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我们步兵团里有一个炮兵营,大多装备的是七五炮和八二炮。拉炮的全是马,著名的烈士欧阳海也许就是某部这样的炮兵战士。那时让人羡慕的就是当炮兵,好不威风也。在不宽的山路野营拉练时,只见一对对牵马托炮的部队穿越而过,上级有命令让他们先行通过,以发挥火炮“先发制人”的威力,步兵部队要让行,当时一些战士就不服气。我们连里的调皮战士学着电影《南征北战》的腔调也大声呼道:“别看你们炮兵好威风,解决战斗关键时候要靠我们步兵!” 

在连队训练打坦克阵地前,教官演示用炸药包炸坦克,两个炸药包中间系上绳子,将其甩上坦克的炮管,或是将炸药包甩上坦克易毁的关键部位。随后,我们训练了几次,无奈坦克跑得太快,步兵几乎很难追上,尽管战士们拼劲十足,奋力赶追,弄抛着炸药包,恨不得将敌人的坦克炸的粉碎,但攻击的效果并不理想。那时,步兵连仅有数门40火箭筒,可以用来打坦克。  

经典口头禅: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句:“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孬种不当兵,当兵不孬种”;“你这个新兵蛋子穿了几个裤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部队是讲资历讲军龄讲本事的,我们这支部队连以上干部都是从沿海某要塞过来的,团师级首长大都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役中打过仗,军事素质很过硬,本连连长出枪动作快,弹无虚发,拼起刺刀来几个强手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对劲,他训起你来,骂得你狗血淋头;队列站不好,他一上来飞起就是一脚,叫你老老实实乖乖听话受训,真有一些军阀的味道。



 


                              1973年夏季野营拉练,图右为本人


蓝色一瞥 发表于  2018-05-14 15:12:33 38字 ( 0/112)

全军各部队都先后开展冬季野营大拉练和训练打坦克,以吸取“珍宝岛战斗”的教训。

军号迎曰出,晨操伴浓雾,
沙场炼四季,冰雪与三伏。
踏上从戎路,战友同甘苦,
青春铸国防,好钢进熔炉。

   说明:图为本人

 


那几年,中苏关系颇为紧张,苏军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食、不称霸”和“准备打仗”战略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指引下,全军各部队都先后开展冬季野营大拉练和训练打坦克,以吸取“珍宝岛战斗”的教训。冬季千里野营大拉练仿佛就是磨练意志、锤炼本领的真战场。一个师的队伍,浩浩荡荡,梯次前进,战士们头戴伪装自扎草圈,开始几天有说有笑,叽里呱啦得有滋有味,经过几次长途奔袭,弄得筋疲力尽,脚上磨起了大水泡,体质较弱的战士连抢也是别人扛,到后来谁也不愿意多吭声。最累人的是最后一天的攻击演练,冲锋号一吹几个连队真枪实弹穿插桥梁,抢占山头,跑到终点倒下动弹不得的战士就是一大片,真乃生命极限。好歹自己没有当孬种,硬着头皮冲上了主攻阵地。                

七十年代,步兵师里有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我们步兵团里有一个炮兵营,大多装备的是七五炮和八二炮。拉炮的全是马,著名的烈士欧阳海也许就是某部这样的炮兵战士。那时让人羡慕的就是当炮兵,好不威风也。在不宽的山路野营拉练时,只见一对对牵马托炮的部队穿越而过,上级有命令让他们先行通过,以发挥火炮“先发制人”的威力,步兵部队要让行,当时一些战士就不服气。我们连里的调皮战士学着电影《南征北战》的腔调也大声呼道:“别看你们炮兵好威风,解决战斗关键时候要靠我们步兵!” 

在连队训练打坦克阵地前,教官演示用炸药包炸坦克,两个炸药包中间系上绳子,将其甩上坦克的炮管,或是将炸药包甩上坦克易毁的关键部位。随后,我们训练了几次,无奈坦克跑得太快,步兵几乎很难追上,尽管战士们拼劲十足,奋力赶追,弄抛着炸药包,恨不得将敌人的坦克炸的粉碎,但攻击的效果并不理想。那时,步兵连仅有数门40火箭筒,可以用来打坦克。  

经典口头禅: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几句:“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孬种不当兵,当兵不孬种”;“你这个新兵蛋子穿了几个裤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部队是讲资历讲军龄讲本事的,我们这支部队连以上干部都是从沿海某要塞过来的,团师级首长大都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役中打过仗,军事素质很过硬,本连连长出枪动作快,弹无虚发,拼起刺刀来几个强手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对劲,他训起你来,骂得你狗血淋头;队列站不好,他一上来飞起就是一脚,叫你老老实实乖乖听话受训,真有一些军阀的味道。



 


                              1973年夏季野营拉练,图右为本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