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贴图园地
王之之 发表于  2017-03-18 14:17:16 11144字 ( 1/103)

那抹不去的岁月(散文)

在县委大院里,我足足住了十年之久。十年时间,大院给我留下无限的岁月回忆。然而,最使我抹不去的岁月,那是我与父亲同住在县委大院的日子。

七十年代,父亲患十二子肠胃溃疡出血,病情危急,在我苦口婆心说服下,最后,才把他送到县医院治疗。医生检查病情后认为,只有手术才能挽救父亲的生命。于是,我只好尊重医生诊断意见。

父亲刚出院就嚷着要返回乡下,说是心里牵挂着农活。我看到父亲身体十分虚弱,不忍心让他回去。于是,在我县委大院宿舍住下来。在县委大院居住的人,全都是县委机关干部,尤其是大多数部委办局领导以及县长、书记。县委大院食堂每天早上做的大包子,又大又香,脆而不坚,享有盛誉,在县城独一无二。面粉是按计划供给的,对此,院子里干部一人一个票购买。我是单身汉,只能把这一口福给父亲。每天一早,我就食堂排队买包子。

父亲看到这热腾腾大包,犹如久旱逢甘霖,脸上立即流露出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接过大包子,二话不说,随即把大包子开两半,一半递给我一半呆呆地看。我对父亲人品是深深理解的,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留给孩子,自己舍不得吃能愿挨饿。此刻,我望着父亲那憔悴无力的眼睛,人生第一次对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谎言,说我已经在食堂里吃过大包了,叫他快趁热而吃。父亲见到我已吃早餐了,满意的笑了笑,于是,他低头吃起来。

看到父亲愿意与我住在县委宿舍里,吃上县委大院最好的大包,作为儿子感到特别开心。这一次能够尽孝敬父母机会是父母养育二十多年来,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照顾好父亲,我陪同县长下乡时,我就邀请在县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工作中学时代同班好友黄冰,到县委大院帮我照顾父亲。经过一段时间照料,父亲身体渐渐恢复起来了。一天早餐后,我父亲下楼大院散步可是,一跨出门口,看到大院里尽是局长、主任、县长来来往往,他象孩子见到陌生人一样,不好意思退了回来。这一情景,感到十分奇怪。原来,在旧社会县长被称为七品知县,是大官不好意思踫见。当然,老人家有这种意思并不奇怪,因为,他曾经品味过那个年代。此刻,尽管父亲退回房间,但是,从父亲的脸上,使我看到他老人家显露出一种幸福感与自豪感。后来,我给父亲解释,新社会共产党执政。共产党县长、书记都是人民勤务员,为人民服务的官员。父亲听我这么一说,他会意地笑了。

父亲在县委大院里,尽管与我一起生活仅仅是一个时间,可是,在我人生道路上,却是一段十分幸福插曲。几十年过去了,这一段插曲,依然如故,仍留在我心底深处,想抹也抹不去……

 

王之之 发表于  2017-03-18 16:10:49 119字 ( 0/36)

此文仅仅描述了“吃大包”和“陪散步”的生活中两件小事,以小见大,不仅表达了作者对已离去父母无限的怀念,体现了作者继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对父母一片孝敬之心。对于当

在县委大院里,我足足住了十年之久。十年时间,大院给我留下无限的岁月回忆。然而,最使我抹不去的岁月,那是我与父亲同住在县委大院的日子。

七十年代,父亲患十二子肠胃溃疡出血,病情危急,在我苦口婆心说服下,最后,才把他送到县医院治疗。医生检查病情后认为,只有手术才能挽救父亲的生命。于是,我只好尊重医生诊断意见。

父亲刚出院就嚷着要返回乡下,说是心里牵挂着农活。我看到父亲身体十分虚弱,不忍心让他回去。于是,在我县委大院宿舍住下来。在县委大院居住的人,全都是县委机关干部,尤其是大多数部委办局领导以及县长、书记。县委大院食堂每天早上做的大包子,又大又香,脆而不坚,享有盛誉,在县城独一无二。面粉是按计划供给的,对此,院子里干部一人一个票购买。我是单身汉,只能把这一口福给父亲。每天一早,我就食堂排队买包子。

父亲看到这热腾腾大包,犹如久旱逢甘霖,脸上立即流露出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接过大包子,二话不说,随即把大包子开两半,一半递给我一半呆呆地看。我对父亲人品是深深理解的,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留给孩子,自己舍不得吃能愿挨饿。此刻,我望着父亲那憔悴无力的眼睛,人生第一次对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谎言,说我已经在食堂里吃过大包了,叫他快趁热而吃。父亲见到我已吃早餐了,满意的笑了笑,于是,他低头吃起来。

看到父亲愿意与我住在县委宿舍里,吃上县委大院最好的大包,作为儿子感到特别开心。这一次能够尽孝敬父母机会是父母养育二十多年来,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照顾好父亲,我陪同县长下乡时,我就邀请在县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工作中学时代同班好友黄冰,到县委大院帮我照顾父亲。经过一段时间照料,父亲身体渐渐恢复起来了。一天早餐后,我父亲下楼大院散步可是,一跨出门口,看到大院里尽是局长、主任、县长来来往往,他象孩子见到陌生人一样,不好意思退了回来。这一情景,感到十分奇怪。原来,在旧社会县长被称为七品知县,是大官不好意思踫见。当然,老人家有这种意思并不奇怪,因为,他曾经品味过那个年代。此刻,尽管父亲退回房间,但是,从父亲的脸上,使我看到他老人家显露出一种幸福感与自豪感。后来,我给父亲解释,新社会共产党执政。共产党县长、书记都是人民勤务员,为人民服务的官员。父亲听我这么一说,他会意地笑了。

父亲在县委大院里,尽管与我一起生活仅仅是一个时间,可是,在我人生道路上,却是一段十分幸福插曲。几十年过去了,这一段插曲,依然如故,仍留在我心底深处,想抹也抹不去……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