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贴图园地
强国论坛 发表于  2017-03-17 13:39:02 4301字 ( 10/1403)

应不应该限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word哥 发表于  2017-03-27 16:44:51 0字 ( 0/13)

应该

应该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最冤的的数学巨星 发表于  2017-03-27 10:48:18 0字 ( 0/23)

关注

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最冤的的数学巨星 发表于  2017-03-27 10:46:34 0字 ( 0/9)

关注

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信息之光 发表于  2017-03-24 10:30:15 0字 ( 0/13)

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铿锵玫瑰45696917 发表于  2017-03-18 17:59:00 16字 ( 0/14)

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最近一段时间,小鲜肉天价片酬被炮轰、替身抠像配音等乱象被揭开,感觉好像用颜值代替价值的时代似乎已进入末路。“颜值就是市场吗?”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娱乐实则很严肃的问题也值得影视圈制作方、投资方、平台方和巨量的粉丝深思。



  李秋红:前一段时期,天价片酬被陆续曝光,围绕“投入与产出”“演技与片酬”“片酬与市场”“演员暴富与观众买单”等问题,行业内外争议不断。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透露,仅2016年一年,一二线演员片酬增长近250%。影视制作成本过分向演员尤其是明星演员倾斜,势必会严重影响影视制作中编剧、布景、配音等相关制作环节的经费,导致影视作品空有明星阵容,而在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方面的质量日益下降。这个行业容量有限,院线一年能够充分放映的电影也就200多部,电视台一年的播放量也就一万多集,多了就会束之高阁。当前中国的影视领域,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现实,只有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作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在急功近利驱使下,大牌明星似乎就成了从生产端的投资出品方到放映播出端的院线、电视台能够抓住消费端的唯一抓手,投入资金被几近荒诞的天价片酬挤占,内容品质无法有效保证。这是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结构性困境的一个表征,这些问题已不是仅通过局部政策调整就能解决的,更需要行业内外的有效约束和协调。




  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一线明星的票房或收视号召力都是制片方所渴望的,但一线演员的数量有限,全年的工作时长也有限,因此供不应求是普遍现象。演员片酬即是演员供需机制的反映,价高者自然是因为需求太过旺盛。美国好莱坞几大片商通常为明星和导演总体留出的最大分成比例只有25%。明星云集的好莱坞之所以能维持较为合理的片酬机制,一是因为各种行业协会和标准的严格约束,二是因为他们拥有大量高素质的演员,与年产电影数量相匹配;不仅只有“小鲜肉”等明星,源源不绝的好作品的创作离不开绵延不断的好演员。政府相关部门要实施好影视创作人员培训“百人计划”,着力培养优秀青年演员,并切实加大推出新人的力度,同时在各类广播影视政府评奖中,把德艺双馨、淡泊名利、乐于奉献作为评优的重要标准,提高影视演员素质,为演员市场注入新鲜血液,营造抑制少数明星演员天价片酬的良好舆论氛围。


  各相关行业协会应及时制定有关举措,杜绝“阴阳合同”等不良现象,及时向行业和社会公布包括演艺合同签订、演员片酬等在内的有关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于个别明星索要高片酬,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应实施诫勉谈话;对于极个别明星唯利是图、见利忘义,造成恶劣影响的,应建立行业“黑名单”制,通过新闻媒体集中给予曝光,引导全行业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行业自律、个人自律,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




  曾于里:要扭转影视剧坛乱象,不能够把希望只寄托在“小鲜肉”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影视剧明星片酬高企成死结,还得找出症结,对症下药。


  “小鲜肉”的流量和人气,还不都是拜观众所赐?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观众是需要引导的。毕竟中国市场很大,观众受教育水平和欣赏水准不一,不少观众在这个“风尚”那个“潮流”面前缺乏足够分辨能力,电视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哪个演员频频亮相、被炒作成话题,他们就选择哪个演员。用一个比喻来说,观众的欣赏口味像瓶子里的水,有什么样的瓶子,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审美观和审美倾向。就目前业态来看,影视剧投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在“引领”和“正本清源”方面的工作做得远远不够,相反,很多投资方和制播平台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你别跟我谈什么导演技巧、演员演技、影片质量,什么好卖,你就拍什么;哪个‘小鲜肉’更火,你就选哪个;谁能更快把剧拍完,就请谁拍。”这样的心态下,投资方、播出平台实际上也是在用烂片带坏观众口味:从观众养成对“小鲜肉”的收视惯性——“小鲜肉”遭哄抢供不应求——烂片成为常态,一个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影视剧生产,其消费端都是普通观众,观众不爱看,电视台就不会播,视频网站也不会买。正是因为观众对于“小鲜肉”“小花旦”痴迷,对于“颜值”过分追捧,他们坐地起价才如此有恃无恐。既然“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和抠图演出是“市场行为”,观众作为这个市场的买方终端,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对缺乏起码职业精神的“小鲜肉”说不。如果我们对抠图表演说不,如果我们愿意把有限的时间和点击量给予那些优质的影视剧,如果我们愿意给予演技派演员更多的关注和掌声,市场风向可能逐渐为之改变,投资方的用人标准也可能为之改变,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购剧准则也可随之变化。市场“不买账”,最终还是可以让“小鲜肉”回归“演员”的本位和本色。


  要破解片酬高企与烂片成堆的恶性循环,既需要观众“用脚投票”,也要求资方、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等不忘社会责任。最有发言权的资本,能否牺牲眼前利益,放眼长远,多培养一些演员后备阵容,不断为行业输血?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能否在注重收视率和点击率的同时,关注作品的质量,致力于优秀作品的挖掘?对于公益和公众播出平台,除了收视点击率的考量,是不是要进一步加大对播出作品的社会效益进行评估?



  当然,也需要演员们共同的努力,需要行业协会发挥作用。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国外较为成熟的市场,制片方和演员在议价上拥有话语权,而行业协会对演员片酬也会有相应规定,起到规范和调节的作用。比如行业协会可以保障所有演员最基本的权益,但也会为了行业的长远发展而对高片酬等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我们的行业协会在相关规定和机制上还不够完善,该保护演员的地方作用不突出,向演员提出倡议时自然也应者寥寥。只有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建立起协调业内外的有效机制,分散的演员才能形成一个共同体,也才能够真正形成行业的自律。




  汪昌莲:限制明星不合理收入,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协作,出台明星“限薪”规定,并纳入行业自律公约,对片酬、出场费、代言费等收入进行限制,缩小艺术行业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促进有序竞争。


  必须正视的是,一些明星道德失范,这种负面影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尚。


  因此,“天价片酬”背后,更应关注演艺界道德滑坡。此前,广电总局对“污点艺人”祭出“封杀令”,便开了个好头。但规范明星的道德,不能止于“封杀令”。首先,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明星等从业人员的教育管理和道德考核,督促他们珍视艺术生命、遵纪守法,抛弃不良生活习惯,尽早脱离“反面教材”,重拾道德信誉。同时,应制订演艺行业道德准则,要求从业人员严格律己,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标准,不能成为站在社会法律、公德和职业道德监督之上的特殊群体和特权人。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