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贴图园地
182.202.80 发表于  2017-04-19 02:29:41 0字 ( 0/7)

不人性化

不人性化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天净沙9179539 发表于  2017-04-19 06:33:35 0字 ( 0/23)

不能一刀切

不能一刀切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龙腾凤舞2445717 发表于  2017-04-19 14:26:00 0字 ( 0/19)

赞成地铁禁食

赞成地铁禁食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龙腾凤舞2445717 发表于  2017-04-19 14:28:12 0字 ( 0/22)

赞成地铁禁食

赞成地铁禁食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真艾国 发表于  2017-04-23 20:35:03 7字 ( 0/16)

赞成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芯佳 发表于  2017-04-25 15:43:58 0字 ( 0/14)

关注

关注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契丹人的路 发表于  2017-04-28 17:35:55 8字 ( 0/17)

不是“小题大做”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契丹人的路 发表于  2017-04-28 17:44:45 12字 ( 0/11)

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shanshui山水 发表于  2017-05-08 10:14:28 5字 ( 0/16)

欣赏学习!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287446 发表于  2017-05-08 11:25:07 30字 ( 0/13)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223.104.29 发表于  2017-05-18 22:40:30 7字 ( 0/7)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三江兰 发表于  2017-05-21 17:30:26 7字 ( 0/5)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班明峰 发表于  2017-05-25 17:33:58 9字 ( 0/11)

关注

  

  长期以来,“地铁里不能饮食”是不少已经开通地铁的城市市民出行所必须遵守的惯例,而不少城市交管部门也会将这一要求明文写入当地的交通管理条例当中,甚至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的处罚标准。类似禁令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地铁属于公共交通工具,不能因为个别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而对其他人和正常的乘坐秩序造成影响。而反对者则坚持,在地铁内吃东西并不会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快,一边乘车一边吃早餐是很多人的习惯,不值得大惊小怪。特别是那些特殊人群,比如老人、孩子以及一些慢性病患者,可能需要随时进食,一刀切予以禁止未免太不人性化了。


 

  乔志峰:现在地铁“禁食令”在广州有所松动,当即引发了新的争议。虽然有市民对这一变化表示欢迎,认为“禁食令”的松动体现了条例制定者对公共出行的考虑更加人性化、更加灵活。而也有不少人对改“禁”为“限”表示担忧,认为很容易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况。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首先,“刺激性气味的食品”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规定。韭菜馅包子气味浓郁,归入“刺激性气味的食品”当无异议。可是,白菜馅、茴香馅、胡萝卜馅的呢?小小包子就可能让人无所适从,更何况其他种类繁多的食品了。另外,谁来对“刺激性气味的食品”进行界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地铁工作人员,有那么多人手和精力吗?靠乘客之间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争执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会吵起来、打起来,人为制造矛盾和不安定因素。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共交通工具内进食的问题无解,左也不对,右也不对?当然不是。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不管是颁布地铁“禁食令”还是“禁食令”松动,主导方都是“相关部门”,都是他们说了算。“相关部门”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位置,而广大乘客都成了他们的管理对象。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不管是“相关部门”还是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的地铁方面,都要转变思路、摆正位置,明白自己是为乘客服务的,而不是时时处处都以管理者自居。思路一变天地宽,考虑问题的角度立即就有了转换的可能——以前都是从乘客的角度来管理,所有责任都让乘客扛;今后是不是要让地铁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对乘客尽量少限制甚至是不限制呢?比如,是否可以借鉴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满足部分“老烟枪”需求的做法,在地铁上设置专门的“进食区”呢?如此一来,岂不皆大欢喜。


  当然,现如今公共交通资源并未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可能并不具备提供相应服务的条件。但这种考虑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态度的转变,不管是对地铁还是对其他公共服务部门,都是非常需要的。多从自身挖掘潜力,少给公众人为设限、制造麻烦,尽可能能多地满足不同人群的多样化需求,是现代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


 

  韩亚男:近年来,被曝光的地铁不文明现象委实不少,从地铁嗑瓜子到地铁吃鸡爪,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些行为,不仅严重的影响了别人,更影响着城市形象,不仅如此,有些人在做错事后不仅不知悔改,还振振有词,出口成脏,着实让人恼怒。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综合实力和整体水平正是通过市民素质来体现,可以这样说,市民的素质是城市文明程度的缩影。何况在车厢如此狭小的空间,市民的不文明行为,更严重影响着他人,所以,规范市民行为,尤其是规范车厢内的行为尤其重要。


 

  如今,不少城市都出台了各项条例,以保证车厢文明。然而,地铁禁食也不可“一刀切”。对于吃韭菜盒子、鸡爪等食物,确实该严令禁止,但如果乘客吃的是巧克力、糖果等小零食,并且没有乱扔垃圾,又如何不能加以谅解?诚然,既然有规定,就应遵守,这毫无疑问。但我们不能排除低血糖、糖尿病人这类特殊人员,他们如遇突发情况,面对这硬性的规定,又该如何去做?


 

  话又说回来,如今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尤其是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很多人上班往往需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地铁,再加上经常熬夜加班,根本没时间吃早饭。路上的时间,成为了他们解决吃饭问题的“黄金时段”,城市管理者在推进地铁文明的同时,也应考虑这类乘客的需求。笔者看来,地铁不妨也像火车一样,开发一节供人吃饭的餐车,这样一来,既解决了赶时间同时需要用餐的上班上学族,又可以维护车厢文明,不影响他人。


  地铁车厢是公共场所,更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它投射的是一个城市的文明水平,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维护,它更是检验着每个人道德水平,提醒着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担当。我们应谨言慎行,切不可因小失大,因一己私欲而丢了城市的脸面。


 


  刘海明:凡事有度,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节制的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餐馆用餐,只要你有钱有肚量,吃多少不必节制。若是在会场或教室里,上面别人讲着你在下面吃喝着,显然就不太合适。


  公交车、地铁属于市内交通工具,时间短,线路固定,有进餐需求的人,完全可以先填饱肚子再进站。一个人可以轻松克服的饮食需求,在绝大多数乘客舒适通勤的权益面前,似乎应该有所让步。在地铁或公交车上饮食,第一是不雅,第二是产生难闻的气味影响他人。


  去年起,南京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东西喝饮料,不少人觉得是“小题大做”。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们在公共场所的行为是否得体有关,有时限制个别人的某些习惯性行为,恰恰是为了提高公众素质,并不是“小题大做”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