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娱乐论坛
wdsz1958 发表于  2018-09-09 07:51:20 6768字 ( 0/139)

乌 苏 晨 雾——乌苏里江畔的壮丽景观

乌 苏 晨 雾——乌苏里江畔的壮丽景观

         生活在黑龙江省八五九农场东安镇的居民,夏日的清晨,都能感受乌苏晨雾的沅洗,这也成为一道景观。

乌苏里江晨雾是一道撼人心魄的景观,如果不是身临其境,你根本无法想像她的壮美,浓稠,神秘,轻渺,来无影去无踪,湿淋淋,粘乎乎,弥漫天地间,让打鱼的舟子迷航,让砍材的樵夫迷路,不亚于诸葛亮草船借箭那场雾。

    夏季是大雾最多的季节,只要是晴天,无风,第二天早上必有大雾。夜半时分,凉气如水,雾就开始在江面形成,它们无声无息,像一群灵魂从江中窜出,在江面上翻腾、聚集,越聚越多。先是在江中心,又迅速的向两岸弥漫。雾帐越来越高,很快就呑没了星晨,月亮。天地间一片混沌。此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不论是在江中航行还是在岸上行走,眼前都像鬼打墙一样,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行走不得,这样也就有了鬼打墙的传说:一个半夜后为母求医的人,走着走着就见前面有一道黑墙,这墙摸不着,靠不近,但又过不去,想绕着走,可不论怎么走都有墙挡着,早上天大亮后、太阳出来后鬼打墙没了,求医人却发现自己还在家门口转悠。这鬼故事在江边广为流传,听完让孩子和妇女害怕的浑身发冷。其实哪有什么鬼打墙,就是晨起大雾遮天漫地所致。久居江边的鱼民对晨起的大雾习已为常了,只要不是过于浓的雾,打鱼人会顶着雾纱开船下江,因为昨晚他们下的网,今早要溜网,如果雾过于大,他们就会在江边等一等,所以在江边你看不见人,但却能听到这样的对话“这大雾说明今个是个好天气”“那是,保证咱多打鱼”“咱顶雾出船吧,要不一会回来赶不上鱼市了”“怕不行吧,万一撞上啥咋办”“撞啥撞,20多年了,闭着眼晴也可以在江上横逛,多大个事呀”雾气中他们的声音传出好远好远。此时东方已有了黎明,雾呈深灰色,打鱼的船出发了,哒哒的机械声划破了大江的宁静,打鱼人顶着雾,把着舵前进,浓雾包着緾着他们,脸上,湿湿的,抹一把水洗一样,头发上粘满了水珠,眼晴也被雾打的湿漉漉。耳畔响着雾荡来荡去的沙沙声,船推起波浪,哗哗的向岸边荡去。水鸟也被惊飞,在浓雾中尖叫起来。虽看不见飞影,但比平时更响亮的声在雾中传出好远,溜网时看不见鱼儿挣扎,却能听到鱼儿泼刺刺的拍水声。太阳升高了,在雾外也许是艳阳高照,四野清亮,但在雾中望日,却见太阳苍白无力, 可是,当阳光又升起,温度也上来时,灰蒙蒙的湿雾变成了白纱,阳光似金剪无声的绞开了漫天的雾纱,一缕缕阳光照下来,把浓雾剪开,分割,包围,最后剿灭,一江的雾气又如幽灵一样潜回了江中,湿漉漉的打鱼人此时会放声高歌乌苏里船歌。经过浓雾沅洗的大江两岸,山更青,草更绿,花更红。人也更精神。

    雾外看雾,那可是乌苏里江独有的一景,就像仙人一样跳出凡尘看凡尘,你身边阳光普照,山青草绿,而百米外浓雾锁江,你可以一识乌晨雾真面目,特别是阳光升起来后,乌苏里江江面上白雾如云,远远看去,江面上万马奔腾,千军踊跃,旗帜在招展,兵器在挥舞,两军在厮杀,你见过没有声音的战场吗?乌苏里江晨雾就如无声的战场这真是一份天赖,雾只在江面上汹涌,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你,你根本不会知道雾下面是江,当年知青下乡,就把一江大雾看成了天边奔涌的云。如果站在高处看:一江大雾浩浩荡荡,而江两岸的森林,山头也渐渐浮出雾面,雾只在他们腰间緾绕,飘缈若仙,时隐又现,随着太阳的不断升高,阳光的不断增强,江面上的雾越来越小了,虽然还在奔涌,但明显的一阵不如一阵了,早上8点钟左右在江面上悄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一群灵魂又潜回江中。

    久居乌苏里江边的老人还会向你讲起乌苏晨雾的故事:当年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在当地赫哲人向导下,剩浓雾向对岸罗刹尔(俄罗斯)人发起了进攻,罗刹尔人本以为大雾可以挡住清军的进攻,没相到清军剩大雾攻了上来,罗刹尔人被打得丢盔掉甲,狼狈逃窜。还说1930年前后,前苏联搞肃反,一些人为逃脱迫害,也是剩晨起的乌苏里江大雾逃过了江,在中国生存下来,逃脱了迫害。

乌苏晨雾这一壮丽的自然景观,近年来正引起游人的浓厚兴趣。它带给游人不仅是清凉、惊奇和神秘,还有人生的众多感悟,凡是观赏过的人,不管你走向多远,离开多久,你都不会忘记,只要一想起来,那浓浓晨雾、湿漉漉的感觉就会浮现在眼前。雾外看雾的仙人感觉就会涌上心头。

建三江八五九农场:刘加祥 邮编:156326

13214544617

201898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