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娱乐论坛
k涂电影工厂 发表于  2018-09-06 09:50:15 81451字 ( 0/196)

17岁,侵犯我的男人是我叔叔

十几岁的时候,我就被戴上了“留守儿童”的帽子。

我五岁时,爸妈就去广东了,我一直寄养在外婆家,外婆家在西安临潼。

外婆家是石榴大户,每年产出很多石榴变卖。当时给外婆提供外销货源渠道的是,和我爸关系好,曾在一个厂里上班的许叔。

许叔负责外婆家的外销,自然在外婆家常年走动,因为父母常年在外,许叔也一直对外婆很照顾,凡是大小事,许叔都来帮忙。

那时候他对我是没有恶意的,他带我和他儿子小泉去市里游乐园玩,还带我们去爬山。过年爸妈回来时,也会抽空带我去许叔家拜年,每次去都有大红包领。

爸爸说,“你许叔是爸爸的拜把子兄弟,这些年经济不景气,我和你妈常年在外,许叔跟爸一样。”

我对许叔本就没有防范之意,加之爸妈这么说,我自然是和他关系不错的。

小孩子从小受到的教育是来自父母,在待人处事上他们不懂好坏。

十几岁的天性,第一依靠父母,第二依靠老师。父母对谁好,孩子自然和谁亲。

而在我眼中,许叔自然和爸妈的角色是一样的,甚至可以说,大多数时,与其被父母所谓的亲情牵固着,不如说生活中很多时候,对许叔的依赖远于遥远的父母。

上初中后,女孩都还不敢穿内衣,都是穿抹胸。

我过生日时,许叔给我买了一套新裙子,说是我爸妈从广东稍来的。那时候他做生意赚了钱,开着一辆桑塔纳。

我读初中时家里离学校远,外婆不放心,一直未曾让我住校。所以我每天下午放学,都是许叔载我回家的,坐在后座上,望着窗外的风景。

说来也奇怪,自从小泉上了小学,因小学初中顺路后,许叔每次接我,都会嘱咐我坐在副驾驶上。

也是从那开始,他对我有了不善之心。

只是那些言语或者挑逗,都被我忽略掉。

他在小泉入睡后,一直问我学业如何,学校有没有欺负我。本身许叔在我心里已然是爸妈角色,对他的问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过度到父母身上,我潜意识拿他当我的父母。

有一次体育课把腿摔了,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有没有事,许叔注意到我的膝盖处在流血,他更是停下车,摸着我的腿,然后摸我膝盖上的伤疤,小心翼翼的撕开创客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上课小心点啦。”

然后她拉动我的裙子,把手心放在我另一条腿的膝盖上,温柔地看着我,“现在越长越俊俏啦!”

我没心肝的笑,手里玩着游戏机,把这种“问候”当做关心,把他一直未曾挪动的眼神当做是“体贴”。

之后很长时间,许叔接送我,我都坐在副驾驶上,小泉好像也习惯了,每次都是主动往后面座。

那年夏天许叔带我和小泉去商场玩,他给我买了一个绿色的抹胸,专柜阿姨笑着说,“人家不都是妈妈带女儿来买吗?小妹妹你有没有不好意思啊?”

也是那时,我才意识到,许叔对我的“额外照顾”。

那时我才初二,懵懵懂懂的。许叔在车上就打趣,“别听那些阿姨瞎说,叔待你好,是你父母都在远处,叔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啊!”

初二时我来了大姨妈。

一度以为是癌症晚期了,流血过多可能要死亡。外婆老了,我也怕和她讲这些事。

反倒是许叔,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发现我不对劲的,我第一次来大姨妈的卫生巾是他买给我的,到现在都记得他递给我卫生巾时我尴尬满脸通红的表情,我也记得他一脸慈父般地说,“长大了,长成大姑娘了。”

之后每个月的那几天,许叔都会在接我放学时,塞给我一包卫生巾,然后摸我的头,小声地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哦!”

我以为这真的是我们二人的小秘密,这样我和许叔,好像更亲近了一步。

他给我买很多书和衣服,经常和我说女孩子在校穿校服都没个女孩子的样子,周末就应该穿裙子,而我所有的裙子,都是他买的。

我坐在副驾驶上,很多时候他都会借小泉在后面睡着,一直拉着我的手。

那时候,我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没心肝的接受了这一切,现在想想真可怕。

直到我上初三,因为中考关系一直忙着学业,初三时选择住校,很少再见到许叔。

也就是每周六补课结束后能见到他,我依旧坐在副驾驶上。小泉周六不上课,车内就我和许叔。

那个年龄阶段,虽然心智还是不成熟,对外界有意无意的骚扰分不清,但多少比初一时知道防御了。

许叔见我很热情,一直问我中考准备的怎样了,学业忙不忙之类的话题。我和他一路都在聊,他说我爸妈在我上高中后就打算回来,毕竟高考重要。

路程走到一半,他又和以前一样试图拉我的手,而这次,我感到浑身不舒服,我拒绝了许叔拉我手。

他被我这反应先是一惊,随后又很随和的说,“咋啦,和叔叔好久不见生疏了?”

“叔叔,好好开车!”

“你这孩子,还是小时候好,叔叔一直拉着你的手,你忘记了,叔叔还给你买过抹胸和卫生巾呢。”

这话一出来,我觉得四周异常寒冷,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我把脸别过去,看玻璃外的风景。

许叔就连着叹气,说什么孩子大了有思想了,由不得他了。

我也觉得自己有点奇怪,毕竟他真的对我很好。我憋了一会,就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他还是有意无意的来摸我的手,最后见我一直躲,索性把手放在我腿上,说这样开车稳妥点。

整个初中他对我都没太大的举动。

我只把这种行为归根于“他把我当女儿一样亲的来爱我”。

高中时父母回来,在家里开了店做起小生意,许叔对我这几年的照顾,我爸也看在眼里。他开的店让出30%股份给了许叔,许叔就成了我家常客。

我爸来的半年,许叔再没开车接送我,他也不会无意间拉我手,就是和爸妈在的时候,许叔一直偷看我,没事对我傻乐。

许叔在我家随意进出,我爸对他无比信任,用他的话说,他在外这些年要是没许叔,他早回家了,哪还有机会攒钱回家开店做生意。

我也喜欢许叔,他对我的照顾我都记得。

读高中后,家里条件好转点,我爸也有了自己的车,高一到高二我都是爸爸接送回家的,到了高三时我才开始住校。

记得唯一一次我爸没来接我是高二,晚上下自习后,我只看到许叔的车,他讲我爸有点忙,换我来接。

我自然是满心欢喜的上车了。

途中,许叔表现的异常兴奋,他问了我很多事,而问候最多的居然不是我的学业,而是我现在有没有交往男朋友。

我说没有的时候,他松口气,“现在学业要紧,可千万不要学人家早恋啊。”

这口气,倒是和老师说的一般无二。

快到家门口的高速入口附近,车突然停了,我还在昏睡中时,就感觉到一只手朝我摸过来,我下意识一挡,看到许叔紧张发红的脸。

初中时,我不懂,现在,我大概懂了一点。

我看向他,意思是你要干什么。

许叔突然拉扯我到他怀里,我挣脱不开,他一点点摸着我的大腿,凑着鼻子在我身上闻,“你知道吗,这是少女的体香啊,叔叔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你长大了。”

恐惧、不安、发抖,所有难过且害怕的神情聚集到我身上,我周身麻木,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他开车摸我的手,被同等放大的同时,让人觉得无比恶心。

他像是疯了控制不住,朝我扑来,嘴里嚷着叔叔疼你,手朝我胸部摸去。

我也疯了一样大吼,我一把扯住他的头发砸向方向盘,开了车门逃走,一只凉鞋还留在车座旁。我朝高速路入口的高地逃去,许叔一直站在马路上喊我的名字。

我在高地堵住的地方蹲了两个多小时,我压着自己的声音,捂着嘴哭,直到后来眼泪哭干还是不敢出声。

没多久,我看着那辆车的车灯变暗,打转,他一边开车一边环顾四周,最后确定我应该是走了,才上了路。


那晚我回去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我爸一见我,就甩我一个耳光,之后就是他的骂咧声,“你大晚上去哪了,我让你叔去接你,他说你非但不上车,还和班里的男生鬼混在一起,你才多大,你就早恋!”

我蹲在地上哭,抹着眼泪拉着爸爸的手解释,“爸爸,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是叔叔他,叔叔他对我侵犯......”我已经抽泣到声音嘶哑,无法完整的说出这个过程。

爸妈显然不信的,觉得我说的事太过荒谬。而我,彻底把那层防御加厚,每次想起那个夜晚,都会牵连到初中时他对我的好,那一切行为,都堪比肮脏。

一个人的人设坍塌之后,剩下的就是连锁反应,比方说他是猥琐男,那做什么事,什么眼神都是猥琐的了。

许叔在我眼里就成了这样的存在,我一直对他敬而远之,每次他来家里都试图和我说话,都被我拒绝了。

他一直找机会和我解释那晚的事,而我的警觉,早比以往不知多了几倍。从那次开始,我再没坐过许叔的车,凡是有他的地方,我都躲到几米开外远。

我爸呢,一直说我没良心,让我想想小时候许叔待我多好,怎么长大了就生分了。

许叔是我童年的阴影,他对我的消息掌握很准。

高三时班里一个男生喜欢我,我也收过好几份情书,而这些事,都被我爸妈在第二天就知晓,并且翻我的书包。

有一次我爸说漏嘴,“要不是你许叔心细,和你班主任打点好关系,我都不知道你还早恋!”

他像魔鬼,渗透到我的整个青春啊,像狗皮膏药一样,到处乱咬人。


而他对我最残忍的,莫过于高考结束后对我的侵犯。

录取通知书到手的时候,爸妈在准备我去大学的东西。许叔来家里串门,带了很多东西,还准备了一些食物,说是寝室好友见面,都带家乡特产互换呢。

我表面感觉做的很到位,那晚我爸妈留许叔吃饭,晚上十一点多,许叔要走,爸爸让我去送他,我下意识往里屋躲。

我爸来气了,“嘿我说你这孩子,你许叔是老虎吗?你这孩子这几年和我叔很生疏啊,去送送他。”

我抵不过,想着反正在家门口,他能对我干什么。我壮着胆子跟在他身后,出来后我才得知,他的车停在广场附近了,离小区这里有五分钟路程。

我跟在他身后,他一直嘱咐我上了大学后,要记得切莫不能谈男友,以学业为主。

我有点来气,故意怼他,“大学不就是谈恋爱的吗,谁读大学还不谈恋爱啊。”

我注意到他的青筋暴起又消失,到了广场附近时,因小区在郊区,路灯不多。许叔趁我不留神,一把抱住我挪到健身器材旁。

晚上十一点多,四下无人,我反抗,他像是一切都准备好的,压在我身上大口喘气。然后得意地说,“随我去车里,我等你这么多年了,不能让你去大学一朝散尽了啊。”

我攥紧的拳头想挥过去却无能为力,我一直在哭,我想让他可怜我,放了我。

他对我的一切小动作像是没看见,我被他扯到车后座上一把扔进去,他从外面探着头进来,一副得意的表情。

我跪在他面前哭泣,“求你饶了我,你是我叔叔啊,叔叔,求你了。”

“乖。”

他朝我扑来,我抓着车的后座,鼓起最大勇气,闭着眼睛,朝他的两腿间一脚踢过去,那是这十几年,最用力的一脚,我想用这一脚,杀死面前这个恶魔,让他永不复生。


这一脚,让我家赔了很多钱。

我爸因这一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图片电影 k涂 http://www.picsrock.com/一直在维护两家的关系。而许叔,借我这一脚,基本是废了。

天知道,那晚我用了多大的力气。

直到我大三时,和爸爸重提此事,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身边一直养着一头狼。

爸爸一直向我道歉,他一拳砸向墙,哭成泪人。我说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你要不提,我早忘了。

怎么会忘呢?左不过自欺欺人罢了,这些年每每想起那些画面,心里就像无数根针扎,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无数个黑夜中熬过来了。

大学四年一直惧怕谈恋爱,拒绝了很多男生的追求。

我害怕,害怕再次遇到这种事情,害怕那种无人理解,被最熟悉的人背后给一刀的悲凉。

大学毕业在职场拼了几年,慢慢懂得了小时候经历的就是现在经常出现的词汇“性侵”。

我遇到现在的老公,他一直对我细细开导,让我放下戒心。



在女性性侵案件中,75%的案件,都是熟悉的人,他们一步步接近,趁其不备下手。

何等的悲凉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