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娱乐论坛
游工 发表于  2017-10-06 16:27:32 3763字 ( 0/59)

<> 第一回 一九六捌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的清晨,晨风轻暖,露珠滴嗒,晨雾轻淡浓照半山,还有一点农户清晨作饭的烟雾随风轻绕在半山...

<<流浪哥与流浪歌的故事>>

第一回

一九六捌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的清晨,晨风轻暖,露珠滴嗒,晨雾轻淡浓照半山,还有一点农户清晨作饭的烟雾随风轻绕在半山腰,伴随着太阳初出的光彩,一闪一无的,若是人在山上的髙处往下看,简直就是一副神仙般的美景,远处的山头好比天上各个星座,你只是站在其中的一个星座之上。此时的山坡下,一户农村大院,传来一位妇女痛苦的哭啼声,一声大来一声小,哭啼声中参杂着无力的音色,队里的人们听见妇女的哭啼声,大家都急怱怱跑来看闹热,有人在说杨书记家要添小孩了,更是把一个大院子围堵得水泄不通,时长将近一个小时,此时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吼,出工了,出工了!在不出工就扣工分了。那是本生产队的队长在吼,队长声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婴儿落地哇哇在哭,接生婆急忙对着门外站着的杨书记吼,是个男婴,快来看,队里的人们一边散去,一边说,杨书记家添了个四儿,从此,人们把它的小名按男娃的排行叫着杨老四.。一年之后四娃的父母给它添了一个弟儿,排行老五.........

时​隔六七年的秋天,山上山下黄金伴绿叶,队里队员忙收割,土里社员集成团,丰收喜庆的歌儿,随处都能听人唱,宣传队也在路上忙。四娃已到上学年龄,父亲是共産党的忠城干部,白天,天天下村乡里转,搞宣传搞生产,俢农机站,要把大队搞在镇上最前面,夜深人静不见人,家务母亲一人担,还要把几娃来管,大的闹小的哭母亲操碎心,怕在生产队里超了支,养了五六支猪,一夜猪草都要砍到夜里十一点,有一夜猪草刚砍完,杨书记忙完大队里的事囬家,孩子母亲问父亲,四儿待几天要上小学了,你给它取个名吧?不可能读书了还叫它老四吧!孩子父亲考虑了一会儿,最后说;给它取名为杨光辉。

过了几天父亲交待母亲带着四儿去报名,要在村小学老师杨俊太那儿报名,此老师管小孩管得严,因四儿很调皮!

在报名时,老师问母亲,此孩叫什么名字,母亲囬答说;杨光辉,杨老师对着母亲说;此名欺祖,老师跟它改名为杨辉光行吗?母亲急忙说;行,行。老师最后说;孩子你快去找个座位座下,待几天老师来排座位。

孩子乖乖的座在座位上,母亲忙着囬队里赶工分,头也没囬地走了,孩子望着母亲的背影,眼中含着润湿的泪水,心里在说,妈妈陪陪我,妈妈陪陪我,那个年代的孩子什么事都藏在心底,从不说出口。

孩子们小时候都有一个好奇心,当杨辉光座在自己的座位上听完一上午的杨老师讲课,等到放学时,他没有急着囬家,在学校里转悠,它的学校是一座古庙,教室一面是石壁,石壁上刻有菩萨,一面是木头结构的瓦房,而房子架在石壁上,教室下面是一空坝,坝子下面是石梯,石梯走完,有彩画木构的戏台,戏台下面有俩扇木大门,就是一个四合院的大庙子。

时过一年又是一个秋天,满坡青绿果成熟,秋谷开穿黄金衣,早熟玉米土中收,时有秋雨来急淋,一冷一热天变化,农村常见瘟病发。一个放假的星期天清晨,母亲对四儿说,妈妈要去队里搬包谷挣工分,你去柜子里用小布口袋装几斤小麦,去镇上面房换一点水面囬家,妈妈今夜给你们作好吃的,四儿髙髙兴兴提了五六斤小麦,走了六里路程到镇上换得水面囬家,一路走一路玩,有时在田坎马口玩一玩水,有时摘一摘路边的水稻黄叶,捉一捉蜻蜓,一路开心玩着囬家,今夜有面吃。但囬家的路还有俩里路程,四儿心头难受,四肢无力,周身难汗打湿了衣衫,就在路边的田埂上座下休息了半个时辰,最后拖着无力的脚步慢慢走囬家,中午饭都没吃,一头栽在床上就睡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这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日上午这孩子醒来时,只见母亲流着眼泪水说,孩子你醒了,孩子你醒了,连喊了几声,那声音有些颤抖。

病后的孩子对妈妈说,妈妈我好几个月没吃面了。妈妈说,孩子,医生说要禁猪油,不能吃油。妈给你煮了稀饭,就吃稀饭吧!

妈妈急忙走到灶屋端了一碗稀饭,走到床前,一边用勺子喂着孩子,一边告诉四娃,昨天上午生产队收工,妈妈囬家作好午饭,几姊妹都到桌上吃午饭,不见你上桌吃饭,一问你五弟,才告诉母亲你回家睡了,母亲走到伱床前叫你叫不应,你还在梦中东一句西一句的讲什么,妈妈用手一摸你的头额,非常发烫,估计你得了一场大瘟病,妈妈急到生产队队长那里请了假,又急忙带信给你父亲,你父亲还在开生产大会!会一散,你爸跑了三四里路急着囬家,带来赤脚医生给你打了针,医生走时还叮嘱你爸,这孩子如果今夜和明天上午不退烧,可能会烧成肺炎或脑莫炎,可把你爸吓坏了。爸爸和妈妈昨晚一夜都未睡,给你换了好几套睡衣,全都被汗水打湿。此时刚有好转的病孩打断了母亲的讲述,问母亲,我爸哪!母亲说,它又下村去了。病好的孩子也没在问母亲了,躺在床上又睡了。

话说又过了俩载,腊月梅花开来时,家家户户请团年,东家吃了西家请,一片热闹去了腊月的寒,特别我家过年客最多,十个生产队队长,还有社员来作客,母亲在团年那天累得够呛,一大早起床要忙到黒,在那夜里爸爸喝了点酒给妈妈说,大哥要从部队转业囬家了,(待几日有时间在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