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娱乐论坛
共清欢 发表于  2017-09-28 19:53:13 6569字 ( 1/132)

等爱温柔成海洋(28)by商夏周

我告诉他,“她和大叔又分手了,具体原因不明,最近的事,她准备去大叔的公司上班呢,方便就近监视。”张唐一下就明白了,他意犹未尽的看着我,那意思就是,她怎么还这么想不开。

汤淼笑了笑,“别灰心,你们亡羊补牢还不晚,我相信你们。”

一句话说的让大家都挺直了腰背,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说话间有人突然过来打了个招呼,“你们在这儿吃饭呢,真巧。”我一抬头,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跃然纸上,长得真是好看,打扮得和同志似的,一只手撑在汤淼面前的桌子上,笑吟吟看着她,但,我怎么想不起来我认识他?幸好范甜甜抢先说话了,“欧阳澄,你怎么也在这?”我想起这颇具艺名范儿的小子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我分明看到钱倪和李佳明投向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不怀好意,想来范甜甜也和他们抱怨过了。动物世界里,雄性都要尽量展现自己的美丽,才能吸引到雌性,竞争意识到他们排斥这货,我一点都不意外。反正如果欧阳澄是那只花枝招展的孔雀,我旁边的那两位,勉强只能算毛掉光了的孔雀,我都要为他们抹一把辛酸泪。

欧阳澄气定神闲地说:“在这儿和一个朋友吃饭。”他示意了一下,转身和一个女人挥了挥手,那意思是你先坐着,我一会儿就来,我仔细看了看那娘们的裙子都恨不得要短到大腿根了,她很快就回应了他,笑得和癞蛤蟆似的,一看就恨不得被这人卖钱还帮他数。小白脸的桃花运就是好!

汤淼放下手里的菜单说:“别让别人等了。”她站起身,也招了招手,说:“我们在这里。过来坐吧。”原来王寒屿带着表妹都到了。

她微微一笑,转过头对一旁的服务生说:“下单吧,就刚才点的那些。”鉴于我们知道这是鸿门宴,吃饭不是重要的,对她点的菜都一致表示没有异议。

欧阳澄点了点头,说:“用餐愉快。”我注意到他眼神溜了下去——汤淼也穿了一条超级短的PRADA连衣裙!(那条裙子我看中好久了,一直舍不得那个钱,真是讨厌她)目的性明确地露出两条大长腿,凶残的就只穿了丝袜,并且这家伙直接穿短靴了!为了打击情敌真是不择手段。欧阳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裙子不错啊。”飘然走了,留下两个男人气愤地互相吐槽。

钱倪,“这个男人怎么那么讨厌?”

李佳明,“就是,好想往他脸上踹两脚,他是当我们不存在吗?以为自己是张东健?赤裸裸的勾搭汤淼!一点矜持都没有!”

钱倪,“呸,就他那一脸被人包养的样儿!再怎么伪装都脱离不了凤凰男的本质,就一陈思成。”

男人们的嫉妒心真是不容小觑。

我疑惑地问张唐,“他们聊的这么热情,你怎么不参与进去?这么脱离群众!以为自己是搞纯文学的?”

张唐说:“他又没勾搭你,我很镇定的,我有足够的自信。”

范甜甜的脸色不大好,我猜她又因为欧阳澄忽视她而内伤了,不过刚才那一幕也落在王寒屿眼中,他明显加快了脚步,不自然地问汤淼,“刚才说话的人怎么我不认识?是你们朋友吗?”袁方方小家碧玉地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有点拘谨地把外套脱下来拿在了手上,小棉袄怎么看怎么都不保暖,她穿着深V的灯芯绒裙,掐着小腰身,挺善于展示自己优点的,年轻就是好,穿衣服只讲究样式不讲究品质,我猜她早上起来卷连衣裙上面的毛毛都要花掉不少卷筒里的纸,anyway,反正这两点都不怎么需要花钱。

一般来说,一个人在面对比自己优越的群体时,难免都会紧张,更容易暴露自己的性格。因为她只是在孤军作战,何况有了对比,才会有得失心。

友鸭相伴 发表于  2017-09-29 14:18:47 6字 ( 0/64)

标题好柔情啊

我告诉他,“她和大叔又分手了,具体原因不明,最近的事,她准备去大叔的公司上班呢,方便就近监视。”张唐一下就明白了,他意犹未尽的看着我,那意思就是,她怎么还这么想不开。

汤淼笑了笑,“别灰心,你们亡羊补牢还不晚,我相信你们。”

一句话说的让大家都挺直了腰背,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说话间有人突然过来打了个招呼,“你们在这儿吃饭呢,真巧。”我一抬头,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跃然纸上,长得真是好看,打扮得和同志似的,一只手撑在汤淼面前的桌子上,笑吟吟看着她,但,我怎么想不起来我认识他?幸好范甜甜抢先说话了,“欧阳澄,你怎么也在这?”我想起这颇具艺名范儿的小子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我分明看到钱倪和李佳明投向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不怀好意,想来范甜甜也和他们抱怨过了。动物世界里,雄性都要尽量展现自己的美丽,才能吸引到雌性,竞争意识到他们排斥这货,我一点都不意外。反正如果欧阳澄是那只花枝招展的孔雀,我旁边的那两位,勉强只能算毛掉光了的孔雀,我都要为他们抹一把辛酸泪。

欧阳澄气定神闲地说:“在这儿和一个朋友吃饭。”他示意了一下,转身和一个女人挥了挥手,那意思是你先坐着,我一会儿就来,我仔细看了看那娘们的裙子都恨不得要短到大腿根了,她很快就回应了他,笑得和癞蛤蟆似的,一看就恨不得被这人卖钱还帮他数。小白脸的桃花运就是好!

汤淼放下手里的菜单说:“别让别人等了。”她站起身,也招了招手,说:“我们在这里。过来坐吧。”原来王寒屿带着表妹都到了。

她微微一笑,转过头对一旁的服务生说:“下单吧,就刚才点的那些。”鉴于我们知道这是鸿门宴,吃饭不是重要的,对她点的菜都一致表示没有异议。

欧阳澄点了点头,说:“用餐愉快。”我注意到他眼神溜了下去——汤淼也穿了一条超级短的PRADA连衣裙!(那条裙子我看中好久了,一直舍不得那个钱,真是讨厌她)目的性明确地露出两条大长腿,凶残的就只穿了丝袜,并且这家伙直接穿短靴了!为了打击情敌真是不择手段。欧阳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裙子不错啊。”飘然走了,留下两个男人气愤地互相吐槽。

钱倪,“这个男人怎么那么讨厌?”

李佳明,“就是,好想往他脸上踹两脚,他是当我们不存在吗?以为自己是张东健?赤裸裸的勾搭汤淼!一点矜持都没有!”

钱倪,“呸,就他那一脸被人包养的样儿!再怎么伪装都脱离不了凤凰男的本质,就一陈思成。”

男人们的嫉妒心真是不容小觑。

我疑惑地问张唐,“他们聊的这么热情,你怎么不参与进去?这么脱离群众!以为自己是搞纯文学的?”

张唐说:“他又没勾搭你,我很镇定的,我有足够的自信。”

范甜甜的脸色不大好,我猜她又因为欧阳澄忽视她而内伤了,不过刚才那一幕也落在王寒屿眼中,他明显加快了脚步,不自然地问汤淼,“刚才说话的人怎么我不认识?是你们朋友吗?”袁方方小家碧玉地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有点拘谨地把外套脱下来拿在了手上,小棉袄怎么看怎么都不保暖,她穿着深V的灯芯绒裙,掐着小腰身,挺善于展示自己优点的,年轻就是好,穿衣服只讲究样式不讲究品质,我猜她早上起来卷连衣裙上面的毛毛都要花掉不少卷筒里的纸,anyway,反正这两点都不怎么需要花钱。

一般来说,一个人在面对比自己优越的群体时,难免都会紧张,更容易暴露自己的性格。因为她只是在孤军作战,何况有了对比,才会有得失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