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女性论坛
胡翼飞妈妈 发表于  2017-12-01 11:23:30 36121字 ( 0/48)

关于恳求彻查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诸葛俭涉嫌违规驾驶套牌专车肇事致人死亡惨案的报告(原创首发)

—)

【公正司法篇】要懂得100-1=0”的道理。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九十九个公平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执法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

      (二)

    浙江丽水市公安副局长诸葛俭套牌专车违规肇事,身在现场29分钟蓄意不救致人死亡已三年,当局至今尚未立案彻查,被害者仍陈尸冰棺,我们已向各级去了400封诉求信均无果。养痈为患,祸在千秋,务必除腐正党、正国。敬请全社会关注,恳求党中央国务院为民作主。

被害人父母:胡寿奎  陈梅英

(18857813353     2017722)

             (三)

 

关于恳求彻查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诸葛俭涉嫌违规驾驶套牌专车肇事致人死亡惨案的报告

 

尊敬的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同志:您好!

2014年11月13日,在浙江省丽水市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惨案,导致胡翼飞困在车内无力自救而中毒窒息身亡,三年来被害人仍陈尸冰棺。这不是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人为造成的人命大案、冤案。被害人家属已有大量的事实证据证明:导致被害人胡翼飞死亡的真正元凶和肇事者是丽水市公安局分管消防安全副局长诸葛俭,而肇事方竟敢以司机陈宝明顶包替罪了事。为此,被害者家属曾多次向丽水市和浙江省当局提出彻查的诉求,但相关党政机关有权力处置部门却官官相护,无视国家法纪,不尊重客观事实,坚决捂盖子,是造成该惨案至今仍无法得到公平公正解决的真正原因。故恳请中纪委、监察部立案并组员彻查丽水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诸葛俭涉嫌违规驾驶套牌专车肇事致人死亡的交通惨案。被害人家属认为,只有彻查该案三大疑点,冤案才能真相大白。

一、该冤案三大疑点有待侦查

1.彻查谁是违规驾驶肇事者,事发后29分钟为何无人去施救?

从事故发生过程看,肇事者从快车道变更到慢车道前,未观察慢车道上车辆行驶状况,且未开启转向灯的情况下擅自违规变更车道,造成与在慢车道上正常行驶的胡翼飞车辆发生碰撞,这是本案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肇事者在事发过程中没有及时刹车,造成三车连环相撞的后果,这完全是一位没有驾驶经验的人所为。而专职司机陈宝明,有27年驾龄,从未发生过交通事故,难道他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违规驾驶行为吗?事故发生于上午10时29分,直到10时58分高速交警将处于昏迷状态的胡翼飞抱出车外仍有呼吸心跳,而在长达29分钟的时间里,司机陈宝明忙着更换套牌,副局长诸葛俭站在右护栏外打手机、观望,肇事方两个人都没有对被害人采取任何施救行为。事故发生4分钟后于10时33分公安司机陈宝明报警,10时34分安吉星系统上海总部向丽水高速交警指挥中心电话报警,称三分钟前接到胡翼飞驾驶的浙K00521车辆异常情况警报,且向胡翼飞拨打电话无人接听。”10时37分高速施救车赶到事故现场(距救出被害人还有21分钟时间),10时47分高速交警赶到现场(距救出被害人还有11分钟时间),但肇事方都没有及时主动说明被害人仍困在车内急需抢救的险情而是高速交警通过逐一询问才发现红色别克车驾驶员不在现场这一情况。肇事方29分钟蓄意不救不报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肇事者真相,制造死无对证的事故现场,且还要让被害人胡翼飞背上交通肇事者的罪名。

事发当天晚上,在丽水城已经传遍“胡翼飞硬路肩超车,先撞了公安车,后撞死了自己,是负事故全责者”的谣言。直到2014年12月31日,丽水高速二大队交警下达《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公安司机陈宝明负事故全部责任;胡翼飞无导致事故发生之过错,无责任 ……。”至此,肇事方成心编造的谎言才不攻自破。事发半年后于2015年5月19日,公安交警部门才对肇事司机陈宝明于事发当天9点59分超速行驶与使用套牌一案,作出记15分与分别罚款200元、2000元的处理决定。

(1).两次开庭审理,肇事司机陈宝明始终不认罪。2015年10月14日,云和县人民检察院以云检公诉刑诉(2015)15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宝明犯交通肇事罪,向云和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1月5日,云和县人民法院对丽水市公安局司机陈宝明于2014年11月13日,在丽龙高速公路安仁路段因违规变道肇事致人死亡一案,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在庭审的过程中,司机陈宝明始终不承认自己是肇事者,而丽水市公安局特邀律师李光耀提出五个方面的理由:一是胡翼飞的车先撞了公安车,胡翼飞是肇事者;二是胡翼飞的车超速行驶,没有保持一定的车距,违反道路交通规则;三是导致胡翼飞死亡是汽囊爆开起火燃烧,与这次事故无直接关联;四是陈宝明在事发后主动报案、自首,应该从轻发落;五是陈宝明平时一贯表现好(有市公安局证明书),应该将功抵过。而这五点理由的主要证据,仅仅依靠肇事方的自身口述,和远在60米开外路过的奥迪轿车乘员李炳其仅凭肉眼观察的感觉而书写的证据。而且辩护律师反复提醒主审法官要注意李炳其的书面证词,并不断强调李炳其的证词是最直接最真实的证据。尽管肇事方提出了所谓“最真实”的证据,但都被诉方云和县人民检察院予以一一驳斥。公诉方认定:“陈宝明在诸多证据面前仍然否认自己是肇事者,因此就不构成自首”。而从陈宝明的认罪态度而言,是根本不承认自己是肇事者。言外之意也说明陈宝明不是本次事故的真正驾驶人。第一次庭审无果而终。为此,本案延长审限三个月,直至2016年5月13日才决定恢复审理。

2016年6月2日,在第二次开庭审理过程中,司机陈宝明仍然不认罪。公诉方认定:“肇事人认为自己是如实供述,但该案与其它案件不一样的是不直接承认自己肇事;对陈宝明来说已将自己感知的情况是如实供述,但他在供述当中并没有直接承认到犯罪事实,并没有表明他是肇事者”。被告人陈宝明辩解称:由于事故发生后精神紧张,没有注意与被害人所驾驶轿车的刮擦先后顺序,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已证实事故经过,其对起诉书中查明的事实表示真诚悔罪、认罪,恳请对其从轻处罚、适用缓刑”。而辩护律师李光耀又辩护称:“一是起诉书指控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是从本案现有证据来看,起诉书认定被告人陈宝明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属责任认定错误,不应采信。三是本案被害人因吸入热空气和一氧化碳引起窒息及中毒而致死的,因此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陈宝明的行为之间,由于汽车副驾驶座侧气囊爆开燃烧的异常因素介入而中断。四是事故发生后,被告人陈宝明主动到高速交警丽水二大队投案,接受民警进一步调查,其所做与起诉书认定不一致的供述是由于紧张导致的记忆错乱,但庭审中陈宝明明确对起诉书认定的事实无异议,应当认定为自首。五是被告人陈宝明表现一贯良好,无前科劣迹,系初犯,偶犯”。无论是第一次还是最后一次审理都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陈宝明拒绝或被迫认罪;二是律师提出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一切都说明本案谁是肇事的真相还没有真正查清楚。肇事方敢于违背事实,一反常态,反咬一口,无非是有市公安局强大的力量作支撑。那么,到底是谁在违规驾驶而肇事呢?

受害人家属根据浙江省云和县人民法院(2015)丽云刑初字第1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所列举的陈宝明辩解、辩护人辩护词得出一个直观的结论:有人故意拖延时间,做始终不认罪的陈宝明思想工作,让他替罪;只有陈宝明认罪了,才能掩盖诸葛俭肇事者的罪责,让他蒙混过关。

从案发至2016年6月2日庭审前长达18个月的时间里,陈宝明始终坚持不认罪。肇事方单位为了说服、规劝、诱导其认罪悔罪,争取缓刑,司法机关不惜两次延长庭审时间。陈宝明在自述书及2016年6月2日庭审中供述称:“由于事故发生突然,其精神高度紧张,没有注意到与被害人轿车刮擦的先后顺序,但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据已证实事故经过,其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表示认罪、悔罪。”这一过程的变化说明了什么?充分反映出肇事车辆不是陈宝明开,所以其不知道刮擦先后顺序。可笑的是陈宝明以心情紧张和记忆错乱”了整整18个月后的搪塞之词,终于用“真诚认罪、悔罪”之语为诸葛俭开脱了罪责。

司法机关为了这起普通的“交通小事故”而两次延长庭审期限,审理时间长达18个月,这说明了该惨案的错综复杂。

种种事实都指向了本案的焦点:肇事司机是诸葛俭,陈宝明是在万般无奈下做了替罪羊。试想:领导让他顶包他敢不顶吗(因为他有两个儿子都在公安工作)?然而陈宝明却聪明地为自己留下了足以说明无罪的伏笔。

(2).警笛声是何时响起,难道诸葛俭能站立睡觉29分钟吗?

“听到警笛声后诸葛俭才看到现场有三辆车”。这是其在自述书中

提到他发现事故现场的第一场景。

受害人家属根据浙江省云和县人民法院(2015)丽云刑初字第1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中诸葛俭的自述书内容和被告人陈宝明的供述与辩解,得出一个清楚的结论:诸葛俭与陈宝明两个人都在说假话,都在掩盖诸葛俭的罪责。

判决书上依据诸葛俭的自述书称:“……诸葛俭因在车上睡觉没有看见事故发生经过,听到警笛声后他才看到现场有三辆车,一辆是其乘坐的商务车,另外一辆小车停在他车子左边附近,还有一辆小车停在很远的地方。”

判决书上依据被告人陈宝明的供诉与辩解称:“……陈宝明马上踩刹车……陈宝明将车子停好后,将车上乘坐的诸葛俭扶下车,撤离到硬路肩护栏的外面。之后先用手机拨打110报警,还打了12122……”

判决书还原的现场情况是:车祸发生之时,陈宝明马上踩刹车(诸葛俭却没有被车辆碰撞及刹车惊醒),车子停好后把诸葛俭扶下车撤离到硬路肩护栏外面才报警,诸葛俭从被陈宝明扶下车至撤离硬路肩右护栏外面直至警车到来警笛响起之前都站立着睡觉。

视频显示当时诸葛俭没有被人扶着,一个人站着的(视频中三个人都是独立站着)。事实说明诸葛俭说了假话,否则怎么证明他能独立站在右护栏外睡觉长达29分钟之久?

被害人家属认为:判决书是法律文书,是代表法律真实性的事实确认与体现。诸葛俭以警笛声来前都在车上睡觉和事实上站立在右护栏外睡觉时间长达29分钟之久,只能说明假的就是假的。身为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给庄严法庭提供的自述书,却为本案留下了无法自圆其说的证据。

为此被害人家属强烈请求对该警笛声响起时间,警笛响起之前后,诸葛俭站立右护栏外睡觉进行真实的还原并依法展开调查,查清陈宝明、诸葛俭讲假话及自相矛盾自述的真正缘由。

2、彻查浙K00521车副驾驶座起火原因,火因何来?

不查火因查死因,丽水市公安局在掩盖什么?受害人家属强烈请求上级刑侦部门介入侦查该案火因真相。副驾驶座火因何来?由于在29分钟内被害人胡翼飞得不到及时施救,导致其困在车内无力自救而吸入热空气和一氧化碳引起窒息及中毒而致死。根据浙江省云和县人民法院(2015)丽云刑初字第1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关于致被害人死亡根本起因的火因来源:司法机关(丽水市公安局)指定并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浙江腾欣机动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火因鉴定报告如下:“可排除与轿车电路、油路和外来火源及车内其它火种引起;不排除系事故碰撞引发副驾驶座侧气囊爆开,爆开的气囊袋发生燃烧并造成副驾驶座起火燃烧”。对于该份鉴定报告我们提出严正质疑。

(1).该鉴定机构,浙江腾欣机动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不具备“火因”司法鉴定资质,是否属于非法行为?

(2).火因起因是被害人直接致死的另一基本要素,如此人命关天的司法鉴定竟然不通知被害人家属,不事先由被害人家属签字确认,鉴定是否合法?

并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浙江腾欣机动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的鉴定中含有非常恐怖非常不专业的表白:可排……外来火源……。对于浙江腾欣机动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所做出的“浙腾欣鉴丽第201412FX0003号鉴定报告,云和县法院认定:该结论具有不确定性,不足以证明副驾室侧气囊存在质量缺陷,对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提起火因鉴定方(丽水市公安局),非法鉴定方所指向的事故车辆侧气囊爆开起火燃烧的认定,上汽通用试验报告及证人赵赟的证言证实:别克英朗车子的侧气囊爆开时的表面及泄气口温度约50—80摄氏度,同时点爆时间极短,约在0.1秒内,气囊袋的材质为尼龙,其熔点为260摄氏度。对于上述侧气囊不可能爆开引起燃烧的质证,云和县法院认定:上述证据业经法庭质证,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与合法性,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庭审证明:从判决书上看不到火因来自何处,判决书已否定了提起鉴定方和非法鉴定方关于火因系事故车侧气囊爆开起火的虚假认定,同时法院依法确认上汽通用试验报告,事故车侧气囊不可能爆开燃烧的质证。

目前,浙K00521号事故车辆仍然停留在浙江省高速总队云和高速二大队停车场内,车内火灾现场尚未被完全破坏(已留有当时拍下来的事故现场及事故车内的多张证据照片),应尽快进行复核勘验,以查清真正的火因来源,辩明被害人的死亡是事故自燃引起(内火),还是来自外火的更深层次的谋杀!

3.彻查诸葛俭装伤住院的动机

诸葛俭为何要装伤住院?诸葛俭在事故发生后,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这是客观事实。他自己也承认(参照其住院病历)说:“事故后当时无任何伤痛,遂继续工作……”。说明事故发生当时诸葛俭的身体没有任何损伤和不舒服的症状。当然他所说的继续工作是陪同省消防总队领导共享午餐。如果他受损伤,当时为何不去医院救治,怎么还能陪同吃饭呢,这一点省消防队领导最清楚。直至14时42分,当诸葛俭获悉胡翼飞经医院近4小时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后,就突感身体不适,立即从龙泉返回丽水,住进市中心医院。依据丽水市中心医院病历记载:入院时间:事发当天16时27分;记录时间:17时13分;医生依据诸葛俭口述现病史的记录是:“患者6小时前因外出办公乘车时发生车祸,当时无头晕头痛,无恶心呕吐,无胸闷气急,无腹痛,无肢体疼痛等明显不适,遂继续工作……。医院检查的结果记录是:“神志清,精神可,生命体征平稳,全身皮肤巩膜无黄染,无软组织挫伤,无出血,无淤青,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应灵敏,浅表淋巴结未及肿大,甲状腺未及肿大,双肺呼吸音清,未闻及明显干湿性啰音,心律齐……由此可见,丽水公安局认为“自身受伤的乘员诸葛俭亦无法目测和判断百米开外事故车内是否存在险情,无需负法律责任”的诡辩是根本不成立的。那么诸葛俭装伤住院的动机是什么?如果他不是真正的肇事者,而且在事故现场尽到了救人的职责,就根本用不着装神弄鬼!无伤装伤,其险恶用心就是为后来“因受伤不能进行现场施救”的预谋埋下伏笔!

肇事方所有的言行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都在隐瞒事实真相!

二、该冤案未能彻查的真正阻力

1.丽水市公安局的评判

2015年1月1日(事发后第50天)在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封宗祥办公室,被害者家属与市局领导协商被害儿子胡翼飞火化事宜,当我们提到道路监控显示副局长诸葛俭站在右护栏外观望,不采取任何抢救措施,从而导致被害人胡翼飞无力自救而困在车内半个小时,被浓烟薰和热空气闷窒息中毒死亡这一事实,常务副局长封宗祥立即说:“我们局里已认定这起事故是属一般交通事故。小事故天天都有发生,死一、二个人算不了什么,无非是都赔点钱就是了。关于副局长诸葛俭人虽在现场,但他救不救人都没有任何责任。因为他也是受害者。同时我们已咨询过法律专家,都认为他既不违纪,也不违法。你们若认为他是违纪违法,你们可以走法律程序。” 2015年1月13日,在协商理赔会上,一位主持会议的副局长仍坚持说:“你们认为诸葛俭犯罪,请到检察院去起诉,认为他违纪,请到上级公安机关去举报。2016年3月11日,丽水市公安局以丽水市人民政府名义通过《省长问政信箱》发给我们的答复函是:“诸葛俭无须负法律责任”。丽水市公安局领导对事故性质的认定和对涉案人诸葛俭犯罪事实的袒护,是导致被害者冤案难以昭雪的第一道阻力。丽水市公安局领导为什么那么怕诸葛俭出事,难道他们非要把小苍蝇培育成大老虎?是不是你中有我或有其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其中隐情必须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与反思!

2.省公安厅的调查结论

2015年4月,浙江省公安厅领导责成厅纪委同督察、法制、高速总队对诸葛俭见死不救情况进行调查,并于2015年5月13日作出“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所谓调查结论。这个所谓的调查既没有走访过被害者家属,也不知是向哪个部门人员开展调查,然而直至今天我们也未知这个调查结论的内容是什么,证据是什么!该冤案之所以至今丽水当局不予彻查,根本原因就是浙江省公安厅这个所谓的调查结论在作梗和发酵。为了解这个调查结论的具体内容与事实依据,我们已向浙江省公安厅多次提出公开调查结论的诉求,2017年2月24日,浙江省公安厅寄来了《浙江省公安厅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经查,你们申请获取的信息属于行政机关行文的文件和资料,且不作为行政管理依据的政府信息,根据《浙江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办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对于你们申请获取的信息,本机关不予公开。”省公安厅为什么不敢公开?是经不起事实证据的检验!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执法部门更应该严格遵循“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事原则,这是公检法部门必须遵守的底线。浙江省公安厅没有对本案的事实证据经过具体核实,也没有询问过被害者家属有无证据,而是包庇下属,妄下结论,强加于人,真是胆大妄为,可谓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也恰恰反映了执法部门有权任性,无视国家法纪,是司法腐败的真实写照。

3.丽水当局在推诿责任

司法部门在审理司机陈宝明交通肇事罪过程中,始终未涉及副局长诸葛俭身在现场29分钟蓄意不救有无违纪违法之事实。为搞清事故真相,被害者家属曾多次向《省长问政信箱》反映实情。2016年3月11日,市公安局以丽水市人民政府的名义通过《省长问政信箱》的答复函称:“副局长诸葛俭受碰撞、冲击后,因身体严重不适而无法施救”,单方认定“诸葛俭无需负法律责任”。而丽水当局又以省公安厅于2015年5月13日已作岀“没有认定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的调查结论而无法介入再调查为借口,拒绝我们上百次求重新彻查的诉求。丽水当局在大量的事实证据面前不敢正视案件的事实真相,无非是推诿责任,不让相关部门领导卷入案件中,受到任何牵连,以致影响政绩!

本冤案事发至今已三年,我们已掌握大量的事实证据证明:诸葛俭涉嫌违规驾驶而肇事,并在肇事29分钟蓄意不救致人死亡的事实。为此,被害者家属曾给浙江省《省长问政信箱》写了55封要求对本冤案进行彻查的诉求信,而2016年3月11日第一次回复就由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作答:“认为不存在诸葛俭蓄意不救致人死亡的情节事实,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以后全部诉求信均转到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存档了事。为此,三年来我们曾几十次上访省市纪委及相关部门均无济于事,属地政府仍无立案彻查的动向。

三、我们再次提出如下诉求:

1.对违反信访工作责任主管人员,应追求其失职之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第七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的失职、渎职行为,严格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本条例的规定,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责任,并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既然上级把我们的信访投诉案件都转到浙江丽水当局处理,那么当局就应依照法律责任予以受理并落实。然而属地有权履职与处置部门的主管人员却违反了信访条例有关规定与条例赋予的职责义务,没有立案侦查,这完全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中所规定的“保护信访人合法权益”的宗旨,且玷污了党和国家的形象。故请中央政府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追究与问责,以维护国家信访条例的尊严,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

2.惨案涉及最为关键的三大疑点,强烈恳请中纪委、监察部直接组员彻查。如果再次把我们的信访投诉信转到地方政府,让属地政府来解决本案,这不但继续伤害了投诉者,还会继续遭到打击报复!无论是主管信访工作的行政机关还是各级人民政府,首先应当“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而不是仅仅“维信访秩序”。本案的被害人家属为了申诉冤案,揭穿“11·13”惨案的真正肇事者的罪行,已经多次受到了丽水市公安局的干扰与阻拦:对被害人家属所有的通讯工具,公安实施全程跟踪监控;对家庭电脑出现案有关的信息,公安采取无限期的屏闭;对本案同情或发表不同观点看法的亲戚朋友网友,公安还专门派人上门恫吓。丽水市公安局无所不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阻止任何人为本案洗雪冤情,保护犯罪嫌疑人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的追究!属地政府也好,公也好,有可能对被害者家属釆取跟踪截访措施……我们坚决拥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新一届中央领导,坚信依法治国,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们坚信只有能查清该惨案“三大疑点”,一定能被害人胡翼飞一个公道,洗雪冤

3.为了给被害儿子胡翼飞讨回公道,我们永不放弃诉求。陈宝明与诸葛俭这两个犯罪嫌疑人决不能混为一谈。陈宝明愿替他人顶罪,应犯有包庇罪;诸葛俭明知自己擅自违规驾车肇事的行为已经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身在现场29分钟蓄意不救是希望或者放任死亡结果发生,已涉嫌故意杀人罪。从事故发生后,肇事方已经订立攻守同盟,是涉嫌共同故意犯罪。为了让冤案有昭雪之日,恳请中纪委、监察部对涉嫌驾驶人诸葛俭予以立案彻查。死人对一个家庭来说是灭顶之灾!希望中纪委、监察部同情我们被害人家属目前的艰难处境,体察我们三年来的辛酸诉求历程!恳请中纪委、监察部组员彻查为盼!

特此报告

 

 

                                 报告人:胡寿奎  陈梅英

 

2017年114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 李克强 栗战书   王沪宁 赵乐际   同志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