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女性论坛
白糖开水 发表于  2017-09-28 20:23:26 6362字 ( 0/98)

忍 (小说)

忍   (小说)




    老新是我的邻居,七十开外的年纪,退休已经二十多年了。他几乎无一例外每天会拿着一个小巧的多功能收音机或收听新闻,或播放音乐,坐在楼房前面林荫道旁的桂花树下,悠闲地享受晚年退休生活的乐趣。心静神安,一副从容淡定,悠然自得的情形。他不抽烟不喝酒,还坚持每天做健身操,生活有规律;再加上虽看不出特别恩爱,却也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家族和睦。这让老新看上去身子硬朗,精神饱满,根本看不出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倒像一个刚过花甲之年的人。我佩服老新有规律的生活,由佩服而生艳羡,想自己老年时,也能像老新这样,心静神安从容悠闲过日子就心满意足了;也生出好感。因此,每次出门从他身边走过,总会跟他打声招呼:吃饭没有?又在这坐?有时还会泄露内心的秘密:你好舒坦,我真羡慕你。老新听到我这话,却不以为然: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们年轻人才值得羡慕呢。我只好实话实说:你两个儿子都是人民教师,老夫老妻又恩恩爱爱,牵手人生半个多世纪了,真是人们爱情中相濡以沫相扶相携的真情故事。怎不让人羡慕呢?老新听我说他夫妻恩恩爱爱相濡以沫,脸上没有由衷的喜悦之情,反倒沉了下来,有种欲说还休难以启齿的味道。这是饱经沧桑淡泊处世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老新脸上难以看到的表情。我颇有些愕然。就说道:你们老夫老妻,我们这栋楼房的人谁不羡慕呢?他于是开口道:你不知道,我其实有一肚子苦水呢。

     我天生喜欢猎奇探秘。让人羡慕的老新说他爱情上有一肚子苦水。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出于猎奇探秘的心理,我对老新肚子里的苦水,有当年学生时代借到一本《西游记》,为知道唐僧取经经历了哪七十二难,巴不得立即把《西游记》看过扁的兴趣感,迫不急待想弄清楚。于是第二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又见老新坐在那颗桂花树下,静静地听着阿炳的二泉映月,我也爱听二泉映月,在这点上我们是相通的,我决定去破解老新肚子里的苦水。就径直走到老新身边坐下,谈起阿炳的二泉映月来。我知道要了解老新肚子里的苦水,是不能直说的。这有窥视人家隐私之嫌,弄得对方不高兴,就真口难开了。我说瞎子阿炳一把二胡拉来拉去,竟拉出了二泉映月,实在不简单。你知不知道,阿炳身边有个吴妈陪伴?这可能也有爱情的一份功劳。就像你一样,有美满的爱情,才有今天让人羡慕的晚年。老新见我又说他爱情美满,就对我说:你不知道,我的爱情其实是不幸的。我说:这就奇怪了,你讲给我听听。于是,他打开了话闸子。

     人要服命。人的一切其实都是命中注定的,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这个人是理想主义者,对什么我都理想化。年轻时我渴望理想的爱情,希望找一个感情丰富心地善良的女人。于是我不在乎女人有没有工作,只看重她的人品。每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就会用材料纸写出很多有关为人处世的问题要她回答。天真地想通过这些交流了解一个女人的内心情感。可那时多少女孩有文化,能回答那些问题;又有多少女孩不是腼腆的大姑娘会回答那些问题?我就这么理想主义。我相信当时很多女孩除了看到我的工作,她们更喜欢我那副比一般人漂亮的面孔,是从心底里想嫁给我的。可我由于得不到答案,无法满足要求,我跟那些女孩谈爱,都是一开始就宣告结束。我到处碰壁。这样我成了一个大龄青年。母亲愈来愈着急。就说我向一个女孩提那些鬼问题,哪个会回答。要我再不能这么搞了。她又请一个远房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我也认识到自己不现实,决定不那么干了。于是我回归世俗:跟姑娘见面,交见面礼,办订婚宴。婚姻第一阶段完成。再就是打结婚证,办酒席结婚了。我们订婚后,女孩经常来我家作客,我们的接触多起来,其实我们进入了蜜月期。我们经常谈天说地,尽情地聊童年往事。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说她小时跟妹妹同睡一张床。冷天时她就会和妹妹争裤子。有时弄得妹妹没裤子盖,冷得不行,就像母亲告状。有次怒不可遏的母亲竟把她从床上拖下来,不准她睡。冷得她站在地上身子直发抖。她妹妹比她勤快,她奶奶瘫痪在床,经常大小便失禁。弄脏的衣服都是她妹妹洗。她奶奶很喜欢她妹妹。

     你说奇怪不奇怪,那些年我一直追求理想的爱情,想找一个心地善良感情丰富的女孩,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为此竟别出心裁,第一次见面就向女孩提在常人看来近似奇怪的问题,千方百计要弄清女孩的内心情感。现在人家天真无瑕毫无保留地坦陈她的冷漠薄情。我竟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之前的追求,恍若隔世,全忘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这些行为足以说明她与我要追求的爱情大相径庭,根本不是我理想中人。我每每想起这事,就感到特别奇怪。这只会发生在痴呆病人身上的事情,切切实实在我身上发生了。是谁毁掉了我的思维键?让我成了一个没有思想意识的人?想来想去,不得不相信,一切皆是命中注定。前面好几个外貌足以让我倾倒远胜于我老婆的女孩,就因为她们不回答我的提问,让我无法弄清她们的内心情感。我毅然决然地放弃。而现在我老婆毫无保留地告诉我,她就是一个感情冷漠的人,我竟没有思想了。不是我放弃了恋爱的标准,硬是我当时想都没想。这让我不能不相信,婚姻是天注定。一切的一切,冥冥中都有一个主宰,谁也逃不脱他的掌控。这是人生宿命。

     果不其然,我们结婚后,她冷漠薄情的性格一天天表露出来。最奇特的是,睡觉时她必须睡床外面。我向来崇尚人人平等,夫妻之间更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有福同享有难同挡。面对她如此薄情并蛮横的举止,我当然不舒服又反感。就提出外面轮流睡,一人一晚轮流来。我不是认为睡外面与睡里面有什么不同,纯粹是出于对她这种蛮横的不满。可第二天晚上轮到我睡外面时,她当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只能无语;可她却采取行动来对抗。她把双脚放到我身上。我愤怒之下,把她双脚推了下去。她并不罢休,第二次又架上来。如此再三,推撞必然升级,最后就是打起来了。这下,她的蛮横劲来了,而我却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要打,她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她连我一个拳头都对付不了。但她有股蛮横劲,打不赢就拿刀来。在几十年的打斗中,我身上被她用刀刺出划出的血淋淋的伤口,应该不会少于十处。好在我怕她把我刺成重伤,把家里那把比较新的水果刀藏起来了,她刺我的都是连刀把都没有仅剩刀片刀口又很钝的不锈钢水果刀,我才没被她刺成重伤。当然她也有冲到厨房拿菜刀的时候。这时我则像一个可怜的囚犯一样,小心翼翼地龟缩在某个角落,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上那把刀。她砍过来,我就会迅速地抓住她的手。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砍到我。由于我防范有力,她始终没有砍到我,有次反倒把自己给砍了。当时是,菜刀被我紧紧地按在下面,不知是不是她发起横来把生死置之度外,见砍不到我就把自己砍了。刀砍到她脚上,她人胖脚上也有脂肪,脂肪就涌了出来,比血流还快。我吓傻了,她也傻了。这时她像变了一个人,说:我怎么这样了,我不得了,我不得了。我估计是她怕我不会带她到医院去,在哀求我了。我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怎么会不管她呢?前面她已经用凳子把我的头打出了血。我只好把沾了血的衣服脱了,并将头上身上的血洗干净,换了衣送她到医院缝针上药。想当时我好可怜,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头上的血和伤口,我一直选靠墙边的地方站着。我把自己的伤口不当回事,却送她到医院治疗。我又是多么无私和包容大度。面对这样一个打起来不顾生死的人,我当然不知所措了。我怎么能像她那样呢?我要考虑家庭,我有两个儿子,我要培养他们上大学。我把我的理想放到了他们身上,我不能让他们像我一样当工人。我怎么能不顾家呢。于是,每次打架,我都是色厉内荏地表示一下,接着就是当儿子的时候了。任她打我不敢回手了。我清楚记得有次打架,她打后走到隔壁房间,认为没打够反转身又打。如此来来回回打了七次。我痛苦绝望之下,竟放声大哭起来。这就可想而知,争睡床外面的结果,只能是她取得完胜,我彻底败下阵来。这样半个多世纪我就只有睡到床里面的份了。

    她不仅冷漠薄情,而且好斗好强。什么都喜欢显示她的强势,不需要理由。有次上街想买个南瓜。选好后我又发现那瓜上有个痂,就决定再选一个。这本是很正常的事,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我做错了而跟我闹别扭。可她见我不买这个瓜,就硬要买。我再次提醒她瓜上有痂,她根本不听。见我不买,气冲冲地,就走了。好像我犯了大错。一个人就是与别人相处,也应平等相待,凡事多包容,不能争强好胜,处处要显示自己的强势。这样必然产生矛盾,搞不好关系。何况夫妻之间,怎么少得了相互包容、迁就,而能争强好胜,处处显示自己的强势呢?这样家庭关系还能和睦吗?何况我没有错啊。她为什么要如此无理取闹,丝毫不考虑家庭和睦问题呢?她不希望家庭和睦,愿意在争吵中度日,把家搞得不像个家?她并没有坏到这个地步。有时争争吵吵又因我的退让她取得满意的胜利后,她也会拿出些善意举动来,争取修复我们的关系。比如这时她会主动地洗碗、做饭。由于她在玩具厂打工,一天往往要做十几个小时,家务事就是我包了,她是不会搞家务的。可见她不需要理由与我打斗闹事,不是为了硬要气我,要把家搞得不像个家。其实她也是在乎家的,在玩具厂经常做十几个小时,无怨无尤,还不是想为家里多赚几个钱。她之所以这样做,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好斗好强,不仅要显示她的强势,而且要以我的臣服来维护她的强势。于是我当然不能拂逆她了,当我与她意见相左时,她在乎的就不是理由,而是必维护她的强势。于是毫无道理可讲,别人难以理解的行为,也可以在她身上发生了。当然这也与她智商太差有关。她根本不懂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相互包容迁就对夫妻关系重要性。夫妻关系融洽对家庭和睦的重要性。家和才能万事兴。于是她什么都循着自己的性格任性而为。丝毫不对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加以克制了。一个聪明人,事情如何办,孰轻孰重,心里是有谱的,不能做的事,就会拿出理智来克制,是不会任性而为的。

     由于她好斗好强,而且要我臣服来维护她的强势,显示出她的强势。于是跟我打斗,无端指责我,就成了必然的事。我认为好的东西,她十有八九会说不好。我认为不好的东西,她则要说好了。上街买东西,我想买的,她大多不会赞成,我认为不好的东西,她就一定要买。我做每件事,其实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其实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又什么用;更别说发现了什么错误,她都要把脸一沉,对我进行指责。而我也是怒火中烧,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地破口大骂起来。又声音宏亮,声震屋宇。这是吵架的明显标志。于是我家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成了家常便饭。争吵声打骂声,一幕接着一幕上演。夫妻争吵成了柏坊铜矿一道独特的风景。左邻右舍司空见惯,也习以为常,我们家的吵闹,即使掀翻屋顶,他们也不会来劝架了。

     这让我痛苦不堪。但离婚我想不敢想。因为我要为儿子考虑。为了儿子们的健康成长,我不能给他们一个残缺的家;我要把他们送上大学,不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我必须维持这个家。为了孩子,放弃爱情,放弃自己的幸福,我毫不迟疑。只是当激烈的争吵打骂让自己无法忍受,和自己身上被刀刺出来的血擦干净又涌出来时,我会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孩子长大,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坚决离婚。

   但我小儿子大学毕业也考取教师后,立即在县城买了房子,单位又在乡下中学。有人说,新买的房子不能总是锁着,要有人住,经常通风,家具才不会发霉变质。于是只能让我老婆到县城去住。这样我过起了单身生活。这时,我发现自己性格上也有严重缺陷,我根本过不惯一个人独居的生活。每回到家里,觉得灯光是那么清冷;四周墙壁暗淡无光,让我伤感;躺在床上,仿佛四周的空气在慢慢凝固,我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于是逃出室外,仰望蓝天白云,这种情绪才能得到缓解。我发现原来自己根本离不开她。我不能像有些人那样,过单身生活是一种享受。没有家庭羁绊,经济负担,自由自在。真是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我需要有人陪伴的日子,即便相互不说话,她也能为我驱散孤独和寂寞。我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这促使我深思:我和老婆离婚,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我已是五十开外的年纪,哪里还有属于自己的红颜知已?再找一个,也必是二婚的中老年妇女,而且有儿有女。这就有了难以处理的经济问题。谁都会为儿女考虑,钱就会成为相互间的不放心。你担心我私下拿钱给儿女,我担心你私下拿钱给儿女。而一对夫妻,钱都相互不放心,还有真挚的爱情吗?也许日常生活中的争争吵吵更多。原配夫妻再争再吵,有儿女拘拘牵牵,想分开也难;再婚夫妻,没有儿女牵挂,也许一两句伤感情的话,就可能散伙。这样我不要落个孤家寡人的下场?还是衣不知新人不如故。

     在思念老婆的日子里,也促我反思:我们相互间的争争吵吵,到底我有没有错?她是薄情,但她无情吗?一次她父亲病重,她去护理,因事要回家一趟。父亲见她离开,泪流满面,依依不舍。回家后,她想起父亲那潸然的泪水,依依不舍的目光,竟嚎啕大哭起来。她是好斗好强,遇事喜欢指责我,不知关心人,体贴人。但并非她成心要跟我过不去,故意要气我,要把家搞得不像过家。她之所以这样,全是性格使然。又智商低下,毫无理智,不知道加以克制。而我呢,理想主义色彩深厚,什么都追求十全十美,自己的老婆应该如何感情丰富,温柔贤慧,就是美的化身。看到现实中的她竟是如此这般,先入为主就把她当成了坏人。尤其想入非非,这样的人能够与自己风雨同舟,经得起风吹雨打的考验吗?如果我哪天厄运降临,遭遇意外成了残疾,她会陪伴我照顾我,而不弃我而去吗?想得越多,反感越多,于上她的一句不动听的话,我也条件反射似的,认为她在向我进攻了。

     如果我少些理想,多些现实,不该想的不想。像大多数人那样做柴米油盐夫妻,不追求她的高尚,也就不会太在意她的缺点。我就可以把她对我的指责,当作向我撒娇。让它左耳进右耳出。尤其顾虑我残废了,她会弃我而去。一定如此吗?我又残废了吗?不把万一的事作真的似的,更不去想它,我就不会潜意识时成了被她抛弃的人,千仇万恨也都有了。真是想多了累心。该糊涂时且糊涂,是做人法宝,人生一种境界。我终于悟出了郑板桥难得糊涂一语的深意。

      于是,我决定改变自己,抛弃理想主义,做一个现实的人。像许多夫妻那样,满足于柴米油盐的日子。她任性指责我,我当一句玩笑话。我们像许许多多柴米油盐夫妻那样,过起了庸众化的生活。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不再有争吵打骂,生活风平浪静,同样充满了阳光。春天我们看百花盛开,夏天我们享习习凉风,秋天我们观赏空中明月,冬天更是让我们忘情于满眼的雪景。真是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天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我何尝不希望自己有一个感情丰富温柔贤慧的女人陪伴。我的人生嬗变,其实是一场炼狱之旅,是一种痛苦的涅槃。你说我们几十年夫妻生活是相濡以沫的真情故事。何尝不让我悲悲惨惨切切,勾起我深埋于心底的爱情苦水再次翻腾呢?



   湖南衡阳柏坊铜矿社区杨家湾3栋2——2号   唐铁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