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女性论坛
救急 发表于  2017-08-06 10:59:34 11165字 ( 2/265)

超市女收银员要查看微信支付回执遭暴打


尊敬的上级领导和全国广大媒体:

     我叫贺升莲,陕西榆林市清涧县人,系军人家属,现年47岁,住延安市宝塔区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我女儿惠涛在我所居住的小区润鑫超市上班,为该超市收银员。40天以前一位名叫贺爱卫的顾客来超市购物,寻衅滋事将我女儿严重打伤。事后才知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是子长县的副县长,曾长期在延安做官,他出面以弟弟有精神病为由将其从派出所带走。事后他则大肆辱骂受害者家属,拒不支付医疗费,致使我女儿在住院40多天后依然头疼头晕,性格发生裂变,暴躁,焦虑,恐惧,彻夜难眠。使我们一家伤心欲绝,而医生则说,他们医院没有精神病和心理矫治科室,只能如此。今万般无奈,求助于党和国家,求助于社会。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6月23日下午16时,作为润鑫超市的收银员,我女儿在超市里正常上班。大家对顾客并不熟悉,一个叫贺爱卫的顾客在超市购买东西(事后知道他是延安市交通运输公路管理处的职工),他买完5.5元的商品在用微信支付过程中,我女儿根据超市规定要求查看一下微信付款的回执单,引起他勃然大怒,他张口就辱骂我女儿,直接冲到柜台里来没命的狠打我女儿,将其手臂拽住,按倒在地,揪扯头发,在其头部、背部,胳膊处,疯狂殴打,超市在场五六位工作人员都无法阻挡他的殴打(有视频为证)。后来有黄蒿湾4名身着警服的保卫人员将其制止。超市向110报案,延安市东关派处所将其带到所内。
        随后,我女儿惠涛就被所在超市的老板高洋及员工陪同下用车拉往延安博爱医院,我就被通知赶到了医院里。可是东关派出所却不断打电话让我和超市老板,赶紧前去派出所处理问题。我们到场后,派出所干警高某向我们介绍说,这是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超市老板就向贺爱军介绍说,我就是被打伤者的母亲。贺爱军就对我说:“我也住在鑫鑫家园的2号楼,我们是邻居,不要担心不要怕。2号楼下的门面房是我的。“我回答说,我以前知道,只是不认识你。”他说“今天,是我和弟弟两家人在家一起吃烤肉,弟弟外出购买小食品后发生了事情,现在,你孩子被打受到惊吓,千错万错都是我弟弟的错,不要怕,有什么事都和我说,今天我弟弟的事我管,我把电话留下,有事随时打电话!“他还说”我弟弟有“神精病”,我们得连夜将他送到西安看病”。当着大家的面,他给了超市老板1000元钱让给我孩子看病。又让他弟媳送来一个精神病的证明,将寻衅滋事的弟弟贺爱卫带走了。 
       我女儿惠涛在延安博爱医院住了3天院,老板交的3000元预交款全部用完,医院通知必须缴费,我向超市老板求援,超市老板说他绝对不能交,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叫我向贺爱军去要。我不好意思向贺爱军开口说,就向派出所求援,派出所则说,这不行,钱你自己先垫着,这不是交通事故,打架你自己先出,哪怕去借,去贷款,去卖房子,总之待出院看好病,我们再处理。我东拼西凑先垫付,医院经常停药,我实在无奈,在孩子住院20天后,我只身前往在子长县政府工作的贺爱军副县长处协商医疗费,我在门卫室进不去,门卫让先打电话,打通后他知道我是来找他的,贺副县长非常愤怒,骂我说:“你凭什么跟老子要钱,老子又不是开银行的“”你是要找死来了。‘别找老子了,你个婊.子货,泼妇!“于是我们在电话里骂起来,保安看架势不对,就将我赶出门卫室。
     我一个小老百姓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副县长,一个人民敬重的地方高官,如此之素养,按理这事情他是能够很好的处置的,可是他长期的养尊处优,鱼食百姓的面孔却改不了。前面的善言善语一律是伪装的。据我了解,贺爱军在黄蒿湾鑫鑫家园2号楼具有一个单元楼的房产和2号楼里20多个门面房。他身为子长县副县长,在弟弟贺爱卫打人后,利用职权在派出所没有处理的情况下就将弟弟带走,是明显的利用权力,包庇怂恿弟弟的违法乱纪行为,他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机关办案。将寻衅滋事的弟弟以“精神病”为由放走,程序究竟合法吗?我不禁想问让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这是否合适?
        根据我国法律,贺爱卫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刑法第293条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寻衅滋事行为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副县长贺爱军自己的手一挥,犯罪嫌疑人就没罪了。难道又是一个“我爸是李刚”版本的再现?这还真是个奇迹。请问全国有这种办案的么?贺爱卫是不是精神病我们十分怀疑。他作为延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公路管理处的在职国家职工,是怎么进入政府体制内的呢?而他的精神病鉴定是哪里做出的,不管他有没有刑事受审能力,恐怕也是需要进入司法程序审定后,再决定是否将他放出而流向社会吧,副县长贺爱军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让他逍遥法外。请问这正确吗?这里,大家还是看一下贺爱军的从政简历吧(附截图)。因为他有过延安市公路勘察设计院院长、延安市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等履职经历,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将弟弟贺爱卫,是以非法的手段弄进公路管理处的。 
     我的女儿天性活泼,为人善良,工作负责,如今她被打人者及其亲属严重侵害。渐渐导致成为“精神病”(抑郁症),那她的一生就彻底的毁灭了。作为现役军人的家属,作为中国公民,我有理由维护自己的权益。我的诉求是: 


          1,强烈要求,贺爱军和相关机构不要再继续干预治疗,及时给予我女儿转院,润鑫超市和打人者必须支付医疗费,确保对我女儿进行有效的治疗。
           2,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贺爱军副县长进行政治审查,他究竟是怎么当上副县长的,他的弟弟又是怎么进入交通局成为国家职工的,而这个弟弟是否是真属于被限定刑事能力的精神病人?
           3,润鑫超市你也是受害者吗?你的微信支付系统平台设置真是合理吗?你们的员工就真的没有丝毫的保障体系吗?超市是真的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了么?
                   (此附我的身份证、贺爱卫超市寻衅滋事录像截图等资料,我为个人的举报行为负完全法律责任) 

超市收银员被副县长弟弟打伤受害家属反遭副县长辱骂
                        举报人:陕西延安宝塔区桥沟街道办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   


                               贺升莲  电话:15289203437       


                                2017年8月3日



[ 此帖被走向未来在2017-08-05 20:31重新编辑 ]

猫爱鲜鱼 发表于  2017-08-07 10:26:19 5字 ( 0/24)

任性而为了


尊敬的上级领导和全国广大媒体:

     我叫贺升莲,陕西榆林市清涧县人,系军人家属,现年47岁,住延安市宝塔区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我女儿惠涛在我所居住的小区润鑫超市上班,为该超市收银员。40天以前一位名叫贺爱卫的顾客来超市购物,寻衅滋事将我女儿严重打伤。事后才知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是子长县的副县长,曾长期在延安做官,他出面以弟弟有精神病为由将其从派出所带走。事后他则大肆辱骂受害者家属,拒不支付医疗费,致使我女儿在住院40多天后依然头疼头晕,性格发生裂变,暴躁,焦虑,恐惧,彻夜难眠。使我们一家伤心欲绝,而医生则说,他们医院没有精神病和心理矫治科室,只能如此。今万般无奈,求助于党和国家,求助于社会。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6月23日下午16时,作为润鑫超市的收银员,我女儿在超市里正常上班。大家对顾客并不熟悉,一个叫贺爱卫的顾客在超市购买东西(事后知道他是延安市交通运输公路管理处的职工),他买完5.5元的商品在用微信支付过程中,我女儿根据超市规定要求查看一下微信付款的回执单,引起他勃然大怒,他张口就辱骂我女儿,直接冲到柜台里来没命的狠打我女儿,将其手臂拽住,按倒在地,揪扯头发,在其头部、背部,胳膊处,疯狂殴打,超市在场五六位工作人员都无法阻挡他的殴打(有视频为证)。后来有黄蒿湾4名身着警服的保卫人员将其制止。超市向110报案,延安市东关派处所将其带到所内。
        随后,我女儿惠涛就被所在超市的老板高洋及员工陪同下用车拉往延安博爱医院,我就被通知赶到了医院里。可是东关派出所却不断打电话让我和超市老板,赶紧前去派出所处理问题。我们到场后,派出所干警高某向我们介绍说,这是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超市老板就向贺爱军介绍说,我就是被打伤者的母亲。贺爱军就对我说:“我也住在鑫鑫家园的2号楼,我们是邻居,不要担心不要怕。2号楼下的门面房是我的。“我回答说,我以前知道,只是不认识你。”他说“今天,是我和弟弟两家人在家一起吃烤肉,弟弟外出购买小食品后发生了事情,现在,你孩子被打受到惊吓,千错万错都是我弟弟的错,不要怕,有什么事都和我说,今天我弟弟的事我管,我把电话留下,有事随时打电话!“他还说”我弟弟有“神精病”,我们得连夜将他送到西安看病”。当着大家的面,他给了超市老板1000元钱让给我孩子看病。又让他弟媳送来一个精神病的证明,将寻衅滋事的弟弟贺爱卫带走了。 
       我女儿惠涛在延安博爱医院住了3天院,老板交的3000元预交款全部用完,医院通知必须缴费,我向超市老板求援,超市老板说他绝对不能交,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叫我向贺爱军去要。我不好意思向贺爱军开口说,就向派出所求援,派出所则说,这不行,钱你自己先垫着,这不是交通事故,打架你自己先出,哪怕去借,去贷款,去卖房子,总之待出院看好病,我们再处理。我东拼西凑先垫付,医院经常停药,我实在无奈,在孩子住院20天后,我只身前往在子长县政府工作的贺爱军副县长处协商医疗费,我在门卫室进不去,门卫让先打电话,打通后他知道我是来找他的,贺副县长非常愤怒,骂我说:“你凭什么跟老子要钱,老子又不是开银行的“”你是要找死来了。‘别找老子了,你个婊.子货,泼妇!“于是我们在电话里骂起来,保安看架势不对,就将我赶出门卫室。
     我一个小老百姓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副县长,一个人民敬重的地方高官,如此之素养,按理这事情他是能够很好的处置的,可是他长期的养尊处优,鱼食百姓的面孔却改不了。前面的善言善语一律是伪装的。据我了解,贺爱军在黄蒿湾鑫鑫家园2号楼具有一个单元楼的房产和2号楼里20多个门面房。他身为子长县副县长,在弟弟贺爱卫打人后,利用职权在派出所没有处理的情况下就将弟弟带走,是明显的利用权力,包庇怂恿弟弟的违法乱纪行为,他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机关办案。将寻衅滋事的弟弟以“精神病”为由放走,程序究竟合法吗?我不禁想问让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这是否合适?
        根据我国法律,贺爱卫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刑法第293条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寻衅滋事行为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副县长贺爱军自己的手一挥,犯罪嫌疑人就没罪了。难道又是一个“我爸是李刚”版本的再现?这还真是个奇迹。请问全国有这种办案的么?贺爱卫是不是精神病我们十分怀疑。他作为延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公路管理处的在职国家职工,是怎么进入政府体制内的呢?而他的精神病鉴定是哪里做出的,不管他有没有刑事受审能力,恐怕也是需要进入司法程序审定后,再决定是否将他放出而流向社会吧,副县长贺爱军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让他逍遥法外。请问这正确吗?这里,大家还是看一下贺爱军的从政简历吧(附截图)。因为他有过延安市公路勘察设计院院长、延安市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等履职经历,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将弟弟贺爱卫,是以非法的手段弄进公路管理处的。 
     我的女儿天性活泼,为人善良,工作负责,如今她被打人者及其亲属严重侵害。渐渐导致成为“精神病”(抑郁症),那她的一生就彻底的毁灭了。作为现役军人的家属,作为中国公民,我有理由维护自己的权益。我的诉求是: 


          1,强烈要求,贺爱军和相关机构不要再继续干预治疗,及时给予我女儿转院,润鑫超市和打人者必须支付医疗费,确保对我女儿进行有效的治疗。
           2,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贺爱军副县长进行政治审查,他究竟是怎么当上副县长的,他的弟弟又是怎么进入交通局成为国家职工的,而这个弟弟是否是真属于被限定刑事能力的精神病人?
           3,润鑫超市你也是受害者吗?你的微信支付系统平台设置真是合理吗?你们的员工就真的没有丝毫的保障体系吗?超市是真的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了么?
                   (此附我的身份证、贺爱卫超市寻衅滋事录像截图等资料,我为个人的举报行为负完全法律责任) 

超市收银员被副县长弟弟打伤受害家属反遭副县长辱骂
                        举报人:陕西延安宝塔区桥沟街道办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   


                               贺升莲  电话:15289203437       


                                2017年8月3日



[ 此帖被走向未来在2017-08-05 20:31重新编辑 ]

救急 发表于  2017-08-06 12:38:27 3010字 ( 0/51)

女收银员被打自杀


尊敬的上级领导和全国广大媒体:

     我叫贺升莲,陕西榆林市清涧县人,系军人家属,现年47岁,住延安市宝塔区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我女儿惠涛在我所居住的小区润鑫超市上班,为该超市收银员。40天以前一位名叫贺爱卫的顾客来超市购物,寻衅滋事将我女儿严重打伤。事后才知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是子长县的副县长,曾长期在延安做官,他出面以弟弟有精神病为由将其从派出所带走。事后他则大肆辱骂受害者家属,拒不支付医疗费,致使我女儿在住院40多天后依然头疼头晕,性格发生裂变,暴躁,焦虑,恐惧,彻夜难眠。使我们一家伤心欲绝,而医生则说,他们医院没有精神病和心理矫治科室,只能如此。今万般无奈,求助于党和国家,求助于社会。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6月23日下午16时,作为润鑫超市的收银员,我女儿在超市里正常上班。大家对顾客并不熟悉,一个叫贺爱卫的顾客在超市购买东西(事后知道他是延安市交通运输公路管理处的职工),他买完5.5元的商品在用微信支付过程中,我女儿根据超市规定要求查看一下微信付款的回执单,引起他勃然大怒,他张口就辱骂我女儿,直接冲到柜台里来没命的狠打我女儿,将其手臂拽住,按倒在地,揪扯头发,在其头部、背部,胳膊处,疯狂殴打,超市在场五六位工作人员都无法阻挡他的殴打(有视频为证)。后来有黄蒿湾4名身着警服的保卫人员将其制止。超市向110报案,延安市东关派处所将其带到所内。
        随后,我女儿惠涛就被所在超市的老板高洋及员工陪同下用车拉往延安博爱医院,我就被通知赶到了医院里。可是东关派出所却不断打电话让我和超市老板,赶紧前去派出所处理问题。我们到场后,派出所干警高某向我们介绍说,这是打人者的哥哥(贺爱军)。超市老板就向贺爱军介绍说,我就是被打伤者的母亲。贺爱军就对我说:“我也住在鑫鑫家园的2号楼,我们是邻居,不要担心不要怕。2号楼下的门面房是我的。“我回答说,我以前知道,只是不认识你。”他说“今天,是我和弟弟两家人在家一起吃烤肉,弟弟外出购买小食品后发生了事情,现在,你孩子被打受到惊吓,千错万错都是我弟弟的错,不要怕,有什么事都和我说,今天我弟弟的事我管,我把电话留下,有事随时打电话!“他还说”我弟弟有“神精病”,我们得连夜将他送到西安看病”。当着大家的面,他给了超市老板1000元钱让给我孩子看病。又让他弟媳送来一个精神病的证明,将寻衅滋事的弟弟贺爱卫带走了。 
       我女儿惠涛在延安博爱医院住了3天院,老板交的3000元预交款全部用完,医院通知必须缴费,我向超市老板求援,超市老板说他绝对不能交,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叫我向贺爱军去要。我不好意思向贺爱军开口说,就向派出所求援,派出所则说,这不行,钱你自己先垫着,这不是交通事故,打架你自己先出,哪怕去借,去贷款,去卖房子,总之待出院看好病,我们再处理。我东拼西凑先垫付,医院经常停药,我实在无奈,在孩子住院20天后,我只身前往在子长县政府工作的贺爱军副县长处协商医疗费,我在门卫室进不去,门卫让先打电话,打通后他知道我是来找他的,贺副县长非常愤怒,骂我说:“你凭什么跟老子要钱,老子又不是开银行的“”你是要找死来了。‘别找老子了,你个婊.子货,泼妇!“于是我们在电话里骂起来,保安看架势不对,就将我赶出门卫室。
     我一个小老百姓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副县长,一个人民敬重的地方高官,如此之素养,按理这事情他是能够很好的处置的,可是他长期的养尊处优,鱼食百姓的面孔却改不了。前面的善言善语一律是伪装的。据我了解,贺爱军在黄蒿湾鑫鑫家园2号楼具有一个单元楼的房产和2号楼里20多个门面房。他身为子长县副县长,在弟弟贺爱卫打人后,利用职权在派出所没有处理的情况下就将弟弟带走,是明显的利用权力,包庇怂恿弟弟的违法乱纪行为,他利用职权干预司法机关办案。将寻衅滋事的弟弟以“精神病”为由放走,程序究竟合法吗?我不禁想问让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这是否合适?
        根据我国法律,贺爱卫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刑法第293条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寻衅滋事行为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副县长贺爱军自己的手一挥,犯罪嫌疑人就没罪了。难道又是一个“我爸是李刚”版本的再现?这还真是个奇迹。请问全国有这种办案的么?贺爱卫是不是精神病我们十分怀疑。他作为延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公路管理处的在职国家职工,是怎么进入政府体制内的呢?而他的精神病鉴定是哪里做出的,不管他有没有刑事受审能力,恐怕也是需要进入司法程序审定后,再决定是否将他放出而流向社会吧,副县长贺爱军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让他逍遥法外。请问这正确吗?这里,大家还是看一下贺爱军的从政简历吧(附截图)。因为他有过延安市公路勘察设计院院长、延安市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等履职经历,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将弟弟贺爱卫,是以非法的手段弄进公路管理处的。 
     我的女儿天性活泼,为人善良,工作负责,如今她被打人者及其亲属严重侵害。渐渐导致成为“精神病”(抑郁症),那她的一生就彻底的毁灭了。作为现役军人的家属,作为中国公民,我有理由维护自己的权益。我的诉求是: 


          1,强烈要求,贺爱军和相关机构不要再继续干预治疗,及时给予我女儿转院,润鑫超市和打人者必须支付医疗费,确保对我女儿进行有效的治疗。
           2,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贺爱军副县长进行政治审查,他究竟是怎么当上副县长的,他的弟弟又是怎么进入交通局成为国家职工的,而这个弟弟是否是真属于被限定刑事能力的精神病人?
           3,润鑫超市你也是受害者吗?你的微信支付系统平台设置真是合理吗?你们的员工就真的没有丝毫的保障体系吗?超市是真的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了么?
                   (此附我的身份证、贺爱卫超市寻衅滋事录像截图等资料,我为个人的举报行为负完全法律责任) 

超市收银员被副县长弟弟打伤受害家属反遭副县长辱骂
                        举报人:陕西延安宝塔区桥沟街道办方塔村黄蒿湾鑫鑫家园   


                               贺升莲  电话:15289203437       


                                2017年8月3日



[ 此帖被走向未来在2017-08-05 20:31重新编辑 ]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