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联谊会馆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01-03 10:18:15 37450字 ( 0/143)

(原创首发)中国最大的要义和危机(三篇) 颂明

中国最大的要义和危机(三篇)

                        颂明

 

我和几位老友说,2019年封笔了,写不动了。老友说顺其自然吧。有感而发,不要勉强。其实我是强压着“感”而尽量少发的。如果都要发的话累死也不行。14亿人,每天那么多事,随便挑个把写篇小说是绰绰有余了。写不及啊!

今天是2018年最后一天,本想写篇小说,却无意中卷入了一场口水战,于是又有非发不可之感了。那就是中国最大的要义和危机。

最大的要义我反复说过,再说一遍:团结是中国最大的要义。14亿人拧成一股绳的力量就是无往而不胜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力量。最大的危机就是分裂,就是成为一盘散沙。这是妇孺皆知的道理。假如有谁想搞垮中国的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中国人心涣散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死穴命门”。所以不断有人想来击中这个“死穴”。可是又谈何容易。因为每一个中国的老百姓都会拼死命来守护自己的这个“命门”。

每一个中国老百姓都明白,中华民族经过的一盘散沙的内斗之苦太深太久了。团结的道理好讲,可是我们中国硬是几千年没处理好这个问题。从春秋战国到民国,诸侯争霸、皇族内斗、军阀混战,尸骨遍地、血流成河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城头变幻大王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中国革命从一个意义上说依然是一次农民革命。农民革命的所有弊端都可能会在我们的新中国出现。鲁迅的一部《阿Q正传》形象地描绘出了革命之后阿Q思想和行为:

"这时未庄的一伙鸟男女才好笑哩,跪下叫道,阿Q,饶命!谁听他!第一个该死的是小D和赵太爷,还有秀才,还有假洋鬼子,……留几条么?王胡本来还可留,但也不要了。……

"东西,……直走进去打开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先搬到土谷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或者也就用赵家的罢。自己是不动手的了,叫小D来搬,要搬得快,搬得不快打嘴巴。……

"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会和没有辫子的男人睡觉,吓,不是好东西!秀才的老婆是眼胞上有疤的。……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那里,——可惜脚太大。"

事实上,所有这些都在新中国中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除此之外,被推翻者还在想着夺回所失去的,一些自我膨胀的还觉得自己所得到不够,一些居功自傲者觉得被低估埋没,一些野心家还在做着皇帝梦,也有一些读过几本洋书的人却认为应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所有所有这些中国几千年遗留的劣根性,我们都把它统称为“社会消极因素”。消极因素中两边的极端部分其实是互相不能相容的。在一个强大的权威面前,消极因素都只是暂时地收起锋芒,蓄积力量、伺机而动。

如何才能彻底地消耗掉民族千年沉淀的消极因素的能量使其无法兴风作浪,就是摆在第一代领导人面前最大的“考题”。

这里容我做个譬喻。当一个新产品研发出来之后,无论理论上如何完美地论证过了,依然难免有隐患存在。如何发现这些隐患并加以消除呢?常用的办法就是搞一次“破坏性试验”。以汽车为例,让汽车做一次撞击试验。在撞击过程中隐患就会暴露无遗。解决起来就得心应手了。对于一个新生政权来说有谁能有这样的魄力让其来一次“撞击试验”呢?

有伟大的智慧做到了,成功了。身后的长治久安得以实现了。即便所有的“罪过”都由一人承担,那也值了!

记住这句箴言吧:

要团结,不要分裂;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注】;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颂明

                              20181231日星期一

 

【注】修正主义就是指像苏联那样在党内形成了一个官僚资本主义集团。

继往开来续伟业 跃马扬鞭向未来

——2019年元旦献词

                          颂明

今天,我们以难以抑制的胜利喜悦迎来了2019年元旦。今年是我们新中国建国70周年纪念日。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70年前,新中国像一轮跃出地平线的红日升起在世界东方。人们在新奇、惊喜、兴奋之余,也对这个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产生了疑虑——一个由泥腿子掌管的政权能够走多远?

这个疑虑并不是多余的。在中华民族这块土地上,几千年来连续不断地上演着王朝更替、内乱不断的历史大戏。饥饿、贫穷、愚昧、一盘散沙的状态始终没有得到改善。共产党人能够治理好这个积贫积弱、多灾多难的国家吗?

共产党人自己也在深刻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当中央机关进入北京(当时叫北平)城的途中,领袖用一个似乎不经意的比喻告诫全党:“我们是在进京赶考”。

既然是赶考,那就必定有考题。考题是什么呢?其实考题不多,就两道。一道是能否避免“历史周期率”的发生?另一道是“能否用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走完西方300年的发展道路,建成发达的社会主义强国?”因此领袖把取得全国的胜利说成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的路更长,更艰难。

由于封建社会长期的闭关自守以及外患内乱,1949年的中国已经是千疮百孔、一穷二白了。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依然在扶持国民党政权,对新中国采取了政治打压、经济封锁的的政策,使我们稚嫩的新中国处于了冷战的夹缝之中。由于旧中国太脏、太穷、太落后了,因此,我们党就把“先关起门来打扫卫生,然后再开门迎客”作为共和国面前的战略任务。这个“打扫卫生”可不简单,从清除天安门广场上的垃圾开始,关闭妓院赌场、肃反清匪,到稳定边境、维护领海领空安全、开展全民扫盲;到整治山河、农耕军垦、水利建设、工业基地建设、城市基础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文化体系、普及教育及医疗下乡缩小城乡差距……那一代人是勒紧裤带、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为了给祖国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为了下一代人过上和平、幸福的日子,再苦再累也心甘。

终于,用了将近30年的工夫,天安门广场成了世界瞩目的辉煌壮丽的广场,共和国规模化的现代化工业基地建成了,贫油的帽子摘掉了,星罗棋布的水库及河网化的水利工程建成了,粮仓满了,社会主义的教育文化及医疗体系建成了,两弹一星上天了,中美、中日建交并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关起门来打扫卫生”的任务圆满完成,下一步“开门迎客”的任务就历史地落在了后来者的肩上。

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冷战进入尾声,中国的国际地位明显提升,世界各国纷纷把目光投向中国,国内人民憋足了“发展生产干四化”的干劲。新的领导人及时把握住了这一大好历史时机,果断终止了“阶级斗争为纲”及时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一下子焕发出了全国人民齐心协力发展经济的热情和干劲。1978年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邓小平提出了“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重申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从而澄清了长期束缚科学技术发展的重大理论是非问题。一个民族追赶、超越世界科技先进水平的“科学的春天”自此来临。

19781124日,小岗村民召开秘密会议,包产到户,首创大包干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个举措一下打开了改革开放经济转型的思路——把利益与劳动者贡献紧密挂钩是快速发展生产力的关键。后来的实践证明,小岗村的经验具有历史里程碑的意义。它把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从理论切实地转化为了现实,把憧憬中理想化的先进分子的社会主义探索一下子变成了亿万万人民身体力行的科学社会主义实践。人民的思想认识自此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在前30年,我们的领袖就曾严肃地警告,如果我们的生产上不去、我们的经济不如人,我们就会被“开除球籍”。从模仿到创新,从追赶到引领,从经济的中下游地位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又用了40年时间。“开除球籍”的危机彻底解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已经显现,“两个100年”的目标尽在掌握之中。人民共和国的威望日益提高,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的威望在人民心中如泰山般稳固。

潮涌风劲雷霆势,最是扬帆济沧海。继往开来续伟业,跃马扬鞭向未来。我们正身处于一个全民创新、大显身手、建功立业伟大时代,努力奋斗吧,未来属于我们。

                      201911日星期二

 

学习领袖的文风

文风不是一件小事情,而是一个人的思维方法、文化素质、理论修养在文章中的体现。从根本上说,文风反映着一个人的人格、作风。

人民领袖毛泽东就是一个文章大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毛泽东开辟了现代白话文的一代浩然文风。他文章的特点是有着高屋建瓴的大气,不可抗拒的严密逻辑性,富于哲理、耐咀嚼、具有很强的启发性,语言通俗明白、雅俗共赏。习近平总书记的文风与毛泽东的文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又有着自己独特风格,他文风的最大特点是朴实明白、平易近人。不居高临下而由浅入深。比如这次新年贺词,既有对形势的分析、对成绩的总结,又有对快递小哥、环卫工人的问候,如春风扑面,亲切感人。

与之相对应的是,我们有一家大报发表了一篇《元旦献词》却显得很肤浅,与其权威主流媒体的身份极不相称,看后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于是我当即在《人民网强坛》跟帖说这只是“初中生作文的水平”。没想到我的跟帖居然被发出来了。然后我又不顾身份也写了一篇《元旦献词》。我的目的就是示范一下这样的文章该怎么写(我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结果不但在《人民网强坛》发表,而且有三个频道同时加了“推荐”。足见我们现在的言论有多么自由了。老朽只不过是一个地位卑微的退休工人而已,且文化水平和人格修养都不高。我居然也能够登堂入室“高谈阔论”。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老百姓说话可以有局限性;而作为权威报纸,你就不能靠“背书”写文章了。你的文章要有自己的视角、自己的分析、自己的见解,要具有引导性。你也写一篇应景的文章算什么?!我把毛泽东1941年的《改造我们的学习》附在后面,希望我们的笔杆子们能够认真读一下。

前天有位网友说我们中国的权力是不受监督的权力。我就反驳说,事实上,在中国所有的权力都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人民网就是人民监督权力的一个好地方。老百姓从来就不去盲目地崇拜自己的领袖,而是把领袖当成是自己的家人、朋友、领队、导师。老百姓和领袖是可以无话不说的。老百姓和领袖的目标是共同的。诚如习近平所说“我们都是追梦人”,我们都是奋斗者。领袖百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这也是咱中国的一个鲜明特色。

201912日星期三

 

改造我们的学习

                           毛泽东

(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



我主张将我们全党的学习方法和学习制度改造一下。其理由如次:


中国共产党的二十年,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日益结合的二十年。如果我们回想一下,我党在幼年时期,我们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和对于中国革命的认识是何等肤浅,何等贫乏,则现在我们对于这些的认识是深刻得多,丰富得多了。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一百年来,其优秀人物奋斗牺牲,前仆后继,摸索救国救民的真理,是可歌可泣的。但是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才找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最好的真理,作为解放我们民族的最好的武器,而中国共产党则是拿起这个武器的倡导者、宣传者和组织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使中国革命的面目为之一新。抗日战争以来,我党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研究抗日战争的具体实践,研究今天的中国和世界,是进一步了,研究中国历史也有某些开始。所有这些,都是很好的现象。


但是我们还是有缺点的,而且还有很大的缺点。据我看来,如果不纠正这类缺点,就无法使我们的工作更进一步,就无法使我们在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互相结合的伟大事业中更进一步。
首先来说研究现状。像我党这样一个大政党,虽则对于国内和国际的现状的研究有了某些成绩,但是对于国内和国际的各方面,对于国内和国际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任何一方面,我们所收集的材料还是零碎的,我们的研究工作还是没有系统的。二十年来,一般地说,我们并没有对于上述各方面作过系统的周密的收集材料加以研究的工作,缺乏调查研究客观实际状况的浓厚空气。“闭塞眼睛捉麻雀”,“瞎子摸鱼”,粗枝大叶,夸夸其谈,满足于一知半解,这种极坏的作风,这种完全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精神的作风,还在我党许多同志中继续存在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教导我们认真地研究情况,从客观的真实的情况出发,而不是从主观的愿望出发;我们的许多同志却直接违反这一真理。
其次来说研究历史。虽则有少数党员和少数党的同情者曾经进行了这一工作,但是不曾有组织地进行过。不论是近百年的和古代的中国史,在许多党员的心目中还是漆黑一团。许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者也是言必称希腊,对于自己的祖宗,则对不住,忘记了。认真地研究现状的空气是不浓厚的,认真地研究历史的空气也是不浓厚的。
其次说到学习国际的革命经验,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许多同志的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似乎并不是为了革命实践的需要,而是为了单纯的学习。所以虽然读了,但是消化不了。只会片面地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个别词句,而不会运用他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具体地分析中国革命问题和解决中国革命问题。这种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是非常有害的,特别是对于中级以上的干部,害处更大。
上面我说了三方面的情形: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这些都是极坏的作风。这种作风传播出去,害了我们的许多同志。
确实的,现在我们队伍中确有许多同志被这种作风带坏了。对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具体情况,不愿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和研究,仅仅根据一知半解,根据“想当然”,就在那里发号施令,这种主观主义的作风,不是还在许多同志中间存在着吗?
对于自己的历史一点不懂,或懂得甚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特别重要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近百年史,真正懂得的很少。近百年的经济史,近百年的政治史,近百年的军事史,近百年的文化史,简直还没有人认真动手去研究。有些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既无知识,于是剩下了希腊和外国故事,也是可怜得很,从外国故纸堆中零星地检来的。
几十年来,很多留学生都犯过这种毛病。他们从欧美日本回来,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国。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用,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这种毛病,也传染给了共产党。
我们学的是马克思主义,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他们学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是直接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这就是说,他们违背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所谆谆告诫人们的一条基本原则:理论和实际统一。他们既然违背了这条原则,于是就自己造出了一条相反的原则:理论和实际分离。在学校的教育中,在在职干部的教育中,教哲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逻辑,教经济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经济的特点,教政治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策略,教军事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适合中国特点的战略和战术,诸如此类。其结果,谬种流传,误人不浅。在延安学了,到富县⑴就不能应用。经济学教授不能解释边币和法币⑵,当然学生也不能解释。这样一来,就在许多学生中造成了一种反常的心理,对中国问题反而无兴趣,对党的指示反而不重视,他们一心向往的,就是从先生那里学来的据说是万古不变的教条。
当然,上面我所说的是我们党里的极坏的典型,不是说普遍如此。但是确实存在着这种典型,而且为数相当地多,为害相当地大,不可等闲视之的。


为了反复地说明这个意思,我想将两种互相对立的态度对照地讲一下。
第一种:主观主义的态度。
在这种态度下,就是对周围环境不作系统的周密的研究,单凭主观热情去工作,对于中国今天的面目若明若暗。在这种态度下,就是割断历史,只懂得希腊,不懂得中国,对于中国昨天和前天的面目漆黑一团。在这种态度下,就是抽象地无目的地去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不是为了要解决中国革命的理论问题、策略问题而到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那里找立场,找观点,找方法,而是为了单纯地学理论而去学理论。不是有的放矢,而是无的放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教导我们说:应当从客观存在着的实际事物出发,从其中引出规律,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为此目的,就要像马克思所说的详细地占有材料,加以科学的分析和综合的研究⑶。我们的许多人却是相反,不去这样做。其中许多人是做研究工作的,但是他们对于研究今天的中国和昨天的中国一概无兴趣,只把兴趣放在脱离实际的空洞的“理论”研究上。许多人是做实际工作的,他们也不注意客观情况的研究,往往单凭热情,把感想当政策。这两种人都凭主观,忽视客观实际事物的存在。或作讲演,则甲乙丙丁、一二三四的一大串;或作文章,则夸夸其谈的一大篇。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华而不实,脆而不坚。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钦差大臣”满天飞。这就是我们队伍中若干同志的作风。这种作风,拿了律己,则害了自己;拿了教人,则害了别人;拿了指导革命,则害了革命。总之,这种反科学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主观主义的方法,是共产党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人民的大敌,是民族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大敌当前,我们有打倒它的必要。只有打倒了主观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才会抬头,党性才会巩固,革命才会胜利。我们应当说,没有科学的态度,即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统一的态度,就叫做没有党性,或叫做党性不完全。
有一副对子,是替这种人画像的。那对子说: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对于没有科学态度的人,对于只知背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中的若干词句的人,对于徒有虚名并无实学的人,你们看,像不像?如果有人真正想诊治自己的毛病的话,我劝他把这副对子记下来;或者再勇敢一点,把它贴在自己房子里的墙壁上。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科学,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任何一点调皮都是不行的。我们还是老实一点吧!
第二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
在这种态度下,就是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对周围环境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和研究。不是单凭热情去工作,而是如同斯大林所说的那样:把革命气概和实际精神结合起来⑷。在这种态度下,就是不要割断历史。不单是懂得希腊就行了,还要懂得中国;不但要懂得外国革命史,还要懂得中国革命史;不但要懂得中国的今天,还要懂得中国的昨天和前天。在这种态度下,就是要有目的地去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要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际运动结合起来,是为着解决中国革命的理论问题和策略问题而去从它找立场,找观点,找方法的。这种态度,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所以要找这根“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东方革命这个“的”的。这种态度,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我们要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从其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即找出周围事变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而要这样做,就须不凭主观想象,不凭一时的热情,不凭死的书本,而凭客观存在的事实,详细地占有材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般原理的指导下,从这些材料中引出正确的结论。这种结论,不是甲乙丙丁的现象罗列,也不是夸夸其谈的滥调文章,而是科学的结论。这种态度,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这种态度,就是党性的表现,就是理论和实际统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风。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起码应该具备的态度。如果有了这种态度,那就既不是“头重脚轻根底浅”,也不是“嘴尖皮厚腹中空”了。


依据上述意见,我有下列提议:
(一)向全党提出系统地周密地研究周围环境的任务。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对敌友我三方的经济、财政、政治、军事、文化、党务各方面的动态进行详细的调查和研究的工作,然后引出应有的和必要的结论。为此目的,就要引导同志们的眼光向着这种实际事物的调查和研究。就要使同志们懂得,共产党领导机关的基本任务,就在于了解情况和掌握政策两件大事,前一件事就是所谓认识世界,后一件事就是所谓改造世界。就要使同志们懂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夸夸其谈地乱说一顿和一二三四的现象罗列,都是无用的。例如关于宣传工作,如果不了解敌友我三方的宣传状况,我们就无法正确地决定我们的宣传政策。任何一个部门的工作,都必须先有情况的了解,然后才会有好的处理。在全党推行调查研究的计划,是转变党的作风的基础一环。
(二)对于近百年的中国史,应聚集人材,分工合作地去做,克服无组织的状态。应先作经济史、政治史、军事史、文化史几个部门的分析的研究,然后才有可能作综合的研究。
(三)对于在职干部的教育和干部学校的教育,应确立以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又应以《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为中心的材料。《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要读本》是一百年来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的综合和总结,是理论和实际结合的典型,在全世界还只有这一个完全的典型。我们看列宁、斯大林他们是如何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苏联革命的具体实践互相结合又从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就可以知道我们在中国是应该如何地工作了。
我们走过了许多弯路。但是错误常常是正确的先导。在如此生动丰富的中国革命环境和世界革命环境中,我们在学习问题上的这一改造,我相信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注 释
1〕 富县在延安南面约八十公里。
2〕 边币是一九四一年陕甘宁边区银行所发行的纸币。法币是一九三五年以后国民党官僚资本四大银行(中央、中国、交通、中国农民)依靠英美帝国主义支持所发行的纸币。毛泽东在本文中所说的,是指当时边币和法币之间所发生的兑换比价变化问题。
3〕参见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马克思在这篇跋中说:“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3页)
4〕 参见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第九部分《工作作风》(《斯大林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72275页)。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