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联谊会馆
数学 发表于  2018-10-28 10:27:43 9338字 ( 3/821)

关于低概率人的初步研究

关于低概率人的初步研究

本帖子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叫低概率人。这个概率一词是数学分支概率论中的词,也是这个意思。下面讲讲什么是低概率人。

在我们的社会中,每天往大街上望去,人来人往,大量的人在活动,有人去上班,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带小孩,等等,忙忙碌碌,所有这些人组成了社会,社会在所有人的活动下不断地运转,向前发展着。

因此先讲高概率人是什么意思。

从众多人中随意抽出一个人,他的行为,举止,思考方式,非常普通,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从单身到结婚,养家糊口,孝敬父母,等等,即不比别人做得差,也不比别人做得好,非常一般,普普通通,算不上优秀,也算不上差劲,在社会学上将对这个人的行为做出准确预测。这就是高概率人。

而低概率人呢,就是一些行为方式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叫低概率人。

我这里用低概率人的意思,是用了一个中性词,不牵涉到任何道德批评,而是按自然现象的规律去进行研究。因为从古到今经常一说什么事情就牵涉到道德准则,善或者不善,这有可能是不太科学的研究。

即使利用善恶标准,低概率人也有“特别善”和“特别恶”这两种。那有的人会说,你怎么不把这两种分开呢?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的行为方式,最后导致是对社会发展有利还是不利,是很难说的。

例如,一个人比所有的其它人更加沉迷于某个电子游戏,废寝忘食,甚至其它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这就是一个低概率人。例如有一个大学,来了一个新生,学期过了一半,同寝室的学生向校长写信,说校长啊你救救他吧。因为这个新生完全不去上课,成天除了吃喝拉撒,完全埋头在电子游戏中,已经过了几个月了都还这样。

但是游戏的本质,就是一个软件,是软件工程师编写的软件,而沉迷其中的人,其实也可以认为是有好奇心。因为我就沉迷于游戏中过,其实就是研究怎么通关,怎么取胜,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玩游戏,其实是一遍又一遍地做试验。

这一点和科学试验又很类似。其实科学实验中的试验狂科学家,为完成某个科学项目,找到某个规律,也是可以废寝忘食的,那个思考过程和实践过程,有可能和玩游戏的人的思考过程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碰巧研究的方向是自然规律,而不是游戏规律,所以才被社会道德所鼓励。低概率人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和教育无关。

例如,大多数人并非强奸犯,而我在八十年代看美国的一个科研刊物,里面公布了科学家对几十名强奸犯的遗传基因做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的男子相比,是多了一个染色体。当时我就震惊了,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没有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强奸的啊,是物质结构不同导致的啊。当然,我也不能够现在就肯定所有强奸犯都是这样,那是一个伪科学结论也说不定。我只是指出,对低概率人的研究,有可能要多方面入手,而不简单地是道德谴责或者道德鼓励。

其实韩国考虑对强奸犯去势,也有可能就是考虑到了强奸犯的硬件条件才让他犯罪的。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一家四口人出国去旅游,要订旅店。普通的旅行人是这样,计划在某国居住两天,因此就是在某旅店订四个床位,两天。也就是这样,一般人都这样啊。

但是如果这家人的决策者,是一个经济学上极为精明的人,能够所想一般人所想不到,而且完全从合法的角度进行计算。则他的计算有可能如下。

首先是,所有的旅店大堂,都有沙发供人临时休息,且并没有任何规定这个临时的时间是多长。第二,当一个人住进自己的房间后,是可以有访客进房间和客人会面的。第三,这个访客,是可以在住客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的。甚至,也许两个人共躺一床睡一晚上也行。

其实我的一个因为动腮腺肿瘤的手术中的经历也遇到过。我所在的病房共六个病人,动手术都需要有护工看护,我是花钱请了一个护工,他来的时候就带着一张折叠床,当我不需要服务的时候他可以休息一会儿。而我旁边的那张病床,动手术的是由他的妻子来看护的。而他妻子并不带折叠床,晚上两个人是躺在同一张病床上的。但是并没有啪啪啪,是很文明的躺着。我可不是讲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讲的这对夫妻也是正常人,高概率人,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只是说,从规则上讲,一个旅店里一张床躺两个人其实也是可以的。

因此,那个低概率决策者就这么决策,首先大家克服困难,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中休息一晚,另一晚进房间,这样就省了一天的旅店费,那也好几百元钱呢。然后就是夫妻共躺一床,又省了一个人的旅店费。你说他犯法了吗?没有啊,人家只是精密计算。但是精密计算到这种程度,也就成了低概率人。

再说一件事情,高铁霸座,这种现象是低概率人做的。

首先是,我是旅游过多次的,飞机也乘坐过多次。飞行上是根据登机牌上的座位对号入座的。我也看电影,电影院的座位,是对号入座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自己遇到过霸着我的座不肯离开的,你们遇到过嘛?我看也没有吧?

所以,霸座这事情,也是属于低概率人做的。你想想这事情都能够成为新闻,那发生概率是相当低的。

低概率人有机会和别人发生冲突,我下面讲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高概率人,如果你遇到了低概率人,他要和你发生冲突了,我建议你怎么做。

如果他是要对你犯罪,那你报警就是了,那属于法制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犯罪,或者只是轻微违法呢?

我建议你躲。惹不起躲得起。因为,这个人,这个事情,你一辈子就只能够遇到这么一回了。两回都不太可能,因为,除非你太倒霉了。所以只要你一躲,你一辈子都再也遇不上他。何必不躲呢?不躲浪费你自己的时间。

但是,也并非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要躲。有一种人,是不需要躲的,是什么人呢?是专门研究低概率人的专家,就是说,专家不用躲,而是一听说哪儿有低概率人,就立即要过去进行研究,研究了以后会有一些做法,一些疗法,或者处理办法。就是说,特殊的事情由专家去做。

其实医学上也是这样。例如,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肿瘤患者,你怎么办?当然是送医院啦。那送医院这个态度,也就是躲的态度,你不需要和那个肿瘤做斗争,因为你不是专家,送医院,就是将这个事情送给专家去做。当然,专家可能也不懂怎么治疗肿瘤,但是,总比你知道得多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就是我们社会有没有低概率人的研究专家和处理专家?我以为大学应当开设低概率人研究专业,而且要有相应的专家教授,要成立研究团队,一些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要有一些低概率人的研究和处理专家。

因为,这个论坛叫强国论坛,我们要研究各种国家强大的办法。我以为,在平和的社会里,对低概率人的研究必须加强,因为,许多社会上的骚动并非高概率人,普通人引起,而是低概率人引起。而且,低概率人也并不是一定会做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甚至也有一个引导的问题,所以,探索对付低概率人的策略,确实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我是觉得,有的时候,对低概率人温和一些,算了。例如,假设我是一个开旅店的老板,我遇到一个低概率顾客,我会能忍就忍,只要把他忍过去了,以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否则你非要叫警察把他们全家扔坟场去?也没有什么必要。

 


asadawa 发表于  2018-11-06 17:22:18 7字 ( 0/130)

斑竹置顶此贴吧

关于低概率人的初步研究

本帖子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叫低概率人。这个概率一词是数学分支概率论中的词,也是这个意思。下面讲讲什么是低概率人。

在我们的社会中,每天往大街上望去,人来人往,大量的人在活动,有人去上班,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带小孩,等等,忙忙碌碌,所有这些人组成了社会,社会在所有人的活动下不断地运转,向前发展着。

因此先讲高概率人是什么意思。

从众多人中随意抽出一个人,他的行为,举止,思考方式,非常普通,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从单身到结婚,养家糊口,孝敬父母,等等,即不比别人做得差,也不比别人做得好,非常一般,普普通通,算不上优秀,也算不上差劲,在社会学上将对这个人的行为做出准确预测。这就是高概率人。

而低概率人呢,就是一些行为方式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叫低概率人。

我这里用低概率人的意思,是用了一个中性词,不牵涉到任何道德批评,而是按自然现象的规律去进行研究。因为从古到今经常一说什么事情就牵涉到道德准则,善或者不善,这有可能是不太科学的研究。

即使利用善恶标准,低概率人也有“特别善”和“特别恶”这两种。那有的人会说,你怎么不把这两种分开呢?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的行为方式,最后导致是对社会发展有利还是不利,是很难说的。

例如,一个人比所有的其它人更加沉迷于某个电子游戏,废寝忘食,甚至其它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这就是一个低概率人。例如有一个大学,来了一个新生,学期过了一半,同寝室的学生向校长写信,说校长啊你救救他吧。因为这个新生完全不去上课,成天除了吃喝拉撒,完全埋头在电子游戏中,已经过了几个月了都还这样。

但是游戏的本质,就是一个软件,是软件工程师编写的软件,而沉迷其中的人,其实也可以认为是有好奇心。因为我就沉迷于游戏中过,其实就是研究怎么通关,怎么取胜,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玩游戏,其实是一遍又一遍地做试验。

这一点和科学试验又很类似。其实科学实验中的试验狂科学家,为完成某个科学项目,找到某个规律,也是可以废寝忘食的,那个思考过程和实践过程,有可能和玩游戏的人的思考过程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碰巧研究的方向是自然规律,而不是游戏规律,所以才被社会道德所鼓励。低概率人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和教育无关。

例如,大多数人并非强奸犯,而我在八十年代看美国的一个科研刊物,里面公布了科学家对几十名强奸犯的遗传基因做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的男子相比,是多了一个染色体。当时我就震惊了,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没有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强奸的啊,是物质结构不同导致的啊。当然,我也不能够现在就肯定所有强奸犯都是这样,那是一个伪科学结论也说不定。我只是指出,对低概率人的研究,有可能要多方面入手,而不简单地是道德谴责或者道德鼓励。

其实韩国考虑对强奸犯去势,也有可能就是考虑到了强奸犯的硬件条件才让他犯罪的。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一家四口人出国去旅游,要订旅店。普通的旅行人是这样,计划在某国居住两天,因此就是在某旅店订四个床位,两天。也就是这样,一般人都这样啊。

但是如果这家人的决策者,是一个经济学上极为精明的人,能够所想一般人所想不到,而且完全从合法的角度进行计算。则他的计算有可能如下。

首先是,所有的旅店大堂,都有沙发供人临时休息,且并没有任何规定这个临时的时间是多长。第二,当一个人住进自己的房间后,是可以有访客进房间和客人会面的。第三,这个访客,是可以在住客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的。甚至,也许两个人共躺一床睡一晚上也行。

其实我的一个因为动腮腺肿瘤的手术中的经历也遇到过。我所在的病房共六个病人,动手术都需要有护工看护,我是花钱请了一个护工,他来的时候就带着一张折叠床,当我不需要服务的时候他可以休息一会儿。而我旁边的那张病床,动手术的是由他的妻子来看护的。而他妻子并不带折叠床,晚上两个人是躺在同一张病床上的。但是并没有啪啪啪,是很文明的躺着。我可不是讲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讲的这对夫妻也是正常人,高概率人,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只是说,从规则上讲,一个旅店里一张床躺两个人其实也是可以的。

因此,那个低概率决策者就这么决策,首先大家克服困难,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中休息一晚,另一晚进房间,这样就省了一天的旅店费,那也好几百元钱呢。然后就是夫妻共躺一床,又省了一个人的旅店费。你说他犯法了吗?没有啊,人家只是精密计算。但是精密计算到这种程度,也就成了低概率人。

再说一件事情,高铁霸座,这种现象是低概率人做的。

首先是,我是旅游过多次的,飞机也乘坐过多次。飞行上是根据登机牌上的座位对号入座的。我也看电影,电影院的座位,是对号入座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自己遇到过霸着我的座不肯离开的,你们遇到过嘛?我看也没有吧?

所以,霸座这事情,也是属于低概率人做的。你想想这事情都能够成为新闻,那发生概率是相当低的。

低概率人有机会和别人发生冲突,我下面讲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高概率人,如果你遇到了低概率人,他要和你发生冲突了,我建议你怎么做。

如果他是要对你犯罪,那你报警就是了,那属于法制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犯罪,或者只是轻微违法呢?

我建议你躲。惹不起躲得起。因为,这个人,这个事情,你一辈子就只能够遇到这么一回了。两回都不太可能,因为,除非你太倒霉了。所以只要你一躲,你一辈子都再也遇不上他。何必不躲呢?不躲浪费你自己的时间。

但是,也并非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要躲。有一种人,是不需要躲的,是什么人呢?是专门研究低概率人的专家,就是说,专家不用躲,而是一听说哪儿有低概率人,就立即要过去进行研究,研究了以后会有一些做法,一些疗法,或者处理办法。就是说,特殊的事情由专家去做。

其实医学上也是这样。例如,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肿瘤患者,你怎么办?当然是送医院啦。那送医院这个态度,也就是躲的态度,你不需要和那个肿瘤做斗争,因为你不是专家,送医院,就是将这个事情送给专家去做。当然,专家可能也不懂怎么治疗肿瘤,但是,总比你知道得多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就是我们社会有没有低概率人的研究专家和处理专家?我以为大学应当开设低概率人研究专业,而且要有相应的专家教授,要成立研究团队,一些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要有一些低概率人的研究和处理专家。

因为,这个论坛叫强国论坛,我们要研究各种国家强大的办法。我以为,在平和的社会里,对低概率人的研究必须加强,因为,许多社会上的骚动并非高概率人,普通人引起,而是低概率人引起。而且,低概率人也并不是一定会做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甚至也有一个引导的问题,所以,探索对付低概率人的策略,确实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我是觉得,有的时候,对低概率人温和一些,算了。例如,假设我是一个开旅店的老板,我遇到一个低概率顾客,我会能忍就忍,只要把他忍过去了,以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否则你非要叫警察把他们全家扔坟场去?也没有什么必要。

 


asadawa 发表于  2018-11-06 17:21:51 41字 ( 0/127)

此文甚好----如果坠江公交车司机能提前看到,可能就不至于15人错过余生了,痛哉~

关于低概率人的初步研究

本帖子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叫低概率人。这个概率一词是数学分支概率论中的词,也是这个意思。下面讲讲什么是低概率人。

在我们的社会中,每天往大街上望去,人来人往,大量的人在活动,有人去上班,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带小孩,等等,忙忙碌碌,所有这些人组成了社会,社会在所有人的活动下不断地运转,向前发展着。

因此先讲高概率人是什么意思。

从众多人中随意抽出一个人,他的行为,举止,思考方式,非常普通,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从单身到结婚,养家糊口,孝敬父母,等等,即不比别人做得差,也不比别人做得好,非常一般,普普通通,算不上优秀,也算不上差劲,在社会学上将对这个人的行为做出准确预测。这就是高概率人。

而低概率人呢,就是一些行为方式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叫低概率人。

我这里用低概率人的意思,是用了一个中性词,不牵涉到任何道德批评,而是按自然现象的规律去进行研究。因为从古到今经常一说什么事情就牵涉到道德准则,善或者不善,这有可能是不太科学的研究。

即使利用善恶标准,低概率人也有“特别善”和“特别恶”这两种。那有的人会说,你怎么不把这两种分开呢?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的行为方式,最后导致是对社会发展有利还是不利,是很难说的。

例如,一个人比所有的其它人更加沉迷于某个电子游戏,废寝忘食,甚至其它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这就是一个低概率人。例如有一个大学,来了一个新生,学期过了一半,同寝室的学生向校长写信,说校长啊你救救他吧。因为这个新生完全不去上课,成天除了吃喝拉撒,完全埋头在电子游戏中,已经过了几个月了都还这样。

但是游戏的本质,就是一个软件,是软件工程师编写的软件,而沉迷其中的人,其实也可以认为是有好奇心。因为我就沉迷于游戏中过,其实就是研究怎么通关,怎么取胜,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玩游戏,其实是一遍又一遍地做试验。

这一点和科学试验又很类似。其实科学实验中的试验狂科学家,为完成某个科学项目,找到某个规律,也是可以废寝忘食的,那个思考过程和实践过程,有可能和玩游戏的人的思考过程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碰巧研究的方向是自然规律,而不是游戏规律,所以才被社会道德所鼓励。低概率人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和教育无关。

例如,大多数人并非强奸犯,而我在八十年代看美国的一个科研刊物,里面公布了科学家对几十名强奸犯的遗传基因做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的男子相比,是多了一个染色体。当时我就震惊了,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没有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强奸的啊,是物质结构不同导致的啊。当然,我也不能够现在就肯定所有强奸犯都是这样,那是一个伪科学结论也说不定。我只是指出,对低概率人的研究,有可能要多方面入手,而不简单地是道德谴责或者道德鼓励。

其实韩国考虑对强奸犯去势,也有可能就是考虑到了强奸犯的硬件条件才让他犯罪的。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一家四口人出国去旅游,要订旅店。普通的旅行人是这样,计划在某国居住两天,因此就是在某旅店订四个床位,两天。也就是这样,一般人都这样啊。

但是如果这家人的决策者,是一个经济学上极为精明的人,能够所想一般人所想不到,而且完全从合法的角度进行计算。则他的计算有可能如下。

首先是,所有的旅店大堂,都有沙发供人临时休息,且并没有任何规定这个临时的时间是多长。第二,当一个人住进自己的房间后,是可以有访客进房间和客人会面的。第三,这个访客,是可以在住客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的。甚至,也许两个人共躺一床睡一晚上也行。

其实我的一个因为动腮腺肿瘤的手术中的经历也遇到过。我所在的病房共六个病人,动手术都需要有护工看护,我是花钱请了一个护工,他来的时候就带着一张折叠床,当我不需要服务的时候他可以休息一会儿。而我旁边的那张病床,动手术的是由他的妻子来看护的。而他妻子并不带折叠床,晚上两个人是躺在同一张病床上的。但是并没有啪啪啪,是很文明的躺着。我可不是讲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讲的这对夫妻也是正常人,高概率人,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只是说,从规则上讲,一个旅店里一张床躺两个人其实也是可以的。

因此,那个低概率决策者就这么决策,首先大家克服困难,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中休息一晚,另一晚进房间,这样就省了一天的旅店费,那也好几百元钱呢。然后就是夫妻共躺一床,又省了一个人的旅店费。你说他犯法了吗?没有啊,人家只是精密计算。但是精密计算到这种程度,也就成了低概率人。

再说一件事情,高铁霸座,这种现象是低概率人做的。

首先是,我是旅游过多次的,飞机也乘坐过多次。飞行上是根据登机牌上的座位对号入座的。我也看电影,电影院的座位,是对号入座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自己遇到过霸着我的座不肯离开的,你们遇到过嘛?我看也没有吧?

所以,霸座这事情,也是属于低概率人做的。你想想这事情都能够成为新闻,那发生概率是相当低的。

低概率人有机会和别人发生冲突,我下面讲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高概率人,如果你遇到了低概率人,他要和你发生冲突了,我建议你怎么做。

如果他是要对你犯罪,那你报警就是了,那属于法制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犯罪,或者只是轻微违法呢?

我建议你躲。惹不起躲得起。因为,这个人,这个事情,你一辈子就只能够遇到这么一回了。两回都不太可能,因为,除非你太倒霉了。所以只要你一躲,你一辈子都再也遇不上他。何必不躲呢?不躲浪费你自己的时间。

但是,也并非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要躲。有一种人,是不需要躲的,是什么人呢?是专门研究低概率人的专家,就是说,专家不用躲,而是一听说哪儿有低概率人,就立即要过去进行研究,研究了以后会有一些做法,一些疗法,或者处理办法。就是说,特殊的事情由专家去做。

其实医学上也是这样。例如,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肿瘤患者,你怎么办?当然是送医院啦。那送医院这个态度,也就是躲的态度,你不需要和那个肿瘤做斗争,因为你不是专家,送医院,就是将这个事情送给专家去做。当然,专家可能也不懂怎么治疗肿瘤,但是,总比你知道得多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就是我们社会有没有低概率人的研究专家和处理专家?我以为大学应当开设低概率人研究专业,而且要有相应的专家教授,要成立研究团队,一些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要有一些低概率人的研究和处理专家。

因为,这个论坛叫强国论坛,我们要研究各种国家强大的办法。我以为,在平和的社会里,对低概率人的研究必须加强,因为,许多社会上的骚动并非高概率人,普通人引起,而是低概率人引起。而且,低概率人也并不是一定会做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甚至也有一个引导的问题,所以,探索对付低概率人的策略,确实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我是觉得,有的时候,对低概率人温和一些,算了。例如,假设我是一个开旅店的老板,我遇到一个低概率顾客,我会能忍就忍,只要把他忍过去了,以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否则你非要叫警察把他们全家扔坟场去?也没有什么必要。

 


asadawa 发表于  2018-11-01 13:09:56 11字 ( 0/100)

这个不错啊,不能跟帖吗

关于低概率人的初步研究

本帖子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叫低概率人。这个概率一词是数学分支概率论中的词,也是这个意思。下面讲讲什么是低概率人。

在我们的社会中,每天往大街上望去,人来人往,大量的人在活动,有人去上班,有人在工作,有人在带小孩,等等,忙忙碌碌,所有这些人组成了社会,社会在所有人的活动下不断地运转,向前发展着。

因此先讲高概率人是什么意思。

从众多人中随意抽出一个人,他的行为,举止,思考方式,非常普通,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从单身到结婚,养家糊口,孝敬父母,等等,即不比别人做得差,也不比别人做得好,非常一般,普普通通,算不上优秀,也算不上差劲,在社会学上将对这个人的行为做出准确预测。这就是高概率人。

而低概率人呢,就是一些行为方式出现的概率很低,所以叫低概率人。

我这里用低概率人的意思,是用了一个中性词,不牵涉到任何道德批评,而是按自然现象的规律去进行研究。因为从古到今经常一说什么事情就牵涉到道德准则,善或者不善,这有可能是不太科学的研究。

即使利用善恶标准,低概率人也有“特别善”和“特别恶”这两种。那有的人会说,你怎么不把这两种分开呢?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的行为方式,最后导致是对社会发展有利还是不利,是很难说的。

例如,一个人比所有的其它人更加沉迷于某个电子游戏,废寝忘食,甚至其它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这就是一个低概率人。例如有一个大学,来了一个新生,学期过了一半,同寝室的学生向校长写信,说校长啊你救救他吧。因为这个新生完全不去上课,成天除了吃喝拉撒,完全埋头在电子游戏中,已经过了几个月了都还这样。

但是游戏的本质,就是一个软件,是软件工程师编写的软件,而沉迷其中的人,其实也可以认为是有好奇心。因为我就沉迷于游戏中过,其实就是研究怎么通关,怎么取胜,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玩游戏,其实是一遍又一遍地做试验。

这一点和科学试验又很类似。其实科学实验中的试验狂科学家,为完成某个科学项目,找到某个规律,也是可以废寝忘食的,那个思考过程和实践过程,有可能和玩游戏的人的思考过程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碰巧研究的方向是自然规律,而不是游戏规律,所以才被社会道德所鼓励。低概率人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和教育无关。

例如,大多数人并非强奸犯,而我在八十年代看美国的一个科研刊物,里面公布了科学家对几十名强奸犯的遗传基因做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的男子相比,是多了一个染色体。当时我就震惊了,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没有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强奸的啊,是物质结构不同导致的啊。当然,我也不能够现在就肯定所有强奸犯都是这样,那是一个伪科学结论也说不定。我只是指出,对低概率人的研究,有可能要多方面入手,而不简单地是道德谴责或者道德鼓励。

其实韩国考虑对强奸犯去势,也有可能就是考虑到了强奸犯的硬件条件才让他犯罪的。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一家四口人出国去旅游,要订旅店。普通的旅行人是这样,计划在某国居住两天,因此就是在某旅店订四个床位,两天。也就是这样,一般人都这样啊。

但是如果这家人的决策者,是一个经济学上极为精明的人,能够所想一般人所想不到,而且完全从合法的角度进行计算。则他的计算有可能如下。

首先是,所有的旅店大堂,都有沙发供人临时休息,且并没有任何规定这个临时的时间是多长。第二,当一个人住进自己的房间后,是可以有访客进房间和客人会面的。第三,这个访客,是可以在住客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的。甚至,也许两个人共躺一床睡一晚上也行。

其实我的一个因为动腮腺肿瘤的手术中的经历也遇到过。我所在的病房共六个病人,动手术都需要有护工看护,我是花钱请了一个护工,他来的时候就带着一张折叠床,当我不需要服务的时候他可以休息一会儿。而我旁边的那张病床,动手术的是由他的妻子来看护的。而他妻子并不带折叠床,晚上两个人是躺在同一张病床上的。但是并没有啪啪啪,是很文明的躺着。我可不是讲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讲的这对夫妻也是正常人,高概率人,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只是说,从规则上讲,一个旅店里一张床躺两个人其实也是可以的。

因此,那个低概率决策者就这么决策,首先大家克服困难,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中休息一晚,另一晚进房间,这样就省了一天的旅店费,那也好几百元钱呢。然后就是夫妻共躺一床,又省了一个人的旅店费。你说他犯法了吗?没有啊,人家只是精密计算。但是精密计算到这种程度,也就成了低概率人。

再说一件事情,高铁霸座,这种现象是低概率人做的。

首先是,我是旅游过多次的,飞机也乘坐过多次。飞行上是根据登机牌上的座位对号入座的。我也看电影,电影院的座位,是对号入座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自己遇到过霸着我的座不肯离开的,你们遇到过嘛?我看也没有吧?

所以,霸座这事情,也是属于低概率人做的。你想想这事情都能够成为新闻,那发生概率是相当低的。

低概率人有机会和别人发生冲突,我下面讲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一个高概率人,如果你遇到了低概率人,他要和你发生冲突了,我建议你怎么做。

如果他是要对你犯罪,那你报警就是了,那属于法制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犯罪,或者只是轻微违法呢?

我建议你躲。惹不起躲得起。因为,这个人,这个事情,你一辈子就只能够遇到这么一回了。两回都不太可能,因为,除非你太倒霉了。所以只要你一躲,你一辈子都再也遇不上他。何必不躲呢?不躲浪费你自己的时间。

但是,也并非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要躲。有一种人,是不需要躲的,是什么人呢?是专门研究低概率人的专家,就是说,专家不用躲,而是一听说哪儿有低概率人,就立即要过去进行研究,研究了以后会有一些做法,一些疗法,或者处理办法。就是说,特殊的事情由专家去做。

其实医学上也是这样。例如,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肿瘤患者,你怎么办?当然是送医院啦。那送医院这个态度,也就是躲的态度,你不需要和那个肿瘤做斗争,因为你不是专家,送医院,就是将这个事情送给专家去做。当然,专家可能也不懂怎么治疗肿瘤,但是,总比你知道得多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就是我们社会有没有低概率人的研究专家和处理专家?我以为大学应当开设低概率人研究专业,而且要有相应的专家教授,要成立研究团队,一些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都要有一些低概率人的研究和处理专家。

因为,这个论坛叫强国论坛,我们要研究各种国家强大的办法。我以为,在平和的社会里,对低概率人的研究必须加强,因为,许多社会上的骚动并非高概率人,普通人引起,而是低概率人引起。而且,低概率人也并不是一定会做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甚至也有一个引导的问题,所以,探索对付低概率人的策略,确实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我是觉得,有的时候,对低概率人温和一些,算了。例如,假设我是一个开旅店的老板,我遇到一个低概率顾客,我会能忍就忍,只要把他忍过去了,以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否则你非要叫警察把他们全家扔坟场去?也没有什么必要。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