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联谊会馆
长相思长相忆 发表于  2018-07-03 17:04:50 1753字 ( 0/233)

“父亲节”前回忆----我的父亲(原创首发)


   “父亲节”对于羁旅的游子,是僵直的,曾经模糊了多年的记忆底片,是惨白的,没有底色。父亲的身材很矮小,很单薄,为逐渐成年的三个儿女,他六十几岁,还要奔波在异地他乡。“父亲节”这泊来洋节,是四月茺山坡上绽放的白菊。

   父亲,年轻的时候写得一手极好的钢笔字,胸怀锦绣文章,却常常抑郁不得志。父亲是倔强的,耿直的性格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并不是一笔亮色而是张简单的回程票,所以,四十几岁便草草的退养了。父亲退养的生活极简单,在一条小街支上水果滩,一天十几块钱的练滩费,却让他乐不思蜀。记得我们很小的时候,每逢周六晚饭后的第一件事,父亲甩开三个儿女的纠缠,匆匆将一张晶亮的鱼网和一只不知粘多少块补丁破橡皮筏子塞进网袋里,然后,行色匆匆地消失在傍晚的余晖中。第二天的清晨,我们三个小馋猫躲在被窝里,便能闻到厨房里飘来缕缕的鱼香,那个年月,家里能吃上一点鱼腥简直是美味珍馐。很多年后,妈妈告诉我们,你爸为给家里多赚点钱,经常揣着午饭剩下窝瓜和士豆去深山老林里打鱼,晚上支个账篷,在沾露水的草地上和衣而眠。

    当年,父亲胸戴大红花坐着牛车,被全村人簇拥着走进了城里最高学府--师范学校,几十年过去了,他的才华逐渐被三个儿女埋没在世俗的琐事里了,当年好笔杆子已成为饭后的谈资渐渐被人淡漠了。然而,在古城南京,一个佝偻背驼的老人渐渐浮出人们的视线,这个外乡的老头,每天顶着烈日,骑出一台破旧的三轮车,往返于鼓楼与雨花台中间,车上推着富有东北林区特色的木制工艺品引起人们的注意。父亲是九十年代未南下,谁曾想,这个老头也南飘了四年,四年后,父亲回到久别的故乡,终于过上一段平静悠闲的生活。

   父亲的故事很多,留给女儿的故事,唯有临终前,父亲呆滞而无奈的眼神,女儿永远忘不了。父亲得的是世界上罕见的肺炎,现代医学无有治愈的良方。记忆中,一张并不宽大的病床上,父亲原本瘦弱身体更不盈一握,蜡黄的脸上没半点血色,喘着粗气,棉内衣被汗水浸透沾着一片汗渍。父亲的样子让人心疼,却又让人无从下手,他的手背扎着白色针管,透明的液体似乎凝固了,不在流动了。。。。。连续半个月,三个儿女轮流在病床上照顾老父亲,他的生命体征却是在分分秒秒中流失,他从最初能与我们交流几句到后来越来越少,几乎听不清他口里讲得是什么?在离开父亲的最后一天傍晚,父亲背对着我,我能听到他喘着粗气,很重、很粗,早上的时候,我去医院看望他,他似乎还认得我,口里喃喃问着:“安旭才学习咋样!”,之后,我再也没听到他说过任何一句话。

   父亲在当天晚八点多钟,永远离开这个曾经历经沧桑世界,父亲没有财产,一个骨灰盒装下他全部的人生,从出生到生命结束,一堆黄土承载着人世所有的悲欢离合。

   父亲的故事,是人类历史长河智暂的一瞥,一代又一代人,不断重复上演着千年求索,不断重复演绎着无数的欢喜与离别,父亲的故事是休止符永远停留在殡仪馆那赫色骨灰盒上,父亲的照片停留在时空那一边,父亲的叮咛永远停留在儿女的心底。父亲与儿女的因缘,是无量世界中无数因缘和合的聚会,缘生而聚,缘灭则散,父亲,假如当年女儿懂得这个道理,永远不在儿时在故意惹你生气,也不会逆着你的意愿,选择判经离道的生活。

    老爸,女儿远离尘世的喧嚣,在清静的诵经声中为天堂的你,遥寄虔诚的祈祷,一柱清香寄哀思,一束白菊,女儿把前世与今生,永远停留在时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