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联谊会馆
ctz4221141 发表于  2018-06-12 08:20:51 43073字 ( 0/210)

祖国万岁!(原创首发)

祖国万岁!


文/东坪村民   图/活动一行著友





毛泽东同志询问林一山部长,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可否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林一山摊开国家地形图,他们那眼睛就盯住了我的家乡,我的家乡也就静静地躺在水平面几十米甚至百米以下。我们也就到了湖北一个叫大柴湖的地方开创一个新的家园。静静的躺在水库里的那个家,现在叫丹江口水库。
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举行开工仪式
1958年10月,湖北、河南两省所属的襄阳、荆州、南阳3个地区17个县的10余万民工挑着干粮,带着简陋的工 具,汇集到丹江口工地。这10万大军,要用扁担、筐子、小木船,运载着黏土、砂石,把汉江截流。
1968年,丹江口水库第一台15万千瓦机组投产发电。
1974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全部完成。
2014年后,这一库碧水将穿越黄、淮、海河,一路北上流进北京,每年可以为北方送水130亿立方米以上。



按照王华俊先生《甲子钩沉》的说法,是“据长江水利委员会的调查资料,丹江口一期工程将搬迁三十八万人。其中淅川将有二十万人动迁。二十万人何处去,恰逢此时,中央决定动员人口密集的内地青年到边疆去支援边疆建设。这是其二。南阳地区的干部们听完这个精神,眼前一亮,把任务给淅川县,既可完成支边任务,又解决了部分移民的安置问题。搞个“移民支边,一举两得”。
1960年的春天如期而至。刚过了正月十五,豫西地区还是春寒料峭。大队干部就到公社听传达上级精神。正月底就开会动员支边青年的家属报名。准备第二批移民支边。
“阳历3月9日,我们在马蹬街集中,早早的都到了指定地点。汽车还没来到,大家心情都很激动。一是穿了新衣发了馍,二是很快就要和远在青海的亲人见面了。大家议论着:听说坐了汽车还要坐火车,谁一辈子能坐个火车玩玩,要真能坐坐火车,死了都花来。真是一语成谶,好多人坐了火车,就再也没能回来。
按照这个时间,我那个时候刚过三岁。我的记忆是“那个时候,我家有位奶奶,父母亲,还有三位哥哥,不过,现在我被称之为“老三”,那是因为在1960年前后,我们到青海的路上,我的一个哥哥叫“林娃”的得了一种叫“骑马猴”的病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也是在这条路上,我的爷爷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说是在离开这片故土的时候,因为父亲首先把我放到了车上,人们一拥而上,把我踩在了人群里。我母亲吓坏了,爬上车,推开人群,把我抱了起来,说是我话也不会说了。我母亲提起这事,仍然一脸的惊恐,说是我捡了一条命。
我哪知道那么多。
现在知道,从我的那个“老东头”到青海是很远的,当然不会步行。从我的记忆判断,大约是先坐汽车,然后坐火车。一路上只记得两三件事。那是个早晨,天还没有亮,远处有鬼眨眼般的灯光。我站在靠近汽车的靠近车头的位置。大家都上车了,司机没来,大概人们议论纷纷,我也不知道我是高兴了,还是受到了人们的鼓舞,高喊了一声“司机哎,开车咾-------------!”。这声音很清脆,语音缭绕。一直到今天坐在电脑桌前,还依稀听到当时的声音。
我们是从青海跑回来的,王华俊先生对于跑有详细的记述,看了令人唏嘘不已,令人泪流满面。“从1960年3月17日到达中库沟,到1961年4月28日离开中库沟。我在青海呆了一年时间。我家跑离青海大概也相差不远,我可没那么多记忆,只有一个瞬间:
一个漆黑的夜晚,下着小雨,一个山岗上,我在母亲背上。我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在母亲的背上,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从哪里,从什么时候到了这个山岗上,我是不知道的;我在母亲的背上睡了多久,为什么醒了,我是不知道的。四周一片漆黑,但是,我感到要下坡了。我看到前面有星星点点的灯光.......
“产岗到了!”
这个声音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就是今天,这个声音也依然那么清新。
后来,我询问母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母亲告诉我,那是我们从青海讨回来的路上,到了产岗的一个梁子上的时候发生的事。

母亲一个“”字包含的辛酸恐怕不是随便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清楚记得,母亲告诉我时候的神色很坦然,很和蔼,很随意,甚至包含着一种幸福。2010-2-3 11:01:00敲打母亲记述文字的时候也没那么注意,也没那么体会,现在这个时点使用这个文字,觉得母亲的大气,母亲的泰然,母亲的伟大。

 


祖国万岁,祖国就是他们这些大气,泰然,承受得住艰辛的人们支撑起来的,他们没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啥事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可是他们在为自己的家奋斗着,为我们这个民族奋斗着。
祖国万岁,首先是他们万岁!

2018年6月7日傍晚,一打开网络,一个题目映入眼帘:《【活动方案】魂牵梦绕桑梓地,归去来兮游子心——大柴湖志愿者携三代移民寻根问祖》。就勾起了对于老家的兴趣。从1967年4月12日离开那里到现在一直魂牵梦绕着那个地方。也知道就是到了那个地方也是白茫茫一片。可是就是魂牵梦绕着。老婆正在炒菜呢,我一告诉她,“赶快报名!”,立即就下达了命令。于是孩子们立即给我冲微信,生怕因为付款不及时误了报名机会。一打电话,果然迟了,我哪管这些,不管人家怎么解释,我就是这几个字:“给我安排”!不知道说了几个“给我安排”!总算来了一句“我安排一下看看”。后来才知道,因为我这老两口回家看看,换了个大一点的车。真是难为了这些年轻人。
【活动主办】大柴湖志愿者分会、南阳市生态文明促进会、南阳市社区志愿者协会、南阳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淅川爱心志愿者联合会

【活动统筹】杨   双
【活动领队】徐红岩‭
【活动宣传】‭曹丰勋
【后勤保障】杨德双‭
【安全保障】石长山‭
【活动报名】马云香‭


中间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活动统筹】杨双,大柴湖志愿者分会会长。不管怎么说,能够接受素不相识的人的几乎是命令式的语言,那心胸大概也是值得赞叹的。当然,他那是个团队,团队的力量比他自己要大得多,这次活动顺利的举办了,就是诠释。
6月9日5时50分,我们到达集合地点,湖北荆门大柴湖经济开发区。




后来才知道,这是这次活动的两位灵魂人物。

先到的几位朋友留念。

10时10分我们到达南阳。



南阳市生态文明促进会、南阳市社区志愿者协会、南阳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许多朋友接待了我们。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有了到家的感觉。
南阳的朋友为我们举行了欢迎仪式,几个机构的领导讲了话。王华俊先生带来了他的杰作,赠送给南阳的朋友,南阳的朋友也赠送了他们的最新设计的南阳生态文明青山奖励标志。





家的感觉,家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这个中午的午餐,我吃德特别饱。一道道菜端上来总要品味一下,都是那么可口,好像专为我做的一样。难免就多品几口。那馍馍也熟得到位,难免多吃几个。这样一来,我的最爱,面条上来了,竟然无法消受了。哎呀,诱惑太大,还是吃了一点。那味道,啧啧!
南阳的卧龙岗也是一大特色。
王华俊先生最喜欢的是这个位置。应该也是他终生抱负吧,可惜,天下太平,没给他施展的机会。

他当过老师,学生一生也是桃李满天下,自然得其真谛。


学生带了一个媳妇,本家弟弟的。我们称后营为文化村,这个媳妇是湖北钟祥城关人,像一朵牡丹,骄傲的开放着。我们说她是文化村的媳妇,阿伯子哥带着,那是很惬意的。任务是替远在广州的丈夫看看家乡。
 
和大柴湖福利院院长关系很融洽,她也不是移民,属于回娘家看看。分手的时候那景象值得记忆。







看完白河国家湿地公园,傍晚到达淅川县丹阳宾馆入住。淅川县移民局,淅川爱心志愿者联合会的朋友们接待了我们。为我们举行了文艺晚会。


南阳是我们的上级,根在淅川。当然,10岁就离开了那里,我所记得的就是我的三官殿,我的兔子岭,我的神仙洞,我的东坪小学和我门口的那一株孱弱的枣树。这些记忆也会随着我的消失融化在混沌里。
岳父叫易书涛,作古许多年了。南阳师范毕业,就教于三官殿学区,给我讲述的那些学校的名字,也是围绕着我的东坪。可是都是无法复原的,也是无法找到的,我们的这个寻亲团队,也不可能跟着我去找这个记忆。
不管怎么说,我回来了,看看覆盖我们家乡的丹江水,那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告慰离开故土而没有回过家的先人们,我回来了,也算你们回来了,带着你们的牵挂,带着你们的魂灵!

觉得这次活动设计很好。我和一些年纪大的属于第一代寻亲者。还有一些年轻人,属于第二代寻亲者,几个小朋友,属于第三代寻亲者。闲聊的时候,人们担心,第三代以后恐怕没有记得家乡的了,我告诉他们,不会。我的爷爷在去青海的路上病逝的,我很小的时候大人们议论,偶尔听到一位侄儿辈的大人在晚于我们离开青海经过西宁的时候,在青海省西宁市革命公墓见到我爷爷的碑,叫陈履有。到现在我仍然有去祭奠一下他老人家的欲望。
家乡也记挂着我们。10日一大早,梁局长就带我们看正在建设的南水北调移民生态文化苑。

南水北调移民纪念碑高高的矗立着。

这里有我们曾经住过房屋。

有我们围坐吃饭的大树。


老婆经常念叨排队磨面的石磨。

和我们一样的村的名字。

以及迁移户名单。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找到我这家的名字:陈太石

老婆在这里留了个影,背靠牛尾巴山。

10时许,我们到了丹江大观园。

水面覆盖下的地方是马镫区域。
谢小雷告诉我们,我们就在下面。面向西南的山叫二郎山。。。。

和我们一起兴奋的当然不止我们。

在这里我们装了一瓶水,带回了家,放在后花园,永远保存。
下午3时16分,我们进入了渠首。司机一路上说,这里是国家直管单位,不大容易进去。杨双说梁局长办了手续来的。虽然也等了一些时间,这个时点我们进去了。

天很热,梁局长给我们讲解,就有朋友为他遮伞,他摆摆手,大家都热,都没打伞,我也不打。朋友们可不管这些。


他叫梁占佩,国家公务人员。十分认真的给我们讲渠首的具体地理位置,叫陶岔。说是渠首的坝和丹江口大坝一个高程,1969年元月,南阳地区以"远景南水北调,近期引丹灌溉"为蓝图,动用7县10多万群众,展开了陶岔大会战。历时六年,建成了引丹工程。工程主要包括库区引渠、渠首闸、输水总干渠、下洼枢纽和清泉沟泵站五个部分。丹江水经过引渠、渠首闸、总干渠,沿着禹山边沿,一路流向邓县、新野、唐河等县市,为这些县市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引渠全长4.4公里,渠深12-47米,开口宽度为150--500米,渠底宽30-35米。当库区水位为148.3米时,过水能力500立方米/秒。)(渠首闸闸门总宽度为38米,为5孔涵洞式,每孔宽6米,高6.7米。底板高140米,坝顶高度162米。
看着他那认真的讲解,忽而想起中午吃饭时,他往他那个饭桌一坐,说了句这几个菜是我的,那几个大家的,那神态,韵味,豁达大度。
国家有大批这样的工作人员,敬业认真,豁达大度,祖国万岁,当然包括他们。他们能够使我们认真做事,宽容待人,他们应该万岁!


看着那一渠清水向北流去,我们明白,北京那一口水来得不易。梁局长说,你们舍小家为国家,值得敬佩!其实,作为劳动者,被国家移民,和自己外出拼搏,打出一片新天地出来一样,都是移民,都是国家的基石。
祖国万岁,当然首先他们万岁!
让我们再次高呼,祖国万岁!
祖国万岁!



2018年6月11日23时53分落笔。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