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联谊会馆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11 07:14:07 19119字 ( 1/412)

(原创首发)真诚道歉并自我剖析

真诚道歉并自我剖析

 

这几天脑子里还是在一直想着付云皓

虽然我们无缘谋面,但不知怎么的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心有灵犀”。因此一口气为他写了3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小说《被雨淋湿了的灵魂》。写好之后照例发给文友舍得老师,昨晚他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链接,他把小说在“今日头条·八公山视界”发表了。我又看了一遍,蓦然发现了一处错误,我把一千多年前的小杜(杜牧)写成了“两千多年”。真是鬼使神差,不知是怎么犯下这个低级错误的,顿时汗颜。

我这一辈子做事总是这么马马虎虎的。做事快,却不认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从十几岁就想改正,直到垂老还依然故我。可见一个人的劣根有多么顽固!

这一点,就连我的新文友舍得都一清二楚。有时候聊着天就灵感突现,赶紧打一篇文章发过去,一分钟不到又发现一处错误,赶紧发qq订正,过了几分钟又发现错误,再订正。三番五次,搞得舍得不厌其烦。

就不能多放些时日,反复检查好了再发出去吗?

我似乎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一篇文章刚写完又有新的构思冒出来,像熊瞎子掰棒子似的。

实话实说,我是真读过几本书的,而且有家学渊源。但我是终究不能成器。儿时家严给我题词“愚而不安”。并告诫我“假如你将来吃亏的话一定不是因为你的愚蠢,而是因为你的聪明。你太聪明了却品行不端;反应太快而不计后果。假如你能老老实实做一件事,自食其力过一辈子,那是最大的幸运了。一个人德才不济却身居要职的话就会害人害己,甚至祸国殃民。”知子莫若父。我对家严的告诫心悦诚服。如果说我还有一点长处的话,那就是从来不掩盖自己的缺点,不装。用土话说“我就是这货。”也许正因为这一点,大家才宽容了我。

老友瑞安对我的秉性也是了如指掌。他多次劝诫我少发议论多写点“闲文”,注重养生。我一再承诺又一再失言。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就叫山难移性难改吧。

最近孩子一再“严令”我不要再嘚瑟了,要“为家人珍重”。我想我也该“听话”了。(不过我还想再写一篇《让奥数成为孩子的朋友》,是专给付云皓的。不在网上发了,就给舍得处理或者直接寄给付云皓吧。我还没想好。)

                         老朽颂明

                     2018511日星期五

 

【订正稿】被雨淋湿了的灵魂(小说)

 

刚下了大巴,天就下起了密密的细雨。

昊天没带雨具,只好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件外套顶在头上,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不一会儿他浑身就湿透了。

今天是寒食节,他要赶回来给爷爷上坟。家乡的风俗是清明上早不上晚,上坟必须赶在清明中午以前,过了中午先人就收不到钱了。

昊天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千多年前小杜的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他顿悟了,欲断魂就是灵魂被雨淋湿了的感觉。

快进村了,老远就望见妈妈打着伞站在村口,像一尊雕塑。昊天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淋坏了吧?”妈妈把雨披往昊天身上披。

“已经湿了,索性就淋着吧。”昊天把雨披披在了妈妈的背上。

“昊天回来啦?在北京当了大官吧?”吴婶从门里探出头来打招呼。

“哪有,回县城当老师了。”

“不会吧?大状元咋就回县城当了老师呢?难不成……”吴婶的下半句话没说出来,头又缩进了屋里。

昊天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而且是当年县里的高考状元,被北京的一所名校录取了。乡亲都说他家祖坟风水好。

昊天回县城当老师的消息几天前就在村里传开了,大家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见昊天真的回村了,邻居们还是纷纷探出头来询问。

昊天紧紧护着妈妈快步往家走去,不搭话了,也没敢再抬头。

                               颂明

                         201857日星期一

 

 

乡间白头翁 发表于  2018-05-12 08:47:10 24字 ( 0/179)

类似错误似有共性,吃亏多少却很难改正。赞能自省!

真诚道歉并自我剖析

 

这几天脑子里还是在一直想着付云皓

虽然我们无缘谋面,但不知怎么的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心有灵犀”。因此一口气为他写了3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小说《被雨淋湿了的灵魂》。写好之后照例发给文友舍得老师,昨晚他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链接,他把小说在“今日头条·八公山视界”发表了。我又看了一遍,蓦然发现了一处错误,我把一千多年前的小杜(杜牧)写成了“两千多年”。真是鬼使神差,不知是怎么犯下这个低级错误的,顿时汗颜。

我这一辈子做事总是这么马马虎虎的。做事快,却不认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从十几岁就想改正,直到垂老还依然故我。可见一个人的劣根有多么顽固!

这一点,就连我的新文友舍得都一清二楚。有时候聊着天就灵感突现,赶紧打一篇文章发过去,一分钟不到又发现一处错误,赶紧发qq订正,过了几分钟又发现错误,再订正。三番五次,搞得舍得不厌其烦。

就不能多放些时日,反复检查好了再发出去吗?

我似乎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一篇文章刚写完又有新的构思冒出来,像熊瞎子掰棒子似的。

实话实说,我是真读过几本书的,而且有家学渊源。但我是终究不能成器。儿时家严给我题词“愚而不安”。并告诫我“假如你将来吃亏的话一定不是因为你的愚蠢,而是因为你的聪明。你太聪明了却品行不端;反应太快而不计后果。假如你能老老实实做一件事,自食其力过一辈子,那是最大的幸运了。一个人德才不济却身居要职的话就会害人害己,甚至祸国殃民。”知子莫若父。我对家严的告诫心悦诚服。如果说我还有一点长处的话,那就是从来不掩盖自己的缺点,不装。用土话说“我就是这货。”也许正因为这一点,大家才宽容了我。

老友瑞安对我的秉性也是了如指掌。他多次劝诫我少发议论多写点“闲文”,注重养生。我一再承诺又一再失言。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就叫山难移性难改吧。

最近孩子一再“严令”我不要再嘚瑟了,要“为家人珍重”。我想我也该“听话”了。(不过我还想再写一篇《让奥数成为孩子的朋友》,是专给付云皓的。不在网上发了,就给舍得处理或者直接寄给付云皓吧。我还没想好。)

                         老朽颂明

                     2018511日星期五

 

【订正稿】被雨淋湿了的灵魂(小说)

 

刚下了大巴,天就下起了密密的细雨。

昊天没带雨具,只好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件外套顶在头上,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不一会儿他浑身就湿透了。

今天是寒食节,他要赶回来给爷爷上坟。家乡的风俗是清明上早不上晚,上坟必须赶在清明中午以前,过了中午先人就收不到钱了。

昊天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千多年前小杜的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他顿悟了,欲断魂就是灵魂被雨淋湿了的感觉。

快进村了,老远就望见妈妈打着伞站在村口,像一尊雕塑。昊天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淋坏了吧?”妈妈把雨披往昊天身上披。

“已经湿了,索性就淋着吧。”昊天把雨披披在了妈妈的背上。

“昊天回来啦?在北京当了大官吧?”吴婶从门里探出头来打招呼。

“哪有,回县城当老师了。”

“不会吧?大状元咋就回县城当了老师呢?难不成……”吴婶的下半句话没说出来,头又缩进了屋里。

昊天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而且是当年县里的高考状元,被北京的一所名校录取了。乡亲都说他家祖坟风水好。

昊天回县城当老师的消息几天前就在村里传开了,大家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见昊天真的回村了,邻居们还是纷纷探出头来询问。

昊天紧紧护着妈妈快步往家走去,不搭话了,也没敢再抬头。

                               颂明

                         201857日星期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