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时尚生活
冰是沉睡中的水 发表于  2019-02-05 10:43:39 5228字 ( 0/639)

记忆中的年味(原创首发)

   大年初一值班,窗外鞭炮声此起彼伏,大家用传统的方式迎接着新年的到来,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却很怀念那些记忆中的年味…… 

图片 记忆中的年味之杀年猪——过完小年夜,各家各户就开始杀年猪了,每家轮流请客,农村的过年,便拉开了序幕。那时候,大家生活都不算富裕,除了留下过年做腊肉外,还得分一些到街上去卖。每年腊月二十三,母亲五点就开始起床烧水,父亲负责准备一些用具,我跟哥哥负责去各家通知人来帮忙。杀猪的时候,村里的年青人都会来帮忙,老人小孩也会来凑热闹,我怕杀生,所以从来没敢正面看过杀猪的全过程。不过,还是很怀念那样的日子,把杀好的猪收拾好,摆上几桌把左邻右舍都叫过来,大家围着热腾腾的火锅吃着香甜的猪肉,聊着家长里短,讲述着一年的收获和来年的希望。亲人之间,邻里之间,浓浓的亲情在饭桌间流淌……

图片
      记忆中的年味之
水浸粑——现在街上每天都有水浸粑卖,但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现在街上买的基本都是机器做的了,还是想念纯手工制作的水浸粑。到了老历的十二月下旬,村里的妇女基本就是在家负责准备一些过年的食物了,其中水浸粑就是必备品之一。水浸粑制作的过程比较复杂,要经过好几道工序,泡米-磨浆—拌浆—揉搓成型—蒸制,轮到哪一家做水浸粑的时候,隔壁的婶婶孃孃们都要过来帮忙,村里一位孃孃做的水浸粑特别好看象一件艺术品,黄栀子染色后的花边镶嵌在白色的米团之中,经她的巧手揉搓后就成了一只只展翅的凤凰,让人不由得感慨艺术不仅在我们的舞台之上,生活中也无处不在。所用的米浆最早的时候是用石磨人工来磨制的,之后才有了电子的磨浆机,但母亲却还是坚持用石磨来磨,说石磨磨的浆比较细腻,做出来口感会更好一些。冬日的早上,晨光中父亲推磨母亲放米的情景,像一幅画一般定格在我童年记忆里。

图片记忆中的年味之炸麻旦——曾经听到一个笑话:一个朋友在恭城喝油茶吃麻旦的时候感叹“这么多的麻旦,要一个个把它们搓成圆的,多麻烦呀!”心里就在想,这一定是一个从来没看见过怎样做麻旦的人。在老家,接近年三十这两天,各家各户才开始炸麻旦。先用上好的糯米辗成粉备用,将黄糖放锅里煮化,用少量糯米粉拌一些水搓成块状放锅里煮透做熟欠,再将其他的糯米粉放在一起揉搓成团,用刀切成正方形的小块,放在粙锅里一炸,一颗颗圆圆的麻旦就成形了。家里人还习惯用同样的原材料制作另一种本地叫饺子的食物,成型后看上去像中国结,寓意好,口感酥脆。记得外婆的手很巧,每年做麻旦的时候都会按照孙辈们各自的生肖做一些造型,经油一炸,立即成了一个个栩栩如生小动物,成了给我们最好的新年礼物。外婆离开我们快20年了,每年到了做麻旦的时候,慈眉善目的外婆坐在桌前用心为我们做生肖小动物的情景,成了我怀念外婆不变的记忆。

关于过年的记忆,还有很多,不同年龄段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回忆。在物质匮乏年代,因为过年才有好吃的,过年才有新衣服穿,对于过年,更多的是对物质的一种期盼。现在,大家都会感叹越来没有年味了,可在我看来,其实仅仅只是对物质的追求改变罢了,回家团圆、回家过年的期盼却仍在每一个离家在外游子心中,所谓的年味,其实就是家的味道。记忆中的年味,是对童年的回忆,是对亲情的回忆,年味不仅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更应该存在于心中……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