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时尚生活
兰州江水平 发表于  2018-10-08 01:28:38 6369字 ( 0/353)

我是队长 连载

我出生于70年代末,来自中国的核工业重镇“235”,家里兄弟二个我是老小,哥哥留在宜昌老家上学由三姨娘照顾,我和父母在兰州生活。我的父亲是“235”4#化验室的一名普通职工,母亲是家属在“235”干点临工补贴家用。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什么都要凭票供应,打小的记忆里家里就不怎么富裕,但是那个时候的人不像现在有那么多的欲望,虽然日子紧吧一家人也过的非常快乐!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很小就学着帮家里分担家务,家里的小活都抢着做。每天清晨吃过早饭父亲和母亲就一起出门上班,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家玩耍。那会我们经常一大帮伙伴一起玩耍,和泥巴、爬榆钱树摘榆钱吃、爬槐花树摘槐花,把裤子划破挂破是常有的事,为这也没少挨打。


在我六岁那年也就是1985年,父亲想让我上小学。在小学开始报名那天,我清楚的记得是一个星期天,因为那会还没有双休日星期1到星期6所有单位都要上班。当时有很多的叔叔都领着自家的娃娃来面试,当时的一年级分了4个班,一个班一个教室,你可以自由选择进哪个班的教室,父亲领我进的是一年级一班的教室,我们进去时屋里已经有很多孩子和家长了。老师就一个个当面考试,考试通过的才能留下来。当时考试的内容很简单:当着老师和其他家长学生的面把从1到100这100个阿拉伯数字背下来。轮到我的时候,由于我整天贪玩根本就没有背熟,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又非常紧张,总是背着背着就忘记背到哪里,一连几次都是这样,所以那一年我没能进入小学。回家后,父亲没有过多埋怨我,只是要求我背会这100个数字。当天我就一边背,母亲就在一边纠正,背了有3遍我就基本背熟了。


每天看到同龄的小伙伴们背着书包去学校别提有多羡慕了,没有小伙伴玩耍的我只好一个人到处游荡。就这样寒来暑往,到了来年也就是1986年,又是一年开学季小学开始报名了。这一年的小学报名时,我提前就把从1到100的数字背的滚瓜烂熟,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年根本就没有考背数字,只是简单登记了一下我的姓名和父亲的工作单位就结束了,就这样我顺利进入小学读书了。

每天放学回到家里,母亲都会陪我写作业。由于一年级的课程很简单,我的成绩还是挺不错的!


母亲当时在“235”的建筑队干临工,建筑队里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这也是“235”为本单位职工安排家属工作的去处。建筑队干的都是单位的内部活,就是砌个花坛,起个围墙或打个沥青路面铺个人行道地砖。在要不就是给那些5-60年代的4层老家属楼做内外墙粉刷翻新,在楼外面搭着高高的脚手架上面架着竹排,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人就在上面走来走去粉刷外墙,最关键的是完成这些工作的都是些年轻阿姨们!建筑队的队长和我父亲是老乡私下交情也不错所以那些爬高爬低太危险的活也没让我母亲去做母亲就是在工地和水泥,扬沙子或者用油漆粉刷门窗,有时工地干活赶工期,中午也不让回家,母亲就让路过工地的左邻右舍或者熟悉的人带话给我,让我自己热饭吃。我就用火柴点着煤油炉自己把剩菜剩饭一热,那一年我8岁!

一转眼我到了三年级,母亲所在的建筑队活越来越少一个月大部分时间母亲都是在家里待着父亲和母亲就商量着让母亲去卖雪糕父亲找来木板自己动手又是锯又是刨又是钉的做出来一个四四方方带活盖的木箱子,母亲找来白油漆把箱子刷的白白的,等白油漆干透在用毛笔蘸着红油漆在左右两边和后面写上“235”雪糕,箱子内部用小棉被包隔。父亲去商店买来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把木箱子用绳子绑紧固定在车后座上,母亲骑着车在马路上跑了2圈就适应了第二天父亲陪着母亲早早的4点10就起床去“235”的冷饮批发部批发雪糕冰棍,刚巧碰到也是批发雪糕去卖的老乡阿姨,母亲就和她们结伴一起在夜色中拖着长长的背影骑着车远去

我现在依然还记得88年的时候“235”只有雪糕和冰棒这两种,而且雪糕只有奶油味的卖2分钱冰棒卖1分钱。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