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时尚生活
春之蛙 发表于  2018-03-12 18:02:52 7384字 ( 0/381)

一个男人能爱一个女人多久?触目惊心

1931年,梁思成从外地回来,林徽因很沮丧的告诉他:“我苦恼极了,因为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梁思成第二天告诉林徽因,“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老金,我祝愿你们永远幸福。”


林徽因后来又将这些话转述给了金岳霖,金岳霖回答,“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于是从此三人终身为友。


五十年代后期,林徽因已经去世,梁思成也已经另娶了他的学生林洙。金岳霖有一天却突然把老朋友都请到北京饭店,没讲任何理由,让收到通知的老朋友都纳闷。饭吃到一半时,金岳霖站起来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闻听此言,有些老朋友望着这位终身不娶的老先生,偷偷地掉了眼泪。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我们编纂好林徽因诗文样本,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送书稿,又再次去拜望金岳霖先生。


天已转冷,金岳霖仍旧倚坐在那张大沙发里,腿上加盖了毛毯,显得更清瘦衰弱。我们坐近他身旁,见他每挪动一下身姿都皱一下眉,现出痛楚的样子,看了令人难过。


待老人安定一会儿后,我们送他几颗福建水仙花头,还有一张复制的林徽因大照片。他捧着照片,凝视着,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开了,喃喃自语:“啊,这个太好了!这个太好了!”他似乎又一次跟逝去三十年的林徽因“神会”了;神经又兴奋了起来。


坐在这位垂垂老者的身边,你会感到,他虽已衰残病弱,但精神一直有所寄托。


他现在跟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一家住在一起。我们不时听到他提高嗓门喊保姆:“从诫几时回来啊?”隔一会儿又亲昵地问:“从诫回来没有?”他的心境和情绪,没有独身老人的孤独常态。


他对我们说:“过去我和梁思成林徽因住在北总布胡同,现在我和梁从诫住在一起。”


我听从诫夫人叫他时都是称“金爸”。梁家后人以尊父之礼相待,难怪他不时显出一种欣慰的神情。


看着瘦骨嶙峋、已经衰老的金岳霖,我们想,见到他实不容易,趁他记忆尚清楚时交谈更不容易。于是取出编好的林徽因诗文样本请他过目。


金岳霖摩挲着,爱不释手。陈钟英先生趁机凑近他耳边问,可否请他为文集写篇东西附于书中。然而,金岳霖金口迟迟不开。等待着,等待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我担心地看着录音磁带一圈又一圈地空转过去。


我无法讲清当时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半个世纪的情感风云在他脸上急剧蒸腾翻滚。终于,他一字一顿、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


“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


他停了一下,显得更加神圣与庄重,“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


有这种话。”他说完,闭上眼,垂下了头,沉默了。


节选自《你是人间四月天》


初一到高二。


我给一个姑娘当了5年的备胎。


5年,单纯当备胎。


给她买了数不清的Q币和手机充值卡。


课间,同学直接问她去不去开房。


后来我知道,高年级的男生,睡过她的很多。


我两只手数不过来的,而我连她手都没碰过。


直到高二的一次,她让我买东西,


我拒绝了。


她说:你爱买不买。


当时我明白了,我算个什么啊。


有的女人可以和别的男人上床,


再利用老实人给自己做事。


后来她向我道歉,说自己不懂事,


我笑着说没事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时候我明白了,


除非是男有情女有意,


否则不要喜欢一个人太久。


尤其是:


仅仅是想有个自动提款机,


仅仅是满足被追求的快感,


仅仅是希望有人对自己好,


这种情况,一天都不要喜欢。


婊子就是婊子,渣男就是渣男,


这个事儿,男女平等。


别扯什么真不真心!


一个人想要安定的时候,你可以轻易地俘获他。


而当他对世界充满好奇,你无论用什么都留不住。


除去大爱小爱,本能需求,用更大的时间线来看,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自我实现,一次次安定和开拓的轮回。放弃理想吧,重新出发吧。爱情可能就在某个时期开花结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爱是可以对所有人的一种能力,而不是只喜欢一个人的狭隘。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 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8/03/1210/125746929004.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