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时尚生活
唐国明1973 发表于  2017-12-06 19:43:01 48571字 ( 0/315)

怪蜀黍唐国明作家的8平方米

怪蜀黍唐国明作家的8平方米

唐国明的鹅毛诗:

一个人的8平方米

8平方米对于我来说很大又很小

我就在这个8平方米的房子里

读书写作为梦想奋斗,在这里

我开创了“考古复原曹文的红学”,在这里

我开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鹅毛诗歌”

在这里我以“个位区间法”创新论证了

哥德巴赫猜想“1+1”

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规律

在这8平方米里,一年又一年过去了

曾以每天3.5元的吃食到每天吃食8元

无数书在我手指间翻过

无数片枫叶从我的窗外飘了又落

一阵又一阵寒风与春风一阵又一阵吹过

从房租每月200元到500元每月

我从没有从这8平方米的房里移动过半步

每天重复着研读、写作、投稿、顿悟

头发一根又一根白了

我在8平方米里为人类创造了无价财富

未来我已富甲天下、万古富有

暂时却没有爱情刚能温饱

我不知道我何时从天上来到大地

哭喊着寻找到一个母亲降生自己

我不知道为什么苍天安排我

要在8平方米内去为天下人思考

在残酷的8平方米里

我感觉到了幸福

在寒冷的8平方米中

我写出了春天随鸟群归到麓山来的诗歌

古人云,人生再富,不过卧眠七尺

8平方米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

可对于这8平方米来说

我不是主人,我只是过客

我不是定居,我只是漂泊

我不知在这8平方米的船上

我还能漂泊多久

但我知道在这8平方米中,我把握了开创了

一个无穷无尽的文化宇宙与智慧王国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这个8平方米的母亲已在岳麓山下

生下了名扬天下的唐国明

我唐国明只须8平方米

却能将天下统领

写于2017年11月23日

附:

隐居岳麓山复原“红楼梦”的怪蜀黍唐国明

原标题:岳麓山下 / 隐居“红楼梦”的怪蜀黍

来源:2016-10-24,“一边讲故事,一边讲道理”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余令

前两天,收到微博推送,是我第一次听到唐国明的名字。

一顶隐居岳麓山15年复原《红楼梦》的帽子扣下来,让我肃然起敬。

我突然想到了去年,一位兄长来到我们的小清吧,临行时让我们帮忙打听一个在岳麓山下隐居的人。

不想一年多过去了,这件事在如今有了音讯。

当时的我们谁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大学城活动多年的我们,对此毫不知情。

我姑且也算一个文字爱好者,《红楼梦》在心里的分量可想而知。曾经,它是我们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的床上“禁书”。

时代一直向前,没有多少年“红学热”便过去了。这本《红楼梦》连同很多的精致的梦,被很多人束之高阁。

突然一个叫唐国明的人,身穿一身长袍,手持一把折扇,逢人便说自己是“当代曹雪芹”,逢人便称自己就是贾宝玉。

给我的第一感觉,像极了末代皇帝溥仪。

没看过他复原的文本,所以不知他的才情。恰如我的第一反应,这必是一处苦情悲剧。

长沙,如今可以算作我的第二故乡。

我在这里留下的最多的,恐怕除了文字就是酒瓶子,然后才是朋友。前者,我一直只敢当它是个爱好,唯恐某一天于此感到羞愧。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向往,是我永远应该保持的谦卑态度。迷,但不会痴。

我更明白高手如云的道理,任何一种无知都会造成自以为是。

一片小小的大学城,一座小小的岳麓山,藏着多少无人问津的故事。

有时候,理想和现实,只是一墙之隔,或是一条街。一边是门可罗雀,一边是门庭若市。从我在这里求学开始,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岳麓山,我不确定是否有那么一次路过过唐国明的摊前。

可,就算遇见了又如何,他有一个精致的红楼梦,我不过是一个漫不经心的路人。

25岁的时候,唐国明自考了岳麓山下的湖南师范大学,毕业之后上了六天的班,然后毅然选择了一条漫长凄苦的梦想之路。

从2002年开始,他在岳麓山租下了一间小房子,8平米。摆放着两张上下铺的架子床,一张小小的书桌靠着墙。

就是这片狭小的世界,构成了他最顽强的文学想象。

这一住就是10多年,忽然让人想到“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典故。不过恍如隔世,十年如一日的却是这山下的房子。

2013多年,唐国明在完成《红楼梦》后20回的曹文修补复原之后,作品以各种形式被发表,他那辉煌而又凄凉的11年山下生活,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的书写材料。

11年来,他每天早上八点起床,中午下山买一份盒饭,吃过午饭继续书写。晚上,也几乎都是埋头于墙边的小书桌,沉浸在小台灯下的世界。

11年来,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暑消秋长,他在山上和山下的来回之间感受四季变换,听蝉鸣鸟叫,听风来看雨歇。山和自己,是他最忠实的陪伴。

11年来,据说他走遍了岳麓山附近的旧书店,最后连哪一本书放在书架的哪一层都知道。埋首于典籍之中,寻找复原《红楼梦》后二十回的残片语言。

而我知道,11年的生活场景,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距离真实,十分遥远。

他没有任何稳定的经济来源,11年间靠着一些微博的稿费以及在大学城摆摊来维持生计,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餐,一百块钱的生活费够用一个月。

这样的场景描写,见诸于很多报道。随便一扒,都可以看到。可是这样的描写根本无法还原什么,11年的清汤寡水,11年的骨瘦如柴。他的身上,似乎没有了任何多余的东西,除了那点仅剩的文学想象。

山和一席幽梦,就成了他的精神给养。

事迹被曝光之后,他似乎在一夜之间声名鹊起。然随之而来的并不都是理解和褒奖,他多次以嘉宾身份登上舞台走上电视,很多人的回应都显得异常冷静,又赋予同情心。

他们看到眼前这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打量着他奇怪的举止和造型,想象着他是多么的凄惨可悲。很多人,都在试图挽救他,使他回到一条正常的人生道路上来。

可是,像我们这样的正常人,也许是没有资格去同情他的。他渴饮山泉水,却是笑看往来人。

不为风雨不为云,只为一梦在耕耘;板凳一坐十年冷,血泪流出是诗文。”这首他所写的诗,也可以说成是他11年的真实写照。

11年漫长,又苦,可终究是一梦。梦是最美好的落脚点和安睡处,对他来说也许梦才是真的,苦难才更是飘渺的梦。

我们这些觉得无法理解他的人,其实是生活在与他平行的某个世界里。我们奉行的标准,并不是他的善恶。

醒着的人,何必要对一个睡着的人加以指责。

我甚至做一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唐国明在山下隐居几十年,最终都无人知晓,默默死去,可对他自己而言,就像在睡梦中死去一样,现实应该未能嚣张地折磨过他。

他的梦想固若金汤,现实横冲直撞却冲不进来。

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周立波说他不仅成不了神话,甚至连笑话都成不了。听过他的发言,观众一片哗然,大写的怀疑和嘲笑在脸上。我没看过他复原的《红楼梦》,但我看了他的视频资料。

看过视频我和很多人一样,觉得他是个怪人,一个不折不扣的狂生。时时处处把曹雪芹和文学史挂在嘴上,早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加冕称王。

说实话,他的言谈举止并不像他单纯的事迹和文字那么让我感到亲近。为此我特意去了解了一下关于他的评价,大抵如是。

在北京卫视《有话就说》的栏目中,贾佳面对唐国明直接说了这样的话——我觉得你被成功学绑架了。而这样的话绝非恶意中伤,反而是一种中肯的评价。我在看了关于唐国明的一些视频节目之后,也对他的印象发生了反转。

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文学和成功学绑定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畸形的产物。如今这个大环境里,我们时常抨击世人对物质太看重,可换个角度来看,太重于名也是歧途。

我看过这些视频时候,怅然若失,十分懊恼。如果他一直以这样一种单纯的坚持停留在我的想象里,也许对我更好。

没有了解这个人本身之前,我在感情上同情这个人,理智上钦佩这个人。一切单纯地建立在他十多年的隐居生活上。

而在我尝试着去了解过后,我的感情再一次反转,感情上佩服他,理智上变成了同情他。因为佩服他的,仅仅变成了十多年的清苦隐居。

惟愿,将来有机会能看到他那还原的后二十回《红楼梦》。

毕竟文字会比人真实。

惟愿,我们终究还是俗不可耐的世人,不足够匹配狂人的高度。

他的吟唱,他的鹅毛诗……

作者简介: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喊出“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与“实事求是认知世界、与时俱进改造天下”的鹅毛诗人,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诗刊》《钟山》《北京文学》及其他国内外刊物发表作品数百万字。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发表连载,以反复阅读的方式考古发掘出埋藏在程高本后40回中的曹雪芹文笔,以考古的科学方式修补复活出符合曹雪芹语韵与曹雪芹创作原意的“红学”作品《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其追梦事迹已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美国《美南新闻日报》《新周刊》《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文史博览(人物版)》《广州日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长沙晚报》《西安晚报》等无数报刊报道。

附唐国明论证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结论摘要:

“1+1”:

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即使随自然正整数越大,素数在区间分布个数在减少,但一个偶数越大,它前面包含的素数就越多,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在不断增大。而一个偶数越小,它前面所包含的素数就越少,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越小,而小到尽头的偶数4,却还有素数2与2之和能表示它;因此可以说,比任一大于2的偶数自身小的素数中至少有一对相同或不同的素数之和等于这个偶数;即除“大于2的偶数除以2”是素数外,所以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两素数都分布在“这个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且两素数与“这个偶数除以2”的数差相等。所以大于2的偶数可以是两素数之和。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我们未知的偶数素数区间只能说理论上是成立的,但对于无穷无尽的偶数素数你不可能全部完成验证,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但谁也保证不了在超出某一区间外不会万一出现反例。你不能说它不对,在一定条件下是绝对的,而放置于你不可把握的条件下,又只能是相对的。所以,除素数2之外,任一两个素数相加必是偶数,而一个偶数能表示为两个素数之和,只能在没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成立,在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之后,面对无穷无尽的偶数,谁也难以保证成立,并且难以验证,也无法验证。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

“3x+1”:2的n次方是所有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抵达4、2、1数流的终结线,又是从4、2、1回归无穷数据宇宙的起始线。在这条2的n次方线上,有无数从4、2、1回时的分流点与抵达4、2、1数流的汇聚点,这些点却是在2的n次方合4+6n形式的数点上。因此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经过2的n次方合4+6n数的汇聚点,可以回流分流出奇数x合1+2n或合2+3n的数群,所以“3x+1”猜想无论怎样成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