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时尚生活
丁香123 发表于  2018-10-11 15:27:34 37字 ( 0/139)

现在看电视的人是非常少的吧。 大概更多的是一家人吃完晚饭坐在一起看一看。

1

下课铃一响,还没等老师走出教室门口,后面就有同学大声喊道:

“奥运会就要到了,这个假期最期待的事情,无非就是收看奥运会吧”

我耷拉着头,感觉一阵乏困,准备趴在桌上,小憩一会儿。

这时,同桌用肘推了我一下,而后侧着身,对我说:

“北京奥运会,百年不遇的机会,去现场看看比赛吧。”

我猛地一下子,把头抬起来,瞥了她一眼,“你在做晴天白日梦吗?”

说罢,我用双臂搂紧头,以屏蔽教室里嘈杂的声音,希望继续睡一会儿。

这时候,同桌用轻蔑的语气,轻声嘀咕着:“不就是去北京看个奥运会么,又有什么难的;再说了,在电视机旁看也不过瘾啊”。

我顿悟了。

同桌从小城里长大,家境好、视野广、资源多,钢琴连过10级,假期外出旅游算是常事儿,去现场看北京奥运赛事,应该算十拿九稳了。

我一农村娃,从乡下来到城里求学,心里想着,长这么大,也就去过本县城,去北京,哪里不是做梦。

2

七月的盛夏,焦灼的烈日,同学们心心念叨的暑假,总算到来。

我双手紧抱装满书本的大木箱,坐上村里邻居家的三轮车,一路颠颠簸簸、晕晕乎乎回了家。

夜幕降临,满天繁星,父母还未从山里劳作归来。

夏夜,农村无比的静,远处山沟里的蛙声,显得清脆而明亮。

我坐在场边,背靠着木箱,望着浩瀚的星空,心里想着:“明年就要高考,听老师说,还要考有关奥运会的知识,家里连台最基本的电器都没有,哪还能看什么奥运会。”

不一会儿,家里牲口的驼铃声,越来越响。

父母回来了,我兴奋的站起来,“爸妈,你们去哪干活了?”

“后山沟”,父亲走到我旁边说。

“多会儿回来的?”母亲问。

“么多时,也就将回来。”我望着父母疲惫的身影说道。

3

“明年要高考了……”我话到嘴边,刚要提及买电视机的事情。

没想到,父亲抢先一步,有气无力的说:“哎呀,熬死人了!你饿了吧?家里有早上吃剩的熬酸菜,暖壶里有热水,泡些吃吧。”

我停顿了一下,用后嗓子说:“爸,我不饿,你和我妈熬了一天,肯定饿了,你们吃”。

我与父母相互谦让,最终谁也没吃。

夏季的夜晚,漫长难熬,我久久不能入睡,思考着同桌的话语,但打量了家里上下一番,竟没一台电器,没一点值钱的行当,更别提买台电视机。

眼下奥运会就要来临,我看不进去书,心里甚是着急,烈日下,跑去地里,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地里干活的父母。

父亲沉思了许久,没多说一句话,只问:“对高考作用大吗?”。

“老师要求我们看奥运会”我毫不含糊的答道。

父亲没再说什么。

但每每看到家中所摆放的一切,我自然也就打消了看奥运会的念头。

接下来的几天,父亲每天劳作归来后,不像往常一样,选择即刻休息,而是去村里人经常聚集的地方,我跟母亲说,父亲近来忙啥呢,好像彻底变了个人似的。

四天一次的赶集日如期而至,前一天晚,父亲装满一大车葵花籽,停放在骡子棚前。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拂晓,父亲赶着骡车去了集市,我知道,这一走就得行走20里路。

晌午时分,太阳直射大地,异常毒辣,遍地都是胶泥卷。

父亲赶集,往常是晌午时分就回来;但这一去,后晌了,连个人影儿都不见。

我和母亲在焦急等待,她不时走到门口,探着脖子,心里嘀咕着:“到底是走哪了”。

夜幕降临,村里已经漆黑一片,很多人都已经入睡。我和母亲还在等待父亲回来。

过了许久。

隐约间,听到几个人在家门口喊话:“轻点,慢点”。声音交织着,越来越清晰。

我出去一看,骡车上载着一个包装完好的大纸箱,父亲一只手拉着马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用手扶着,生怕掉下来。

“这么晚才回来,拉的什么东西?”我问父亲。

“听你爸说,你要看奥运会,这不,跑集市上卖粮,被人骗了60元,就不够买电视的钱了,只能在镇里打上半天工,这才买回来了电视”。村里电工语重心长的说。

父亲不停地喘气呼吸,也没说其它的,只强调了一句,“农村人老实,被骗的总是咱,60元,血汗钱啊”。

我心头的暖流,仿佛顷刻间化成泪水,在眼眶里左右打滚。

父亲深吸一口气,略显轻松的说,“总算买电视机了,你则好好学,家里的钱也花光了,但为了你的学业,就算砸锅卖铁也值了”。

4

夜深了,村里庄家户都熄灯入睡,唯有我家灯火,显得格外明亮,父亲和电工还在议论着如何安装电视机。

我没有一丝困意,并时不时探着脖子,瞧瞧是否按照好。

“向左转,向右转,再向左转,再向右一点点”,电工反复调试着卫星天线锅。

大概凌晨一时许,电视屏幕上突然跳转出彩色视频。

“有了,有了,有信号了”,我兴奋的喊着。

家里人赶快围了上来,探个好奇。

“实在多亏了你,你要挣多少钱”父亲对电工说。

电工看了一眼父亲,“要不算了”。

“那咋行”,父亲把手伸进兜里,左右摸了半天,脑子里貌似也盘算了一番,“买电视还剩了点,你拿上20块钱,不要嫌少”。

父亲摸出兜里的钱,“5101112……,哎,不够20块钱,只有16块钱”。

“家里还有多余的钱不?”父亲瞅了一眼母亲。

“我看看,上次赶集,花得剩了几块钱”母亲随口答到。

母亲在箱子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4块钱。

父亲把电工送至家门口。

我望着电视机里的彩色画面,心里顿时没有了收看的念头,深感内疚。

我哽咽了片刻,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家里还有吃剩的饭菜不?”父亲回房后,问了母亲。

母亲端出锅里的饭菜。

我赶快将眼泪擦拭干,并将电视机随手关掉,围坐在桌前,父亲弯腰低头,沉默不语。

转眼间,碗里的饭菜就被父亲吃了个精光。

“你弟城里学手艺,也不知能挣哈钱不,”父亲问我。

“么学几年,自己还不知能顾得来自己不”母亲叹了口气说。

父亲扭头看了看电视机,随即说,“地里杂草除的差不多了,我明天出门,打工一段时间;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睡”。

我钻进被窝里,房子前头时不时传来铁器碰撞的响声,父亲在准备干活的工具。

那一夜,我感觉自己瞬间长大成人。

5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给我和母亲简单交待了下家里的事情,随即离家打工去了。

我望着电视机,觉着亏欠父母太多。

至此,一台崭新的电视机,出现在泥草墙围起的土房里,显得格外耀眼。

那年夏天,电视屏幕上的奥运会,盛大隆重,仿佛自己置身现场。

五星红星冉冉升起的时刻,显得无比庄重、无比感动。

2009年,我并没有让父母失望,如愿考取重点大学。

后来,我与父亲偶尔提起买电视机的事情,他都坚定的说,“改革开放后,社会公平了,农村人有了改变命运机会,人民生活也因此迎来巨变。”

父亲说的不多,但感动我的不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