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神光之剑 发表于  2017-10-11 12:07:44 20字 ( 0/35)

靠劳动能致富,但靠欺骗也能致富就遭天谴了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7-10-11 12:20:39 44字 ( 0/52)

既有"靠劳动是能致富的"的例子,也有靠劳动没能致富的例子,哪个比例...........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寻找失落的真理 发表于  2017-10-11 14:18:48 18字 ( 0/23)

这不能说是劳动致富里面从满了商业剥削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0-11 14:31:19 27字 ( 0/29)

从总体上来说,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仍然属于弱势阶层。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李非ABC 发表于  2017-10-11 14:45:48 22字 ( 0/37)

当富的标志仅仅是房时,这个社会是极其危险的。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7-10-11 14:53:16 17字 ( 0/34)

买彩票也可以致富,可是机率有多少?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蜀东 发表于  2017-10-11 15:15:44 0字 ( 0/26)

留给普通劳动者只有这种苦力致富,只能在这里安身立命了。

留给普通劳动者只有这种苦力致富,只能在这里安身立命了。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7-10-11 15:38:41 47字 ( 0/39)

技能+勤劳,才能致富。仅仅依靠简单体力劳动,是不可能致富的。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一个好瓦工的。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7-10-11 20:56:13 49字 ( 0/28)

该作须要说清楚,其是一人打拼16年买了房和车,还是父子三人打拼16年买了房和车。。。?[福尔摩斯]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qnyt 发表于  2017-10-12 07:43:43 15字 ( 0/26)

西安房价是多少?他的房价多少。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bqhy999 发表于  2017-10-12 17:47:08 27字 ( 0/35)

从总体上来说,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仍然属于弱势阶层。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青丝茧 发表于  2017-10-14 15:19:48 8字 ( 0/14)

幸福生活没有捷径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云龙晴空 发表于  2017-10-16 18:42:53 13字 ( 0/18)

勤劳致富是大多农民的本色。

  原标题:商洛泥瓦匠西安打拼16年 在城里买了两房两车

  在西安打工16年后,刘秦河的日子总算不用再紧巴巴的了。“只有劳动,才能致富。”他有些拘谨地笑,“现在好多了,也算是先苦后甜。”

  刘秦河56岁,商洛市商南县人,2001年来西安当起了泥瓦匠,专门负责家装贴瓷砖。“上有老母,下有两个儿子,压力可想而知。”他在甘家寨租了一间民房,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干活的工具,他随身带的,还有从老家拿来的白面。

  “白天将就吃点,晚上自己做饭,面疙瘩、面糊糊、揪面片,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刘秦河说,当年贴瓷砖,按天算钱,40多元一天,有时好几天没活干,他就没有任何收入。

  几年后,专业的装修公司逐渐兴起。刘秦河手艺好,能吃苦,人又本分,他进入了一家装修公司,一年到头,全省各地跑,不用为找不到活干而发愁。

  收入也有了变化,“开始按平米算钱,每平米二三十元,如果有造型,每平米五六十元。”刘秦河说,在装修的所有工序中,贴瓷砖是工期最长、劳动量最大的。为了多挣钱,刘秦河全年无休,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趟,只要有活干,从不挑拣。

  2009年,大儿子刘盼从商南县老家到了西安,跟他一起学着干活,父子俩像是师徒一样,“我干活,儿子看,手把手地教,整整学了两年多。”贴瓷砖是门精准度极高的手艺,以灰层铺的薄与厚为例,太厚,瓷砖就铺不平,太薄,则容易空心,“吃苦是基础,挣的都是辛苦钱。”

  2011年,二儿子刘盼红也到了西安。考虑到父子三人都在西安,刘秦河以每平米3000多元的价格,在西郊买了一套房。2013年,又买了第二套房。

  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结婚时,刘秦河给两人各买了一辆车。“我爸确实是吃尽了苦,他挣的都是辛苦。”昨天下午,在西安浐灞一路的工地上,25岁的刘盼红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在他印象中,父亲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买过新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他穿的都是我和我哥换下来的旧衣服。”

  现在,一家人走出大山,两个儿子已经可以独立揽活,刘秦河身上艰苦朴素、不怕吃苦的作风,已经成为父子两代人的精神传承。“乡里乡亲、熟人朋友,都把我当作榜样,都很羡慕我,说我是‘最励志打工族’。”刘秦河说,幸福生活没有捷径,也不会从天而降,只有辛勤劳动才能发家致富,改变命运。

  首席记者宋雨记者党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