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心眼 发表于  2020-04-05 10:41:03 28147字 ( 8/839)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汪开远 发表于  2020-04-05 20:39:27 19字 ( 0/48)

中医药治疗早期新冠肺炎患者,就是特效药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20-04-05 13:58:38 98字 ( 0/178)

[尴尬]一方面“呼吁对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初期隐瞒疫情扩散情况启动国际调查,同时要求中国对受影响的世界各国进行赔偿。”一方面“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心眼 发表于  2020-04-05 14:40:28 139字 ( 0/33)

西方世界的矛盾面。1、不能说西方世界不能和不会抗疫。白人至上坑了欧美!!!2、西方式的现实主义又要求他们不得不吸取别人的经验。其实,中日韩都不是白人主导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铁板豆腐1314 发表于  2020-04-05 12:13:05 500字 ( 0/58)

从疫情发展到现在,我一个外行,基本上也看出一点门道来了。其实这次抗击新冠病毒。不用什么特效药,更好的药方。主要有两条政策:其一,是戴口罩;那些专家们都看出来了,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心眼 发表于  2020-04-05 11:27:01 46字 ( 0/45)

何大一的观点被证实基本上是失言……专家也不能带有色眼镜,用色眼睛会影响专业判断力!!!!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20-04-05 11:23:24 15字 ( 0/22)

CPU和操作系统为什么不交流?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20-04-05 10:59:07 18字 ( 0/30)

多交流也是人类共同的需要——好事吗!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冬瓜糊涂 发表于  2020-04-05 10:54:45 19字 ( 0/31)

美国等国家不是常把知识产权放在嘴边吗?

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2020-04-04 14:43 

星岛环球网

原标题:全球战疫:美智库邀中国医学专家交流“亚洲抗疫经验”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3日举办了一场网络视频研讨会,邀请中国、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的医学专家,共同分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亚洲经验”。

研讨会分别举行了“疫情应对措施与经验教训”和“病毒传播轨迹与治疗方法”两场分组讨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以及美国华裔医学专家、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创始人何大一等参与对话。

张文宏在会上分享了上海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他说,从总体上看,上海经验是通过防疫措施放慢病毒的传播速度,而不是像武汉采取封城,这对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可作为参照。

张文宏称,根据他的临床经验,目前尚未发现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他指出,虽然有法国医生公布了很多关于羟基氯喹(一种抗疟疾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显著疗效的证据,但根据其团队对各种抗病毒治疗方案的效果比对,事实上并未发现不同药物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被问及有关中医治疗方案的经验时,张文宏说,上海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新冠肺炎,目前没有观察到明显的中药副作用,但中药的疗效比较难评估,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何大一在交流过程中对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和检测能力不足表达了担忧,认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还在上升,尚未达到峰值。

何大一认为,美国的问题是许多地区应对疫情不够积极主动,“他们只在发生问题时才采取行动”。他呼吁,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不要再把疫情当作是“别人的问题”,而应采取全球同步措施,共同应对疫情,因为“病毒不会放过任何人”。

曾带队支援武汉抗疫的郑军华介绍了自己在一线的救治经验,以及如何保障医护团队零感染。对于美国正在争论的是否应该戴口罩问题,郑军华表示,从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看,强制性要求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非常必要的。他同时建议民众减少公共活动,特别是群体性活动。而疫情严重的地方需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交流中,何大一和张文宏均对疫情向非洲、南亚欠发达国家蔓延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应做好准备,一旦这些地区出现疫情,应尽力给予帮助。

对于如何避免美国出现疫情的“最坏情况”,何大一认为,治疗新冠肺炎药物和疫苗研发在短期内尚无解决方案,人们需要改变生活方式,阻止病毒社区传播,拉平疫情曲线。但从长远看,科学终究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完)

復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中新社资料照)


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者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纽约时间 :2020年3月6日

纽约华人资讯.


发明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周二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不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是被恶意制造出来,或是从实验室中释放出来的,但是他对这场流行病起源于中国则不表任何怀疑。
何大一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何大一表示,最近有关这一病毒可能起源于美国的一些讨论,“其科学性非常非常令人怀疑。
何大一认为,找到新冠病毒起源对于应对下一场传染病至关重要。“我认为,当我们遇到像这样的流行病时,例如萨斯或埃博拉疫情,我们需要找出起源,这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为下一个疫情做好准备。下一个可能是另一种病毒或另一种病原体。因此,找到起源非常重要。
何大一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他是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的创始人。因对研究抗击艾滋病作出重大贡献,1996年底他被评为《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研发抗新冠病毒的药物。他在接受VOA专访时说,人类在20年时间里遭遇3次冠状病毒来袭(SARS、MERS、COVID-19)。
萨斯后的教训是,人类不能再犯同样错误,必须找到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

萨斯带来的教训



2003年萨斯(SARS)疫情肆虐之后,为研究抗萨斯病毒药物和疫苗,何大一曾提出过很多建议,但他表示,疫情一过,就没人再对这种公共卫生的基础建设感兴趣了。

“如果我们开发了一种针对萨斯病毒的蛋白酶或聚合酶的靶向药物,那么某些萨斯药物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药物也很有可能会对现在的新冠病毒起作用。但是很糟糕的是,一旦疫情消失,承诺、资助研究的意愿就都消失了。 这是一个我们不能再犯的错误。

何大一目前领导哥伦比亚大学4个团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要找到两种可以阻断新冠病毒的抑制剂和一种可以治疗感染者的单克隆抗体,其目标是研发针对冠状病毒家族的广谱药物。何大一在解释这一做法时说:


冠状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20年来的第三次冠状病毒爆发。因此,我们当然需要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提出永久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同事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不仅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而且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的药物或抗体。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一个科学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在努力追求做这一切的原因。

哥伦比亚大学说,位于中国杭州的马云基金会提供了210万美元资金供何大一领导的4个团队分享。作为该项目的一部分,哥大的科学家将与中国学术研究人员合作。

何大一表示,“开发一个疫苗或一个药物通常需要花费5亿美元或更多。我们从马云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只是九牛一毛。但这非常必要,有资金我们才能前进。

何大一表示,他们有包括盖茨基金会等很多财力雄厚基金会为潜在合作伙伴。


美国不大可能失控


何大一说,中国在应对武汉肺炎爆发上,在科学方面可圈可点,但是,“你可以说在一个短时期里,缺乏透明度与合作,缺乏适当的指挥结构。而在最关键的时间点,我常说的是,如果房子着火了,你必须尽快将其扑灭”他说。

在全球疫情走向方面,何大一说:“如果我们看到案例在中国继续下降,并假定在韩国和伊朗不再蔓延得太厉害,那就仍有机会遏制它,那么它会循着自然途径走。那是我们大家所希望的。但是我们对此信心并不足。

不过他认为,美国不大可能面临武汉或湖北的失控状况他说:“但是,我们是否会发生像韩国、意大利那样的疫情呢?很可能。这就是我们担心的。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看周围,每一个大型机构都在制定防备计划。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