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孤独求爱 发表于  2020-04-04 11:36:46 3034字 ( 6/1619)

由疫情看西方社会的一些特点和思考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20-04-07 23:02:16 218字 ( 0/6)

美国人一直比较认可“丛林法则”!这是一个可悲的国度,老的放任小的;小的不管老的!美国政府利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搞丛林法则,进行“人种优胜劣汰”!可怕,没有了生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20-04-04 12:15:46 27字 ( 0/53)

美国会不会像苏联一样倒台啊?想来倒不了,因为无处可倒!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孤独求爱 发表于  2020-04-04 13:15:33 106字 ( 0/46)

它有量化宽松转嫁危机的法宝,还能继续不断虹吸世界财富与人才,虽然债务信用值不断下跌,但是两极分化空心化以及负债是一个长期过程,真以为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的期盼赌国运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20-04-04 11:48:22 35字 ( 0/180)

马克思的预言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只有唯物辩证法才能拯救全人类。[微笑]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孤独求爱 发表于  2020-04-04 13:22:36 10字 ( 0/27)

社会化大生产的需要。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20-04-04 14:52:51 21字 ( 0/20)

该大就大,该小就小,保持动态平衡。[微笑]

首先,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和服务社会的需要,而是为了追求剩余价值,所以社会资源更偏向服务于精英 富裕阶层是必然的事,比如医疗或教育方面,形成了精尖有余、而普惠性不足的特色,富人不怕叫救护车而导致破产,,但穷 人根本不敢检测治疗。西方国家不少医院医疗技术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分割的一个个私人产权的医疗机构其私人逐利性本质,很难协调成损有余补不足的全局一盘棋,更不用提诸如欧盟内部之间的医疗资源调配更是难上加难,国与国关系让人看到一种混乱的丛林法则,直到4月2 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才发表一封公开信向意大利道歉,说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向意大利承诺:“现在,欧洲与意大利并肩。”难怪有人质疑:“意大利快熬过去了,你们来表示友好了。”所以不单是一个国家内部 因为单人私人的局限使得社会化程度仍然不高,欧盟内部之间同样因为缺乏强有力的中央调节协调机构而导致强弱国家之间的不平衡而弊端百出。

就资源配置来说,西方以自由放任为主的经济制度,它的对私人产权利益的维护,使得检测治疗免费可以吵吵嚷嚷长时间踢皮球说没钱, 如在美国众议员听证会上, 众议员质问:“你是说所有人都买得起新冠疫苗?” 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希望努力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但我们不能控制价格,因为我们需要私营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拿不到投 资了。”所以私人产权造成的决策分散,一方面固然因其多元化竞争而产生各种创新性与打磨先进性可能,比如新冠几分钟快速检测技术就是英美公司科技人员长期合作厚积薄发的产物,但是也正因为其私人产权私人利害关系而到了紧急时明显造成莫衷一是的内耗,比如说你让日本众多医疗服务诊所医院中具体某一个私人医疗机构,在全民沉默顾忌传染性名声和费用谁兜底的疑问下,能独立敞开公开来为新冠肺炎患者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西方国家优势很多,比如高精尖与层出不穷的多元可能创新性,但疫情考验的是每个国家水桶的最短板,而不是你最长的那块。

同时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同时要注意到,西方资本垄断程度高,使得它尽管不是基于公共产权基础之上,但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或和垄断经济基础,使得国家政府中央当局的集中决策程度也不可忽视,所以其政府投资或其他购买量也可以占总产量 的至少五分之一以上,更不用提紧急动员法令包括比如美国制裁华为时对其上游供应链美国厂商的行政制约,加上如美国政 府强势的军警和情报特务机构资源,这也是我们说不能轻视美国对全社会动员潜力的原因,能影响它们这种动员能力的,只有资本政客的私心,比如治国不顾民众防疫生死嚷没钱,但穷兵黩武以及救股市五千亿投进去可以眼皮都不眨,可以不顾国家信用无限量宽松盘剥全世界,治军可以悍然不顾军舰上新冠病毒传染流行士兵的死活硬要派之逼近别国逞能。

其次,而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本必须经常作出选择和算计,所以形成了其西方发达商业社会普遍的机会成本价值取向,人性是自私逐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前提,也就是会习惯于计算利益的市侩性作为分析人际与国家间关系的第一前提,加上与其经 济基础相适应的轮流坐庄竞选辩论文化会训练得媒体政客个个嘴尖牙利的毒舌,所以对于东方文化可能具有“达则兼济、天下大同”的情怀理想色彩救援行动,不会明白、也不相信,首先反应是利害计算下质疑你救援动机不纯,比如病毒外交地缘政治、赎罪式救援,这不单是政客或媒体,也包括受媒体舆论操纵影响下的普通西方人言论,我认为这是与他们打交道时必须 要认识到对方的思想基础的,哪怕最友好一些国外的分析,比如法国某些战略分析家也是说中国正在进行的努力救援,其实是在努力拯救和维护全球化。而少数能够偶见于冷不丁突入西方网络或传统媒体的路人甲群众忍不住对媒体直播镜头说一声 “中国(防疫)做的都对!”这也体现了“沉默的大多数”憋屈的现状,哪怕原本耀武扬威来中国南海的美国航母官兵,西方资本政客大佬们穷兵黩武的事实,多少会教育他们这些士兵群众,最终航母上觉悟的一声炮响,兴许会给美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第三,疫后的一些可能趋势思考。针对此次疫情,不少西方大国乃至包括一些其他国家会针对本国本地区暴露的一些问题进 行查漏补缺,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31日参观一家口罩工厂时表示,法国需要在关键医疗设备生产方面实现独立,“这场危机教会了我们,对某些产品和物资来说,它们的战略属性要求我们具有欧洲主权。”这也体现了法国一贯的独立性,对于西方强国来说,自二战后保持了一贯的国防工业及相关的钢铁、化工和农业主要战略物资的自主生产独立,但是长长的产业链条什么都由某一国家甚至某一地区全部生产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此次危机也可能使得欧盟内部的协调机制可能由此会作相应调整。

对于要努力通过维护全球化进程和产业链协作,来实现人类命动共同体、增进全人类福祉的中国来说,多极与多边,总比单边霸凌好,我们需要的是努力把这种多极多边打破壁垒实现良性沟通互动。既要志向远大,也要做好当下,无论是当前世界面临旧技术红利要透支而停顿的困窘、还是因疫情更凸显全球缺乏统一协作方案的短板,带来的可能闭关锁国和逆全球化各自筑起产业链思潮,终究来说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比如说你要自建熔喷布口罩工厂保证安全,但是我却研制出了可重复利用的口罩新材料,各自优势的存在、层出不穷的动态变化,则产业内贸易与产业间贸易始终要存在的,任何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最后是一定要失败的。我们固然要努力修复因疫情而要硬撕裂的全球产业链协作、维护全球化进程 ,但不是谁只靠嘴皮子去呼议,打铁必须自身硬,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既有制度的自信、也提供有可行的方案、包括有实现它的技术基础能力,所以在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情况下振臂高呼,应从者才有可能如云。

所以疫情既带给我们自信包括制度上的自信和优势,同时也凸显和暴露了我们的一些不足与短板,比如国内在疫情阶段性胜 利后进行复产复工时遇到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供应失调问题,也包括各地方应对疫情时反应和执行程度不一等,这些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范畴,我们改革的任务,就是努力提高生产力,让生产关系适应它,对两者进行反复的审视与捡漏补缺。对当前世界来说,面临的是先进国家的旧有技术红利的吃尽透支、而新技术革新尚未接棒上来的窘境竞争,由此带来了各阶段性急缓不同的封锁保守,对于中国来说,则是如何实现我们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远景服务,所以我们必须要夯实自身能力,筑好自主可控的先 进技术能力,才能与大家一起协作奋进,修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配合和提高全球协作治理水平,反对单边凌霸与各扫门前雪,多边协同共同应对全球的各种挑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