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19:21:10 3774字 ( 11/4880)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原创首发)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20-04-04 09:04:13 54字 ( 0/65)

中医不拘泥于形式,只追求疗效,不限于一药一方,而是利用一切可用之物之法,以达祛除病邪、恢复健康之功。[微笑]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风风雨雨人生 发表于  2020-04-03 22:32:53 57字 ( 0/65)

[惊恐]决不允许外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对于外国人在中国触犯法律,要罪加一等,处理完,驱出出境!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21:27:46 75字 ( 0/119)

网络七律·柳叶马鞭草。挺直修然茎正方,不曾匍匐甚刚强。娇娆花色非妖媚,灿烂情怀有个长。绽放时期能发紫,却无骄态显群芳。明珠吐著知恩客,定越龙门作坦床。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t炎黄 发表于  2020-04-04 07:18:02 20字 ( 0/52)

这诗写得可以。不曾匍匐甚刚强,有点志气。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朝山礼佛 发表于  2020-04-03 21:26:58 41字 ( 0/152)

一药治百病,百药治一病。啥叫“博大精深”?中药中比虎杖和马鞭草疗效显著的药多着呢。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4 08:40:40 75字 ( 0/92)

你说得在理!医家对“伤寒温症”方法无穷,各家有各家高招,用数学语言说,就是组合论。从疫情极端角度讲,能走出泥潭深渊的唯有中医药。总有最佳组合克敌制胜!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21:25:24 61字 ( 0/90)

马鞭草在西方是“辟邪”的,看望病人送柳叶马鞭草,表示“早日康复”。柳叶马鞭草很漂亮(犹如薰衣草),在南美洲高档观赏之花卉。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黄家大岭 发表于  2020-04-03 20:38:19 31字 ( 0/66)

其实中医也是先基本弄清了医疗和中草药大数据,然后才有对症下药。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19:56:31 76字 ( 0/101)

邓铁涛老前辈用“虎杖”教训“非典病毒”!张伯礼团队还是用“虎杖”教训“新冠病毒”!所区别的是,邓老用“鱼腥草”,张老用“马鞭草”来“扶正”(保驾护航)!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19:43:01 73字 ( 0/85)

咱披露中药在治疗“(新老)冠状病毒”的“撒手锏”历史,此人就是故乡神医顾观光。他的《别录》便是《疑难病诊治秘笈》,而他的《神农本草经》是经典名著。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苜蓿地 发表于  2020-04-03 19:28:49 19字 ( 0/64)

谢谢布裘文达版主!辛苦了!大家晚上好!


咱们中国用“虎杖”、“马鞭”教训“新冠病毒”旗开得胜 !...


    “新冠病毒”肆孽华夏大地,眼下的咱们中国的战绩那是可圈可点的,第一战役咱们是旗开得胜!而第二战役主要任务是“严防死守、巩固成果”。如此这般,咱们也给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带来了希望。

    问题是老外们还不习惯,甚至还瞧不起,咱们带给世界经验教训。比如让老外“戴口罩”都很难。故此很有必要弘扬中华医药。可是苜蓿地对“中华医药”是个门外汉,咋个“弘扬”?说到底“中华医药”关键在于“悟性”,“中华医药”不是非要什么“科班出身”,学士、硕士、博士这样的学历,“中华医药”远古至今就是个“师傅带徒弟”过程。而这恰恰是最典型的先秦文化之一,墨家与医家之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诞生了“墨辩逻辑”且使其成为世界三大逻辑之一。也就是说墨家与医家都用“墨辩逻辑”来研究自然哲理的。在开国领袖毛泽东眼里,高小毕业后就可以“师傅带徒弟”了,这就是“赤脚医生”的来历,非常了不起地解决了新中国缺医少药困境。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辩证唯物主义》小册子,教会了无数的抗日军事的、经济的、组织的骨干分子,这就是“延安抗大”,这就是伟大导师毛泽东!《自然辩证法》要是读黑格尔的或者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都是很能懂的,而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实践论》、《矛盾论》、《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来的》,那都深入浅出的,简单易学的。故此,毛主席还倡议“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国人都说“爱我中华”!恁“爱”什么呢?苜蓿地说,抗击新冠,我爱中医药,因为有疗效!17年前吴仪副总理在“抗非典”之后退休,不就“爱上中医药”了?她说要“退休后研读中医药”。这就是“大疫之后大智慧”。“非典是旧冠病毒”,这回是“新冠病毒”。中医药的学问就是“能变”,大自然是“相克相生”,中医药就是寻找其“相克相生”之规律,这不,也就可以“扶正祛邪、治病救人”了?

    “抗击新冠”中医药找到规律了吗?苜蓿地根据正规报道,发现张伯礼团队在江夏方舱医院疗效显著,报道称,一个是普通病例转入重症的极少(没有),治愈后复阳者为零。有些网友不服气,说病原都是轻症,其实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疑症转为确诊了的,不少还没啥症状。这些网友非得理解为“新冠肺炎”如同“进刑房”,十八般刑具都来一遍似得,能挺过去的,那才叫“治疗”,不经过那个“体外呼吸机(ECOM)”似乎不够格,且费用在40万至71万之间。咱看来这些人是“一根筋”!而实际经过咱们治疗的“新冠肺炎”平均医治费用,不是什么71万,而是平均1.7万(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数据)。那么,谁最能省钱?中医药呗!中医药的理念不就是“扶正祛邪”?非得去经历“细胞因子风暴”这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故此,也冒出来这样的说法,“这些轻症者是自愈的,功劳可不是中医药的”。其实,他们不懂什么是“扶正”是最积极的医治,“扶正”不就是要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最后的搏杀吗?这如同“房子着火了”,非得到燃烧几乎烧没了这一步?还是开始时就被扑灭了?那么,谁最能“救火”呢?道理是相通的,除非想看热闹的,这些人良知已泯灭了,它也是一种“精神病毒”!


    张伯礼团队本次出征,推出“三药三方”医治“新冠肺炎”,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让轻症的与普通病例,绝大多数病情不再往“纵深发展”。对极少数病情恶化的,这个团队的撒手锏是“马鞭”与“虎杖”伺候!尤其是狠狠地几“虎杖”下去,呵呵“新冠病毒”,恁敢不服?!服了?那就“马鞭”的干活!“扶正祛邪”,“虎杖”的作用就是“祛邪”,而“马鞭”便是“扶正”之用也。呵呵,咱把张伯礼团队视为“驯兽队”了,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恰如其分的,自然界叫“相克相生,一物降一物”。

    用张伯礼院士的话说:我们发现有两种药材对新冠肺炎“对症”。一个是虎杖,其中的虎杖苷对冠状病毒的抑杀作用最强。第二个就是马鞭草,对于冠状病毒引起的肺部的损伤,特别是小气道的损伤和微血栓,有很强烈的活性。另外,根据对症寻找,马鞭草活血通络散结,助清肺活络,作为佐药,在避免复阳现象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江夏方舱医院无一例转为重症,无一例病例复阳。



    这“虎杖”在中医出征“非典战疫”时,邓铁涛老前辈就重用“虎杖”。邓老说,“虎杖活血利水,以改变肺间质水肿,防止肺纤维化的发生。”广东人对“虎杖”都在这味药的名字上了,叫“大叶蛇总管”,意喻什么蛇咬都能治。咱家乡的神医顾观光是最早在他的《本经别录》介绍“虎杖”的,他的《本经》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农本草经》,所谓《别录》实际带有“秘方类”,失传后又被找回来的,此人便是上海颜德馨老前辈的《疑难病诊治秘笈》,“虎杖”+“鱼腥草”= “肺炎汤”。咳喘甚者,加葶苈子泻肺热痰水。邓铁涛老前辈就应用此方法“勇战非典”!

    张伯礼团队是,“虎杖”+“马鞭草”= “肺炎汤”。那么“马鞭草”功效是,性凉, 味微葳, 有凉血、散瘀、通经、清热、解毒、止痒、驱虫、消胀等。咱就说么,这中药就是“组合数学”,不同的组合,不同的用量,疗效也就不同,问题是要“对症下药与恰到好处”。而“组合数学”本质上便是需要对中药主要成份分析(这也是中药发展之方向)。“虎杖”主要成份是,虎杖苷(镇咳、调血脂、降低胆固醇、抗休克),“马鞭草”主要成份是,马鞭草甙(《别录》曰: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癥癖血瘕)。



    《神农本草经》与《别录》的作者故居离我老家不足50米,这位顾老的“一味灵”就是中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青蒿素”(也是中国第一个自己发明的西药)的前身。那么,中药的未来是取代西药,从“青蒿”到“青蒿素”便是典型例子。那么,“虎杖”、“马鞭草”、“鱼腥草”都可以进军“西药”的,这个主题咱要把握好,日本与韩国就是国际中药市场的先机,这回露陷了,因为他们不懂精髓,变不了!对病家而言,同样治病,“有机药”与“无机药”,病家选择哪个呢?从“非典”治愈者看,中药与西医哪个伤害小一些呢?这个就不用咱,明说了吧?!也许,晓得白居易的“万言经济略,三策太平基”用意,方能旗开得胜也 !...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