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08:37:00 17983字 ( 7/633)

(原创首发)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10:53:07 34字 ( 0/53)

就我这两下子,谁要是能站出来批我个体无完肤,那我真得烧柱高香拜拜了。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11:35:45 9字 ( 0/35)

骂个狗血喷头也好。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11-22 09:39:54 13字 ( 0/49)

好[大笑][大笑][大笑]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09:14:04 21字 ( 0/67)

还是本山小品说得好,“啥名人?就一人名!”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09:12:55 40字 ( 0/54)

当年钱钟书写了《围城》,不错。现在也需要一部当代《围城》了,不能让名利野心困死。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09:10:32 68字 ( 0/47)

写几篇小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得奖无非是中了某些人的意,讨了喜欢,并不代表作品真的好哪去。好不好最终要读者说了算,要由时间裁判,历史检验。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11-22 09:06:59 34字 ( 0/44)

明天写篇议论,专谈“文人无德,LOW无底线”。正面说说“切勿膨胀”!

宋老头办字展(先锋小说三十九)

                 深圳居士 颂明

宋明宋老头这几天抑郁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路上,嘟嘟哝哝地自说自话:“TMD,这都是什么世道?老子一天一篇小说居然没人问津。一天一篇哪,什么概念!古今中外有哪个文学家能够做到?”

“砰”地一声,头撞树上了。还好,只是花坛里的小树。要是根电线杆,不头破血流也得起个大紫包。

花坛边有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地书:“心里不痛快啊?学我啊,写写字,养心怡神,乐在其中。”

咦,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还写啥劳什子小说啊。我也来写字。我这一笔字也还是满中看的。

宋老头颠颠地回去了,找来海绵做了一支地书笔,拎着一只小铁桶,真出来写地书了。

他找了一块清静的地儿,端详了一会儿,拉好了要写的架子。

一位东北大妈跳大秧歌回来,好奇地凑过来想看看宋老头写啥。

一见有大妈围观,宋老头心中一喜:“有好事,没准是桃花运的兆头哩。得拿点功夫。”他瞟了大妈一眼,提笔写了个“滚”字。

大妈心生不悦:“至于吗,我不就是看看吗?”

宋老头又抬头瞟了大妈一眼,心说:“怎么样?”提笔沾水又写了个“滚”字。

大妈顿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把宋老头踢倒在地。

旁边有好事的立刻报了警。

警察叔叔赶到:“怎么回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打架呢?”

宋老头咧着嘴:“我正想写‘滚滚长江东逝水’,才写了俩字就挨了她一脚。”

东北大妈一拍手:“哎哟,妈耶!我又性急了。我以为他是叫我滚呢。”

警察叔叔对着大妈说:“是场误会啊?那你是陪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呢还是赔给他2000块钱了事呢?”

20002000,就当破财免灾。”大妈不差钱,又是个爽快人。

 

拿了2000块钱回去,宋老头寻思开了:“我小说写了几百篇,一分没赚还倒贴钱印书送人。这才头一天出来写字就净赚了2000块,那我要是办个书法展,还指不定能赚多少呢。”

办书法展没经验啊,幸好坊间有位书协会员,货真价实的书法家。宋明赶紧从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登门求教了:“天然有机萝卜,自家种的,拿点来给你尝尝新。”

书法家和宋老头素无交往,一时不知所措,赶紧请座上茶:“您老登门一定不止是送萝卜吧?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宋明掏出一卷宣纸。

书法家抚掌夸赞:“好字!好字!有特色,见功底。在下实在望尘莫及。”

宋老头哈哈大笑:“实不相瞒,有人花2000元买走了我两个字。”

书法家惊得目瞪口呆,心的话遇到哪个傻子了吧?嘴上却连连赞叹:“人有所求,物有所值嘛。祝贺祝贺。”

“所以我在想啊,我是不是该办个书法展,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

书法家彻底晕倒,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宋老头催问:“你是专业人员。你就给个建议吧。”

书法家憋了一头汗,只好敷衍说:“我觉得不如干脆就叫‘宋明字展’好,别用书法这个词了。”

“为什么呢?”宋老头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书法界门派观念重。真草隶篆,都讲究个师承沿袭。您老的字虽好,恐怕属于无师自通,没根无源。倘若用了书法二字,难免引起书法界的争执。你若用‘字展’,跟书法界就不搭嘎了,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口水战。人言可畏,还是避之为上。”

宋老头想了一下,觉得也对:“那就请你给写个展标吧。”

书法家推脱不过,只好提笔写下了“宋明字展”四个大字。

 

宋明拿出了积蓄,红红火火地办起了“宋明字展”。在县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今天是星期天,来看的人还不少。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说了:“这字看着挺有味,就不知道算是什么体呢?”

那边有人回答了:“这你就太low了。这就是时下最流行的丑书。怎么样,买一副回去挂挂?”

这人连连摆手:“不要不要。咱老百姓还是喜欢规整的,丑书可欣赏不了。挂出来怕招精怪。不吉利。”

那人又笑了:“看来你是喜欢辟邪的字,对不?”

“是啊。谁不喜欢辟邪啊?”这人回答。

那人怪笑了一下:“那我给你说个辟邪的字,你敢不敢买?”

 “啥辟邪的字?”

B书。带回去保你百邪不侵。”说完狂笑起来。

这人一脸的懵圈:“字咋还分AB书?头一次听说。”

 

                     20191122日星期五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