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4-16 08:06:25 11782字 ( 106/20402)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5:40:47 18字 ( 0/212)

化工蜂蜜是毒药,纯正蜂蜜是营养佳品。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5:33:41 47字 ( 0/144)

三班倒企业50岁以上员工半夜12点要起来上夜班直至第二天早上九点,有人性吗?劳动法为何不修改。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5:15:38 78字 ( 0/281)

阿里巴巴说的是年轻人在阿里巴巴互联网企业工作时间996制,注意是年轻人,互联网企业。不是要求中年人,不是说别的行业企业。阿里树大,易招风,引来极端情绪发泄。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5:27:32 62字 ( 0/252)

阿里互联网企业是脑力劳动的企业,针对该行业的特点,只要年轻员工对工作有热情有干劲,边工作边学习边提升自己,可以让他们这么干。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6:04:52 69字 ( 0/137)

我相信阿里企业对成了家有孩子或下班后要照家人的员工,对他们的工作时间会有另外有人情味的安排。人到中年万事忧,相信阿里也不会强制中年人加班。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04-16 15:54:13 54字 ( 0/125)

年轻人力去力来,加点班没什么大不了,我只听说过病是吃出来‘医’岀来的,没听说过正常年轻人晚饭后加点班会干死。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JBY1 发表于  2019-04-16 15:10:38 161字 ( 0/467)

996工作制对极少数企业职工来说是蜜糖,因为他们有丰厚的回报。而对绝大多数企业职工来说是“毒药”,因为老板为了自身利益而剥削工人劳动成果,工资低,有的还不给加班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马鼎奇 发表于  2019-04-16 13:47:13 24字 ( 0/427)

这个996工作制明显违反劳动法,还有讨论必要么?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04-16 13:36:37 0字 ( 0/159)

资本企业还是要对社会、市场、法律保持足够的敬畏之心!996不是成功的理由,只是违规违法的借口!

资本企业还是要对社会、市场、法律保持足够的敬畏之心!996不是成功的理由,只是违规违法的借口!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9-04-16 11:53:35 75字 ( 0/144)

国外工人按小时算工资,每小时多少钱,超过1小时,对不起,给钱,不存在给资本家多做工而不给钱的,他们严格按劳动法办事,当然,多给钱的话超时工作还是可以的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通道人 发表于  2019-04-16 11:13:56 21字 ( 0/146)

996------由农民工向码农转移!!!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9-04-16 10:47:47 48字 ( 0/215)

70年了,都是共产党领导。不要争了,听党的话,由党安排。君不见就是放个假,都要由国务院通知么?!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1216789 发表于  2019-04-16 09:49:23 23字 ( 0/268)

为了,使更多年轻人就业,工作时间应该更短,更短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王纬 发表于  2019-04-16 10:09:41 26字 ( 0/154)

没有一定的水平(能力),一般人是进不了996企业的!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0:00:52 19字 ( 0/130)

那就要把收入水平也降下来了……[大笑]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1216789 发表于  2019-04-16 10:05:14 14字 ( 0/156)

这样,就掉不进中等收入陷阱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王纬 发表于  2019-04-16 09:43:43 35字 ( 0/219)

有人说,葡萄很甜很好吃,有人说这个葡萄肯定是酸的,我才不去摘哩!!!!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09:40:01 16字 ( 0/151)

违法企业是对守法企业的最大不公.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4-16 09:37:53 16字 ( 0/213)

对照劳动法,该问违法,还是合法?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09:39:49 15字 ( 0/149)

强迫不合法,自愿合法。[大笑]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4-16 10:37:07 10字 ( 0/169)

你自愿吗?不加工资。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4-16 10:01:04 64字 ( 0/160)

回复看着就想笑:只要违反了法律规定,无论自愿或非自愿,都是违法。例如,即使你请别人割你一只耳朵,这割耳朵的行为,仍不好说是合法。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0:06:23 61字 ( 0/146)

小痴又开始瞎扯了?劳动者自愿延长工作时间获得更多报酬,哪里不合法了?你十九年学不会任何新技能又想多拿工资反而合法?[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4-16 10:18:11 37字 ( 0/180)

市场经济,是本质上讲是法治经济。公民和法人恪守法律,是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0:22:22 13字 ( 0/147)

人不要脸就没救了![鄙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4-16 10:34:09 49字 ( 0/140)

不要脸就没救了!还给看着就想笑。请你看一看《劳动法》第四章,或者只看36条也行。然后再回帖,行吗?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1:20:53 61字 ( 0/141)

《劳动法》有规定劳动者不能自愿使用企业主提供的各种资源创造并获取更多价值?有规定十九年学不会任何新技能还想长工资?[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0:20:31 16字 ( 0/160)

什么法不准你自己更努力?[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4-16 10:51:46 53字 ( 0/59)

法律规定的企业劳动时间,跟自己个人行为的努力,不是一个概念。看着就想笑,这个强国名筒子,如此无知,没救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11:21:11 61字 ( 0/143)

《劳动法》有规定劳动者不能自愿使用企业主提供的各种资源创造并获取更多价值?有规定十九年学不会任何新技能还想涨工资?[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4-16 09:50:51 33字 ( 0/156)

这个论坛快玩完了,全世界最民主的时代来了?[大笑][大笑][大笑]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621119 发表于  2019-04-16 09:34:28 34字 ( 0/186)

不管什么工作制,双方要有协议,就像富士康要工人签“不自杀”协议一样。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9-04-16 10:50:20 36字 ( 0/138)

不知道“不自杀”协议有用吗?自杀了,你怎么惩罚他?!难道还要株连九族?!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09:24:50 103字 ( 0/147)

营造优质的营商环境,就是要严厉打击一是政府违法,而是企业违法,违法企业也是对守法企业的最大不公.公平的营商环境才能吸引世界高科技优质企业入住,才能积聚高科技人才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4-16 09:23:54 15字 ( 0/151)

马云的观念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09:22:36 25字 ( 0/153)

小萌们不是自吹以厂为家么?看来都是在说谎![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王纬 发表于  2019-04-16 09:51:23 13字 ( 0/238)

那是大锅饭时代的漂亮言词!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9-04-16 09:30:08 38字 ( 0/368)

以前国民党与共产党不一样所以国民党败。国民党有钱收买为啥打不过不收买的共军?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9-04-16 09:24:09 11字 ( 0/151)

谁的厂?非常实质的问题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9-04-16 09:26:46 20字 ( 0/138)

蠢!大家的厂,没有这个厂,工人就会失业。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09:32:30 11字 ( 0/144)

大家的厂,大家分盈利吗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9-04-16 09:33:37 8字 ( 0/138)

有工资奖金福利。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09:38:11 48字 ( 0/50)

老板没有工资奖金福利吗,既然是大家的厂,为何只有老板分红.不能干活时厂是大家的,分红时厂是自己的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9-04-16 09:41:01 61字 ( 0/146)

老板投资,还要承担亏损风险,哪怕亏损也要发你工资,你们激咗分子个个都是懒汉,却什么好处都想沾,你们不想做自己回家抱孩子去!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09:53:58 90字 ( 0/153)

职工把自己人身体都投进去了,承担健康风险,人身生命安全风险,还有失业不能养家糊口风险,你说哪个风险大,损失大.人命大于天,老板损失的是钱,职工损失的是健康,青春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4-16 10:26:12 25字 ( 0/181)

996既不是勤奋,也不是效率,而是违法.违法必纠.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9-04-16 09:55:43 26字 ( 0/169)

那你自己为啥不去做老板呢?从摆个地摊、餐饮店做起嘛。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9-04-16 09:31:33 37字 ( 0/150)

你敢到马云办公室说大家的?当然,对劳动者忽悠说大家的,那是好公关,狗狗有赏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9-04-16 09:28:56 41字 ( 0/161)

哈哈,你敢到资本家办公室正儿八经推销这种东西,打死你。当然,对劳动者推销就有狗粮。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09:25:48 55字 ( 0/139)

谁的厂都在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美好生活需要参与社会化生产,并接受国家和人民的识别和纠错。[大笑]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9-04-16 09:33:47 75字 ( 0/153)

资本制度下,劳动者的劳动只是两端积累的唯一源泉,你越努力,创造的价值越多,最后资本的力量越大,就像泛走狗们梦想意淫说的,最后的智能化都不需要劳动者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4-16 09:35:24 22字 ( 0/149)

你越努力,创造的价值越多,你对人民贡献就越大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09:35:18 30字 ( 0/145)

又不要脸了?你用别人的挖机创造的价值全部都应该归你?[鄙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16 09:41:14 49字 ( 0/156)

那别人为什么要提供挖机呢?你自己又不会。那不是大家一起混起等着挨打?你这点智商还读过大学?[雷人]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改了996,KPI没变化,那只能说明这人能力有问题。别人早九晚五能干完的活,他为什么非要加班才能完成?

如果有一天公司真的强制996了,我也可能会接受,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跳槽也比较难。

某女装电商员工:虽然电商运营工作不可避免地要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但是出于业务压力等原因,员工被迫接受996的工作节奏。因为业绩压力,领导给我们打完鸡血强制要求大家不论时间地点秒回工作消息,真的接受不了。

虽然长期来看不利于员工的身体健康和成长发展,但是短期内我依然不会考虑更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的成本比接受996要高。

话题3 合法性漩涡中的996工作制

某互联网公司HR:996是一个自我驱动,但不应该作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公司文化。比如,如果员工不愿意996,就被说成价值观有问题,不努力。这种绑架行为并不好,抹杀了多元存在的价值观,这让企业的包容性显得狭隘。996这种机制对企业和员工而言,无法断定好坏,因为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法务总监:严格来讲,996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上班时间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长。然而从企业层面而言,经过修订工资结构或与员工签署自愿加班的协议则能够一定程度上免除企业的法律风险。

目前一线互联网公司的薪酬结构大都是“打包的”,即工资结构中没有明确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这也是导致996工作制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引导员工结果导向是最重要的,除了明确工资结构并履行提前告知的义务,企业应引导员工去自愿完成而非强制。

目前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人力成本又非常高,因此996工作制的存在有企业出于人力成本的考虑,三个人的996就能节省一个人的人力成本,如果是人数众多的大公司,这个数字将是巨大的。

周掌柜(商业战略专家、专栏作家):通过解放人激发创造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增量的竞争力,中国企业一味强调进攻性容易与世界为敌,即使自由市场竞争最残酷的美国,无论制度还是公司治理给予人的尊重也是比较充分的。“榨干员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管理科学需要被再次唤醒——本质上工作时间不是竞争力之源,领导力是基于使命,企业和年轻人需要新的企业文化契约。

刘嘉丽(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多数情况下,虽然企业没有书面落实强制996制度,但是实践中却造成了996,而996的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即使员工接受了,只要员工愿意,保存好工作记录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劳动仲裁委提起诉讼。

对于企业来说,996这样的工作制度自然是乐于接受的,因为员工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营收;对于员工来说,996的工作制度是在剥夺员工的时间及剩余价值。

目前对996的控诉并非是其本身,而是没有对应的收入。如果你想用十年的996甚至是007实现财务自由、职业自由以及时间相对自由,只要你觉得是值得的,那么趁年轻就好好奋斗拼搏;如果你想安稳地过一生那么955也没错,路是自己走的,只要不后悔都是对的。

蔡舒恒(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互联网公司老板们似乎都希望员工自愿996,但这种期待是不太合理的。员工是有自己的私生活的,996的工作安排基本上磨灭了私人生活。

工时长不等于效率高,也不等于更加勤奋。不能忽视的是,目前广泛存在的996背后,是结果导向的“责任制”工作模式,责任制的安排需要保证员工能够得到相应的薪水,少数创业家会把收入公平地分给员工,这也是目前争议广泛存在的根源。员工对自己有规范,雇佣员工时应该有应有的信任。

施海鹰:996本身的好坏是相对的,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企业一般都是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根据工作量给出合理的报酬且基于双方自愿的原则。

站在人力角度,公司要通过内部合理化的流程以及相应的培训,令运转更高效,而不要因为内部流程的复杂性,造成内耗或者内部时间浪费,把工作变成强制性加班才能实现。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杨砺 白金蕾 马婧 陆一夫 实习生 程子娇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9-04-16 09:38:40 52字 ( 0/153)

是啊,那就不要996了呀,和劳动者啥关系呢,钩子,你自己公然打脸啊,脸要不要没关系,但用来打,那就变态了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新京报

04-1602:43


4月15日晚8点多,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办公楼内灯火通明。新京报记者 梁馨 摄

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这就是所谓的996工作制。近日,996工作制火了,有程序员在世界级的代码仓库Github上建立项目,表达对996工作制的不满。短短几天内,该项目获得大量程序员的关注和支持。

随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对996工作制作出反应,一时间,996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马云先发声表示,996是福报。后再次针对996发表观点称,关键不是对不对,而是思考自己的选择。而刘强东则在朋友圈发文章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挑起了反对996的大旗,他认为,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

一边是反对声占多数的员工,一边是大谈责任、事业的老板们,关于996,你怎么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互联网公司人力(HR)、法务,法律人士,人力资源专家,以及百度、阿里、京东等企业员工,共同讨论关于996的话题。

话题1 996是否普遍存在?

张朝阳(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现在对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搜狐历史上太好人文化,我们要把它抛弃了,现在搜狐要求员工尽职尽责地工作,把工作当成自己非常重要的一种本分。

互联网竞争特别激烈,这种本分职责对你的时间和投入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倒没有对时间上做这样的要求,我们依然保持着周末大家休息,偶尔周末也会开会。我还是基本上赞同让大家好好地工作。

互联网公司HR:在大公司中,是否996要看不同的岗位和职务,甚至是具体的项目。

虽然没有几家公司明确规定必须996,但有的公司“加班文化”很严重。比如某知名内容分发公司的大小周政策,上六天班的那周有“福利”,就是这一周的星期三可以不用加班,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家公司的加班多严重。但这也是这家公司员工薪酬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正常薪酬的百分之三四十的原因。

很多互联网公司用福利“诱惑”你加班,比如加班餐和班车制度。腾讯、美团和京东等很多公司晚上9点后可以报销车费,也提供免费的晚餐。这就是市场情况了。还有一些互联网的创业公司,由于在初创期,很多部门说007都不过分。

头条系某员工:我们是弹性工作制,比如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可以走了;上午11点上班,下午7点就可以走了。但是都到下午5点了,你肯定想等一等,在公司吃个免费的晚饭;而下午7点下班的,多数也想等一等,晚上9点再走,这就可以打车报销了,而且加班两个小时以上,还可以申请加班费。

至于外界盛传的大小周,这也是大部分员工自愿选择的,如果来加班,也会获得加班费。而且为了缓解员工必要的加班情况,头条一直在扩招。

某车联网创业公司负责人:虽然没有要求员工996,但是在必要的时间,还是希望员工能够接受加班以及有创业精神和准备。每天早九晚五肯定不适合我们公司。公司给员工股票,对于只求稳定的人只给工资就可以了,只有当成创业的员工才给股票。

施海鹰(猎头公司CGL相关负责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做创新方向时需要快速地推进,所以加班会普遍存在,很多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是996,甚至超过996,但这并不是一个潜规则。

话题2 996的效率和回报如何?

某手机厂商负责人:作为团队负责人,谁都希望员工能够996甚至拼命工作,业绩才有保障,但除非核心团队,大部分人很难做到996。

某芯片公司副总裁:如果想要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如果不在乎,可以选择稳定但相对低薪的工作,这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不过,他认为马云的讲话影响力不只是局限在互联网行业,会逐步影响到其他行业。

阿里某程序员:做“码农”几乎没有一天是不用加班的,996已经是最基础的情况。坦白讲,我不认同996,但是我认为做有意义的事和有成长的事超过996也未尝不可。我们之所以选择加班,无非是项目所需和时间紧任务重,像双十一大促这样的重要时间点,但996式的加班常态化并不可取。

京东员工(甲):目前上班都有间接的磨洋工心态,一直等到晚上9点下班,必须耗到995嘛,上班期间也啥都不敢做,担心做错了事被开,所以大家都在相互推事,一直推到九点,这样的工作非常没有意义。

京东员工(乙):我对996持开放态度。前年以管培生入职京东,在京东工作这些年晚上9点以后下班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是由于自己的工作没办法在8小时内完成,另一方面是领导下班时间晚,自己不会比领导更早下班。

百度某员工:我所在的部门没有强制996,我个人的上下班时间一般是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有时候,遇到一些紧急的情况,也会留下来加班。但是,对于马云所说的996是福报,我不认可这个观点,这是在道德绑架。

如果公司真要实行996,那就必须与KPI挂钩。现在很多公司的996都是在磨洋工。如果改成了996,KPI翻倍,工资也应该翻倍。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