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9-04-15 08:52:39 2307字 ( 3/3641)

律师身份不是法律的挡箭牌(原创首发)

                                律师身份不是法律的挡箭牌


                                         作者:冰剑穿心


    最近,某律师所律师林小青被控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两项罪名被西宁市检察院提起诉讼。此新闻一出,立即引起网络井喷式反应,众多律师纷纷拿起笔来,开始为律师“维权”,真的有点兔死狐悲(也许比喻不恰当)的感觉。另一边却是网友指责该律师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身为律师参与犯罪应该严惩;一边是律师们的引经据典,一边是网友情绪式的反诘。律师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从而把自己陷入犯罪的泥潭,甚至成为帮凶(待定),此事件之所以在法律界人士中引起强烈反响,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当事者有着律师的身份。 


    一个人违法不违法,犯不犯罪与他从事的职业和身份没有天然的必然联系。身居高位犯罪的人不在少数,任何一个行业都可能产生犯罪分子。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的标准就是法律条文,依法定罪的标准就是犯罪证据,一旦证据固定,那就预示犯罪事实的成立。从西宁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来看,林小青于2017年被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聘请为法律顾问,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多次实施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并认为,林小青作为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起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勒索,且服务合同中写明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参与调解,表明其明知在催收时会有打架斗殴等违法行为,仍参与调解。笔者不想就案件本身进行剖析,因为事件结果法院未做定论,作为评论不好妄加推断。但是有一点事实很清楚,那就是该企业连续数年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那么作为律师不可能不知情,如果知情也不举报,甚至还存在部分参与,于法于理也是无法讲通的。


    网上有人说,律师是企业聘请的常年法律顾问,有义务替企业保守秘密。更有人说,律师就是为“罪犯”提供服务和帮助的,即使杀人犯也可以聘请律师。网上出现这样的观点也不足为怪。不过首先要弄明白一点,就是律师在合法的范围内为“罪犯”提供法律帮助,而不是在法律之外为犯罪者提供帮助。说得直白一点,律师是为犯过罪的人提供法律援助,而不是帮助正在犯罪的人提供专业技术指导。纵观起诉书可以看出,该律师长达数年时间向犯罪实施者提供所谓合理的法律援助,实际就是为了规避法律打击,明显超出律师职业范围。而在几次非法讨债过程,该律师应该对当事企业行为合法性具有明确的判断力,也就是说在该企业的犯罪过程,该律师应该具有自拔自清的能力。然而,该律师不但参与其中,甚至应用了法律手法为犯罪提供掩护,也许这就是本案关键之所在。


    笔者很赞同邓世运刑事律师的观点,他认为这个事件属于中立帮助行为的罪与非罪。以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例: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上述条款中的“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都属于中立帮助行为。根据上述条款,行为人如果提供了中立帮助行为,是有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前提是“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和“情节严重”。结合本案的情况来看,该律师真的不知道所服务的企业是玩套路贷的吗?采用敲诈勒索方式威逼受害人,作为律师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小青之所以涉嫌犯罪,不是因为他为当事企业提供了法律援助,就认定他就是罪犯,更不能想当然的人为,他是律师就不可能犯罪。法律遵循的是事实和证据,律师身份无法成为法律的挡箭牌。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与之相关联律师自然也就不例外了,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该案件以经公布,众律师不是拿起法律武器以正视听,偏偏依靠网络舆论来搅混水,真的为这些律师们悲哀。


雨星流 发表于  2019-04-16 00:32:48 86字 ( 0/249)

五年了。只因是律师的犯法,就失去公正。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和近千万财产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公开抢夺走了,法官却以“一码归一码”的理由,将民营企业法人代表强制纳入“失信

                                律师身份不是法律的挡箭牌


                                         作者:冰剑穿心


    最近,某律师所律师林小青被控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两项罪名被西宁市检察院提起诉讼。此新闻一出,立即引起网络井喷式反应,众多律师纷纷拿起笔来,开始为律师“维权”,真的有点兔死狐悲(也许比喻不恰当)的感觉。另一边却是网友指责该律师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身为律师参与犯罪应该严惩;一边是律师们的引经据典,一边是网友情绪式的反诘。律师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从而把自己陷入犯罪的泥潭,甚至成为帮凶(待定),此事件之所以在法律界人士中引起强烈反响,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当事者有着律师的身份。 


    一个人违法不违法,犯不犯罪与他从事的职业和身份没有天然的必然联系。身居高位犯罪的人不在少数,任何一个行业都可能产生犯罪分子。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的标准就是法律条文,依法定罪的标准就是犯罪证据,一旦证据固定,那就预示犯罪事实的成立。从西宁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来看,林小青于2017年被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聘请为法律顾问,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多次实施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并认为,林小青作为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起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勒索,且服务合同中写明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参与调解,表明其明知在催收时会有打架斗殴等违法行为,仍参与调解。笔者不想就案件本身进行剖析,因为事件结果法院未做定论,作为评论不好妄加推断。但是有一点事实很清楚,那就是该企业连续数年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那么作为律师不可能不知情,如果知情也不举报,甚至还存在部分参与,于法于理也是无法讲通的。


    网上有人说,律师是企业聘请的常年法律顾问,有义务替企业保守秘密。更有人说,律师就是为“罪犯”提供服务和帮助的,即使杀人犯也可以聘请律师。网上出现这样的观点也不足为怪。不过首先要弄明白一点,就是律师在合法的范围内为“罪犯”提供法律帮助,而不是在法律之外为犯罪者提供帮助。说得直白一点,律师是为犯过罪的人提供法律援助,而不是帮助正在犯罪的人提供专业技术指导。纵观起诉书可以看出,该律师长达数年时间向犯罪实施者提供所谓合理的法律援助,实际就是为了规避法律打击,明显超出律师职业范围。而在几次非法讨债过程,该律师应该对当事企业行为合法性具有明确的判断力,也就是说在该企业的犯罪过程,该律师应该具有自拔自清的能力。然而,该律师不但参与其中,甚至应用了法律手法为犯罪提供掩护,也许这就是本案关键之所在。


    笔者很赞同邓世运刑事律师的观点,他认为这个事件属于中立帮助行为的罪与非罪。以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例: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上述条款中的“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都属于中立帮助行为。根据上述条款,行为人如果提供了中立帮助行为,是有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前提是“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和“情节严重”。结合本案的情况来看,该律师真的不知道所服务的企业是玩套路贷的吗?采用敲诈勒索方式威逼受害人,作为律师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小青之所以涉嫌犯罪,不是因为他为当事企业提供了法律援助,就认定他就是罪犯,更不能想当然的人为,他是律师就不可能犯罪。法律遵循的是事实和证据,律师身份无法成为法律的挡箭牌。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与之相关联律师自然也就不例外了,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该案件以经公布,众律师不是拿起法律武器以正视听,偏偏依靠网络舆论来搅混水,真的为这些律师们悲哀。


紫竹星云126981 发表于  2019-04-16 00:26:26 0字 ( 0/229)

个别律师代表不了整体律师形象,不能形成潮流,但是权力机关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现反常,那性质就改娈了,如不对诈骗团伙立案追诉,就太反法治了。

个别律师代表不了整体律师形象,不能形成潮流,但是权力机关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现反常,那性质就改娈了,如不对诈骗团伙立案追诉,就太反法治了。

                                律师身份不是法律的挡箭牌


                                         作者:冰剑穿心


    最近,某律师所律师林小青被控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两项罪名被西宁市检察院提起诉讼。此新闻一出,立即引起网络井喷式反应,众多律师纷纷拿起笔来,开始为律师“维权”,真的有点兔死狐悲(也许比喻不恰当)的感觉。另一边却是网友指责该律师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身为律师参与犯罪应该严惩;一边是律师们的引经据典,一边是网友情绪式的反诘。律师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从而把自己陷入犯罪的泥潭,甚至成为帮凶(待定),此事件之所以在法律界人士中引起强烈反响,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当事者有着律师的身份。 


    一个人违法不违法,犯不犯罪与他从事的职业和身份没有天然的必然联系。身居高位犯罪的人不在少数,任何一个行业都可能产生犯罪分子。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的标准就是法律条文,依法定罪的标准就是犯罪证据,一旦证据固定,那就预示犯罪事实的成立。从西宁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来看,林小青于2017年被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聘请为法律顾问,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多次实施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并认为,林小青作为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起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勒索,且服务合同中写明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参与调解,表明其明知在催收时会有打架斗殴等违法行为,仍参与调解。笔者不想就案件本身进行剖析,因为事件结果法院未做定论,作为评论不好妄加推断。但是有一点事实很清楚,那就是该企业连续数年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那么作为律师不可能不知情,如果知情也不举报,甚至还存在部分参与,于法于理也是无法讲通的。


    网上有人说,律师是企业聘请的常年法律顾问,有义务替企业保守秘密。更有人说,律师就是为“罪犯”提供服务和帮助的,即使杀人犯也可以聘请律师。网上出现这样的观点也不足为怪。不过首先要弄明白一点,就是律师在合法的范围内为“罪犯”提供法律帮助,而不是在法律之外为犯罪者提供帮助。说得直白一点,律师是为犯过罪的人提供法律援助,而不是帮助正在犯罪的人提供专业技术指导。纵观起诉书可以看出,该律师长达数年时间向犯罪实施者提供所谓合理的法律援助,实际就是为了规避法律打击,明显超出律师职业范围。而在几次非法讨债过程,该律师应该对当事企业行为合法性具有明确的判断力,也就是说在该企业的犯罪过程,该律师应该具有自拔自清的能力。然而,该律师不但参与其中,甚至应用了法律手法为犯罪提供掩护,也许这就是本案关键之所在。


    笔者很赞同邓世运刑事律师的观点,他认为这个事件属于中立帮助行为的罪与非罪。以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例: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上述条款中的“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都属于中立帮助行为。根据上述条款,行为人如果提供了中立帮助行为,是有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前提是“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和“情节严重”。结合本案的情况来看,该律师真的不知道所服务的企业是玩套路贷的吗?采用敲诈勒索方式威逼受害人,作为律师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小青之所以涉嫌犯罪,不是因为他为当事企业提供了法律援助,就认定他就是罪犯,更不能想当然的人为,他是律师就不可能犯罪。法律遵循的是事实和证据,律师身份无法成为法律的挡箭牌。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与之相关联律师自然也就不例外了,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该案件以经公布,众律师不是拿起法律武器以正视听,偏偏依靠网络舆论来搅混水,真的为这些律师们悲哀。


雨星流 发表于  2019-04-16 00:25:58 91字 ( 0/245)

我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组织涉恶势力抢劫抢夺雇主知识产权和近千万财产,至今只是受害企业被注销,受害企业法人代表被强制纳入为“失信被执行人”。没办法,法院和律师本是一

                                律师身份不是法律的挡箭牌


                                         作者:冰剑穿心


    最近,某律师所律师林小青被控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两项罪名被西宁市检察院提起诉讼。此新闻一出,立即引起网络井喷式反应,众多律师纷纷拿起笔来,开始为律师“维权”,真的有点兔死狐悲(也许比喻不恰当)的感觉。另一边却是网友指责该律师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身为律师参与犯罪应该严惩;一边是律师们的引经据典,一边是网友情绪式的反诘。律师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从而把自己陷入犯罪的泥潭,甚至成为帮凶(待定),此事件之所以在法律界人士中引起强烈反响,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当事者有着律师的身份。 


    一个人违法不违法,犯不犯罪与他从事的职业和身份没有天然的必然联系。身居高位犯罪的人不在少数,任何一个行业都可能产生犯罪分子。检察机关指控犯罪的标准就是法律条文,依法定罪的标准就是犯罪证据,一旦证据固定,那就预示犯罪事实的成立。从西宁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来看,林小青于2017年被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聘请为法律顾问,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多次实施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并认为,林小青作为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起诉方式对被害人实施勒索,且服务合同中写明一年三次去派出所参与调解,表明其明知在催收时会有打架斗殴等违法行为,仍参与调解。笔者不想就案件本身进行剖析,因为事件结果法院未做定论,作为评论不好妄加推断。但是有一点事实很清楚,那就是该企业连续数年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那么作为律师不可能不知情,如果知情也不举报,甚至还存在部分参与,于法于理也是无法讲通的。


    网上有人说,律师是企业聘请的常年法律顾问,有义务替企业保守秘密。更有人说,律师就是为“罪犯”提供服务和帮助的,即使杀人犯也可以聘请律师。网上出现这样的观点也不足为怪。不过首先要弄明白一点,就是律师在合法的范围内为“罪犯”提供法律帮助,而不是在法律之外为犯罪者提供帮助。说得直白一点,律师是为犯过罪的人提供法律援助,而不是帮助正在犯罪的人提供专业技术指导。纵观起诉书可以看出,该律师长达数年时间向犯罪实施者提供所谓合理的法律援助,实际就是为了规避法律打击,明显超出律师职业范围。而在几次非法讨债过程,该律师应该对当事企业行为合法性具有明确的判断力,也就是说在该企业的犯罪过程,该律师应该具有自拔自清的能力。然而,该律师不但参与其中,甚至应用了法律手法为犯罪提供掩护,也许这就是本案关键之所在。


    笔者很赞同邓世运刑事律师的观点,他认为这个事件属于中立帮助行为的罪与非罪。以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例: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上述条款中的“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储存、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都属于中立帮助行为。根据上述条款,行为人如果提供了中立帮助行为,是有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前提是“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和“情节严重”。结合本案的情况来看,该律师真的不知道所服务的企业是玩套路贷的吗?采用敲诈勒索方式威逼受害人,作为律师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小青之所以涉嫌犯罪,不是因为他为当事企业提供了法律援助,就认定他就是罪犯,更不能想当然的人为,他是律师就不可能犯罪。法律遵循的是事实和证据,律师身份无法成为法律的挡箭牌。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与之相关联律师自然也就不例外了,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该案件以经公布,众律师不是拿起法律武器以正视听,偏偏依靠网络舆论来搅混水,真的为这些律师们悲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