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大雨582 发表于  2019-02-12 17:18:20 33419字 ( 6/1471)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大雨582 发表于  2019-02-12 20:52:22 31字 ( 0/116)

要始终向比自己强大的国家学习,包括敌人。高唱”厉害了“,没用。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9-02-12 20:24:39 13字 ( 0/137)

日本的宿命是归入中国版图。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钛士 发表于  2019-02-12 18:48:37 45字 ( 0/124)

328万亿日元合3万亿美元,比2013年缩水1700亿美元。而中国海外资产已达6万亿美元。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大雨582 发表于  2019-02-12 20:15:21 100字 ( 0/138)

截止到2017年底,全球海外资产存量排名:1美国约27.8万亿美元;2荷兰约10.36万亿美元;3德国约10万亿美元;4日本的约8.97万亿美元;5法国约7.9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9-02-12 18:16:22 68字 ( 0/105)

对于我们来说行不通。[难过][难过] 日本走的是“超前”的路,我们走的是“追赶”的路。“追赶”的路最大的问题就是会树敌太多贸易摩擦不断。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02-12 18:05:31 3字 ( 0/108)

做梦!

日本如何在海外再造一个“日本”

2018年,我中国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中国的易制裁——无是定性易摩擦”,是“争”?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到一种从未有力,力不只是来自于白,更来自于我们许多中国人的内心——信心的端口。

  二后,乏的日本,在寻求战后复兴的过程中,确立了“易立国”的经济发展道路。进口外来资源,在日本临港加工生产,然后再出口海外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期,国民生活也富裕起来。而日本政府围绕易立国”的国策,有划地安排源配置、产业外政策,日本经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一政府主强势出口政策,造成了日本巨大的贸易顺差。自1960年代后期开始的纺织品摩擦,到70年代开始的美日半导体零部件的出口摩擦,这种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使得日本成了美国易保的首要打击对象,甚至致了日本半体行的整体衰弱。

  70年代开始,日本认识到大国期、易逆差不可持,必然会易摩擦甚至争。于是改了国家略,改“易立国”“投立国”。通三国出口、地生的方式,降低了日美统计上的逆差模,藏日本的真际竞争力,不让美国人产生被超越的忧虑,加重对日本的打压。

  20054月,小泉内公布了《日本21纪蓝图》,正式明确了国家展新略:用30时间完成“易立国”向“投立国”的略性型。一内文件,志着日本将“海外投”上升到关乎国家命运的“百年大”地位。

  10多年去,日本的“投资立国”做得怎么?日本财务省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资产总额达到1012亿日元(59.43亿元人民),日本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5倍;扣除债务后的海外净资产总额为328.45亿日元(19.28亿元人民),超出第二位德国25.84%连续27年成全球最大债权国,实现了海外经济规模与国内旗鼓相当,提前实现略性型的目

  这就意味着,在人高喊“日本失去了20年”的幸灾乐祸,日本通各种投,悄悄地在海外再造了一个“日本”。

  中国在面的贸易摩擦问题,日本在40年前的上世70年代,已遇到。日本采取的策,在30多年前已经实施。而我去几十年中,除了不停地敲打日本,没有多少心思,去真研究日本经济经验与教

  假如我一直以一种虚的心看待日本,研究日本,那么,我们应该早早可以预见到特朗普的棍子,也可以早早地制定出外投的低调战略。

所以,今后我们很有必要强化对日本的经验性研究,把日本如何成为一个繁荣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所走过的路,采取过的策略、制定过的政策、有过的教训、取得过的成就,用现代的理论进行研究解剖,来作为我们中国解决诸多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

(原创: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