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草民时代 发表于  2019-02-12 14:58:09 5027字 ( 31/5325)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9-02-13 09:11:25 34字 ( 0/129)

为什么去西方入伙做西方人的奴才吗?不靠别人就会死吗?靠别人是软骨病。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9-02-12 22:27:47 28字 ( 0/131)

这是什么话?好像世界是西方似的。作者是一种叫花子心态嘛。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一只天鹅 发表于  2019-02-12 21:16:22 0字 ( 0/129)

中国对外政策是和平相处,不结盟,这是我们外交和平相处五项原则。

中国对外政策是和平相处,不结盟,这是我们外交和平相处五项原则。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20:57:15 8字 ( 0/139)

这个题目,不好。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野荷叶 发表于  2019-02-12 19:50:32 30字 ( 0/120)

西方的人也是人,马克思也是西方的。西方不让入伙也是有原因的。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9-02-12 17:33:53 34字 ( 0/134)

一山容得二虎,一个集团不能有两个老大哥,这是常识。东方集团也是不行的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9-02-12 20:36:11 0字 ( 0/142)

觉得这说法有点傻,自欺。蛇无两头,是指两个蛇头打架,不是“容不容”。

觉得这说法有点傻,自欺。蛇无两头,是指两个蛇头打架,不是“容不容”。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9-02-12 21:11:51 51字 ( 0/115)

直接说,一个集团是不是容得下两个平起平坐的老大?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怎么中国这些经典经验,都成傻话了了?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9-02-12 21:33:18 42字 ( 0/119)

我说了一堆,板主咔了。蛇无两头说的是同类相争,并不关容不容。中国与西方不是这种关系。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政治教师4 发表于  2019-02-12 21:48:43 46字 ( 0/141)

两头蛇的事没几个懂得,这样的举例比较生僻。按我理解两头蛇的问题是意见分歧,不是谁是老大的问题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弯阅 发表于  2019-02-12 17:31:02 10字 ( 0/110)

西方又不会背三字经。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2-12 16:51:52 0字 ( 0/158)

科学文明秩序,无坚不摧,可以突破壁垒。

科学文明秩序,无坚不摧,可以突破壁垒。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最终幻想X 发表于  2019-02-12 16:47:26 0字 ( 0/125)

要有创新性的进步啊

要有创新性的进步啊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最终幻想X 发表于  2019-02-12 16:45:58 50字 ( 0/124)

同类才相聚,异类是合不了伙的。 如果中美两国,有共同的追求的,共同的信仰,或共同的压力,那也能合伙。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zqazy0 发表于  2019-02-12 16:43:14 13字 ( 0/151)

这个问题很现实且令人费解。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9-02-12 16:33:00 41字 ( 0/134)

[尴尬]就是中国变成前中国,“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蒋总统都只是“花生米”!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对立统一规律 发表于  2019-02-12 16:20:36 18字 ( 0/124)

知道德日两国进入强国俱乐部的代价么?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9-02-12 16:16:07 29字 ( 0/120)

呵呵。本来就是水火不相容的两种政治势力,怎么可能入伙呢??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1216789 发表于  2019-02-12 16:16:06 11字 ( 0/128)

整个打工仔,还是可以的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9-02-12 16:10:44 27字 ( 0/149)

纠结于西方不让中国入伙,源自于一种什么心态,值得考究。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2 15:51:27 20字 ( 0/116)

入伙,顾名思义是公有制,不然哪来的入伙?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2-12 15:50:25 38字 ( 0/128)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如何入伙?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走向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吗?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没想说 发表于  2019-02-12 15:40:46 33字 ( 0/110)

因为我们想要用我们的价值观去改造世界。原本就不是一伙的,怎么入伙?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龙翔于天 发表于  2019-02-12 15:26:07 52字 ( 0/148)

此时此地,中国跪下一条腿,正在向美国求爱!同时,拿出的是用国家主权打造戒指恭恭敬敬地戴在美国人的手指上。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9-02-12 16:40:19 24字 ( 0/157)

[赞]正是中国百姓的说法,刻画出中国洋奴的形态!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9-02-12 16:11:58 6字 ( 0/119)

不凡的见地。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5:43:46 9字 ( 0/113)

但愿历史不会撞脸。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5:22:05 50字 ( 0/157)

西方不让我们“入伙”,人民会同我们在一起。我们中国是懂的尊严的,不会去“拜山头”,也不会“拉山头”。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2-12 15:25:23 21字 ( 0/126)

西方人不懂“拜山头”、“拉山头”是啥玩意。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9-02-12 16:24:09 11字 ( 0/129)

你对西方人也忒了解了。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5:56:04 53字 ( 0/141)

这就是他们的历史,他们还愿意懂吗?“无可奈何花落去”,可惜,“日不落”已成了历史,“美利坚”也成了没日渐。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9-02-12 16:10:25 25字 ( 0/179)

现在,美国还在修黑屋子,正准备把自己关进黑屋子里。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一是1 发表于  2019-02-12 15:18:32 11字 ( 0/120)

因为金字塔结构的存在。

张春:中国“强起来”了,西方也不会让我们“入伙”


作者 张春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公众对中美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担心、也非常焦虑,甚至部分人由此产生了对中国前途比较悲观的情绪。然而,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五十年代的中美关系非常差,甚至可以说远远糟糕过今天,但那时却没有太多的人担心。

换句话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依赖美国?这背后的中国外交战略的变化对我们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要明确这些问题,我们就需要梳理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整个地位中的演变。而发展中国家外交在中国外交战略地位的转折点是1979年中美建交。在此之前,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主线。

第一阶段,是中国“站起来”时期。大致是从新中国成立至 20 世纪 70年代后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改革开放政策启动前。这一时期又以中苏分裂作为分界点。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中国外交的核心是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关系。这一时期,中国的外交经历过一些困难和“麻烦”,但是积极因素却都是来自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发展中国家。他们才是维持中国与社会主义阵营关系稳定发展的中坚力量。

1959年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中苏关系恶化到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外交基本上就完全依赖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作为整体成为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这一时期,正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支持,中国得以恢复联合国地位;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等等。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在这一时期达到第一个历史高潮,但总体仍停留在“政治团结”的水平。

第二阶段,是中国“富起来”时期。大致从改革开放到 2009 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或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时期也有一个分界点,就是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此之前,有相当长时间我们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是相当忽视的,为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我们的交往对象重点转向发达国家。不过,也得益于中国和发达国家关系的全面改善,也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些存在历史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系改善。

政治风波发生之后,尽管与发达国家关系仍被“重中之重”,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战略定位也因此得到缓慢回升。尤其是在整个90年代,我们需要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一系列的危机,包括1989年后的西方制裁危机、苏联解体后的边界划分问题、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非典,等等。进入21世纪后,对发展中国家外交开始变得有一些主动的作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重点是地区性整体外交机制的发展,典型是中非合作论坛,但不够系统,发展也不够平衡。

中非论坛扩大了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东方IC

第三阶段,是中国“强起来”时期。奥巴马政府上台、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中美关系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这与中国逐渐“强起来”是对应的。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阻遏中国崛起的战略日益清晰和完善,我们发现,我们和西方、和美国的交道越来越难打。面对这样的现实,中国不得不重新借重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也重新上升。

虽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整体外交正迅速完善,发展中国家的战术重要性重新上升,但这是一种“消极的重要性”,我们将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与合作当成了对付别人、处理大国关系的一种“手段”,战略意识仍不够强,公众更缺乏此类战略自觉。随着中国崛起的战略环境改变及由此而来的中国崛起战略调整,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实现崛起的重要性也必然提升到战略的高度。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