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乐园骆驼走向世界 发表于  2019-02-12 14:20:13 28173字 ( 0/383)

重新分配所有权与破损所有权的成效分析

重新分配所有权与破损所有权的成效分析

罗 宁

自人类产生、出现、生存在地球上以来,代代相继生存的人类,无一例外的始终都是在依据、依赖、运用所有权的过程之中,并在所有权的全面、充分、有效的支持、保障、维护之下,不断持续维持生存的。

所有权,对于生存在任何时空范围之内的任何人类,无一例外的始终都是至关重要和一定不可缺失、离弃的。并且,所有权,从来都是由人类对于各种可以被人类直接、间接用来维持生存的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以及私有权和公有权共同组成的。同时,所有权还会不依人类意志为转移的始终具有并保持着自私性、自利性、独占性、独自性、绝对性、排他性、永续性、完整性、观念性、平等性等基本效用、效能与特征。

不仅如此,所有权,作为人类维持生存必须并只能全面、充分、持续予以依赖、依凭、运用的生存权利、权益基础、范围与边界,始终都是在人类只能依据生存需要,围绕着生存需要,为了能够不断有效的供给、保障、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而在人类必须不断反复服从、服务、顺应于生存需要的全部过程之中,按照人类生存需要可以被人类持续供给、保障、满足的必有方式与路径,不断反复予以相应获取、拥有、设立、确定、巩固、拓展、依赖、运用和维护的。

因此,基于人类生存以及生存需要的完整性、延续性和连贯性,生存中的人类只能并必须依赖、运用的所有权,自然就是只有在符合、适宜、顺应人类生存需要的完整状态之中,才是可以被人类不断反复的用以持续有效维持生存的。所以,任何可以被人类持续有效用来维持生存的所有权,无一例外的都必须是完整的。而完整的所有权无一例外的、缺一不可的必然都是由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私有权和公有权共同组成的。

在以往漫长的人类生存进程之中,在人类之间自然、普遍存在、存续的各种生存差的必然作用、影响之下,在人类生存所在的任何时空范围之内的任何群体之中,那些相对拥有并能够有效运用生存发展优势、强势的富有人类,自然就可以持续有效的通过依据、依赖、运用完整的所有权,不断反复的会从必定总量有限的社会财富之中,获取、拥有、占有或者被分配到相对多,甚至是过多、太多的部分,从而不仅由之就能够有保障的过上富裕、美满的幸福生活,同时,还能够有条件不断将自己所具有的生存发展优势、强势,持续的扩展到更为强盛、广阔的境界与水准。

基于此,尤其是在人类及其社会自然会具有的,并自然会产生、形成、存续、奏效在人类生存进程之中的各种制衡因素、要素,在人类被人类的生存本能不懈的驱使、驱动;在人类被人类的生存意愿不息的启迪、激励的社会现实之中,在富有人类的生存发展优势、强势不可抑止、不可逆转的扩展,终于已经达到了可以肆无忌惮的有效突破任何制衡因素、要素的束缚、制约之后,原本只会有利于、有益于、有助于人类稳定、持续生存发展,并始终在人类之间自然变动、变化不息的贫富差别,便随之而必然的就会不可阻挡的只能发展到灾难性的极大化状况,从而使得生存中的所有人类,尤其是必定会占据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贫穷人类,不得不相应承受着日益深重的,只会源自于贫富差别极大化发展状况的各种摧残、折磨与打击。

为此,生存中的绝大多数贫穷人类,作为贫富差别极大化发展状况的直接受害者,在再也无法和不能忍受、承受必定会由贫富差别极大化发展状况所带来、造成的深重的摧残、折磨与打击之际;在别无选择的唯有通过掀起、投入惨烈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才能够最终实现自我拯救的境况之中,总是会周期性惨烈爆发、持续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及其对于人类生存所造成的惨重、惨痛打击,无可避免的必然就会成为人类必须为贫富差别的周期性极大化发展所付出的惨痛代价。并且,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的周期性惨烈爆发及其持续,能够为渡过了灾难并生存下来的人类带来的重大社会成效之一,则必然就会是人类对于各种可以被人类直接、间接用来维持生存的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及其所有权,进行重新分配的可能性与可行性。

在人类生存发展的全部历程之中,总是会周期性惨烈爆发、持续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作为人类之间贫富差别极大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之一,必定都是只会以大量的人类死于非命,大量的社会财富相应毁灭为直接后果与成效的。因此,在惨烈爆发、持续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终于平息之后,虽然生存中的人类数量大幅度的相应减少了,但是,既有土地的数量却不会随之而同步减少。所以,基于原有的土地所有权社会构成,因为大量人类的死于非命,而只得瓦解或者相应消失,尚成的人类依据生存需要,对于土地以及土地所有权的重新分配,在事实上自然就相应的具有了充分的必要条件、可能与可行性。同时,大量社会财富的已经毁灭,必然的还会使得生存中的人类,对于土地以及土地所有权的重新分配,具有了大量的社会需要与不容耽搁的紧迫性。所以,随着人类对于土地以及土地所有权的重新分配逐步到位,以往已经灾难性的进入到了极大化状况的人类之间的贫富差别,因而也就自然会相应的随之得以化解。由此,人类的持续生存,自然也就可以相应不断的转入到相对平衡、平和、和谐、顺畅、有保障、可持续的境界当中去。

不言而喻,在以往的数千年之内,土地以及土地所有权,在历次周期性惨烈爆发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平息之后的重新分配,无一例外的始终都是在所有权能够保持自然、完整的状况,并没有也不可能被人类予以破损的基础之上实行、实现和完成的。因此,虽然基于各种可能、可行的原因与理由,不同的人类所获取、拥有、依赖、运用到的土地以及土地所有权,尤其是在数量方面,不可避免的必定都是会具有着各种不同和差异。但是,只有被人类依附、覆盖、作用、落实在相应的土地之上,才可以被不同的人类分别获取、拥有得到,进而才可以被人类不断反复用来有效支持、保障、维护人类生存的土地所有权,在完整性方面则必定都会是同一和没有区别的。即使是那些没有土地所有权,只能租赁他人的土地以维持生存的人类,依据一定的价格,按照合同契约,通过自主、自愿、平等转让的方式,所相应获取、拥有、依赖、运用到的土地所有权,自然也必定只会是持续完整的。

通过对于以往数千年以来人类生存历程的审视、观察,自然就可以明晰的看到,在人类之间的贫富差别每一次已经周期性的发展到的极大化状况之际,不论惨烈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会以怎样的名义和形式爆发;也不论会怎样惨重、惨痛的毁灭性打击、摧残、损害着人类的生存,能够被发起者、领导者用来强有力的动员、组织、激励、鼓舞最广大的贫穷人类,前仆后继的掀起、投入、卷入到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当中去,并一定要将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进行到底以夺取胜利的纲领、旗帜与号召,从来都是只会以重新分配土地以及社会财富的所有权为基本核心内含的。例如,均贫富、等贵贱;迎闯王、不纳粮;打土豪、分田地等主张,对于长期不患贫而患不均的煎熬、挣扎在贫穷生存困境之中的无数贫穷人类而言,所具有的吸引力、感召力、鼓动力、影响力,一如既往的始终都会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和不可抗拒的。不仅如此,所有诸如此类的主张,无一例外的都必定只会是以今后能够重新分配社会财富及其土地的所有权,为终极追求目标和本质的。

不过,在周期性惨烈爆发的每一次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最终平息之后,在人类及其社会不得不付出或者承担了无量惨重、惨痛的沉重代价的之,虽然社会财富及其土地的所有权,确实可以再一次被人类予以全面、充分的重新有效分配了;作为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必然惨烈爆发根源的,人类之间贫富差别极大化发展的严重状况,也确实能够普遍的得有效以弥平。但是,在人类生存本能、生存意愿以及人类之间生存差一如既往的持续作用、影响之下,随着富有人类贪得无厌的贪婪欲望重新可以再次膨胀、扩张到肆无忌惮的疯狂境界,人类之间的贫富差别必然就会朝着极大化的状况,周期性的再次不可抑止、不可逆转的重新进入到灾难性的发展轨道。从而还会重新为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周期性的再次惨烈爆发,不断准备、积累好各种必要的社会条件与环境。基于此,在人类之间的贫富差别再一次发展至极大化状况之后,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的再一次周期性惨烈爆发,就不仅是无法避免的,甚至还会是指日可待的。

所以,在人类及其社会的文明发展、成长自然会长期处在低层级阶段的漫长期间之内,在人类及其社会自然会产生、形成、存续、奏效的各种制衡因素、要素,总是能够被拥有并可以有效运用生存发展优势、强势的富有人类肆无忌惮的予以排斥、破坏、践踏和无视的社会现实之中,完整的所有权,能够被人类不断反复依赖、运用以维持生存的必有成效,除了可以无差别的被所有人类都予以有效的依赖、利用、消费之外,自然还能够被富有人类持续的用来助益、支持、保障、维系生存,并可以被富有人类不断反复的用以获取、拥有到更多的社会财富及其土地的所有权,从而不断反复的助益、支持、保障富有人类,在不断反复的可以将人类之间的贫富差别不可抑止、不可逆转的扩展到灾难性的极大化状况的同时,将包括富有人类之内的所有人类都不可挽回的推人、投入到后果极其惨烈的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当中去。

所以,就在最近的一百多年间,在世界上的广大地域之内,在占据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贫穷人类,再一次夺取到了社会动荡与暴力革命的成功与胜利之后,为了一劳永逸的彻底杜绝人类之间贫富差别总是会周期性的,不断循环往复的朝着极大化状况发展的可能性、可行性,在绝大多数贫穷人类真诚、执着的信任、响应与坚定不懈的奋斗、拥护、追随之下,人类史无前例的成功实行了一次重大的全新社会变革,从而突破、跨越了人类对于所有权不断反复重新分配的传统做法,首次通过并运用破损所有权完整性的方法和途径,得以全面有效的消灭了私有权,同时还以以铲除、遏制私有权重生的各种可能性为目的,全面建立、实行、普及了公有权,对于人类生存进程的完全支配与彻底覆盖。

基于此,通过破损所有权的完整性,以消灭私有权为明确追求和目标的全新社会重大变革,不仅极其迅速、普遍、彻底的深入到了人类社会的所有角落;而且,还在公有权能够全面普及、覆盖到人类生存活动所有方面的现实基础之上,前所未有的随之相应建立起来了全新的人类生产、生存的支持、保障、维护体系,以及为人类社会所必不可少的经济、文化、政治构成。由此,持续存在并被人类依赖、运用了数千年,甚至是数万年的完整所有权,从而便全面进入了只能被人类予以彻底有效破损的全新状况。据之,在已经被全新的社会重大变革所改造过了的人类社会之中,曾经对于一切生存中的人类都至关重要的,并一定要被人类赖之以维持生存的私有权,除了仅有的已经被人类吃进肚子里的食物的人类私有权尚存之外,则无一例外的都已经被人类有效的予以全面、彻底的消灭、废弃、排斥、杜绝了。从此,私有权,便只得全面、彻底的退出了人类的基本生存活动进程。

为此,除了最终必须被人类吃进肚子里的食物之外,人类对于各种可以被人类直接、间接用来维持生存的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的完整所有权,随之就因为组成了完整所有权的私有权,已经被人类基本消灭、杜绝干净,而只得不断延续着不完整的、非自然的破损状态。

由之,生存中人类的各种生产、生存活动,无可选择的就只能在完整所有权因为私有权的被消灭而已经被彻底破损;各种公有权时时处处都在全面、充分的笼罩、支配、作用着人类的生存进程;各种私有权再也没有重生条件与可能性的社会环境之中,不断持续的维持。因此,人类自然就空前未有、史无前例的进入到了没有私有权可以被人类直接依赖、利用、消费,以及没有完整的所有权可以被人类用来有效支持、保障、维护生存,并且,唯有公有权在支配、作用、影响着人类生存的历史新阶段、新时期、新境界。

但是,在人类得以维持生存的所有期间之中,在人类生存所在的任何时空范围之内,在人类生存所处的任何情况之下,任何人类只要还在生存,还能够维持生存,还愿意维持生存,无可选择、无一例外、无法违逆、无从抗拒、无能改变的,始终都是只能在人类同一、平等、共有的生命本质、生存本能、生存需要、生存意愿、生存方式、生存路径的规范、制约之下;在人类生存必须并只能依循、遵行、服从、顺应的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作用、影响之下;在人类只会以维持生存为终端目标的根本生存目的主导、支配之下,不断持续维持生存的。

并且,自人类开始在地球上产生、出现、生存以来,在以往的数千年之间,甚至是数万年之间,任何生存中的人类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只能依据、依赖、运用完整的所有权,并在包含着私有权的完整所有权的有效支持、保障、维护之下,才得以不断反复的通过有效依赖、运用各种可以被人类用来直接、间接维持生存的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进而在人类能够不断反复适时、适度、有序、有效的,自私、自利、独自、独占、完整、绝对、排他性的利用、消费到了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的前提之下,才得以不断有效持续维持生存的。

因此,生存中的任何人类,不论因为怎样的原因和理由,只要失去、失落了包含着人类对于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私有权在内的完整所有权;只要再也不能有效的获取、拥有、依赖、利用、消费完整的所有权自然会给予人类相应赋予的各种有效支持、保障、维护效用;或者不论在怎样的境况之下,只要致使所有权失去、失落了占有权、所有权、收益权、处分权和私有权、公有权之中的任何一个部分,那么,人类所必须并只能依赖、运用的所有权,必然就会随之而丧失完整的既有自然属性,并不能再继续被人类全面、充分、有效、持续的用来维持生存。由之,人类必然也就会不能和无以继续依赖、运用完整的所有权,以持续有效的维持生存。

与此同时,为生存中的人类所必须依赖、运用的完整所有权,尤其是作为完整所有权必有组成部分之一的私有权,尽管确实可以被人类暴力的、强行的予以彻底有效的破损、消灭、废弃、排斥、杜绝。由此,完整的所有权也确实可以因之而进入到并处在被破损的非自然状态之中。但是,人类只有依赖、依据包含私有权在内的完整所有权,进而才可以在作为完整所有权组成部分之一的私有权,在能够与完整所有权的其他组成部分,不断反复的在相互依存关联并互动不息的全部过程之中,对于人类的持续生存,最后终端性的予以全面、充分、持续、有效的支持、保障、维护之下,人类才能够不断反复适时、适度、有序、有效的;自私、自利、独自、独占、完整、绝对、排他性的利用、消费到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以不断有效维持生存的自然规律、自然法则及其现实,却始终都是不能并不会被人类以任何形态的名义、理由、原因和方法,给予或者实现任何实质意义上的任何改变、替代或者消除。

不仅如此,虽然人类确实可以通过消灭私有权的方式,彻底有效的破损所有权的完整自然属性,并且,人类也确实能够依赖、依凭被人类破损之后的,依然保有着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和公有权的非完整状态的所有权,以持续有效的维持生存。但是,由于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和公有权,始终都是只能以私有权的终端性存在、落实、奏效,为能够被人类持续用来有效维持生存的必要前提、基础与保障的。所以,在人类通过消灭了私有权,进而随之有效的破损了所有权的自然、完整状态,同时也杜绝了私有权自然再生的可能性之后,生存中的人类,对于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和公有权的依赖、运用,必然就会因为私有权的被人类消灭,而随之相应的缺失了根源性的人类生存动力、动机与动能。由此,人类的持续生存,无可选择的就只能在事实上,长期、普遍、深刻的只能持续的处在缺乏活力的萎靡状态之中。

所以, 在人类通过破损自然状态的完整所有权,进而有效的消灭了私有权之后,公有权,作为完整所有权不可缺失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作为只能在构成了完整所有权的其他组成部分与公有权一道,始终都可以持续有效的在紧密相互依存并关联互动不息的境界之内,才可以不断持续的存续、奏效并助益人类生存的间接人类生存依据之一,自然就会因为私有权已经被人类消灭,所有权的完整性因之而已经被人类有效的破损,而不得不走向名存实亡并在事实上只能被人类予以空置、虚化的真实境况当中去,从而无可选择的自然就会相应不断的随之丧失原本基于私有权的奏效,才可以不断反复奏效于人类的生存进程,并为人类生存所一定不可缺失的各种固有功用与功效。

所以,在人类通过破损自然状态的完整所有权,进而有效的消灭了私有权之后,在人类必须持续维持生存的各种活动与努力之中,构成了完整所有权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作为完整性已经被人类破损后的所有权的基础性部分,尽管依然会存在、存续,并仍然会被人类继续不断反复的予以依赖、运用。但是,因为必须被人类直接赖以维持生存的,并必须被人类依附、覆盖、作用在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之上,才可以致使、确保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能够被人类依赖、利用、消费以有效维持人类生存的私有权,已经被人类有效的消灭了,基于此,必须被人类间接赖以维持生存的公有权,自然也就会在事实上只能被人类推入被空置、虚化的境界。由此,人类再也得不到完整所有权自然、全面、充分、稳定、安全、持续的有效支持、保障、维护的事实,无可选择的必然就会成为人类持续生存进程中的基本、普遍现实。

人类在事实上得不到完整所有权有效支持、保障、维护的现实,必然会相应导致人类只能共同丧失进行、从事各种生产、生存活动,以及必须依赖、运用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以有效维持生存的自利性、独立性、积极性、创造性和自主权。基于此,只能作为人类从事、进行各种生产、生存活动产物的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无可选择的是只有在人类能够不断保持、焕发生产积极性与创造性的自然、本能状态之中,才是可以源源不断产出的。所以,只要人类维持生存的自利性、独立性、积极性、创造性和自主权,不得不普遍、持续的陷入在低迷的丧失状态了,那么,人类生存进程之中的普遍共同贫穷状况,便自然就会不断的应运而生、随机而发,并不可阻挡的会持续蔓延成为人类社会匮乏、缺失各种必要物质资料与条件,以至于人类生存广泛艰难的基本形态与成效。

不言而喻,生存在任何时空范围之内的任何人类,对于长期、普遍的贫穷生存困境的忍受、忍耐,从来以及永远都本能的只会是极其有限的。因此,在普遍共同贫穷的人类生存状况长期、广泛持续的现实生活之中,人类在同一、平等、共有的生命本质、生存本能、生存需要、生存意愿、生存方式、生存路径的必然作用、影响之下;在人类生存只能依循、遵行、服从、顺应的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必然支配、调控之下;在人类只会以维持生存为终端目标的根本生存目的的必然主导、引领之下;在人类自然会本能的愿意、渴望、期待、追求更好、更长久生存的生存意愿的激励、支持之下,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类具有对于长期贫困生存现实的失望与不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类最终无法并再也不能继续忍受共同贫穷生存状况的无止境折磨、摧残,大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人类,自然、本能的就会基于对长期、普遍并且仍然还在持续中的共同贫穷生存状况,所痛感到以及相应形成的表象性认知和感受,不可避免的自然就会直观、直接的会将事实上始终都在被人类放在空置、虚化境界之中的公有权,以及以公有权名义存续、奏效的各种非完整状态的破损所有权,认定、确定成为人类不得不长期承受、忍受、煎熬在普遍共同贫穷现实之中的苦难根源。

为此,已经饱受了普遍共同贫穷现实折磨之苦的人类,自然就会基于公有权,以及以公有权名义存续、奏效的各种非完整状态的破损所有权,才是各种现实人间苦难根源的认识与结论,进而必然就会相应不断的,一定要通过消除、消灭、改变、排斥必定会直接导致人类普遍共同贫穷的名义化公有权的方式和途径,并以在事实上可以多做但不需要多说的形态,不断的朝着所有权的完整状态,持续有效的予以自然回归,从而致使人类在事实上,确实能够不断更多、更全面、更充分的重新获取、拥有、依赖、运用到完整的所有权,进而以期再次可以在完整所有权一如既往的全面、充分、持续、有效的支持、保障、维护之下,继续不断反复有效的维持生存。

所以,通过不断有效的恢复、落实、施行、维系已经被人类彻底消灭了的私有权,并不断有效的促使总是会被人类予以空置、虚化的公有权自然的不断回归本位,以弥补、修复、完善、充实已经被人类坚决破损了的所有权的自然完整性,自然无可选择的就会成为饱受共同贫穷生存状况折磨的绝大多数人类,不约而同的、坚定不移的、痛定思痛的必定都会真诚予以拥护、实践的牢固意愿、主张、选择与追求的一致努力方向。同时,自然也会是被人类完全破损后的所有权,一定会在人类不断反复持续的生存进程之中,必定会基于人类的生存需要、生存本能固有的规定性,自然、顽强、执着的一定要体现出来的固有成效之所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